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50章 :着急了?(六千字)

第350章 :着急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邵昕然凭什么要听你厉祁深的安排?你说让我回意大利我就要回意大利,我邵昕然为什么要这么听话?要清楚,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  邵昕然还在极力避开关于她和厉锦江有血缘关系的事情,哪怕有些事情是自己在自欺欺人,她也不愿意就此承认自己与厉祁深之间存在的血缘关系。  邵昕然拼尽力气近疯狂的嘶吼于厉祁深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一样不起任何的作用。  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厉祁深依旧笑着。  本就有一副光鲜的皮囊,这会儿他笑着,星眸朗目间,都荡漾起来了风情之色。  “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都无关紧要,只有你碍到我的眼了,就必须听从我的安排!”  厉祁深单手抄袋,漫不经心的说着话。  “你可以选择不听从我的安排,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了!”  抬起倨傲线条的下颌,厉祁深指着内室的窗户那里。  “厉祁深!”  邵昕然隐忍着身体上的每一处都疼得让她皱眉的痛,冲厉祁深嘶喊着。  他让她从三十楼层高的地方跳下去,等同于就是在告诉她,在离开盐城和死之间做选择。  从来没有这么无助无措过,再加上她现在出了车祸、伤了脸,整个人的精神都要颓废了。  “厉祁深,我不会听你的,不会!”  她义正言辞的摆明自己的立场,不管如何,邵昕然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坚决不允许自己离开。  她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确定,在没有把这件事儿确定好,任何人都不会改变她的什么。  “你应该清楚,你的话对我的决定,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相比较于邵昕然的癫狂,厉祁深真的云淡风轻极了,就连同说话,他锋朗的眉心间,都好看的掀动淡淡的涟漪。  “我的话起不到作用,不代表我的行动也要受你支配!”  她现在什么都不剩下了,最在意的一切都幻灭了。  为了厉祁深,她没了梦想,从意大利回来盐城这边,虽然是机缘巧合下知道了他是厉家的人,但丝毫没有减弱她对他痴迷的喜欢。  本以为她遇到了他,与他是缘分未尽,所以就以为自己就此可以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只是哪成想,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并且许诺了婚约给那个女人。  不过有谁对一个喜欢了多年的男人轻言说放弃,所以她千方百计的设法儿和他走在一起,可这里面却残忍的牵扯出来了一系列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  自己的身世之谜,自己出了车祸,毁了容……  这接连发生的一切一切,真的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就是这样她一无所剩的情况下,厉祁深都没有对她有半分怜悯不说,还威逼她离开盐城,前往意大利,她的心脏,因为他现在做出的决定,都支离破碎了……  不似邵昕然那般乱了章法,厉祁深黑眸深邃了几分。  “邵昕然,你是不是觉得我支配不了你的行动就对你没办法儿了?”  邵昕然:“……”  “趁着我对你还有最后的一丁点儿耐心,你自己主动和我手下去机场,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我不能承受又怎么样?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剩了,还会怕死吗?”  邵昕然觉得她真的已经到悬崖的绝境处了,被逼迫到马上就会粉身碎骨的地步。  没了脸,没了一切,连失去厉祁深这样的重大打击她都承受了,还会承受不住死亡对她带来的幻灭吗?  “你不清楚你的情况?还是说医生没有告诉你,你自己没有照镜子?”  知道厉祁深在指自己的脸,邵昕然绷直了后脊背,道——  “我不就是伤了脸吗?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我邵昕然还恢复不了容貌了不成?”  听邵昕然信誓旦旦的开口,厉祁深又笑了。  “医生到底是白衣天使!”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厉祁深皮笑肉不笑的来了这样一句话,怎么听,都是医生没有告诉自己实情,自己被骗了。  对于邵昕然的质问,厉祁深充耳不闻。  想到此刻还在厉家老宅那边的乔慕晚,厉祁深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和她耗着。  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手,厉祁深抬手看了看腕表,道——  “你们两个给她送去机场,除非她选择死,否则就绑也得给我绑去机场!”  “是!”  接到厉祁深声音寡淡的命令,正在待命中的四个黑衣人点头儿应声。  “厉祁深,你不能这么对我!”  邵昕然顾不上自己的身体情况,咆哮的嘶吼道。  不听邵昕然的话,厉祁深想到还在等自己的乔慕晚,迈开步,步履快而不乱的往外面走去。  ————————————————————————————————————————————————————  厉锦江等着乔慕晚那边给自己的答复,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就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她。  厉祁深是什么样脾气的人,他这个做叔叔的太了解了,他真的怕厉祁深那阴晴不定的性子上来,邵昕然就算是不想离开意大利,也得离开意大利。  手机里进来了电话,乔慕晚拿出拎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  一看到是厉锦江打来给自己的电话,她拧眉。  厉锦江有打电话给她,求她帮忙和厉祁深谈一下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虽然当时她不想帮忙,但是抱着邵昕然出了车祸,毁了容,邵昕然还是厉锦江在外面私生女的原因,她还是选择和帮这个忙。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突然,让她有些不清楚的事情,让她一时间就忙忘了,就没有打电话给厉锦江。  手机的响铃在响着,一旁开车的厉晓诺见乔慕晚不接电话,皱着眉,她忍不住侧过头,开口询问——  “谁来的电话啊?怎么不接?”  和厉晓诺,乔慕晚不想有什么隐瞒,也觉得关于邵昕然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告诉了她。  “是二叔,打电话过来的是二叔!”  “我二叔?他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儿啊?”  搞不清楚自己的二叔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的嫂子,厉晓诺挑了一下眉梢。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一些私事儿!晓诺,你先把车在一旁停下吧,我接完二叔的电话再和你说!”  “嗯,行!”  说着话,厉晓诺把车停靠在了一边。  待厉晓诺停好了车以后,乔慕晚下车,走到一旁,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锦江急不可耐的声音便传来。  “喂,慕晚,事情怎么样了?祁深他……”  厉锦江不敢妄加臆断的往下继续说他的猜测,生怕自己接下来要知道的事情,会应验了他的猜测。  “二叔,实在是抱歉,关于邵昕然的事情,我尽力了。”  她不是很清楚陆临川和厉祁深说了些什么,但是厉祁深当时的脸色不好,再加上他当时大发雷霆,让乔慕晚不敢随意的说话。  再加上她出于维护厉祁深的心理,不想让厉祁深因为自己而左右为难他的决定,就告诉了厉锦江,她已经尽力帮忙了。  乔慕晚告诉厉锦江的这个答案,让厉祁深蹙眉。  “祁深……他怎么说的?你劝他都没有用吗?”  厉锦江不相信厉祁深连乔慕晚的话都不肯听。  如果说厉祁深不买他这个做叔叔的账就算了,他怎么可能连他最喜欢的女人的话都不听呢?  “二叔,祁深是什么样性格的人,您应该很清楚!就像你说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改变他的决定,这其中也包括我,所以,真的很抱歉。”  乔慕晚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厉锦江怎么可能会怨她,再加上是他自己主动找乔慕晚求帮忙的,乔慕晚肯出言帮助自己,又不是没有不帮他,这让厉锦江更是挑不出来任何的不妥之处。  “祁深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见上他一面?”  厉锦江真的没有办法儿了,他现在只祈求能见上厉祁深一面,然后当面儿把话说开,让邵昕然不至于真的被送出到意大利。  “我不是很清楚,他刚刚有事儿离开了!”  厉祁深接了陆临川的电话,当时的场景,她至今都记得清楚,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是她猜测不错的话,就是邵昕然的事情。  “那他去哪了?”  “祁深没有说,我不知道,二叔可以打电话给他。”  “嗯,行,那我知道了。”  说完话,厉锦江就准备挂断电话,再打电话给厉祁深。  只是他刚要挂断电话,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赶忙开了口。  “慕晚等一下。”  “二叔,您还有事儿吗?”  “慕晚,你现在在哪里?方便吗?如果方便,我过去接你!”  有些摸不清头脑,乔慕晚实在是想不到厉锦江这会儿要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二叔,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天色已经很晚了。”  虽然不清楚厉锦江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是乔慕晚自知自己的情况,一个孕妇,现在的这个时间,哪里能到处乱走。  听到乔慕晚说天色已经很晚了,厉锦江在电话的那一端,紧了紧自己捏手机的手。  其实厉锦江突然临时打算去找乔慕晚是有私心的。  他要打电话给厉祁深,约厉祁深与自己见面谈一谈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知道自己和自己的这个侄儿沟通起来,可能不是很顺利,所以厉锦江自认为,自己有必要把乔慕晚带上,让她帮自己说一说软话给厉祁深。  “算是很重要的事情吧,不过二叔和你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二叔能和你见了面再说吗?”  一听厉锦江说是很重要的事情,还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乔慕晚就没有多想,把自己在厉家老宅的消息,告诉了厉锦江。  “我马上过去老宅那边,慕晚,你在大哥大嫂那边等我。”  “嗯。”  得到了乔慕晚的答应,厉锦江挂断了电话。  ————————————————————————————————————————————————————  “嫂子,二叔找你什么事儿啊?”  乔慕晚刚坐进车里,厉晓诺就问了她。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具体找我是什么事情,不过在这儿之前,他有打电话给我,让我劝劝你哥关于在邵昕然的问题上,能不能网开一面!”  “邵昕然?”  厉晓诺几乎是脑海中并没有这个名字存在的搜索信息,后来想了想,才想到了这号人物。  如果没有记错,好像在厉潇扬回国的一次家庭聚餐上,她有和这个邵昕然在一起吃过饭。  “和她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里面有关于邵昕然的什么关系,不过,虽然她是你哥的爱慕者之一,不过现在……她很有可能是你的堂姐,你哥的堂妹。”  “什么?我的堂姐,我哥的堂妹?嫂子,这是什么关系,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乔慕晚的话,让厉晓诺诧异的同时,也有些发懵。  邵昕然是自己的堂姐,自己大哥的堂妹?这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啊?  她只知道那个女人对自己大哥有意思,至于其他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不清楚。  “晓诺,你是不是很诧异?其实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诧异!”  当时厉锦江说邵昕然是他女儿的时候,乔慕晚直觉性的反应是因为厉潇扬的原因,厉锦江为了不让厉潇扬伤心,所以说了邵昕然是他私生女的话来哄骗自己。  不过她当时想来,事情也许并不是像自己臆断的那样,或许邵昕然真的就是厉锦江的私生女,毕竟,不会有哪个家庭和睦的男人,会出来自己和其他女人有染的事情。  抬手揉了揉额心,乔慕晚有些莫名的疲倦,她不清楚是厉锦江和自己谈及关于邵昕然事情的原因,还是藤家老太太带给自己的莫名疲倦感。  只是她现在真的很累,很想缩在厉祁深的怀中,贪婪的睡上一觉。  “嫂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给我说说,我真的听懵了!”  听厉晓诺说她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松缓了一下疲倦感以后,给厉晓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所以嫂子,你是想说,我二叔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而且生了孩子,孩子就是邵昕然?”  “可以这么说!”  得到了乔慕晚给自己的一个肯定回答,厉晓诺当即就顾不上形象的爆了粗口。  “我二叔居然这么乱-来,在外面搞了其他的女人,这真的是闻所未闻啊!”  在厉晓诺的眼里,自己的那个二叔,可是一个慈祥的父亲,与她二婶相敬如宾的丈夫,哪成想,就这样一个自己自认为很绅士的二叔,竟然在外面乱-搞,还有了孩子!  “关键嫂子,你知不知道,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那个邵昕然,她是我二叔的私生女,怎么还敢喜欢我哥啊?”  “她可能不知道她是你二叔的孩子呗!”  乔慕晚想不到其实是邵昕然自欺欺人的不愿意承认这件事儿,而不是她不知道。  “好了晓诺,这件事儿我们也不要再议论了,我觉得二叔能处理好的。”  实在是不愿意多提关于邵昕然的事情,虽然乔慕晚知道她和厉祁深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定下来了,邵昕然的存在,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但是她就是不想去谈及那个邵昕然。  知道提及她,她都会心里莫名的犯膈应。  能看得出乔慕晚不愿意说关于她“情敌”的事情,厉晓诺也就不再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  “对了,嫂子,那我二叔找你,说来老宅这边接你又是什么事儿啊?”  “我不清楚,他说很重要,但是没有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说来乔慕晚也是觉得奇怪,厉锦江是在电话准备被挂断的事情让自己等一下,很显然厉锦江是临时决定了“有很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说。  “我觉得应该把这件事儿和我哥说,我现在越发的觉得我这个二叔存在很大的问题。”  如果是之前,厉晓诺还会觉得自己的二叔是个谦谦君子风范的人,但是突然有了他在外面乱-来,还有了私生女的事情以后,她真的觉得她的这个二叔,行为举止怪异的很,居然什么事情都会找上自己的这个嫂子。  乔慕晚不否决厉晓诺要带打电话给厉祁深这个提议,其实就算是厉晓诺不说,乔慕晚也决定给厉祁深打电话。  “我给你哥打吧!”  “行,你打就你打吧,毕竟二叔找的人是你,你和我哥说,一定比我说的清楚。”  ————————————————————————————————————————————————————  厉祁深接到乔慕晚打来的电话时,正在赶往去厉家老宅的路上。  邵昕然和杜欢这两个人都处理好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老宅那边把乔慕晚接过来,然后和她一直黏在一起。  看到屏幕上闪烁着名字,厉祁深不自觉的柔和了深邃的眉目。  “着急了?”  乔慕晚会打电话给自己,厉祁深自然而然的认为这是乔慕晚想自己了,按捺不住没有自己在的空虚,所以打了电话给自己。  乔慕晚本来想和厉祁深说恨郑重其事的话,不想厉祁深一句漫不经心的话,直接让她红了脸。  不过厉祁深说了就说了吧,她确实有些着急了,刚刚经历了藤老太太的事情,让她很是疲倦,现在很想像是一个树袋熊一样的腻在他的怀中,把他抱得严严实实的。  “你在哪呢?回来了吗?”  她问着,声音一如往昔的温柔。  乔慕晚问厉祁深话的时候,厉祁深正好路过一个交通岗。  抬眼看了眼红灯,道:“在回去的路上。”  再收回目光时,他沉着好听的声音,问:“有事儿?”  “嗯!”  没有隐瞒厉祁深什么的意思,在听到厉祁深问自己是不是有事儿时候,乔慕晚如实答了他。  “二叔……要过来老宅这边找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我说,我不清楚是什么事情,但是我已经让他过来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