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70章 :你已经知道了昕然回国的事儿,是不是?(七千字)

第370章 :你已经知道了昕然回国的事儿,是不是?(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54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说完话,厉祁深就迈开修长的腿,步履平稳的往外面走去。  眼见着自己的儿子要走,厉老太太赶紧站起身。  “诶,我说你这个浑-犊-子,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怎么的啊?”  厉老太太去追厉祁深,眼见着厉祁深要出了门,老太太赶忙清了清嗓子,道——  “我和你爸找你来不是问你这件事儿,我和你爸找你是想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慕晚领结婚证去啊?”  厉老太太的话落在了重点上,厉祁深的步伐,也随之顿了下来。  见自己儿子的步子算是停了下来,厉老太太上前,让他回客厅那里坐下,和自己,还有自己老伴儿商量商量关于和乔慕晚领证,以及后续结婚的问题。  之前,厉祁深一直都在想带乔慕晚去意大利那边登记结婚,不过乔慕晚有留在盐城这边的意思,两个人是否该领证的事情,就在一直在耽搁着,今天听自己的父母提及了,再加上邵昕然那样贼心不死的女人都在意大利那边,他也就打算同意乔慕晚的想法儿,在盐城这边领证。  修长的腿迈开,厉祁深往客厅方向折回。  厉祁深刚坐进沙发里,厉锦弘从楼上下来。  “不是张罗着要走,怎么又回来了?”  厉锦弘阴阳怪气的说着话,对于自己这个儿子,他恨不得见面就掐。  听得出自己父亲的话里有多怪,厉祁深不以为意的勾着嘴角,堪堪的扯了扯唇——  “不想走了,就回来了呗!”  不咸不淡的口吻,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不说,倒还有几分痞气儿在。  看着自己儿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儿,厉锦弘打心底里气,却还没有办法儿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发火。  坐在了自己儿子对面的沙发里,厉锦弘看向厉祁深。  “关于和慕晚领证的事儿,你怎么想的啊?”  乔慕晚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虽然说现在未婚先孕的事情比比皆是,但是厉家是名门大户,在孩子出生之前,两个人怎么都得给证领了,给婚结了,不然让外人说出来他厉锦弘的孙子是黑孩,他这个做祖父的可是打心底里不支持。  在加上今天厉锦江,自己的那个二弟也和自己提了让两个人领证的事儿,厉锦弘就觉得自己和自家的老太太有必要问问自己的儿子是怎么想的。  在这之前,他也听过风,知道了厉祁深有意要带乔慕晚去意大利那边登记结婚的事情,不过,他和自家的老太太,并不是很希望他和乔慕晚去国外定居。  厉家一大家子的人都在盐城这边,两位老人都很是希望厉祁深和乔慕晚留在盐城这边,尤其是两位老人不想让自己的大孙子不在自己的身边生活。  “慕晚想留在盐城这边,如果你们两位老人没有意见,我就和慕晚准备在盐城这边领证!”  厉锦弘本来以为自己的儿子会说带乔慕晚去意大利那边登记结婚,没想到他竟然告诉自己准备在意大利这边登记,听了这样的话,两位老人真的是喜出望外。  不过面对自己这个向来怪癖的儿子,厉锦弘非但没有把自己心里的窃喜表现在脸上不说,反而,拿乔的表现出来一脸的不在意。  “我能有什么意见,又不是我结婚,你们两个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呗!”  厉锦弘说着话,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和刚刚问厉祁深关于领证的事情是怎么想的话,自相矛盾。  厉锦弘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厉祁深也看得出来,除了这件事儿,自家的两尊大佛找自己也没有什么事儿,就起了身。  “既然你们两位没有意见,那我和慕晚就在盐城这边领证!”  将手抄袋,厉祁深说完话,就抬脚,准备离开。  “既然决定在盐城这边领证了,那你什么时候和慕晚去领证啊?”  在厉祁深准备走的时候,厉锦弘问出了口。  看自己父亲急不可耐的样儿,他勾唇,笑了。  “不急,等慕晚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厉祁深的话,让焦灼等待的厉锦弘,差点儿没喷出来一口老血。  他都和自己的老伴儿盼星星、盼月亮那么等,等来的却是自己的儿子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个混小子,胡诌些什么呢?你这都打算在盐城这边登记了,还等什么慕晚把孩子生下来啊?明天……明天你们两个人就去民政局把证领了!”  厉锦弘一掷千金,拿出了做长辈的架势,苛刻的要求到。  “真是的,你瞅瞅你这个样子叫什么?孩子都有了,还不想去领证,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在我和你妈那个年代,就叫耍流-mang!”  厉祁深:“……”  ————————————————————————————————————————————————————  厉锦江在酒店那边休息着,伴随着一阵手机震动,被打扰惊醒。  打来电话的人是厉潇扬,关于和她母亲离婚的事情,她还在很努力的和他父亲做着谈判。  虽然厉潇扬作为厉家的大小姐,行事作风,任性而妄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实际并没有什么心眼儿。  尤其是碰上了自己不是厉家的孩子,和自己父母要离婚的事情,她近乎在这里面,不断的为自己父母做调解,试图用这样的办法儿,不让自己父母的关系变得支离破碎。  听着电话那端厉潇扬的声音,厉锦江很是心疼。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的原因,他也不愿意让一个家庭支离破碎,只是……偏偏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让他根本就做不到权衡。  他前半生已经负了邵萍和邵昕然母女,后半生,他做不到继续负她们两个人,让自己的这辈子,都活在一种对她们母女抱有亏欠的世界里。  “爸,我求求您了,求求您不要和妈离婚好不好?我求您了,真的求您了!”  见自己的父亲算是吃了衬托铁了心,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了,厉潇扬声泪俱下的哀求着她。  她的母亲有多辛苦,是个怎样的人,她全部都看在眼中,最重要的一点儿是,虽然自己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场出乎意料的意外,但是自己的母亲,深爱的人是自己的父亲,这点儿,她再清楚不过了。  不然,自己的母亲,也不至于抱着两个人的结婚照,痛苦不已。  听着厉潇扬嘶哑的声音在哀求自己,厉锦江真的是狠不下去心。  不过一想到邵昕然打小就没有父亲,他又强bi自己必须狠下心来,然后快刀斩乱麻,把这一切都付之一炬。  “潇扬,你不用再说了,我和你母亲已经离婚了,我和她离婚,对她,对我自己,就包括对你,都百利而无一害!”  “什么百利而无一害?我不信你的话!我妈那么爱你,而你对我妈也有感情在,我就不信,你们都已经做了三十年的夫妻,会因为我不是你的孩子,你就和母亲要把关系仁至义尽吗?”  厉锦江:“……”  “你就算是要和妈离婚,也必须给我一个十足充分的理由,不然,我就是不允许你们离婚!”  厉潇扬也杠上了,她不允许自己的父母离婚,坚决不允许,除非有实在是必须让两个人离婚的理由,不然,她不依……  见厉潇扬如此的坚持,厉锦江的心脏,也是刀割一样的不好受。  厉潇扬是自己要了三十年的女儿,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在,也有父女的情分在,不是现在的情势所bi,他怎么可能选择狠下心的抛妻弃女。  把手,紧紧的蜷缩成了拳头儿,厉锦江再三思忖以后,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把关于自己为什么要和尹慧娴离婚的事情告诉厉潇扬。  “潇扬,既然事情发展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爸也不妨告诉你原因好了!”  厉锦江抿了抿唇,声音有些低沉的道——  “我之前有和你说过,昕然……是你的姐姐,这件事儿,不是爸在胡诌,是我和她有做过DNA鉴定,正是因为和她做过DNA鉴定的对比,所以我知道了你不是我孩子这件事儿!”  厉锦江陈述一件事实的把如何发现厉潇扬不是自己孩子这件事儿告诉了她。  听到自己父亲的说辞,厉潇扬蹙了蹙眉头儿。  上次自己父亲给自己说邵昕然是自己的亲姐姐时,她真的错愕了好久,那会儿,她不清楚是怎样一回事儿,自己的好闺蜜怎么平白无故的就成了自己的姐姐。  今天听自己父亲的话,她知道了,原来是事出有因,而自己的身世被揭穿,也和邵昕然被发现是自己父亲女儿一件事儿,有着必然的联系。  “实不相瞒潇扬,我会选择和你妈妈离婚,正是因为昕然和她母亲!”  听到自己父亲这样说,厉潇扬无法控制的捏紧手指,由心底里,衍生出了一种又恨又嫉妒的灰色字眼。  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母亲要离婚,是因为和自己最好的闺蜜和她的母亲,她怎么看,都有一种自己的好闺蜜,抢了自己父爱的感觉。  实在是讨厌自己和邵昕然之间有这样一种关系存在,厉潇扬现在很想打电话给邵昕然,问问她,夺走了自己的父爱,是不是一种很刺激、很有成就感的感觉!  捏紧着手指,厉潇扬隐忍着胸腔里憋着一口气的感觉,等待自己父亲,给自己一个圆满的解释。  “昕然她母亲……患了乳腺癌,而且是癌症晚期,昕然那个孩子……也因为车祸的原因伤了脸,可以说,她们母女二*不单行,两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水深火热的境地!”  厉潇扬:“……”  自己的父亲告诉了自己关于邵萍患了乳腺癌,和邵昕然伤了脸这样的灰色字眼,她下意识的心弦颤了颤。  她和邵昕然认识多年,自认为邵昕然是最注重她那张脸的女人,听到自己的父亲告诉自己说,说邵昕然伤了脸,她完全能想象的到邵昕然的表情,有多么的万念俱灰!  还有邵萍,她认识邵昕然的母亲,因为邵昕然学舞蹈完全是继承了邵萍学舞蹈的基因,她打心底里觉得邵萍是个优雅而美丽的女人,不想,现如今竟然患了癌症。  一时间,她真的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然不是自己父亲的孩子,但是至少,自己身体上没有任何的残缺的地方,自己的父母也都身体健康。  相比较邵昕然的悲惨境遇来讲,自己实在是比她幸福太多太多了。  “潇扬,爸不指望你和你母亲会原谅我,但是……爸爸作为一个男人,要有男人的担当和责任,昕然她母亲已经患了癌症,完全有可能会在这次手术中,下不来手术台或者怎样,我无法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对昕然她母亲和你母亲同时负责,所以我只能选择,只能权衡,只能在她们两个人之中,选出一个最妥善的方式做出抉择。”  “那您也不应该就此真的抛弃母亲?您知不知道您当时对我妈说的话有多过分?”  厉潇扬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父亲离开时,对自己母亲说出口的话有多么的过分,要不是因为他当时离开的太急,自己没有追上去,不然厉潇扬真的要逼问他,为什么要那么无情的对待自己的母亲?  听厉潇扬指责的话,厉锦江说不出来一个字。  但是他已经做了选择,已经决定要伤害一个女人了,没有办法儿,他只能硬着头皮,就此将这条道,走下去。  “潇扬,爸知道你会怪我,会怨我,但是爸经受不起世人的唾骂和良心的谴责!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我负了你妈妈,也负了昕然的妈妈,但是我后半生,必须要归昕然她母亲所有,我不能负她一辈子!”  厉锦江的话,让厉潇扬无从反驳。  虽然她不希望自己的父母离婚,但是因为自己父亲身为一个男人,她必须让自己卸下窝在心里的火气,尊重自己父亲的选择。  天知道,厉潇扬此刻都么想小孩子脾气的任性说到,“我不管,我就是不允许你和我妈离婚,就算是那个女人给你生过孩子,你也不能和我妈离婚!”  只不过,她现在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并不是他的女儿了,没有办法儿,以一个女儿的身份要求他怎样。  捏紧着手指,厉潇扬再松开手指的时候,道——  “我尊重您的选择,不过……您做了这个选择,别后悔!”  厉潇扬将“别后悔”三个字的字音咬的特别重,让厉锦江莫名的心弦一颤,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潇扬……”  “……”  待厉锦江发觉出厉潇扬真的是来了脾气,他快速反应的唤了她一声,只不过,他得到的只有电话里,冗长的忙音……  —————————————————————————————————————————————————————  厉锦江心烦意乱,厉潇扬最后说给自己的那三个字,莫名的让他心里发憷。  他不清楚是不是他最近太累的原因,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再拨电话给厉潇扬时,自己得到的是已经关机了的消息提醒。  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厉锦江刚准备打电话给助理,让助理派人去家里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发生的时候,手机里,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  电话被接通,助理就把邵昕然已经完成值机手续已经办理好的事情,告诉了她。  “行,我知道了,你让那边的人照顾好她,一直到她回来盐城这边为止!”  “好的,厉老先生,我已经派人,让她随时跟住邵小姐,一直到她安全抵达酒店这里!”  “嗯嗯!”  见助理把事情办得这么妥当,厉锦江连连应声,刚准备和助理说一声,让他派人去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他酒店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叩响。  想不到这个时间会有谁找自己,厉锦江又顾着给助理打电话,又蹙紧着眉。  想到可能是酒店服务生问自己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厉锦江对助理说了一句“我一会儿再打电话给你”的话以后,把手机挂了电话。  被一顿混混将将的事情搞得头昏脑涨,厉锦江深呼吸了几口气,捋顺捋顺了思绪以后,迈开步子,走去门口那里开门。  房门被打开,厉祁深一张印在微黄灯光中的冷铸五官,每一处都棱角分明的出现在了厉锦江的视线里。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侄儿会登门造访,厉锦江晃了晃神儿。  像是生怕自己看错了一样,他在怔忡了神情好一会儿以后,眨巴眨巴了几下眼,以此来确定自己看到的人是厉祁深。  “二叔看到我很诧异?”  厉祁深镌刻的五官,立体感十足,每一处都好像是经过鬼斧神工熔铸过一般的凌厉深遂。  望着自己二叔诧异的神情,他星眸朗目间,荡起了别样风情。  被厉祁深问着,厉锦江尴尬的动着嘴巴,却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  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  “没有!”  他尴尬的赔笑两声,眼底闪过一丝的复杂。  自己刚和助理通完电话,这边,自己的侄儿就来了这里,这不得不让他联想到一些可能存在的必然关系。  “二叔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看自己二叔面露尴尬的赔笑,厉祁深轻笑,问着他。  厉祁深都这么说了,厉锦江哪里有不请他进去坐的道理。  让出来了路给厉祁深,示意他进来。  因为有了之前自己被困在意大利那边机场事情的影响,厉锦江怎么都觉得自己面对自己的这个侄儿的时候,实在是不自在。  不同于厉锦江的不自在,厉祁深视线,四下扫了一圈以后,坐到了沙发里。  “二叔怎么不回家?要选择住在这里?”  刚刚在厉家老宅那边,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和厉祁深说了很多的话,虽然话没怎么挑明,但是关于厉锦江回来国内的事情,他的父母,还是告诉了他的。  并没有怎么埋怨自己儿子动用关系,把厉锦江困在意大利机场那边的事儿,厉锦弘只是告诉厉祁深,“好好和你二叔去谈谈,把误会都说开了,让你和乔慕晚尽快领证的事情,都是你二叔率先主张的!”  听自己父亲和母亲给自己说了很多,厉祁深觉得自己也很有必要找自己二叔一趟。  被问及到自己怎么不回家,厉锦江不免面露尴尬。  他现在正处在和尹慧娴离婚的节骨眼儿上,哪里会选择回家。  “没有,我这准备找安静的地方倒倒时差,就在酒店这边,暂时住一晚上!”  厉锦江随口扯着慌,说到。  厉祁深并没有拆穿厉锦江谎言的打算,漫不经心的动了动眼皮。  “祁深,你怎么想过来这边了?”  虽然有自己被困在意大利一事儿的影响,让他对自己的这个侄儿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再怎么说,都是厉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他还是长辈,不管怎样,也不可能和自己的侄儿真生气。  “听我爸说你回国后住在这里,我顺道,没有什么事儿,就过来看看!”  厉祁深随意说着话,不紧不慢的态度,让厉锦江完全看不出来,他是特意来这边的。  “呵呵,这样啊!”  虽然厉祁深表明上云淡风起,但是厉锦江还是能察觉出来有一丝端倪的存在。  自己的这个侄儿何其的聪明,能在自己刚办理好关于邵昕然的事情以后,他就会这么及时的出现在这里,想也能知道是被他发现了什么事儿,所以他才会来了这边。  “祁深,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和我这个做二叔的卖关子!”  实在是受不了自己侄儿无形之中给自己的压迫感,厉锦江捏了捏手指,一再权衡拿捏,率先问了出来。  厉锦江的话,让厉祁深嘴角勾起的轻笑了下。  看厉祁深还是一副散漫的态度,厉锦江没有承受的住,继续说道——  “如果你不愿意说,那我来问你好了!你今天过来这边,是不是要和我说关于昕然的事情?”  厉锦江虽然在商场上面也是运筹帷幄的一把老手儿,不过他在自己的这个侄儿面前,完全提不起来姜还是老的辣。  他完全看不懂自己的这个侄儿在想些什么也搞不懂他影射给自己的信息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他肯定,自己的这个侄儿,就是来试探自己,让自己主动露出马脚的。  既然这样,他不觉得自己就邵昕然一事儿应该有什么隐瞒的地方。  要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儿要是想知道些什么,根本就不是自己想隐瞒就可以隐瞒的。  “你别不回答我的话,你脑袋里整天再想些什么,我太清楚了,既然你都是因为昕然的事情来的,我们不妨就把事情说开,正好我也打算和你好好的说一说关于昕然那孩子的事情!”  “既然二叔说你清楚我整天在想些什么,你不妨说说!”  厉祁深不提邵昕然的事儿,一派淡然从容姿态的等待自己的二叔给自己说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你不用和我装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昕然要回国的事儿!”  厉锦江是沉不住性子的人,自己刚和助理通电话,厉祁深就来找自己,他想也能想到,厉祁深找自己就是关于邵昕然被自己整回国的事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