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56章 :和我的身世没有任何关系(六千字)

第356章 :和我的身世没有任何关系(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您不用紧张。”  虽然胡巧眉在笑,但厉祁深还是看出来了她的紧张和忐忑,尤其是她闪烁的眼神儿,已经出卖了她心里的想法儿。  “我没有紧张!”  胡巧眉依旧在笑,然后尽力要把自己脸上的不自然尽数的敛住。  胡巧眉一再的否定,厉祁深也懒得拆穿她。  没有再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厉祁深掀了掀眼皮后,棱角分明的俊脸,依旧如刀刻般每一处都刚毅到完美无缺的看向胡巧眉。  “我只是想问您,姑奶奶是不是有一个女儿?”  心脏下意识“咯噔”一颤。  厉祁深突然的问到的问题,让胡巧眉本就不自然的脸,彻底变了色,连带着眼仁,都不自觉的放大开来。  把胡巧眉的脸部表情全部都纳入到眼底,厉祁深削薄的唇,直接紧抿成了一道岑冷的弧线。  从他设想到藤家除了藤嘉闻存在以外还可能有另一个姐姐或妹妹存在时,他就一直不敢放松一刻神经的想着这里面可能存在的某些关联。  最初他只是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不过此刻看胡巧眉的表情,所有的事情,就算是他不再问下去,她不再解释下去,他也有了一定的眉目。  生怕自己会错过胡巧眉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的变化,厉祁深从容不迫的俊脸上,线条冷硬的继续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  “她现在在哪里?”  胡巧眉的表情都这个样子了,很显然,自己的姑奶奶确确实实有一个女儿存在,而这件事儿,自己不知晓。  不明白厉祁深怎么会提到佳雅,但胡巧眉在他眼神儿犀利目光的注视下,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后,还是掀开了唇。  “她已经不在了。”  厉祁深:“……”  胡巧眉的回答,让厉祁深蹙眉。  “怎么回事儿?”  如果说这个女人真的是乔慕晚的生母,那么她的全部情况,厉祁深都要调查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被问及到关于藤佳雅的事情,胡巧眉直凝眉,因为关于佳雅的事情,她真的说不上来一个所以然来。  她嫁到藤家的时候,佳雅没有在国内,就包括她和藤嘉闻的婚礼,她都没有参加。  那会儿,这个叫佳雅的人,根本就像是不存在一样,谁也不知、谁也不晓。  只是后来,这个叫“佳雅”的人才像是横空出世一样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不光光是自己,就包括自己的丈夫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妹妹。  就是在这样谁都不认识这个佳雅的情况下,她融入到了他们的家庭里。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佳雅”的存在,但是大家都待她极好,尤其是藤家老太太,把这个女儿更是当成是掌心中里的宝贝儿一样的对待着,生怕她受了什么委屈。  但就是在这样大家都适应了这个佳雅的存在时,闹出来了她怀孕的事情,而后堕-胎和自杀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毫无征兆的一起涌来,让藤家那会儿过了好一阵黑暗的时期……  “我不是很清楚。”  胡巧眉摇晃着头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厉祁深说关于藤佳雅事情的摇晃着头儿。  “我和你舅舅,从来都不知道你姑奶奶有一个孩子,后来我和你舅舅都结婚快三年了,才知道你姑奶奶有个女儿一直生活在国外。”  “所以您的意思是,姑奶奶的这个女儿,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你们的生活里?”  “可以这样说。”  胡巧眉点了头儿,她清楚的记得藤佳雅回国那会儿,到了家以后,自己丈夫脸上的表情有多错愕。  可想而知,这个“佳雅”的存在,真的就是无人知晓。  “我想知道更具体的一些事情。”  关于这个可能是乔慕晚生母的人,厉祁深真的是越来越好奇起来。  一个是藤家人,却从来没有在藤家出现,可想而知,这个女人身上,一定存在她不能存在藤家的理由。  如果一开始他还在怀疑这个女人的存在,会不会闹出来他和乔慕晚之间有血缘关系的事情,那么现在,他很肯定,他和乔慕晚之间不会有任何血缘关系。  不管这个藤肖兰芬的女儿是不是乔慕晚的生母,她会被放养在国外,就一定有不被藤家接受的理由。  既然这样,很大可能的原因,就是她和藤家并不存在什么实质性的血缘关系。  不出意外,这个藤肖兰芬名义上的女儿,是她领养的,也未尝不可能。  想不到厉祁深到底怎么知道这个藤佳雅的存在,但是难得他能和自己说这些话,算是深入的交流,胡巧眉抿了抿唇以后,将她知道的,都如实的告诉了厉祁深。  “关于你姑奶奶这个女儿的事情,我具体也不太知道些什么,我知道的仅限于她叫藤佳雅,是你姑奶奶,嫁给你姑爷以后生的孩子……”  ———————————————————————————————————————————————  厉祁深走了以后,舒蔓就像是摆脱了大敌临阵一般的送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厉祎铭会对他这个大哥抱有三分忌惮,不是不无道理的,这样一个气场凌人的男人,乔慕晚能给收服了,她还真就是佩服自己这个好闺蜜是哪里来的妖术,竟然连这样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都能搞定。  “你至于吗?”  看着舒蔓捧着清水,不断的给自己灌,乔慕晚一只小手托着腮,一只小手自然垂着的挑眉看向她。  不回答乔慕晚至于或者不至于,舒蔓又倒了一杯水给自己,继续灌。  足足喝了四五杯水,舒蔓才压惊的缓过劲儿来。  “我可缓过神来了!”  看着性子大大咧咧的舒蔓还是痞痞的样儿,乔慕晚忍不住莞尔浅笑。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和你家深哥来往的不?我这真是心脏好,心脏不好,刚才让他再看几眼,我指不定现在就进抢救室了。”  “你胡说什么呢你?”  听舒蔓的话,乔慕晚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虽然说舒蔓是自己的好闺蜜,但是厉祁深可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老公,自己一辈子的伴侣,虽然她本质上不是重色轻友的人,但是谁说厉祁深一句不是,她还是打从心底里不愿意的。  “我哪有胡说啊?你家深哥,真的了……怪不得厉老二说他臭屁啊!”  “之前还管人家叫‘华佗’,这会儿怎么就成了厉老二,你对你的男人,还能不能上点儿心?”  舒蔓:“……”  乔慕晚把厉祎铭归为舒蔓男人那一类,舒蔓当即就没了话儿。  她已经竭力避开厉祎铭了,可是说说话,还是把他给扯上了。  实在是拗不过自己心口不一,舒蔓自己把脸憋得一阵红、一阵白。  看一天天拽的能上天的舒蔓也红了脸,乔慕晚忍不住嘴角笑得更加温婉,连带着眉目都笑弯了。  “害羞了?”  “哪有?你看错了吧你!”  舒蔓否定着,然后拿起桌上的菜单,有意遮挡自己脸的去点餐。  乔慕晚怀孕的原因,不能像舒蔓一样点咖啡,就要了一杯温热的牛奶给自己。  两个人没有点太多的东西,分别点了一杯饮品,又点了两块提拉米苏小甜品,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聊着最近的近况。  舒蔓本就是个马大哈,刚刚还被乔慕晚的讥笑,随着两个人的交谈,她抛到了脑后儿。  不像舒蔓这样叽叽喳喳的聊着这儿、聊着那儿的,乔慕晚因为昨天自己被藤家老太太要抓住自己的事情,还是一副有心事儿样子的用手托着腮。  看出来了乔慕晚的心不在焉,舒蔓蹙了下眉头儿后,收敛住了自己喳喳呼呼的丰富表情,也一脸惆怅样儿的看向乔慕晚。  “慕小晚,你怎么了啊?怀孕让你怀到得了抑郁症吗?”  说到抑郁症的问题,舒蔓就想到了当下很多明-星因为工作压力大,不堪重负,就换了抑郁症,然后在再也无法承受境况的一再压迫下,选择了自杀解脱自己。  看到乔慕晚现在这样蹙着眉心,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她真的很担心她怀着孕,然后厉祁深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照顾她,让她在这样无聊的情况下患了抑郁症。  闻言,乔慕晚收回飞脱的思绪去看舒蔓。  在看见舒蔓双手托着腮,一双澄澈的乌眸,眼神儿中流露出关心的看向自己,她下意识的微拧黛眉。  “慕小晚,你到底怎么了啊?你深哥虐待你了,还是你因为怀孕,做不了一些肢体运动,所以就得了抑郁症啊?”  舒蔓不着调的话,让乔慕晚忍不住打开她过来抓自己的手。  “我像得抑郁症的人吗?”  她怀着孕呢,哪里会得什么抑郁症?她又不是文盲,自然是知道什么事情对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的成长有影响。  “那你怎么了啊?”  实在是不知道乔慕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她表现出来这样心不在焉、忧心忡忡的样子。  乔慕晚最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她联系不说,她最近也忙得很,没有什么时间关心她,询问她的情况。  不想,这个小妮子,竟然会闹得这样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也没有怎么了,就是最近发生了一些很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  “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说呢?”  舒蔓和乔慕晚打认识就好的打成一片,其实说来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很微妙。  就像乔慕晚是那种温婉恬淡的性子,而舒蔓确实瞎得瑟,遇到事儿就会拽的和二五八万似的,两个人明明是两种极端性格的人,偏偏两个人就是好的和一个人似的,甚至到了那种两个人之间无话不谈,对对方没有任何秘密的地步。  其实乔慕晚今天把舒蔓叫出来,本来就是想散散心的。  不想自己的初衷,因为想到藤老太太,思绪又一次乱了。  见自己一个人自顾自的想着这些事情,也没有一个倾诉者,乔慕晚贝齿咬了几下唇瓣后,开了口——  “我最近和我婆婆去了藤家那边,碰到了藤家老夫人,然后……她做出来了一系列让我想不通的事情。”  说着,乔慕晚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舒蔓听。  因为没有把事情想得周全,她就把自己在藤家老太太房间里看到那张照片的事情给忘了。  “看你的眼神儿古怪,然后还在突发心脏病的时候,伸出手去拉你?”  听乔慕晚说了这样让她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也懵了。  “你是和藤家老夫人第一次见面吗?”  “是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就能表现出来这样的反应,慕小晚,我觉得……她是认识你的吧。”  “不可能!”  乔慕晚想也没有想就否决了舒蔓的猜测。  “我和她之间没有见过,我很肯定!”  在她的印象里,没有这样一个叫肖兰芬的人出现过,她哪里和她能认识呢!  “没有见过面,她还能对你表现出来那样的行为举止,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乔慕晚当然觉得奇怪了,她要是不觉得奇怪,哪里会问她原因啊!  “但是我真的没有见过她。”  “你没有见过她,不代表她没有见过你,就像你认识我们盐城的市-长,他能认识你吗?”  乔慕晚:“……”  听舒蔓这么说,乔慕晚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确实,可能是她不认识藤家老夫人,但是藤家老夫人之间见过自己,所以认识自己。  “但是……就算是她认识我,她也不至于表现出来那样的眼神儿啊?更不至于连心脏病突然也要拉我的手啊?”  说到藤家老夫人看自己的眼神儿,乔慕晚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会儿她的眼神儿真的是太过震惊,就好像是自己的出现,让她难以相信一般。  “所以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啊!如果说她单单认识你,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你描述的那样反应。所以我说啊,指不定她觉得你和她之间有什么关系,甚至于,她觉得你的出现,是她没有料想到的。”  乔慕晚:“……”  “当然,前提是她精神正常,没有出现精神异常的情况!”  想到现如今精神状况那么多人都不正常,她真的觉得藤家老太太上了年纪,出现了精神紊乱也未尝不可能。  舒蔓替乔慕晚分析的话,让乔慕晚陷入到了一种深思的状况。  确实,藤家老夫人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样子,有极大的可能是和自己认识,换言之,就是自己不认识她,她认识自己,然后再脑洞大开一点儿的去想,她和自己之间,很有可能有某种存在的关系在。  “呀!”  乔慕晚在沉思,思绪因为舒蔓突然的一声突兀大叫,心弦颤了颤。  “我说慕小晚,你说那个老太太看到你以后表现出来那样剧烈的反应,会不会和你的身世有关系啊?”  乔慕晚:“……”  “你想啊,你说那个老太太看你的眼神儿很不对,而且知道你存在以后,整个人都在盯着你看,很显然她是觉得你熟悉,认识你啊。”  联想到乔慕晚的身世,舒蔓忍不住把自己大开的脑洞,一股脑的把所有的想法儿都说出来。  “而且,你说她伸出手去拉你,我估计那个老太太是想去触碰你,看看你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乔慕晚:“……”  “你现在快点儿去打听打听吧,问问那个老太太是不是有什么遗失在外的女儿,或者外孙女……不对,就是外孙女!”  想到藤家老太太那么大的年纪,乔慕晚根本就不可能是藤肖兰芬的女儿,舒蔓赶紧改变了自己的说辞。  “你在胡诌些什么啊?”  乔慕晚皱着眉,打断了还在神游物外的舒蔓。  关于厉家、藤家、肖家的情况,舒蔓可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啊。  如果自己真的让舒蔓那样脑洞大开到说自己是藤家老太太的外孙女,那自己和厉祁深岂不是扯上了表兄妹的关系。  这样荒诞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存在,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  “我真的就没有胡诌啊。你想想啊慕小晚,你是你父母抱养来的孩子,那就是等同于说你并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但是你遇到了藤家老夫人,她表现出来了对你很熟悉,甚至于可以说是认识你的表现,很明显啊,她觉得你就是她遗失在外的外孙女啊,所以才会对你格外上心啊,连同看到了你以后,连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了啊!”  舒蔓还在胡编乱造,乔慕晚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说到自己有极大可能是藤家老太太的外孙女,乔慕晚忍不住想到了自己在藤家老太太房间里见到的那张一寸照片。  说实在的,她看到了那张照片以后,自己就把照片中的女人的样子,深深的刻入到了脑子了。  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自己对她记忆犹新,而是她清秀的眉目间,和自己有着极为相似的风情。  而且越看她的眉、她的眼……她越是莫名的觉得和自己实在是太像了,像到就好像是……  突然乍想到了这里面可能存在的关系,乔慕晚懵了。  她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真的不敢往下再想下去了,似乎,她再胡思乱想下去,自己有极大的可能会跌入到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暗自把手指捏紧着,乔慕晚想到厉晓诺告诉过自己说藤家的姑奶奶没有什么女儿,她紧绷的心弦,暂时松懈了一些。  “蔓蔓,不要再说了,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是藤家老夫人的外孙女的,她只有藤嘉闻一个儿子,除了他之外,她没有任何的儿女,所以啊,我不可能是她的外孙女的。”  “那会是什么啊?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就是有其他的原因,一个人,如果精神是正常的话,是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去抓一个人的手,用古怪的眼神儿去看谁的。”  “我知道,但是这是其他的原因,和我的身世没有任何的关系。”  藤家就藤嘉闻一个长子,自己能和藤家扯上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呢?  很显然,这是并不成立的一个猜测。  再者说了,那个让她莫名觉得和自己长得像的女人,指不定是藤家老夫人的故友什么的,亦或者说是自己想多了,因为怀孕的原因,自己神经敏-感,产生了什么见鬼的臆想症,所以就觉得自己和她的眉眼间,长得很相似。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