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63章 :别告诉我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六千字)

第363章 :别告诉我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5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对于邵昕然为什么会被强制送到意大利,甚至于连她受了重伤都必须强硬的送去意大利,她太清楚原因了。  厉祁深会这么做,还不是出于这个男人是保护自己和孩子。  这个男人有他的底限和做事儿的原则,乔慕晚从来不想他因为自己改变了什么。  “……妈,这件事儿,我可能帮不到您!”  乔慕晚难为情的回复到厉老太太,人都是有私心的动物,有关于邵昕然的事情,其实她打从心底里是不想帮忙的。  既然邵昕然都已经被送去了意大利那边,她心里想的,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今天的这步,就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吧。  听乔慕晚是诚心实意的为难,厉老太太握紧了她的手。  “慕晚,妈不是想让你为难,你就说说祁深,不用说让他二叔和那个昕然回国,让他态度对我和他爸好点儿,哪有他这样做儿子的啊?”  听厉老太太这么说,乔慕晚也觉得厉祁深的态度实在是有问题。  平时他对自己不咸不淡的温漠态度就算了,但是他对厉家的两位老人的态度,实在是有问题。  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厉祁深,乔慕晚抿了抿菱唇后,道——  “你能不能对爸妈态度好点儿?有什么事情,你们好说好商量,你摆什么臭脸啊?”  “我对他们态度有问题?”  厉祁深不以为意的反问乔慕晚一句,从容不迫的俊脸上,是淡然的寡淡。  “你说呢?”  厉祁深软硬不吃的样子,让乔慕晚瞋视了他一眼。  “我说你个浑-犊-子,和我,还有你妈吊儿郎当就算了,你和慕晚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乔慕晚现在怀孕的原因,厉家上下都恨不得把她捧起来。  这一听到厉祁深说了态度有问题的话,厉锦弘就不肯依了。  站起来了身体,厉锦弘手指着厉祁深,脸红脖子粗的对自己这个油盐不进的儿子,严厉斥责起来。  本来是谈论关于厉锦江和邵昕然的事情,这一见自己的儿子对乔慕晚的态度有问题,厉锦弘也顾不上去管其他的事情了,对厉祁深态度恶劣极了起来。  厉祁深在一旁,不显山、不露水的看着自己父亲对自己斥责,一张鬼斧神工镌刻的俊脸,眉心间不自觉的荡起风情的涟漪……  乔慕晚在一旁,把父子二人之间的对峙,看得心惊胆战。  本来是因为厉锦江的事情,他们父子儿子的对峙,就足够的激烈了,这会儿把自己牵扯进来,情况变得似乎更加的糟糕起来。  小手下意识的攥紧着,乔慕晚现在很庆幸的是厉祁深没有吱声,不然指不定厉老先生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一旁司空见的厉老太太,把自己儿子和自己老伴儿火药味十足的场景全部都看在眼里。  对于自家这对父子动不动就来火儿的样子,她已经不以为意了。  再去看乔慕晚,看乔慕晚担忧的想要加话进去,但是还找不到时机的跟着干着急,厉老太太把她两个绞紧到一起的小手,握地更紧。  “没事儿,祁深这个浑-犊-子,不气他老爸发火,就不是他了!”  看厉老太太完全是平常心的样子,乔慕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咬了几下唇,她问——  “妈,二叔那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怎么会滞留在意大利机场那边,回不来呢?”  乔慕晚实在是想不到被送去意大利的人不是邵昕然嘛,怎么会变成了厉锦江?  听乔慕晚问,厉老太太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  “哎,还不是那个叫邵昕然的女人惹出来的事儿啊!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就是你二叔他昨天打电话过来,说那个邵昕然是他和其他女人在外面生的孩子,然后邵昕然前几天出了车祸,在她出车祸从抢救室抢救过来以后被祁深给送出国外去了。”  乔慕晚:“……”  这些事儿,乔慕晚都知道,不过关于邵昕然被送去了意大利那里以后的事情,她就不清楚了。  “慕晚,你说说这是不是造孽啊?这个邵昕然啊,是你二叔养在外面的孩子就算了,她竟然还喜欢祁深,我知道这件事儿,我和祁深他爸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不过啊,既然这个昕然是你二叔的孩子,就是我们厉家的孩子,我和祁深他爸也不能看着祁深针对她啊!”  乔慕晚:“……”  “而且祁深他二叔这个人还是个犟性子的人,打从知道这厉潇扬不是他的孩子以后,就非得要认昕然这个孩子,这不,他知道了祁深把昕然送去了意大利以后,他就连夜定了最近一班飞往意大利的飞机,去了意大利!”  厉老太太把这么大信息量的话说给乔慕晚听了以后,她完全不敢相信。  原来,厉潇扬不是厉锦江的孩子,而这个邵昕然才是厉锦江的孩子。  她真的有些不清楚这个厉家到底有多少是她不可知的事情。  诧异归诧异,不过既然这厉潇扬被证实了不是厉锦江的孩子,邵昕然而是厉锦江的孩子,不管是谁,都会认回自己的这个女儿的。  那边,厉锦弘还在怒不可遏的怒骂着厉祁深,不过气焰因为上气不接下气的原因,早已不如之前那般强势。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听着自己父亲替乔慕晚抱不平的对自己暴跳如雷。  渐渐地,厉锦弘也没有力气骂厉祁深了。  “给我拿水过来!”  厉锦弘骂的口干舌燥,不住的滑动喉咙润喉。  一听厉锦弘张罗着自己要喝水,厉老太太就起身准备给他递水。  只不过,不等厉老太太把水递上去,厉祁深已经起身,把摆在自己前面的一杯水,递了过去。  “润好了喉,您可以继续骂!”  “混账!”  厉锦弘都气得不行,不想自己的儿子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不仅没有吭声,还嘴角勾着笑的给他送水。  厉锦弘懒得接过自己儿子递过来的水,刚想拿个架子说不需要,老宅这边的座机进来了电话。  是厉锦江从意大利那边打来的电话。  厉锦江都已经在意大利那里被滞留十二个小时了,这十二个小时中间,没有任何一个业务员愿意为他办理登机手续,最让他气得直磨牙的是自助登机那里,自己的个人信息检索不到。  他在意大利这边,已经找到了医院安排邵昕然脸伤的治疗,但是盐城那边,邵萍要进行化疗的事情,他还得跟进。  实在是等不及了,他不能在邵昕然治疗的时候,在这边陪着她而不管邵萍,一再思忖,他只能选择在两边来回跑了。  只不过他两边来回折腾倒是可以了,不想,自己现在想回国,却成了问题。  厉锦弘一看是自己二弟打来的电话,他就知道自己的二弟等不及了。  按照正常来说,任何人在机场那里等上三个小时都会等得不胜其烦,何况是十二个小时了。  “你二叔来的电话,你接吧!关于他回不来盐城这边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自己和他说吧!”  厉锦弘实在是懒得管自己的这个儿子,既然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让他自己自行处理,是最合适不过的选择。  “我有什么和他可说的,他去了意大利那边,就应该想到,既然喜欢那边,就没有再回来的必要!”  厉祁深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让厉锦弘气得不住吹胡子瞪眼。  “我说你个混账东西,你说的什么屁-话?你惹出来这些破事儿,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实在是气不过自己儿子这样的一副样子,明明事情没有什么的,他非得这么做,这要是让别人知道,指不定要怎么笑话他们厉家。  乔慕晚在一旁听厉锦弘说打电话过来的是厉锦江,她好看眉形的黛眉微拧。  厉老太太看乔慕晚担心着,就握住自己儿媳妇的手,安抚她——  “慕晚,你不用跟着担心,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情,这件事儿就让他们两个大男人处理就好,而且啊,你看祁深虽然不怎么上心,但是他可不是做事儿不计后果的人,他能让他二叔滞留在机场,就没怕他二叔会生气,可想而知,他有处理的对策。”  听厉老太太这么说,再加上乔慕晚自认为自己对厉祁深的了解,她也觉得厉祁深不会做出来这样莽撞而不计后果的事情,可想而知啊,他应该是有处理的对策。  想到这里,乔慕晚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底。  厉锦江打过来的电话还在响着,厉锦弘见厉祁深没有什么接电话的意思,他也不能就这样让电话一直响着,就准备拿起电话,接了。  只不过他刚把电话拿起,那边,厉祁深就从他手里夺过去了电话。  “我来接!”  听厉祁深说了简短但沉稳有力的三个字以后,厉锦弘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然后脸色不是很好的白了他一眼,紧接着说了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话以后,就把电话递给了厉祁深。  “喂,大哥!”  电话刚被接通,厉锦江急不可耐的声音就从听筒那里传来。  听到自己二叔的声音,厉祁深俊脸冷峻。  “是我!”  ————————————————————————————————————————————————————  年南辰再去看自己的母亲的时候,被告知有人今天过来找他的母亲。  想不到会有谁找自己的母亲,年南辰皱紧着眉头儿向医护人员打听情况。  在听说是一个孕妇,还有一个身高很好,长相很帅气的男人一起来医院这里的时候,年南辰不可控制的想到了乔慕晚和厉祁深。  一想到乔慕晚这个名字,他心脏某一处那里,不可控制的难受起来。  虽然他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越走越远,只不过,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她。  不过想她归想她,年南辰实在是好奇乔慕晚会来这里找自己的母亲是什么事情。  想不到有什么事情值得她来医院一趟,还是在厉祁深的陪同下,他不由得把自己的父亲和她联系到了一起。  难道说,是自己和乔慕晚说了些什么,所以她才会来医院这边的?  不过就算是把这里面可能存在的联系联想了一遍,他也没有找到一个关于自己母亲和乔慕晚之间能存在的必然联系的事件。  搞不清,也想不懂……  就在年南辰好奇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李南的电话。  ————————————————————————————————————————————————————  李南打来电话的时候,和乔茉含正在医院的楼下那里。  因为上次李南求乔茉含,让乔茉含去找乔慕晚,帮忙关于赵雅兰被关进看守所里的事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走了近了些。  就像这次赵雅兰出事儿,李南知道了以后就和乔茉含说了。  乔茉含一听说了这件事儿,想也没有想的就张罗说要来医院这边看赵雅兰。  虽然关于和年南辰的事情,她也说不清两个人的关系算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赵雅兰是她的干妈,不管自己和年南辰的关系如何的僵硬化,也改变不了她和赵雅兰之间的关系。  所以,乔茉含就瞒着自己的父母,然后哀求李南,说自己要来医院这边看看赵雅兰。  李南起初还是很难为情的,不管见乔茉含很真诚的要和赵雅兰见面,再加上上次有了乔茉含帮忙一事儿的影响,他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拒绝她的理由。  因此今天,他就和乔茉含来了医院这边,准备一起来看看赵雅兰。  只不过,李南不清楚年南辰能不能接受乔茉含来看他母亲的事情,就先打了一个电话给他。  倒不是说一定要年南辰接受乔茉含来看他母亲的事情,李南想的就是如果年南辰没有在这边的话,他就带乔茉含偷偷地看看赵雅兰,如果年南辰今天在这边,他就负责把年南辰引到一边去,然后让乔茉含自己上楼去病房那边,看看赵雅兰。  在问了年南辰在不在医院以后,李南得知了他在医院,就把他给约了出来。  年南辰因为自己母亲住院的事情,他本就没有什么心情见李南,再加上可能乔慕晚和厉祁深来了医院这边,他更是烦的不行。  不过李南再三要求着,他也是实在不好意思推脱,就答应了他。  “那行,我马上下楼去!”  挂断了年南辰的电话,李南就让乔茉含赶紧准备着去楼上看赵雅兰,而且要尽快,毕竟依照两个人之间现在这样的关系,他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帮助乔茉含去见赵雅兰,年南辰会不会生气。  乔茉含知道李南在担心些什么,她点了点头儿以后,进了医院里面。  ————————————————————————————————————————————————————  年南辰本来是打算下楼去见李南的,不过想到自己临出门时没有带手机,就又折回到了他母亲病房那边。  他刚折回到他母亲的病房门前,就和正走过来的乔茉含,碰了一个面对面。  看到乔茉含出现在自己母亲的病房门前,年南辰蹙眉,声音带着质疑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乔茉含,年南辰差不多已经算是没有了感情,就算是偶尔会在不经意间想到她,也会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把最后这一星半点儿对她的感情,都消弭的一干二净。  今天这会儿看到了乔茉含出现在自己母亲的病房前,他不可控制的来了情绪。  乔茉含本以为年南辰已经下了楼,这会儿碰到他,她惊讶了一下。  不过听到年南辰对自己不屑口吻的质问,她也没了好脸色。  “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为什么不可以出现在这里?”  乔茉含有些心虚,自己是奔着赵雅兰来的,虽然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她不觉得她有哪里对不起年南辰,但是他对自己有误会,这让乔茉含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适。  乔茉含的回答,让年南辰冷嗤了一声。  前脚刚有乔慕晚和厉祁深来医院这边,这会儿乔茉含又来了这边,还被自己抓了个现形,她竟然还有脸反问自己一句。  “你可以出现在这里,但是出现在我母亲的病房这里,对我来说,就有问题了!”  乔茉含:“……”  “别告诉我,你今天过来这边,是打算看我母亲的?”  年南辰勾着唇,问着,一张邪肆张狂的脸,对乔茉含满眼的不屑。  “不过,你最好别告诉我是来看我母亲的,毕竟,在我之外搞了其他的男人还好意思让我对你负责,这是任何一个有脸的人都不可能干出来的事情!你如果还有脸来说看我母亲,真的会让我作呕!”  年南辰将自己心里对乔茉含的不屑表现的淋漓尽致。  因为有过想要对她负责的念头儿在他的脑海中生成,只不过随着事情的发展,他才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亏得他还想过要一心一意的对她。  “啪!”  年南辰的话一经说出口,乔茉含当即就怒不可遏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本就心底里足够的委屈的了,不想自己过来只是想看看赵雅兰这个干妈的情况,还被年南辰给说得这么不屑,乔茉含真就觉得自己是吃了猪油蒙了心,竟然时到今日,对他还有没有放下的感情在。  “年南辰,你能说出来这话,你不是人!”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年南辰的,虽然DNA鉴定被证实孩子不是他的,他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她很肯定,孩子就是他的。  心里就好像是被挖开了一个大口子一样的难受,乔茉含隐忍着眼眶中有泪花在打旋的感觉,拿起手里的果篮,对着年南辰的身上就砸了下去。  水果打在年南辰的身上,然后又滚落到了地上,一阵水果落地的闷重的响声过后,乔茉含气得眼眶通红的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  ————————————————————————————————————————————————————  厉锦江一听接电话的事情厉祁深,他神情怔忡了一下。  但转瞬,他就恢复了常态。  “祁深,你给我说,我在意大利这边,不被允许登机是怎么一回事儿?别告诉我你不清楚原因?”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