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48章 :我厉祁深要是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息,没有人可以阻拦我(六千字)

第348章 :我厉祁深要是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息,没有人可以阻拦我(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2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有了藤少延在,厉老太太也不再忌惮自己说出什么话,会让孩子知道,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就抿了抿唇,开了口。  “嘉闻啊,我有话要和你说。”  其实不仅仅是厉老太太有话要和藤嘉闻说,藤嘉闻也有话要和厉老太太说。  “嗯,姐,你说吧。”  藤嘉闻用手在倦怠神情的脸上抹了一把,让自己的脸色不至于太过颓废。  见藤嘉闻状态好了一些,厉老太太就在他身边坐下了。  “嘉闻啊,你打小就和我家老头子认识,和我因为姑妈的关系也走得很近,可以说,我们厉家和你的藤家两家人的关系好的没话说。”  听厉老太太这么说,藤嘉闻默认的点了头儿。  确实,藤家和厉家好的没有话说,要不是因为肖家方面不愿意承认藤肖兰芬,两家人的亲属关系,根本就不需要背着肖家那边来往。  “姐,你要是想和我说什么,你直说就好,就我和姐夫、还有你的关系,你说什么,我都会听。”  藤嘉闻看得出厉老太太在给自己迂回婉转的说话,他就没有让厉老太太再继续这么说话。  她这样说话,不仅仅她说的累,他听得也累。  就他自认为的两家人的关系,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避讳的地方,完全可以直言不讳。  看藤嘉闻坦率的样子,厉老太太自我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道——  “嘉闻,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就不再和你卖关子了。尹慧娴,我的二弟妹,你应该认识吧?”  厉老太太一把尹慧娴拿出来问自己,藤嘉闻原本沉着的眼皮,立刻就睁开了,跟着,眼底划过一抹晦暗的微茫。  把藤嘉闻的表情全部都纳入到眼中,厉老太太交叠在一起的双手,紧了紧。  “嘉闻,其实不用我这个做姐姐的再说些什么,你就应该知道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是什么了。”  其实厉老太太打从上次藤氏一再拒绝和厉锦江合作,她就应该有所察觉这里面有问题。  只不过她那会儿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层关系存在。  要不是尹慧娴自己的那个二弟妹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了自己,她可能到现在都不能想到那会儿就有端倪。  “她和你说了?”  藤嘉闻抬头儿,问着厉老太太。  因为当年有过约定,关于他们两个人发生过一-ye-情的事情,要当成是一场成年男女fang-纵的一-夜,今后谁也不要再提起。  不仅仅是因为当初两个人都成了家,不带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是因为当时的一-夜不足为提,以后都不会有交集,不去提及,对谁都好。  不过是后来,在一次的交际场合,藤嘉闻和尹慧娴重新遇见,藤嘉闻才知道尹慧娴是厉家老太太的二弟妹。  但是因为有这样一层关系的存在,两个人更是谁也不愿意再去提及。  甚至于有关于两家的商业合作,藤嘉闻都尽力避免,免得自己与尹慧娴遇到,会尴尬,会惹出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就这样,这件事一直被隐瞒着。  “嗯!”  厉老太太点了点头儿,“纸包不住火,我二弟知道了这件事儿,事情闹得挺大,然后她没有了办法儿,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我。”  “厉锦江知道了这件事儿?”  听到厉老太太这么说,藤嘉闻诧异极了。  要知道,当初两个人可是敲定了打死谁也不去再提及这件事儿的决定,怎么会这么突然就被厉锦江知道了呢?  想不到厉锦江是怎么知道的,藤嘉闻皱眉。  “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是潇扬,是慧娴的女儿潇扬,不过,她不是老二的孩子,是你的孩子!”  藤嘉闻:“……”  藤嘉闻本就足够诧异于关于厉锦江知道他和尹慧娴的事情,这会儿听到自己的姐姐告诉自己说厉潇扬不是厉锦江的孩子,而是自己的孩子,藤嘉闻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姐……你说,那个孩子……不是厉锦江的,而是我的?这……这怎么可能?”  藤嘉闻不愿意相信,他和尹慧娴不过就是一-夜的露水情缘罢了,怎么可能会搞出来孩子的?这种小几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呢?  知道藤嘉闻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儿,厉老太太耐着心思给他解释起来。  “当年我二弟那个人在外面风-流-快-活,都没怎么碰过慧娴,不然你觉得她至于在外面买醉吗?”  藤嘉闻:“……”  “嘉闻,潇扬那个孩子是你的孩子,我很清楚,再者,我二弟也已经和潇扬做了DNA鉴定,如果说不是有了DNA鉴定从中维系,你觉得我二弟能发觉慧娴和你的事情吗?”  听厉老太太这么说,藤嘉闻也觉得在理。  随着厉老太太把事情的全部经过都告诉了藤嘉闻,藤嘉闻懊悔的抱住了自己的头儿。  他当年只顾着撇清和尹慧娴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她会不会怀孕的事情,今天听厉老太太这么说,他才惊觉的发现,他错过了很多的东西,而且这些他错过的东西,追悔莫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当年她怀孕了!”  藤嘉闻因为这会儿他的“继母”在抢救室里抢救,再加上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知道了关于尹慧娴的事情,他整个人思绪凌乱的不行。  看藤嘉闻自责,厉老太太皱了皱眉。  “嘉闻,这件事儿不怪你的,你不用这样。”  尹慧娴没有把这件事儿告诉任何人,有谁能够想到孩子是藤嘉闻的呢。  而且当时两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室,根本就不可能把两个人发生一-夜-qing的事情公之于众,尹慧娴更不可能把自己怀了别人的种的事情告诉厉锦江。  既然当时需要权衡利弊的地方那么多,两个人又有谁能把这件事儿让对方知道呢。  “姐,我真的觉得我是个懦夫。”  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管不了,然后另一个亲生女儿,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自己在这些处理家庭的问题上都处理不好,甚至于因为和尹慧娴当年的事情,他怯弱的不愿意与厉锦江有商业合作来往。  这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真的让藤嘉闻自己瞧不起他自己。  “嘉闻,你不同这样,真的不用这样的啊,姐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你和慧娴两个人都不是故意的,所以你真的不用这样。”  厉老太太其实也不知道该怎样劝藤嘉闻,或许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当事人真的都不能淡然。  而她这个局外人,只能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客观的评价这件事儿。  藤嘉闻还在痛苦不已的抱住自己的头儿,他的脸色因为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很好。  本来,他和尹慧娴的一-夜错情,他觉得不会出现什么影响,而且,他觉得两个人都当做是成年男女的游戏,说也不去在意,就不会惹出来什么事情。  谁曾想,自己竟然因为那件事儿有了一个女儿。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的不仅仅是他的家庭,还是尹慧娴和厉潇扬。  他亏欠了家庭和厉潇扬母女两个人太多了,越想,他越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一个合格的父亲,一个合格的男人。  “姐,你说我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知道他对尹慧娴母女有欠,但是他现在有妻子,有一双儿女,家庭很和睦,所以不可能给尹慧娴什么名分,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何如权衡这一切,让这一切变得顺理成章,不至于让自己心存愧疚。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现在只想问你,你要认潇扬那个孩子吗?”  厉老太太也知道藤家现在一家人都过得和和美美,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儿给尹慧娴什么名分,更不可能为了一个厉潇扬,和家人起争执。  “是我藤嘉闻的孩子,我自然是要认的,只不过……那个孩子,她肯认我吗?”  厉家已经给了她那么丰厚又优渥的生活条件,换做任何一个都对她没有行使过父亲权利的自己,藤嘉闻可以想象,厉潇扬根本就不可能选择认自己这个生身父亲。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是她的亲生父亲,有权利让她知道,就算是她不认你,但是也得让她知道你是她的父亲。”  厉老太太条条是道的替厉锦江分析着。  “不过嘉闻,我想这件事儿你还是和慧娴两个人商量一下好了。之前你们两个人为了避嫌不肯联系,但是现在有潇扬的事情在里面,你们两个还是因为就潇扬的事情,好好地处理一下。”  事情关联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而已,要知道,被牵扯进来的可是两家家庭的事情。  一个厉家,一个藤家,中间受牵连的人近十个,两个家庭,不可能因为一个私生女的问题破碎,所以不管如何,厉老太太都希望两个人能静下心谈一谈。  不然,如果事情真的到了什么难以处理的地步,受到的结果可是成为盐城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儿。  “嗯,我会想一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儿,然后和她尽可能把对孩子,对两个家庭的事情的伤害降到最低。”  “那你好好的想一想吧,然后如果你想让我帮忙替你约慧娴,我就替你找她。”  “好。”  这件事儿被厉老太太安排,藤嘉闻完全信得过。  “对了姐,我还有一件其他的事情要和你说。”  他和尹慧娴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虽然没有一个处理的结果,但是他大致已经有了该处理的方向。  厉老太太听到藤嘉闻说还有一件其他的事情要和自己说,她都不需要多想,就猜到了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其实不光光是藤嘉闻,厉老太太也诧异关于自己姑妈的表情,毕竟能让自己姑妈表现出来那样强烈的情绪,她还真就是想不到是什么原因。  “姐,其实不用我说,你也能知道我要和你说的人是慕晚。”  “嗯。”  没有否认,厉老太太点了头儿。  “其实就算是你不说,我也想和你说关于慕晚的事情。”  厉老太太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关于自己姑妈当时的强烈情绪,她非要抓乔慕晚的样子,真的让她难以置信。  “你能想到是什么原因让姑妈看到慕晚以后,表现出来那么强烈的情绪吗?”  听厉老太太这么问,藤嘉闻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把关于藤佳雅存在的事情告诉她,只不过……事情只是他的猜测,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乔慕晚和佳雅之间的关系之前,他真的就不能随便的臆断。  毕竟现在乔慕晚怀了厉祁深的孩子,是厉家的准儿媳,自己就那样没有任何的证据,凭着直觉性反应的猜测断定乔慕晚和佳雅的关系,实在是草率。  “我想,等我妈醒了以后,应该能和我们说原因。”  这是他暂时能给厉老太太的答案,如果他真的确定了乔慕晚和自己妹妹的关系,那么无论如何,她都是不可以和厉祁深在一起的。  “你和我都想不到原因,如果慕晚那边也不知道原因,我们真的就只能等姑妈醒了以后告诉我们原因了。”  “是,我们都想不到原因,只能等我妈那边给我们一个答复了。”  ————————————————————————————————————————————————————  厉祁深找到邵昕然所在的酒店的时候,杜欢刚帮她办理好入住手续,准备再出门找一个家庭护理医生来这边给邵昕然处理一下伤口。  只是杜欢和邵昕然两个人聪明一世,完全没有料想到厉祁深调了医院的监控,不仅锁定了邵昕然的行踪,连把杜欢这颗总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毒瘤,也一并纳入到了他锁定的行列。  杜欢刚打开房间的门准备出去,厉祁深的人就堵在了门口那里。  “你们是谁?”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黑衣人,杜欢直觉性反应的要关门,只不过不等她关门,门板就被一只修长骨节的手指,每一处骨节都泛着白的手,按住在了门上面。  “你是不是觉得你的下场还不够惨,嗯?”  因为介于她是乔慕晚姨妈的女儿,厉祁深对她一直没有下狠手,只想让她一个人自生自灭就算了。  不想他的纵容,助长了这个不要脸女人的放肆,竟然事到如今了,都还不知道收敛,反而还想着联合邵昕然,一起对付乔慕晚。  杜欢看到厉祁深一张冷铸的俊脸,每一处线条都像是冰雕一样的残冷,她下意识的心弦瑟缩了一下。  “姐夫,我……”  杜欢还想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讨好厉祁深,甚至用一句“姐夫”让他考虑到乔慕晚,把自己是乔慕晚表妹的这条消息说给厉祁深听,不至于让他下狠手,对自己赶尽杀绝。  只是,杜欢的一句“姐夫”并没有得到厉祁深的宽恕不说,还反而让他危险的眯起来狭长的黑眸。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姐夫?嗯?”  “是是是,我一直都知道你是我的姐夫,我一直都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乔慕晚是你表姐,嗯?”  厉祁深从齿缝间蹦出来的字,每一个字,都沁着刀削般锋利的冷意,刮过杜欢的耳膜。  “你还好意思把乔慕晚新婚夜失-身的视频搞出来一些故弄玄虚的事情,知不知道,乔慕晚失-身那晚,是躺在我厉祁深的身下?”  杜欢:“……”  厉祁深温漠语调的陈述一件事儿的事实真相,让杜欢近乎都傻了一样的瞪大眼。  乔慕晚失-身那夜,破了她身体的男人是厉祁深?  有些难以置信,她明明记得乔慕晚是被一个膀粗腰圆的男人睡了的,怎么就成了厉祁深呢?  “不可能的。”  见杜欢惊慌失措的摇晃着头说着‘不可能’三个字,厉祁深忽的笑了。  “不可能?呵……”  其实说到底,他还真就是应该感谢这个杜欢,要不是她没有脑子,阴差阳错的把乔慕晚送去了他的房间,两个人估计真的就不可能成就这段姻缘。  “有没有想过,你调查了那么久关于乔慕晚那晚的事情为什么会一无所获,嗯?”  杜欢:“……”  “在盐城,你觉得除了我厉祁深的个人信息会被保存的那么完好,还有第二个人吗?”  听厉祁深这么说,杜欢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事情。  原来,睡了乔慕晚的人真的是厉祁深……  “既然是你,那你藏着掖着做什么?”  杜欢气急了,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的小丑在厉祁深的面前卖弄,结果事实上,他知道全部的事情,而她就是那样没脑子的做一个笑柄一样的存在,让他拿自己当笑话一样的寻开心。  听杜欢到现在了还在大言不惭的质问自己,厉祁深勾着邪冷的嘴角,冷笑着。  “你有脸问我?是不是觉得你是慕晚的表妹,我就不敢动你了?”  杜欢:“……”  “看着慕晚的面子,我已经不止一次放过你了,杜欢,我厉祁深要是让你悄无声息地从这个世界上消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我。”  知道厉祁深的本事儿,杜欢深信不疑他不是在威胁自己,而是实实在在的告诉自己,他要是杀了自己,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处理了,我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厉祁深温漠的声音,寡淡的一经落在杜欢的耳朵里,她当即就惊慌失措了起来。  “不要,姐夫不要,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我不要死啊……”  杜欢无措极了,她还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只是被两个黑衣人死死的钳制住她的身体,杜欢根本就无法动弹。  “姐夫,我错了,你看在我姐的面子上,不要让我死啊,我真的……真的不想死啊!”  厉祁深说一不二的性子,他能说出来“处理了,我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的话,就等同于自己被宣告了死刑。  “姐夫,我妈和我姨妈是亲姐妹,如果你让我死,你让我母亲以后怎么和我表姐的母亲相处啊?还有你要让我母亲怎么看待我表姐啊?”  杜欢不去提及她和乔慕晚的表姐妹关系还好,她越是不怕死的提及,厉祁深的脸色,越是阴沉的厉害。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