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54章 :两个人很相似,相似到就好像……(六千字)

第354章 :两个人很相似,相似到就好像……(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仅如此,医院那边派救护车过来的时候,我奶奶她更是伸手要去抓表嫂子的手,只不过我奶奶那会儿心脏病发作的太突然,她没有什么力气抓到表嫂子的手,就没有抓到。”  藤少延把他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厉祁深听。  说来也奇怪,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家的人见了这个表嫂子之后,神情都变得古怪起来。  之前在餐厅自己父亲碰到乔慕晚的时候,脸色就很不自然,这会儿自己的奶奶见了乔慕晚,整个人的行为举止,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就好像自己的家人和这个表嫂子之间,有什么牵扯不断的关系存在一样。  听藤少延把这些情况都大致告诉了自己,厉祁深也陷入到沉思中。  按照常理说,一个突发心脏病的病人,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还会想办法儿去拉乔慕晚的手,真的是很匪夷所思。  “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如果说还有其他事情发生,那应该就是表嫂子自己了吧!”  一听到乔慕晚也有一些异样事情发生,厉祁深原本陷入到沉思中波澜不惊的眼仁,也荡起来了异样的波纹。  “她怎么了?”  事情都是双面的,乔慕晚昨晚给他说关于在藤家的事情的时候,她人全过程都是一种若有所思的状态,可以想象,她自身也有一定的异样存在。  “表嫂子没有怎么,就是我爸让我拿药给奶奶的时候,表嫂子和我一起去的,不过,她在我奶房间的抽屉边那里,发呆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我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听到。”  “姑奶奶抽屉那里有什么东西?”  “那我不清楚,也许吧。或者表嫂子在想她自己的事情。”  一连串让人想不通原因的事情存在,让厉祁深却发敢确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正值两个人交谈之际,厉锦弘从休息室那里出来了。  “姑父!”  “嗯!”  厉锦弘应了声,然后看到厉祁深来了这边,他一边抬手揉着太阳xue,一边开口道——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到这边。今天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就过来看看姑奶奶。”  “你姑奶奶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那里,我们除了从隔离窗那里能看看她之外,被拒绝进去看她,现在,除了老二,大家伙都见不到她。等你姑奶奶醒了以后,再说吧。”  听自己父亲都这么说了,厉祁深点了下头儿,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你二叔给你打电话了吗?他昨天有给我打电话,不过我那会儿在医院这边,把手机调成静音了,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理所当然的,厉锦弘并不知道厉锦江打电话给自己是处理关于邵昕然的事情,以至于他很简单的认为自己的二弟打电话给自己是关于公司工作上面的事情。  “没有,二叔没有打电话给我。”  厉祁深当然知道自己的那个二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不过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他懒得说。  “也不知道你二叔这最近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总觉得他的行为举止实在是怪异。”  厉锦弘打小就在哥几个里面树立有威信,对待厉锦江,厉锦涛和厉敏,虽然严厉苛刻了些,但是待他们几个都极好的,就像是厉锦江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全部都纳入到眼中。  虽然说可能是厉潇扬不是他亲生女儿一事儿的影响,但是这完全说不通,他表现出来的异样,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别说是自己的女儿不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他突然患了什么不治之症,都没有他表现出来的状态强烈。  “可能是二叔最近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厉祁深轻描淡写的回复着。  “你二叔哪里能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啊!”  厉潇扬不是自己二弟亲生女儿的事情,厉锦弘并不打算让更多的人知道,毕竟是上一代人的恩恩怨怨,就包括自己的孩子,他也不希望知道。  所以,厉祁深漫不经心的说厉锦江可能遇到了什么棘手事情的时候,厉锦弘直觉性的想打断这个话题,不想再谈下去。  厉锦弘不愿意多谈关于厉锦江的事情,厉祁深同样也是懒得多谈。  “既然姑奶奶还没有醒过来,我先走了。”  等藤肖兰芬醒过来指不定什么有多久,不想让乔慕晚最近过的心事重重,他能做的,就是尽快把藤肖兰芬表现出来那样激烈反应的原因找出来。  “把你-妈也顺便带回去。你-妈睡不惯医院的chuang,说什么颈椎疼。”  “谁说我睡不惯医院的chuang了?”  厉锦弘的话刚说完,厉老太太就从休息室那里推门出来了。  “你个老犊-子,我什么时候说我睡不惯医院的chuang了,你能不能不乱添油加醋的?”  不满足自己的老伴儿说自己是金贵的身体,厉老太太白了厉锦弘一眼。  “你没有睡不惯医院的chuang,醒了磨叽什么颈椎疼?”  “那又不是睡医院chuang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骨质疏松?”  “就是知道你毛病多,才让你回去的,你这个老太太怎么不知道好赖呢?”  其实不然,厉锦弘是想自己的老伴儿回去休息,反正在这边待着也等不到藤老太太醒过来,还不如回去休息。  “一会儿让老二给你开点补钙的药,省得你一天磨磨唧唧的。”  说着话,厉锦弘看向厉祁深。  “带你妈找老二开点补钙的该片,然后你带她回老宅那边,我在这边和你舅舅等你姑奶奶醒来就行了。”  ————————————————————————————————————————————————————  虽然厉老太太不是很情愿离开医院这边,毕竟再怎样说藤肖兰芬也是自己的亲姑妈,自己不留下,让自己的老伴儿留下,怎么都说不过去。  不过拗不过自己的老伴儿,厉老太太还是悻悻的拿着厉祎铭开的药,和厉祁深离开了医院。  “祁深,你先别开车回去,把车先开去藤家,我找你舅妈有点儿事儿!”  厉潇扬不是厉锦江孩子的事情曝光了,藤嘉闻方面也说了原因和尹慧娴商量,准备认回自己的女儿。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厉老太太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必要找胡巧眉谈一谈。  虽然事情的发生和她没有多大的联系,但是一个是自己姑妈家的“儿子”,一个是自己的二弟,处在自己是中介的立场,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在中间做出一个调节。  “找她有什么事儿?”  虽然说自己的母亲因为藤家这位姑奶奶的原因,厉家和藤家私下有很好的交情,但是自己的母亲对胡巧眉那位舅妈,在他的印象里,关系来得还真就是不亲密,和徐雯华三婶娘、还有厉敏姑妈相比较来说,两个人的关系,真的谈不上要好。  “也没有什么事儿,还不是你堂妹潇扬那个孩子的事儿。”  厉老太太不像是厉锦弘那样把事情想得周密而谨慎,厉祁深一问,她就没有多想,叹了一口气以后,就把关于厉潇扬不是厉锦江孩子的事情告诉给了厉祁深。  “你说说这事儿愁不愁人,这潇扬不光不是你二叔的亲生女儿,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潇扬那个孩子,她是藤家的孩子,是你舅舅藤嘉闻的女儿。”  厉祁深:“……”  “这事儿啊,你说说是不是造孽啊?哎……”  想到这里面存在的这样可笑的关系,厉老太太就忍不住叹气。  对于自己母亲把这样的消息,突兀的告诉了自己,厉祁深锋朗的眉心,下意识的皱了下。  但仅仅是瞬间,他就舒展开了剑眉。  习惯了以寡淡的神情示人,厉祁深不显山、不露水的俊颜上,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儿真相时的诧异和错愕,他脸上表情很温漠的继续开着车。  “所以,您是想做中间的调解人,让舅妈知道这件事儿?”  “嗯,算是吧!不管怎样说,虽然你舅舅和我们厉家、肖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你姑奶奶做了他继母,就是我的表弟,我不能让事情往不能处理那方面发展。”  “……”  “再说了,你舅舅想认回潇扬,既然他要认回潇扬,你舅妈和你二叔那边的思想工作就要做好。”  厉老太太的意思让厉祁深大致也明白她是想把这件事儿调剂好,不至于让几家人在盐城这里成了笑话。  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厉祁深了然了一切以后,将车往藤家驶去。  ————————————————————————————————————————————————————  藤雪接二连三的惹事儿,之前藤老太太犯了心脏病就是她的原因,这次藤老太太心脏病复发又是她闹出来的事情。  藤嘉闻知道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女儿闹出来这些破事儿,当即就气得甩了藤雪一个耳光,以至于受了自己父亲一个耳光的藤雪又委屈又别扭。  藤老太太出事儿的当天晚上,她打了电话给朋友,说是自己要离家出走,不过好在胡巧眉及时制止了她。  然后为了防止她再闹出来什么事儿,就一直在家里这边陪着藤雪,寸步不离,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儿,自己这个任性的女儿又出了什么事儿。  厉老太太和厉祁深到藤家的时候,胡巧眉正在楼上看着藤雪。  “我说你没病吧?看着我做什么?”  藤雪从藤老太太犯病就被锁在房间里,被限制不许出去不说,连带着联系外面的一切移动设备都被限制了。  就是这样的情况,自己还要被自己的母亲看着,要求自己在房间里待着,什么事情都不许做。  听到藤雪到现在都还在任性的话,胡巧眉又气又心疼。  自己的孩子,就是自己身上掉下去的肉,她怎么忍心真的责怪她?尤其是当她不吃饭,一张脸煞白一片的哭着,她更是心脏揪起来一样的难受。  “不看着你是让你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吗?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奶奶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到底还在闹什么?”  胡巧眉会说藤老太太心脏病复发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完全是在安抚她。  只是老太太已经心脏病复发了,她再怎样责备藤雪,老太太都不可能就此好了。  “我没有闹,我才没有闹呢!”  藤雪哭着,整个人的嗓音都沙哑了喊着。  如果说上次把老太太气到心脏病发作是她的原因,这次她不小心儿把花瓶打碎,根本就不是有意的。  她不知道自己的奶奶这会儿在楼下那里晒阳光,更不知道自己下楼会把花瓶打碎。  想到自己奶奶心脏病复发,自己被自己的父亲甩了一个耳光,她心里真的委屈极了。  “你说你没有闹,那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多大了?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儿啊?”  胡巧眉和自己的这个女儿愁得不行,相比较来说,自己的那个儿子,真的是省事儿多了。  “夫人,厉老夫人找您!”  胡巧眉和藤雪的争吵,因为家里帮佣话语的加入而打断。  本来胡巧眉还在气头儿上,一听到厉老太太来了藤家这边,她下意识的就敛住了自己气势汹汹的样子。  “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这会儿在客厅那里等您呢。”  闻言,胡巧眉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敛了敛自己的情绪。  “你在这看着小雪,别让她闹出什么事儿!”  说着话,胡巧眉就要下楼去。  只是她刚转身,藤雪就大声喊了起来。  “是姑妈过来了吗?我要下楼,我要下楼去见她。”  一听到厉老太太来了家里,藤雪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厉祁深。  不知道是中了毒还是怎样,她对厉祁深就是放不下,就像是已经明明知道喜欢这个本不该喜欢的人会粉身碎骨,她也在所不惜,哪怕是入骨会毒发身亡的毒药,她也甘之如饴。  “闹什么?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胡巧眉对藤雪是最有耐心的,可是见自己的女儿因为厉祁深的事情到现在还放不下,她真的也没了耐性。  就这样喜欢一个和自己有关系的表哥,任由谁知道了,都会嘲笑她胡巧眉和藤嘉闻教女无方。  “我不许你下楼,不许你去见你姑妈,懂不懂?”  胡巧眉冷着一张脸,对于藤雪的要求,不近人情的瞪着她,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我见我姑妈怎么了?我见我姑妈还不可以了吗?”  藤雪不肯依,她不觉得自己去见自己的姑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顾及自己母亲的冷眼相对,反驳着。  “不可以!”  不给藤雪留下任何可以念想的余地,胡巧眉斩钉截铁的回了强势的“不可以”三个字。  被自己的母亲说到自己的心口生疼,藤雪变得越发的委屈。  “你老实儿在房间里给我待着,你趁着我这个对母亲对你还有一丁点儿耐心,你就做好你自己,你要是再敢给我惹出来什么破事儿,我就把你送到国外去,让你永远都回不了盐城。”  藤雪:“……”  听到自己母亲又一次拿自己被送出国做要挟,藤雪心酸的想要反驳她。  只不过她刚掀开嘴巴,回应给她的,只剩下大力门板被合并上的声音。  ————————————————————————————————————————————————————  厉祁深没有和厉老太太一起等胡巧眉。  想到今天藤少延和他说乔慕晚在藤家老太太房间的抽屉边那里站了很久,他没做多余的思索,直接问了藤家的帮佣藤家老太太的房间在哪里,然后去了藤老太太的房间。  厉祁深按下门锁,进去藤老太太的房间,一开门,里面檀木的香气就迎面扑来。  藤老太太有信佛的信仰,虽然现在患病没有诵经,但是她之前都有每天潜心礼佛。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没有多余的摆设,一张chuang,一个立柜,一个类似于梳妆台的矮柜,然后在阳台位置那里,有摆放藤椅和藤桌。  进门看到藤少延说的那个抽屉,厉祁深关上门,迈开步子,就去了矮柜那里。  没有察觉出来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厉祁深思忖性的盯着矮柜好一会儿。  待他狭长的黑眸一眯,他伸出修长骨节的手指,打开了矮柜下面的一个抽屉。  随着抽屉被打开,里面零零散散的东西,玲琅满目的呈现出来。  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都是一些老年人习惯性用的东西。  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厉祁深有些不理解乔慕晚到底是看到了什么,还是想到了什么才会表现的那样失神儿。  想不通,也想不到……  厉祁深正准备关上抽屉去打开下一层的抽屉的时候,他眼梢不经意间的瞄到了一个被放在角落里的照片。  视线被吸引了过去,厉祁深锋朗的剑眉,下意识的紧蹙了一下。  或许真就是这样一张照片的存在太过特别,他伸出修长骨节,骨骼雅致的手指,将那一张一寸照片拿了起来。  在看到照片上面的人,他本就凌厉的鹰眸,一凛。  似乎有些想通了乔慕晚会失神是因为,这张照片里的女人,好看的眉目间,和她着实神似。  虽然纵观两个人的五官容貌能找出来诧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样清秀的眉目,很相似,相似到就好像是……  几乎在想到这样一个可能存在的猜想,厉祁深倏地一下子收紧了自己的掌心,连同那张一寸照片都被攥紧到了掌心里。  没有将刚刚蹙起的眉头儿打开,他原本如刀裁的眉峰,拧得更紧……  ————————————————————————————————————————————————————  胡巧眉下了楼,在看见正襟危坐在沙发里的厉老太太在等自己。  “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小雪那个孩子在闹情绪,我哄了她好一会儿。”  胡巧眉抱歉的开口,再怎样说都是长者为大,自己的丈夫比厉老太太小,自己应该随自己的丈夫叫厉老太太一声“姐”,让做姐姐的等自己,她很是抱歉。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