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66章 :除了干-你,我还能干什么?(六千字)

第366章 :除了干-你,我还能干什么?(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看到了出现在门口那里的年永明,厉锦江蹙眉。  这个年永明与自己素来不和,虽然之前两个人见了面,还会行面子上的例事儿,对彼此报以假意的微笑,但是邵萍出现了以后,两个之间针锋对麦芒,关系不断的升温,激化……  就像是现在,别的时候年永明不出现,偏偏赶在这个自己和主治医师谈妥了关于邵萍乳-腺切除手术的时候出现,这不得不厉锦江他怀疑,年永明的出现,是不是又想搞出来什么花样儿。  “年永明,你来这里做什么?”  厉锦江沉着脸,问道。  对于厉锦江的质问,年永明置若罔闻,连看都没有看厉锦江一眼,他迈开步,步子又快、又大、又急的走到主治医师的面前。  “砰!”的一声,年永明将双手,以蛮横的力气,落在了主治医师的办公桌上。  “我不允许你们院方给邵萍做乳腺切除手术!”  年永明厉声说着话,一双眸,布上了血一样浓稠的颜色。  虽然说之前一直给邵萍采用药物治疗,他是有私心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即使是有私心的,也不希望邵萍出事儿,不希望她的病情恶化。  他能接受的底限就是给邵萍进行化疗,至于手术切除她的乳-腺生-殖-器,他不接受。  他已经瞒着邵萍瞒了这么久,如果最后还是让她知道了她患癌的消息,他一开始就不应该隐瞒她。  而且,切除一个女性的乳-腺-生-殖-器,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太过残忍了,残忍到他不确定邵萍知道了自己没有了乳-腺-生-殖-器,会不会身心受到更大的打击。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不接受邵萍进行乳-腺-生-殖-器的手术,他能接受的最大限度就是给邵萍进行化疗,而且前提还是不让邵萍知道她患了癌症的消息。  刚刚和厉锦江定好了要给邵萍进行乳-腺切除手术的打算,这会儿就杀出来一个反对的人,而且这两个男人都和邵萍之间有着让他们做医生完全看不懂的关系存在,医生一时间真的就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年永明的话,让在一旁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厉锦江来了火。  “年永明,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你不让邵萍接受手术,你是打算看到她癌细胞扩散死掉了吗?”  厉锦江拉过年永明,怒红着眼,恨不得一拳头砸上去,让这个永远都在替邵萍做决定的男人,知道知道他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厉锦江,你问我安得什么心?那我问你,你对萍萍又是安的什么心?”  年永明一手拨开厉锦江拉住自己的手,厉声质问着他。  “你口口声声的都在说为了萍萍好,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萍萍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已经患了癌症的消息?”  厉锦江当然知道邵萍不知道她已经患了癌症的事情,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萍萍知道她的乳-腺生-殖-器被切除了以后,她会是怎样一副天翻地覆的无力?”  邵萍虽然说这么大的年纪了都没有结婚,但是她是一个实打实爱美之人。  她一向都注重让自己完美化,所以不允许自己的身体上、肌肤和面容上有任何缺憾的地方。  就像是这次,年永明能想得到,依照自己对邵萍的了解,如果她知道她的乳-fang被切除了,她一定是痛不欲生的。  所以,在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非做手术不可的地步,年永明能做到的,就是尽量保存邵萍的完整无缺,不让她的身体上,有任何的一处残缺,或者遗憾。  被年永明质问着,厉锦江颤抖了几下紧抿的唇。  虽然说瞒着邵萍,不让她知道她已经患了癌症的事情,是一种有助于治疗的善意谎言,但是这也等同于害了她。  不让她知道她自己的情况,她自然是不会配合院方的治疗,如果不配合院方的治疗,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年永明,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但是我厉锦江告诉你,我不可能看着邵萍就这样陷入到死亡的境地而不去救她。”  年永明:“…………”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不让邵萍接受手术的治疗,但是我厉锦江告诉你,我不会让邵萍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我要给她安排手术,不管怎样,这个手术,我必须让邵萍做。”  “厉锦江,你混蛋!”  见厉锦江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给邵萍做手术,年永明气得手指骨的关节,都被捏紧到直响的地步。  在一旁的医生,把两个人之间对峙的剑拔弩张样儿全部都看进了眼里,虽然身为医生,想得是救命之人,但是两个人都各执一词,而且各说各的理由,都在替邵萍着想,医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年永明,你死了这条心吧,就冲着邵萍给我生过孩子,她就是我的女人,她的事儿,我就有权做主!”  虽然自己多年没有和邵萍来往,对她的关心和关怀也少,但是这并不等于自己在她患癌的时候要置身事外。  “厉锦江,你还要不要点儿脸?你口口声声的说昕然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昕然是你的孩子?你是做了DNA鉴定是吗?那你和昕然的DNA双螺旋结构,又有多大的吻合度?”  年永明是在厉锦江上次说了邵昕然是他的孩子,并做了DNA鉴定以后,他找了相关医生问了关于DNA鉴定的事情。  虽然说他对医学上面的事情谈不上精湛,但是年氏是做医疗设备的企业,再加上他有了相关专家的解说词,他才明白,两个人的DNA有吻合的地方,并不见得两个人之间会是父女的关系,说白了,要想确定两个人之间的血缘关系到底有多近,要看两个人双螺旋结构上面碱基对的吻合度有多高,否则,只能说两个人之间有血缘关系,有血脉相连,并不能证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父女的关系!  被年永明质问着,厉锦江晃了晃神儿。  确实,他和邵昕然双螺旋结构上面的碱基对的吻合度并不高,但是医生有给过他一个很准确的答案,说他和邵昕然之间有血脉相连的关系。  厉锦江想不到除了自己,邵萍还和厉家的某一位人士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所以,他很确定他和邵昕然之间的关系。  也就是说,邵昕然是他女儿这件事儿,毋庸置疑。  再收住思绪看向年永明的时候,厉锦江变了脸色。  “年永明,你觉得关于厉家血脉的事情,我会信口雌黄吗?”  年永明:“……”  “如果我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我和昕然之间的关系,我根本就不可能做这样没厘头儿的事儿!”  厉锦江义正言辞的回答,让年永明直蹙眉。  他不信邵昕然是厉锦江的孩子,从来都不信。  死死的认准了这个答案,年永明再去看厉锦江的时候,眼底,依旧潮红一片。  “厉锦江,这分明就是你一厢情愿!”  邵萍当年会怀孕的事情,他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邵昕然不是厉锦江孩子这件事儿,他肯定。  “你……”  见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年永明还不肯顺了自己的话的意思,厉锦江气得伸出手指指着他。  “你不用和我不服气,不仅昕然不是你的孩子,我还可以告诉你,萍萍手术这件事儿,你做不了主!”  又把话题说到了关于邵萍手术的问题上,两个人再度都变得义愤填膺起来。  尤其是两个人言语上面激烈的切磋后,厉锦江没有忍受的住年永明的冥顽不灵,伸出手,一把就扯住了年永明的衣领。  “年永明,这件事儿,你没有从中作梗的资本!”  厉锦江把话说得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这十几个字都嚼碎了一样。  厉锦江虽然都已经盛怒了,但就是这样,年永明对他也依旧是不服不忿的态度。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左右我?”  年永明不怕厉锦江,一直以来都不曾怕过他。  虽然他也是厉家人,但是他的手腕,相比较在商场上面纵横多年的厉锦弘和厉祁深这对父子而言,他实在是太嫩了。  他可以忌惮厉祁深父子的存在,但是厉锦江,他不曾服过。  医生在一旁,后脊背直冒冷汗的看着两个大男人因为一个女人的问题对峙不下。  他有想过加话去劝两个人,但是他始终也找不到说话的契机,而且,两个人各执一词,自己哪句话没有说对,就有偏帮了的嫌疑。  伸出手扶了扶自己鼻梁上面的眼镜,医生再三沉默了自己的情绪以后,插了话——  “厉老先生,年老先生,你们就不要在争吵了,作为医生,我说一句公道话!”  两个男人不相上下的对峙,在医生声音的加入,变得没有刚刚那么剧烈,但是至始至终,两个人都互相扯着对方的衣领,不肯松开。  见两个人都不再争执,医生咳嗽了两声,扳正一张严肃又严谨的脸,道——  “关于邵萍女士是否要进行手术的事情,既然两位都有各自的理由,不知道该如何裁决这件事儿,那何不如让邵昕然小姐对这件事儿做出一个决定!”  虽然医生不清楚这两个人男人于邵萍而言,算是什么,但是邵昕然可是她实打实的女儿。  不去看两个人男人与邵萍之间怎样,院方完全可以去看邵昕然怎样决定这件事儿。  如果说邵昕然同意手术,两个人都不会有任何的疑议,就算是邵昕然不同意这个手术,她也有她自己的打算。  听到医生提及到邵昕然,年永明立刻就赞同的顺了医生的话。  “可以,那就让昕然对这件事儿做出一个裁决!”  两个大男人在这里争执不休也吵不出来一个答案,既然这样,何不让邵昕然来做主这件事儿!  一听说要邵昕然来做决定,厉锦江也觉得在理。  既然年永明不听自己的说辞,原因选择听从邵昕然的决定,他何不顺了他的意思,正好有了邵昕然的答案,能让年永明死了这条心。  想到邵昕然现在就在自己知情的地方,厉锦江更加敢确定,关于给不给邵萍做乳腺切除手术这件事儿,她会和自己有一样的看法儿。  “那就找昕然,从昕然那里,问一个结果出来!”  见厉锦江也同意这个决定,年永明拿出手机就拨了邵昕然的电话。  只不过……手机一直处在暂线状态。  年永明没有把邵昕然的电话打通,厉锦江很清楚这里面的原因。  接连打了十几遍,都没有得到邵昕然的回应,年永明有些气急。  因为他并不知道关于邵昕然现在已经在意大利的原因,他还误以为信号不好,接连换了好几个地方打电话。  在一再确定自己没有打通邵昕然的电话以后,他也没有力气再继续做一些无用功了。  没有考虑到邵昕然现在可能出了事儿,年永明还单纯的认为,过一会儿邵昕然看了手机,就会给自己回电话。  捏着手机,把手机收回到手掌心里,年永明扫了厉锦江一眼以后,看向医生。  “等昕然给我回了电话再做是否要给萍萍进行手术的打算,否认,我不承认你们擅自给萍萍做手术这件事儿!”  为了避免医生会听从厉锦江的话给邵萍做了手术,年永明还对他刚刚对医生说的话,进行了录音。  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以后,年永明转身,离开邵萍主治医师的办公室!  ——————————————————————————————————————————————————————  厉祁深带乔慕晚来了酒店这边。  打从乔慕晚怀孕以来,他一直都没有做一些过分的运动,现在乔慕晚已经怀孕快五个月了,再加上她今天对自己言语刺激和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现,他真的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了。  因为张婶在家里的原因,厉祁深怕乔慕晚放-浪-形-骸的声音,无法畅快的叫出来,就规避了这些不应该存在的因素,带她来了酒店这边。  乔慕晚完全不知道厉祁深带自己来酒店这里是要做什么,在厉祁深办理入住手续,到他带自己进-入电梯,去了顶层的总统豪华套房,她完全都是蹙眉的不解状儿。  出了电梯,乔慕晚被厉祁深拉着手。  随着门卡划开房门,乔慕晚再也不想坐以待毙的问了厉祁深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你带我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在房门被打开的一刻,乔慕晚问了厉祁深。  可是,她并没有如期得到厉祁深给自己的答案,相反,厉祁深给她的回应,直接是行动上最有力的回应。  “唔……”  厉祁深压着乔慕晚的身子,刻意避开她的腹部,将她抵靠到墙壁上,在她猝不及防下,倏地纠缠住她的唇舌。  乔慕晚还没有摸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被厉祁深排山倒海的气息,吞没了自己全部的呼吸。  在对乔慕晚唇齿一阵忘我的缠-绵过后,厉祁深倏地用牙齿ken-yao她的唇,然后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像是侵略者一样的探-ru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有尝过这个小女人的味道了,厉祁深在接触到她的唇瓣以后,就忘记了一切。  仅存的理智塌陷了,他想要的,就是从她那里,获取更多、更多……  乔慕晚能感受到厉祁深的热情,就像是野火燎原一般的席卷了自己,她心里深处,有些悸动……  已经有很久两个人没有这般忘我的纠缠了,实在是怀念两个人之间的温存的感觉,在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的过程中,乔慕晚本能的用双手圈住厉祁深的脖颈,热切的回吻着她。  厉祁深被乔慕晚主动的抱紧着自己,他着实招架不住。  一向对这个小女人都没有抵抗力,她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任何一个顺从表现,都会让他的理智崩溃到瓦解的边缘,再到最后的全然不剩。  本来,厉祁深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女人,哪成想,自己这么不识好歹的想要教训她,最后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唔……”  乔慕晚唇上倏地一阵吃痛,她下意识的皱了下眉。  “你干什么?”  他蛮横的强吻她,她被动的承受就算了,哪成想,他竟然对自己下狠手的咬自己,这实在是让乔慕晚难以接受。  “你说我干什么?除了你gan-你,我还会干什么?”  没有开灯的原因,厉祁深说着qing-se的话,让乔慕晚一张在暗自的小脸,瞬间就绯红了一大片。  不过好在没有开灯,才不至于让乔慕晚的窘迫全部都暴露到厉祁深的眼中。  “你怎么这么烦人?”  乔慕晚受不了厉祁深言语上面的tiao-逗,面红耳赤的抬手去打厉祁深健而不硕的胸口。  只不过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对于厉祁深而言,就像是棉花糖一样,没有任何的作用。  “我烦人,你还怀我孩子?”  对于乔慕晚说自己烦人,厉祁深反问她一句,然后上半身的身体虚压着他,自己拿两指擒住她的下颌,又一次吻住了她,  乔慕晚刚刚顺了些气,就又一次被厉祁深包裹住自己,她秀气的琼鼻间,呼出的气息,变得不均匀起来。  在两个人一气翻天覆地的亲吻下,乔慕晚把房间的灯给打开了。  没有了那种让自己在暗中放肆刺-激的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她清明的理智,被逐渐的拉回到现实。  等到她有了些许的意识以后,厉祁深忽的抱起来了她的身体,托着她的腿弯,把她变得丰-yu的身体,抱到了房间的吧台上。  身体突然被抱住,乔慕晚一个避而不及,下意识的就抱住了厉祁深的脖颈。  她无意识的抱住他的动作,让厉祁深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了她xiong前玲珑,有了让自己魂牵梦萦的感觉。  身体落座到吧台上,厉祁深立于乔慕晚的身体中间,让她变得像是小兔子一样惶恐不安的看向眼前这个眉目湛黑的男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