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47章 :藤家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六千字)

第347章 :藤家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随着藤少延去了藤老太太的房间。  其实她也不清楚药具体放在哪里,但是情况紧急,藤家现在都乱成了一团,她不能静观,只能尽可能的帮忙找找看再说。  藤少延去老太太的chuang头柜那边翻找药瓶,乔慕晚则是去了老太太的梳妆台下面的抽屉里找药。  拉开抽屉,乔慕晚在堆满了一些零零散散小物件的抽屉里开始找起来。  抽屉里有纽扣和针线盒,还有一些袖珍物件,可是偏偏就是没有药,乔慕晚翻了又翻也没有找到类似于药瓶之类的东西。  有些泄气,想到藤家老夫人的情况,她当机立断准备关上抽屉。  就在她准备关上抽屉,去其他地方找药的时候,抽屉角落里,一张极度不起眼的照片,吸引到了她的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好奇心使然还是怎样,在看到那样一张已经有些微泛黄的照片时,她竟然顿住了自己的视线,聚焦落锁到了抽屉的角落里,然后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将那一张极度不起眼的两寸照片,拿了起来。  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拿捏在两指间,她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照片是一个女子学生时代证件照的底照,上面的主人公穿着学生制-服,扎着简洁的马尾辫,将光洁的额头和精致的五官,每一处都透着灵气的展现出来。  如玉般小巧的脸颊上,水漾干净透彻的眸,与好看的眉形相得益彰,还有两瓣薄厚适中的唇瓣,无一不展现着女孩子的秀气和美好,阳光而充满了朝气。  越看照片中的女孩子,乔慕晚莫名的觉得喜欢,而且不知道为何,她隐约间总是觉得自己的眉目,和她总有几分相似的感觉。  越看照片越像是陷入到了里面一样,以至于乔慕晚不自觉的伸出手,在自己的眉心间,抚了抚。  “嫂子,我找到药了!”  藤少延突然的一声,让自顾自陷入到自我世界里的乔慕晚怔忪了一下神情。  “嗯,我知道了。”  快速的敛住有些莫名的情绪和情感,乔慕晚应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照片,重新放回到了抽屉里。  ————————————————————————————————————————————————————  再下楼的时候,藤老太太还在藤椅里,上气不接下气的起伏着心口。  藤老太太经历了上次被藤雪气过的事情以后,因为上了年纪的原因,恢复起来,实在是太慢了,以至于这次又被吓到,很难平复自己的心脏。  “爸,我找到药了。”  藤少延赶忙把药送了上去,然后拿水给藤老太太。  给藤老太太吃完药,那边,厉老太太也给厉祎铭打了电话,让医院那边,赶紧派救护车过来。  “祎铭那边马上来救护车,姑母,你再忍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吃了速效救心丸的原因,藤老太太在听到厉老太太让她忍一忍的话时,从鼻腔中发出了一声“嗯。”  看自己姑妈还算有意识,厉老太太暂时平复了下心里的紧张。  “嘉闻,你先照顾姑妈,我去安排一下慕晚。”  “嗯!”  其实说到让厉老太太和乔慕晚来藤家这边做客,藤嘉闻心里多多少少觉得自己对不住她们婆媳两个人。  本来想让她们来串门,结果自己因为自己母亲出现了状况,怠慢了她们两位不说,还要麻烦她们婆媳二人帮忙。  厉老太太点了点头儿,就来了乔慕晚的身边。  打从从藤家老太太的房间里出来,乔慕晚就一直在想关于那张照片的事情。  虽然说她也关心藤老太太的情况,但是自己的思绪,总是会被莫名其妙的拉到关于那张上面。  刚刚要不是藤少延在chuang头柜那里找到了药瓶,喊了自己一声,她想,她指不定会一直呆滞的杵在抽屉柜的前面,想着关于那张照片的事情。  “慕晚啊!”  厉老太太唤了乔慕晚一声,让思绪飞脱的乔慕晚,有些茫然的应了一声。  “妈。”  “嗯。”  打从上次收了厉老太太的改口费,再加上她和厉祁深的事情也算是定下来了,就没有再别扭矫情的唤厉老太太为厉老夫人,用亲切的称呼,同厉祁深一样唤她“妈。”  “慕晚,我姑妈的情况不是很好,一会儿祎铭那边来救护车,然后我得陪着她老人家,去医院。我一会儿给家里打电话,让你爸和晓诺过来,我和你爸留在医院那里,你随晓诺回去老宅那边,等我姑妈的情况好了一些,我和你爸再回去。”  知道厉老夫人因为自己怀孕的关系,不想让自己跟着跑前跑后跟着着急,乔慕晚温婉的点头儿答应了。  “嗯,等姑奶奶的情况好了,我和祁深去看她老人家!”  “行。”  自己的准儿媳这么知书达理,听她这么说,厉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儿,然后拿起手机,拨了厉锦弘的电话。  ————————————————————————————————————————————————————  吃了药的原因,厉老太太的情况没有最初那么糟糕了,然后救护车也及时赶来了。  就在医护人员从藤椅上把藤老太太抬到担架上的时候,藤老太太半眯着眼,一眼就看到了陪在厉老太太身边的乔慕晚。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是怎样,在看见乔慕晚的时候,她心底深处最脆弱的那一根心弦,被猛地触动了。  几乎是在瞬间,她就惊异的长大了眼。  “她……”  藤老太太颤抖着自己的手,整个人都跟着哆嗦的指向不远处的乔慕晚。  再度定睛的看了一眼,她确定了自己看到了让自己思绪都凌乱的一个姑娘。  “姑妈,您这是又怎么了啊?”  厉老太太一直都围绕在藤家老太太的身边,因为怕来往的人多,她一边围绕着自己的姑妈,还不忘照顾自己已经怀孕的准儿媳。  刚刚看到自己的姑妈颤颤巍巍的手指,指向自己这边,她有些不解,毕竟自己姑妈的表情,实在是太令自己诧异了。  似乎……她想说些什么……  “不是……”  藤肖兰芬说不上来一句完整的话,她想指乔慕晚,可是自己因为自己的病情,她根本就说不清楚话。  “姑妈,您想说什么?”  同样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着急的想要说些什么,藤嘉闻上前握住她的手。  “妈,您是不是想说些什么啊?”  “嗯嗯。”  藤老太太不断的点头儿,她是有话要说,而且是很重要的话说。  “妈,那您说,您想说什么,您说,我们都听着呢。”  藤老太太也想说话,只是她上气不接下气,根本就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甚至只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中蹦出来字。  “姑奶奶的情况太严重,舅舅,妈,你们等姑奶奶的情况好了以后,再听她说吧,我现在要马上送姑奶奶去医院那边抢救。”  厉祎铭看藤肖兰芬的情况,赶忙打断几个人。  毕竟话可以以后再说,但是老太太的病情不能再继续往下拖了。  “嗯,行,祎铭,麻烦你了!”  藤嘉闻也知道自己母亲的情况不能等待,就暂且压制住想要知道自己母亲说些什么好奇心理,让医护人员把藤老太太推上担架。  “嗯……”  看医护人员要把自己推走,还有些意识的藤老太太不肯依的摇着头儿。  从刚才看到乔慕晚的存在,她的视线,就全部都定格到了她的脸上。  这会儿让自己有极大可能的错过她,她当然不肯依。  看到乔慕晚,她真的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佳雅,想到了她的……女儿……  “妈,您这是怎么了啊?”  老太太突然变得极度情绪化,让藤嘉闻真的担心自己的母亲是不是因为被藤雪给吓到,这会儿伴随着有什么综合症发生。  “嘉闻,先别管姑妈怎么了,现在给她送去医院才是首要的。”  厉老太太本就是那种大智若愚的老太太,自己姑妈的眼神儿,一直都透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感情落在自己准儿媳的脸上,她怎么看不出来。  只不过,她也想不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自己的儿媳并没有哪里值得自己姑妈表现出来这样表情,这样反应剧烈情绪的资本。  但是她好奇归好奇,现在是怎样一个min-感的情况,她又不是不清楚,根本就不允许她多想。  听厉老太太的话,藤嘉闻皱了下眉。  厉老太太都看出来了端倪,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端倪。  要知道,从第一次见到乔慕晚,他就想到了与自己聚少离多的那个妹妹。  只不过当时的情况没有这么复杂,他也就没有多想。  不过,自己母亲此刻的表情比他当时的反应还剧烈,这样只能说明一件事儿,看来,不仅仅是只有自己觉得这个乔慕晚给自己感觉似曾相识的微妙,连自己的母亲,都觉得微妙,甚至她强烈的反应,越发肯定的证实了自己当初的感觉是对的,这个乔慕晚……或许,真的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嗯嗯。”  自己母亲的情况不能再耽误了,藤嘉闻赶忙敛住自己的情绪,点了头儿。  就在医护人员按住藤老太太,不让她乱-动,把她往外面推的时候,她近乎用她全部的意识,还有全身上下仅有的力气,伸出手,本能性反应的去抓乔慕晚。  只不过由于距离远的原因,再加上老太太此刻情况不好,她的手只是在乔慕晚的身前,划了一圈,并没有拉住她的手。  然后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让包括乔慕晚在内的全部人都愣住了。  已经是情况危急的藤老太太,居然拼尽自己全部的意念去抓乔慕晚,这让任何人看了去,都觉得情况没有表面现象那么简单。  这样的一个表情,让藤嘉闻本就蹙起的眉心,拧得更紧。  如果说刚刚自己母亲看乔慕晚的眼神儿,只是自己的一个猜测,那么她现在伸手去拉乔慕晚,只能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而自己的猜测也不再是猜测,这个乔慕晚,确确实实有极大可能存在的必然联系在她与藤家之间……  一旁的厉老太太和藤嘉闻也同样发现了端倪,只不过没有藤嘉闻知道的事情多,他们两个人没有往深处去想。  但是厉老太太心里还是深深的种下了一个疑虑……  ————————————————————————————————————————————————————  在折腾了好一会儿,藤老太太还在被医护人员给推上了救护车。  藤嘉闻跟着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在救护车离开之前,他目光高远,带着打量的意味,深深地看了乔慕晚一眼。  藤嘉闻随着藤家老太太离开了藤家,然后厉锦弘和厉晓诺也随之赶到了藤家这边。  现在藤家老太太情况危急,厉老太太没有时间向乔慕晚、或者自己的姑妈求证些什么,就在匆匆忙忙间,和厉锦江乘坐藤少延的车,离开了藤家。  从看到藤家老太太房间抽屉里的那一张照片,乔慕晚就一直处在一种思绪凌乱的状态中。  再加上藤老太太看自己的眼神儿以及她伸出手要拉自己的动作,无一不让乔慕晚诧异。  她实在是搞不懂,自己来一趟乔家,心境怎么就变了那么多?  身心有些倦怠,明明没有什么,却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刚打了一场仗一样,头昏脑涨,然后在脑海中,不断的呈现出来关于抽屉里那张照片的主人公。  几乎是在脑海中浮现了那张照片的主人公时,乔慕晚就伸出手,拿葱段般盈白的玉指,揉了揉自己的越发觉得与她相似的眉心。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厉晓诺开着车,侧过眸,见乔慕晚把手指抵在眉心处,关心的问到。  “没有,就是有些累了,想睡觉。”  乔慕晚浅笑了下,轻描淡写的回答厉晓诺。  厉晓诺也知道可能是自己姑奶奶突发了病情,吓到了她。  再怎样说,她现在是孕妇,属于min-感体质,但凡有些小风小浪,都会影响到她的情绪。  “是怀着两个孩子,太辛苦了,所以累了吧?”  厉晓诺笑着问着乔慕晚,她没有怀过宝宝的经历,不过因为某个人,她也有萌生出来了为他生宝宝的想法儿。  “晓诺,你也笑我。”  闻声,厉晓诺笑得更加粲然起来,“嫂子,你要不是因为怀着两个宝宝累,那就是我哥不懂得怜香惜玉,在你怀孕期间,也不忘了压-榨你!毕竟他是一个生意人,说白了就是一个残酷剥削的资-本-家,时刻不忘剥削你!”  越听厉晓诺五迷三道的话,乔慕晚皱了下细眉。  “晓诺,你之前可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啊,怎么恋爱就变了呢?”  被乔慕晚一说,就好像自己的老底被挖了出来,厉晓诺原本含笑的嘴角,蓦地一僵。  “我哥和你说的?”  “不是。”  倒还真就不是厉祁深告诉了自己关于厉晓诺谈恋爱的事情,乔慕晚不过是察言观色,在她的脸部表情,和眉目间的淡淡甜蜜,看出来了端倪。  “都写你的脸上了。”  听乔慕晚这么一说,厉晓诺不自觉的红了小脸。  本来她还想逗趣乔慕晚,不想自己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就不好意思再开腔说话了。  “嫂子,我们别再继续这个话题了,ok?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会累?怀孕很累吗?”  厉晓诺不知道乔慕晚在藤家发生的事情,直觉性反应的认为她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才会这么恹恹不欢。  “不是!”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  怀孕虽然辛苦,但是还不至于让自己劳心。  “对了晓诺,姑奶奶那边,是不是只有藤嘉闻舅舅那一个儿子?”  “是啊,怎么了?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有,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到了,所以就问了问。”  其实不然,乔慕晚是在看到了抽屉里的那一张照片以后,才觉得藤家老太太可能不止有藤嘉闻一个儿子那么简单。  说白了,她觉得藤老太太还有一个女儿,只不过听了厉晓诺这么说,她也不敢再胡乱猜测了。  ————————————————————————————————————————————————————  藤老太太被推去了抢救室那里,厉祎铭全程作为主刀医师,跟进抢救流程。  抢救室外,厉锦弘、肖百惠、藤嘉闻和藤少延几个人盯着红色的提示灯,焦灼的等待着。  “爸,你和姑父、姑妈去休息室待一下吧,我在这里等待奶奶就好!”  藤少延怕几位长辈的身体吃不消,就打算让他们去休息休息。  “不用了,你陪你姑父和姑妈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等妈出来。”  藤嘉闻拒绝了藤少延的建议,毕竟会造成自己这个“继母”一再出状况,都是自己那个不懂事儿女儿的原因,他作为父亲,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嘉闻,我和你姐夫在这里就行,你看看你忙前忙后的,这会儿很累了,快去休息吧。”  “我没事儿的。”  藤嘉闻拒绝了厉老太太的好意,神情倦怠的抓了抓头发。  “行了,你们表姐弟两个人也就别再争了,都留下吧,我和少延去交住院费。”  说着话,厉锦弘给厉老太太使了一个眼色。  打从厉锦弘也知道厉潇扬不是自己二弟的孩子,他就一直都赞成让厉老太太把这件事儿告诉藤嘉闻。  再怎样说厉潇扬老大不小的了,也已经成年了,有选择知道自己亲生父亲的权利,所以,他一直都主张让一切都水落石出。  收到自家老伴儿给自己的眼神儿,厉老太太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那你和少延去交住院费吧,我和嘉闻在这里等我姑妈出来。”  “嗯。”  厉锦弘点了点头儿以后,就和藤少延去了缴费处那里交费。  没有了藤少延在,厉老太太也不再忌惮自己说出什么话,会让孩子知道,就抿了抿唇。  “嘉闻啊,我有话要和你说。”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