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68章 :我马上就可以回国(六千字)

第368章 :我马上就可以回国(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虽然他不是一个能把事情做到万全的男人,但是他已经把三十年的光景都给了尹慧娴,剩下的时间,他觉得他自己应该交给邵萍,用自己的余生去补偿她!  厉锦江虽然没有把话说清楚,但是他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尹慧娴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把话明着说清楚,是看上他们之间近三十年的夫妻情分,把最后的尊严留给自己,不让自己的面子上会过于难堪!  心脏,就好像是被一把无情的利刃,倏地cha-ru,然后又绝然的拔-出,让她的血,没有任何保留的流淌出去……  暗自把手指捏紧,尹慧娴再平复思绪后,把手指张开时,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锦江,这个婚我不会离,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会离!嫁给你那天起,我就没有想过会有离婚的这一天!”  尹慧娴也有她的固执,虽然发生了厉潇扬不是厉锦江孩子这件事儿,但是她不想因为这样一个都快过去三十年的错误,让她剩下的余年残生都过得不幸福。  而且,厉潇扬现在还没有结婚,还算是个孩子,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在自己事情的影响下,过得像自己一样不幸福,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女孩。  听尹慧娴说她不同意离婚的话,厉锦江把手指死死的捏紧着。  其实说到底,都已经三十年过去了,他也准备认怂,认倒霉了,毕竟再怎样说,尹慧娴这三十年来,对自己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对这个家,她也付出了很多。  他能看的出来尹慧娴很爱他,就算是年岁增长,两个人之间没有了最初的ji-情,但是彼此间依旧是相敬如宾的对待着。  只是……邵萍现在已经处在了患癌症最危难的时刻,他真的已经别无选择了。  他在意大利处理邵昕然的事情的时候,每每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无聊时间里,他都有想过自己要如何在两个人女人之间做出权衡。  他不会长袖善舞,做不到两面三刀,再三思忖后的结果,就是让自己把自己尽可能有的给尹慧娴,然后用自己剩下的时间,去照顾邵萍。  虽然这个决定有欠妥当,会伤害尹慧娴和厉潇扬母女,但是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目前来说,最稳妥的办法儿了。  “慧娴,我一直都说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别让我为难!”  “我没有让你为难!”  尹慧娴反驳到,两个肩膀有些激动的轻颤。  “锦江,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我错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谁也无力更改!只是……我能不能求你,看在潇扬的面子上,也看在不要让我们之间丑闻在盐城传播,我们能不能不离婚?”  尹慧娴知道自己已经得不到厉锦江的关心和疼爱了,在厉潇扬事情被曝光那会儿,她就已经清楚的认识到了。  只不过,她可以不要自己的幸福,她只要她的女儿不要因为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活得不开心就好。  所以,在厉锦江要和她离婚的问题上,她尽可能的妥协,如果妥协不成,她就算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也不会允许自己和厉锦江离婚。  尹慧娴的说辞,让厉锦江心口闷闷的难受着。  他不是不清楚厉家在盐城有着举足若轻的位置,所作所为,在受各大媒体和市民的关注。  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不可以闹出来两个人婚-内-出-轨,所生孩子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丑闻。  厉家丢不起这个人,更做不到落人话柄儿!  但是他已经负了邵萍母女上半生,在她们母女二人都出事儿这样的事情上,他再选择,弃她们于不顾,他真的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一个男人了。  强bi自己硬下心肠,也强bi自己不去理会尹慧娴的话来左右自己的思绪,厉锦江尽可能说着绝情的话——  “尹慧娴,事到如今,我在给你留着你的最后一分薄面,你看不出来吗?”  尹慧娴:“……”  “我厉锦江是什么样的男人,我怎么可能允许我的妻子对我不忠不义,怎么可能允许你所生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嗯?”  用着强有力的声音,厉锦江不允许在把事情说到这个份儿上而退缩,bi着自己继续狠着心肠、说着话。  “我过来征求你的意见,允许你在离婚协议上面提出更多的要求,已经是我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了!如果我再铁石心肠一些,我会让你直接从这个家里净身出户,而不是过来让你在离婚协议上增加条款!”  厉锦江的话,彻底让尹慧娴心碎了……  她那样低声下气的说着妥协的话,尽可能为了厉家的面子,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在做最后的商量,只是不想,自己一再的认为,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这个世界上最狠心、最绝情的莫过于人心,自己到底还在渴求些什么呢?  “你看看这份离婚协议书吧,如果想加条件,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尽可能满足你,如果你不想,在落款那里签字就行!你签好了字,直接交给我助理就行!”  厉锦江转身,将离婚协议书,扔到茶几上。  不想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厉锦江生怕自己全部的坚持,会因为脑海中不断回响着的关于尹慧娴的话给改变,更怕一会儿厉潇扬的出现,可能会改变自己已然决定的全部事情。  带着这样的想法儿,他再度转身,抬脚,往门口那里走去……  “离婚协议书,我会签字,不过……我不会要你厉锦江的一分钱,更不会要你的一平米住宅!”  厉锦江刚抬脚,尹慧娴的声音,就在他的身后响起。  尽可能让自己把这个婚离的潇洒,尹慧娴长吁了一口气以后,再次说道——  “我没有其他任何的要求,我和你离婚以后,潇扬要和我在一起,而且……我要求你不可以再出现在我们母女的面前!”  虽然说厉潇扬已经成了年,有自己的抉择,不过,对于厉锦江这样一个残忍的父亲,尹慧娴不觉得她的女儿还有和这样父亲来往的必要!  尹慧娴斩钉截铁的话,让厉锦江本能性的晃了晃神儿。  我要求你不可以再出现在我们母女的面前!  这句话的概念,完全是在和自己把关系拎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告诉自己老死不相往来!  心脏,就好像是被什么给击中了一样,疼得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难道说,自己与尹慧娴选择离婚了以后,连见面这样平常的事宜,都要变得那般焦灼而紧张吗?  “这件事儿,我不同意!”  有时间,厉锦江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明明都已经决定在两个人之间选择一个人进行伤害,可当着一切被付诸于行动时,他都变得摇摆不定起来。  “呵呵……”  闻言,尹慧娴清冷的笑了……  “在关于离婚的问题上,我还不是一样的不同意,可你厉锦江确定的事情,我又有什么能力更改呢?同样,你又有什么资格说你不同意这几个字?”  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厉锦江敲定了要去自己离婚,自己就算是再说些什么都无济于事。  同样,她也有她自己的坚持,老死不相往来,是他们之间,今后关系最好的存在!  两个人焦灼的对峙,在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中变得不再紧张!  “爸、妈,你们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你们都想怎么样啊?”  刚刚在外面的厉潇扬,听到家里的帮佣打电话给自己,说自己的父母在商量要离婚的事情。  接到这个消息,厉潇扬再也做不到淡定,连忙开车回来了家里。  连鞋子也顾不上换,她走到她父母的中间,各自看了她父母一眼!  把视线落在厉锦江的脸上时,她问——  “爸,您到底想干什么?一定要和妈离婚,您才心满意足吗?”  厉潇扬气势汹汹的问着自己的父亲,这么些年来,虽然她做惯了这个家里的小公主,没有对任何事情cao过心,但是自己母亲对自己父亲的感情,她还是看在眼里的。  这几天,她都有在想,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没有回来家里?她也知道突发了这件事儿,对谁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所以她没有问自己的母亲,也没有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父母都需要时间来冷静处理这件事儿,所以她作为女儿,给他们两个人充足的时间去处理这件事儿。  不想,自己对自己的父母抱有满心的期待,得到的结果却是两个人无论如何也要离婚的答案,这对她来说,实在是不能接受!  厉锦江一直都在忌讳着不要让自己的女儿知道他们两个人在协议离婚的事情。  因为他清楚的了解,这件事儿一旦被厉潇扬知道,他本就容易改变主意的性格,会因为她的出现,重新有了打算。  所以,他完全不想与自己的女儿碰面,不想,自己再三规避,还是避免不了自己和她的碰面。  “潇扬,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别掺合!”  尹慧娴拉过厉潇扬,将她扯在自己的身边。  “这件事儿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过我们两个人关系如何发展,你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你自己应该做事儿的分寸!”  尹慧娴不希望厉潇扬掺合进来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她作为她的女儿,已经够不幸的了,她不希望她接下来的生活,会因为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妈!”  厉潇扬不满意自己的母亲到现在还把自己看成是小孩子一样不让自己知道全部的事情,手抓着尹慧娴的小臂,唤着她。  “你进屋去,我一会儿再和你谈!”  尹慧娴虽然说不是八面玲珑的人,但是在交际场合来往这么多年,对待事情还算冷静。  而且看人接物都有她自己的一套!  就像刚刚她说了要和厉锦江之间老死不相往来,厉锦江却不同意自己,可想而知,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在。  她从厉锦江的眼神儿中猜测到了,一定有什么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的事情存在。  不出意外,就是关于邵萍的事儿。  虽然不清楚他和邵萍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min-感的关系存在,不过,她很肯定,事情绝对和邵萍有关。  一想到和邵萍之间会存在关系,尹慧娴就不愿意让厉潇扬多知道。  “你去上楼,妈会处理好和你爸之间的事情!”  “我不……”  在自己母亲对自己的推拉间,厉潇扬不同意的拿开了自己母亲的手。  “我知道,你们两个人什么事情都想瞒着我,但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们要离婚,我不同意!”  厉潇扬摆明了自己的立场,虽然说父亲不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自己叫了近三十年的父亲,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父母,就这样断了来往,断了夫妻关系。  三十年的相濡以沫都走过来了,两个人都生活了半辈子了,因为这样的小事儿就选择离婚,她真的不同意。  “爸,如果说,你要和妈离婚,是因为我的存在!那好,我可以选择出国,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厉潇扬转过头,对厉锦江斩钉截铁的说到。  说到底,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的存在,自己的父母不会闹出来要离婚的事儿。  厉潇扬面对着厉锦江,眼底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果敢。  被自己的女儿注视着,厉锦江下意识的皱眉。  如果他指定自己拿厉潇扬的DNA与自己的进行对比,会闹出来今天这样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局面,他情愿自己不知道这件事儿,糊糊涂涂的过一辈子。  只是,事情都已经发生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再加上邵萍和邵昕然母女都出了事儿,他真的必须让自己狠下心来处理这件事儿!  看到自己父亲眼中没有改变的绝然存在,厉潇扬捏紧了手指,皱着眉,道——  “爸,如果是因为我,你实在是不想见到我的存在!我愿意永远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只要你和妈不离婚,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厉潇扬没有办法儿,她不想看自己母亲以泪洗面,她觉得她的母亲已经够辛苦的了,如果事情因为自己变得如此糟糕而一发不可收拾,她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潇扬,你在说些什么啊?”  尹慧娴见厉潇扬口不择言的什么话都说了,她赶忙上前一把拉住她。  虽然她谈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但是自己的女儿,她永远都希望她过得无忧无虑,不管经历了什么事儿,都能够活得幸福。  厉锦江在一旁,听着自己女儿和妻子之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他眉头儿锁得更紧。  这辈子,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以抉择过。  一个自己是结发多年的妻子,一个是生育过自己孩子、自己对她有亏欠的陈年旧爱。  在两者之中做选择,厉锦江真的觉得好难。  把手指捏紧着,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严肃的开了口——  “够了,你们两个别再争执不下了,这件事儿,我已经有了决定,我的决定,不会因为任何外界条件的改变而改变的!”  厉锦江说着话,用手指指了指茶几上面的离婚协议书。  “这份离婚协议书,我希望你能尽快签字!”  对尹慧娴说完话,厉锦江抬头儿看向厉潇扬。  “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我请你不要怪我,我做不到被人戴了绿-帽子,还要养着别人的孩子!”  任何人都有一个底限,尤其是男人,更是有不可逾越的底限存在。  权当他找了最自负的一个理由来解决自己和尹慧娴之间的关系好了。  他已经负了邵萍大半辈子,余下时间,他不想再负她了。  说完话,厉锦江不允许自己再有任何的心慈手软,转身,往门口那里,彻底没有情感的走去。  “爸!”  看厉锦江离开,厉潇扬跳脚的在他身后唤着他。  只不过,厉锦江留下的,只有逐渐消失的背影,落在厉潇扬的眼中……  ————————————————————————————————————————————————————  厉锦江去了酒店那里,找了一处房间入住。  洗过了澡以后,他来到窗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接二连三抽着烟。  说到处理关于两个女人的事情,他也实在是烦的不行。  再三抽了足足有两包烟,直到他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飞脱的思绪,才一点儿、一点儿的被收回。  看了眼手机,一看是意大利那边打过来的电话,他怔忡了一下后,接了电话……  在接到那边应接的人告诉自己已经联系上了邵昕然,他的脸色,变得冷沉了几分。  “把电话递给她!”  “好!”  接到厉锦江的命令,助手把手机给了邵昕然。  电话被接通,邵昕然虚弱的声音,便从听筒那里传来。  “你什么时候把我弄回盐城?”  邵昕然不知道厉锦江打电话找她是关于邵萍的事情,一心都在想着逃离意大利这个鬼地方的她,满脑子里都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盐城的念想儿。  听到邵昕然用这样虚弱的声音问着自己,厉锦江一阵心疼。  努力克制住自己不心痛的感觉,他长吁了一口气以后,道——  “我会尽快安排你回国的,只要你身体允许了,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可以什么时候回来!”  一听说只要自己身体允许了,自己想什么时候回来,就可以什么时候回来!邵昕然激动地当时就说自己现在就可以了。  听到邵昕然声音中难以克制的喜悦,厉锦江皱紧眉头儿。  虽然说,他也希望邵昕然在最快的时间里回国,但是她的情况有多糟糕,他还是清楚的。  “……你还是在意大利再接受治疗几天吧!”  倒不是厉锦江不想让邵昕然回国,只是她伤了脸,回到盐城这个令她伤心地方,他实在是担心她的治疗会被耽误了。  “不用,我现在就可以回国!”  邵昕然实在是太激动了,只要她回到盐城,就代表所有的事情都还有可能!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