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64章 :您有的选择吗?(六千字)

第364章 :您有的选择吗?(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锦江一听接电话的事情厉祁深,他神情怔忡了一下。  但转瞬,他就恢复了常态。  “祁深,你给我说,我在意大利这边,不被允许登机是怎么一回事儿?别告诉我你不清楚原因?”  越想关于自己不能登机的事情,厉锦江越是气得浑身上下直哆嗦。  再怎样说,他这辈子也算是在商场上如鱼得水,几时碰到过这样被自己侄儿耍得团团转,却还无能为力的事情。  听自己二叔语气明显生硬的和自己说话,厉祁深向来温漠表情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机场又不是我开的,二叔问我原因,我怎么会清楚!”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还会有谁比你更清楚原因?”  意大利佛罗伦萨最大的机场是私人的机场,而这家机场的总裁是厉祁深在意大利知交甚深的朋友。  且不说别的,自己没有什么不良记录被收录在案,怎么可能会被滞留机场这边?就算是自己有不良记录在案,那么自己也是被警方带走,而不是留在机场这边,遥遥无期的等待。  可想而知,自己会被滞留在机场这边,完全就是厉祁深和机场这边总负责人说一句话,支会一声的事儿。  事情都已经被他发现了端倪,不想自己的这个侄儿还是继续一副和他无关的样子,这实在是让厉锦江恼火。  “那听二叔的话,您知道原因?”  厉祁深风情的笑着,锋朗的眉目间,荡漾着惑人的深意。  一再被厉祁深反问,厉锦江真就是没有辄的把唇,紧抿成了一道线。  把手紧握成了拳头好久,到最后,厉锦江知道自己和自己这个侄儿耗不起,把握紧的手指,无力的松开,然后声音妥协的问到——  “你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没有办法儿了,自己处在现在如履薄冰的境地,既然他无法选择在邵萍和邵昕然两个人之间两全,只能尽可能的顺应自己这个侄儿的意思,把事情做到两全。  厉锦江无力声音的发问传到厉祁深的耳朵里,他在电话那端,将嘴角勾起。  “我想怎样,二叔应该很清楚!”  “昕然是我的女儿!”  厉祁深的话,让厉锦江不受控制的咆哮一声。  厉潇扬已经被证实不是自己的女儿了,自己的妻子背叛了自己,自己的女儿不是自己的孩子,他现在已经是孑然一身的一个人了,如果自己现在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能保存,那他哪里还算得上是一个男人啊!  他不是不清楚厉祁深不希望邵昕然出现在他和乔慕晚两个人的生活里,只是,这些事情,他都可以和邵昕然说的,厉祁深这样赶尽杀绝,真的让厉锦江寒心。  厉锦江咆哮一声以后,气氛就像是凝固了一样,电话那端的厉祁深也不再说话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厉祁深才薄唇微动,道——  “二叔可以留在意大利那里,过些日子,等邵萍的情况好一些,我替您将她送往意大利。”  “你……”  厉祁深明明从中作梗关于他和邵家母女的事情,到最后,他替自己处处着想,倒是显得他厉锦江不通情达理了。  “二叔不愿意?”  厉锦江来了情绪,厉祁深不以为意的反问一句。  “如果二叔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儿!”  厉祁深不谈及关于厉锦江被滞留在机场的事情,说完话,他就要准备挂断电话。  感觉出来自己和自己的侄儿已经谈崩了,厉锦江急得捏着手机的手,手心里都在冒冷汗。  “别挂电话,昕然的事情,我可以妥协!”  没有办法儿了,邵萍现在身处在癌症晚期这样的节骨眼儿上,是所有事情里面重中之重的事情,他能做到的权衡就是先处理邵萍的事情,然后再处理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如果自己回不去盐城那边,就等同于说自己要放弃他在盐城的一切。  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所有,唯有在自己的这个侄儿面前妥协,他才会有把这一切事情都处理好的契机。  听到厉锦江说了关于邵昕然的事情,他可以妥协,厉祁深本就荡漾着风情,更加的魅惑起来……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二叔是有私人,在用缓兵之计和自己谈判,不过他无所谓,只要邵昕然回不到盐城,乔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受不到任何的威胁和伤害,其余的事情,他完全不在乎。  见厉祁深没有挂断电话,厉锦江知道,自己的妥协,算是暂时稳定住了自己的侄儿。  捏紧手指,把事情大致有了一个处理的概括,他对厉祁深说到——  “我可以让昕然不回国,但是我不允许邵萍有事儿!”  癌症晚期,不是自己可以耽误的,如果自己是刹那没有处理好关于邵萍的事情,她都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我不让昕然不回国归不回国,但是我不允许你限制她的自由,更不允许你在她家那里给她做简单的治疗!”  邵昕然的情况是什么样,他这个做父亲太清楚不过了。  在她家里那样简陋的情况下对她进行治疗,完全就是在耽误她的治疗。  不管怎样,邵昕然的脸虽然伤了,但是他会尽力的给她做修复手术,而不是让她就此毁了容,带着自卑的心理,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而且,他也不会允许邵昕然的出行,有保镖跟随,那样,和被禁锢在监狱里有什么区别。  听自己二叔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份上儿还在和自己谈要求,厉祁深不屑的轻嗤了下。  “二叔,您似乎还没有认清当前的形势?”  厉锦江:“……”  “能给她做治疗,我已经够仁慈了,更多的要求,您和我提之前,是不是应该想一下您现在的处境?”  厉祁深平静的口吻,波澜不惊,听在厉锦江的耳朵里,却是赤-裸-裸的威胁和警告。  “那你想怎样?”  厉锦江气得反问厉祁深一句。  在关于邵昕然和邵萍之间的事情上,他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不想,他越是退让,自己的这个侄儿越是得寸进尺,恨不得把自己置于一个悬崖边上的位置那里。  “您不是都已经说了么?我可以答应您的第一个条件,但是后面的话,您可以收回了,当下的情况,您应该很清楚您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  厉祁深不羁的话,让厉锦江气得直磨牙。  把自己这个做叔叔的置于一个被威胁的位置,他还无能为力,他恨自己侄儿的手腕强势之外,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没有办法儿,邵萍的事情,他等不得,一再权衡之后,他还是认命的妥协了。  “我答应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是……”  想到邵昕然,想到她的处境,厉锦江还是忍不住要和厉祁深提条件。  “但是昕然是我的女儿,是你的堂妹,是我们厉家的孩子,身上流着和厉家每一个孩子都一样的血,我请你……请你善待她!”  自己离开了意大利,而且自己在意大利这边势单力薄,他做不到护邵昕然周全,想到厉祁深可能会在自己回国之后对邵昕然做出来些什么,他真的很担心。  “你承认她是您女儿,那是您的事情,和我无关!”  厉锦江:“……”  “你认她为女儿,不代表我要认她做堂妹,二叔,您上了年纪,别把两者搞混淆了!”  厉祁深针对邵昕然就算了,他还不愿意认邵昕然这个堂妹,厉锦江真就是没辙极了。  “你可以不认昕然这个堂妹,但是我话放在这儿,如果昕然在我离开意大利以后出现了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  他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如果邵昕然自己的这个亲生女儿他在保护不周,他也无所谓自己的这条命了。  厉锦江威胁的话,落在厉祁深的耳朵里,就像是羽毛一样,没有任何的力度。  “二叔说这话就有歧义了,她要是自杀,您也算在我身上?”  “你……”  厉祁深诅咒邵昕然,让厉锦江根本就受不了。  见自己的侄儿和自己的女儿之间水火不相容,他还得向自己的侄儿妥协,气得整个人的心脏,跳动的频率都不受控制起来。  “反正你的人也在看着昕然,我不允许她出事儿,如果她就算是自杀,你的人没有没有拦住她,我也会和你没完的!”  把这些话,以最快的速度,气匆匆的都说完了以后,厉锦江真的不想在和自己那个不咸不淡、纨绔不羁的侄儿对话,直接就把手机,按下了挂断键。  ————————————————————————————————————————————————————  年南辰被乔茉含甩了一个耳光,整个人的脸都偏了方向。  虽然说乔茉含的力道不大,但是她下手还是挺狠的,让年南辰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五个深浅不一的手指印。  在楼下那里一直在等待年南辰下楼的李南,见年南辰还没有下楼,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毕竟他帮助乔茉含去见赵雅兰,这会儿还不见年南辰下楼,可想而知,两个人有极大的可能会碰面。  带着这样可能存在的事情发生,李南不敢懈怠,往电梯那里走去。  走到了电梯那里,他心脏悬着的等电梯下来。  电梯下来了,电梯门被打开的时候,乔茉含双手捂着脸,大声痛哭的从电梯里跑出来。  因为乔茉含没有看路的原因,她一下子就和迎面的李南撞到了一起去。  正赶上李南也着急去找年南辰,两个人就相互撞到了一起。  “嗯……”  李南被乔茉含冲过来的冲击波撞得不轻,当即shen-yin一声。  等到他抬起头儿去打量,才发现自己和乔茉含撞到了一起。  “乔茉含?”  许是没有想到自己撞到的人是乔茉含,李南的表情怔忪了一下。  只是还不等他从怔忪的表情中反应过来,哭得通红了眼眶的乔茉含,看了眼李南后,手捂着嘴巴,跑开了。  看着乔茉含跑开,有了反应的李南,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暗叫了一声“糟糕”,李南赶紧进了电梯。  刚刚他撞到乔茉含会哭,他就有猜测到出了事情,等到他找到了赵雅兰住的病房那里,他的猜测得到了确认,确实,确实是出了事儿,他看年南辰的表情,就知道,确实是出了事儿。  “哥……”  李南走上前,对着身体几乎是僵硬在了病房门口前的年南辰,心惊胆战的唤了一声。  他的声音刚传到年南辰的耳朵里,年南辰就一把扯住了李南的脖领,然后把他的身体,“砰”的一声,抵靠到了墙壁上。  “该死,乔茉含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对不对?”  年南辰赤红的双眼,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质问李南。  他刚刚就应该有想到,李南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找自己。  想来,他不过是为了支开自己,然后方便乔茉含上楼来看自己的母亲。  把这件事儿想通了以后,他竟然开始怀疑两个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  “混蛋,你和她现在到底是怎么关系?竟然敢把我这样玩-弄于鼓掌之中!”  年南辰气得不轻,抡起拳头儿,怒不可遏的一拳就砸到了李南的脸上。  突然落下的一拳,让李南避而不及,就那样承受了年南辰打过来的拳头儿。  脸腮被打的生疼,李南的身体,一个趔趄的往身后的墙壁倒去。  这还未完,怒火中烧的年南辰,再度把李南的衣领抓紧,质问着——  “说啊,你是啊,你和那个女人现在是什么关系?你给我说啊。”  年南辰也不清楚自己平白无故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讨厌这种被欺骗,被耍的团团转的感觉。  李南承受着年南辰火爆脾气的质问,他下意识的就把双手握紧成了拳头儿。  关于乔茉含要见赵雅兰的事情,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些什么,就像是上次乔茉含会不顾及其他的去帮赵雅兰从看守所里出来,他觉得自己这次帮助乔茉含,完全做对了事情。  在年南辰抡起拳头儿,准备又一拳砸到自己脸上的时候,李南再也忍受不住,一个反手,握住了年南辰迎面冲过来的拳头儿。  年南辰没有想到李南会握住自己的拳头儿,一时间瞪大了眼。  “你这个混蛋,你质问我就算了,你竟然还不信乔茉含!混蛋,我真的受不了你的好赖不分!”  李南来了脾气,拿起另一只手,握紧成了拳头儿,一拳就冲着年南辰的脸,砸了下去。  对于乔茉含到现在对年南辰还是一片痴心的样子,李南完全都看在眼中。  这样一个对他专心的女人,就算是曾经怀了不是他的孩子又怎么样?  难道就因为她怀了不是他的孩子,就应该被他嫌弃,被他唾弃吗?  越想,李南越是替乔茉含抱不平,尤其是有了上次她帮助赵雅兰从看守所里出来的事情,更加的让他觉得这个乔茉含,完全能够配上年南辰。  这样一个在被年南辰抛弃以后,还会为他们年家着想的女人,年南辰竟然还在不知好歹的说她的不是。  想到年南辰现在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不分青红皂白,李南又是猛地一拳落下。  精神状态不佳的年南辰,接连受了李南的两拳以后,更加的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该死的!”  打红了眼的李南怒不可遏的怒骂一句以后,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年南辰的脖领。  “知不知道?上次你妈能那么顺利的从看守所里出来,是乔茉含帮了忙,是她,是她找了她姐乔慕晚,然后乔慕晚和厉祁深说的话,你妈才会被成功的从看守所里接出来。”  年南辰:“……”  “没有乔茉含的帮忙,你觉得依照厉家的资本,你妈可以不用坐牢吗?”  厉家的实力有多强,可以说是在盐城的各个层次都有关系疏通,尤其是厉烁和厉敏的丈夫崔局,更都是行-政执-法部门的一把手儿,他们要是不肯罢了,赵雅兰别说是在看守所里待上一天一-ye,就算是坐牢,在监狱里待上十年八年的,都不是在耸人听闻。  “什么?”  听李南说自己的母亲上次能够幸免的从看守所里出来是乔茉含的原因,年南辰不可置信的问到。  他清楚的记得,他有问过李南具体的原因,当时李南给自己的答复是他的一个亲属认识崔局,所以这件事儿才就此罢了的,不想,其实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乔茉含。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我说是乔茉含啊,是因为她顾及和你的感情,也顾及你妈曾经是她的干妈,她知道了以后,才会去求乔慕晚的,等同于说是她求了厉祁深,让厉祁深放过你母亲!不然,你觉得依照厉家的势力,你母亲的事情能就此罢了吗?”  年南辰:“……”  “还有今天,她知道了你母亲出事儿以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让我带她来医院看看你母亲的情况怎么样了!因为担心你对她有排斥心理,所以她想得是你被支开,免得你不开心!就这样一个时时刻刻,处处都在为你着想的女人,你还在嫌弃她什么?该死的,你真的是混蛋极了!”  李南和年南辰打小就认识了,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气愤过的对年南辰抡起拳头儿,今天的他,实在是太气愤,尤其是乔茉含红着眼眶从电梯里跑出来,可想而知,她在年南辰这里,真的是受了委屈。  听李南把这样一大堆话都告诉了自己,还有说自己是混蛋,年南辰不说话,陷入到了自我沉思的世界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和自己较真的年南辰,没有想明白自己和乔茉含现在的情况,气恼的一把就挣开了李南的桎梏。  “该死的,谁给了你的胆子,竟然让你敢管我的事情?”  年南辰本就力气很大,小时候和同龄的孩子打架,他总是获胜的那一个,和李南也是一样,哪怕年岁渐长,李南也不是他的对手。  “嗯……”  李南倏地被年南辰给推开,然后他的身体重重的摔到了墙壁上,他疼得下意识的痛苦低-吟一声。  等到他从脱筋的麻痛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年南辰气势汹汹的样子,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