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71章 :明天去登记(六千字)

第371章 :明天去登记(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锦江是沉不住性子的人,自己刚和助理通电话,厉祁深就来找自己,他想也能想到,厉祁深找自己就是关于邵昕然被自己整回国的事儿。  厉锦江不打自招,还带着几分焦灼的脾气,让厉祁深荡起风情的眉目间,又深邃了几分。  “二叔还想再说些什么,不妨一口气说完!”  “你……”  厉锦江一再的控制了自己的脾气,可是和自己这个侄儿,他还是控制不住的要动怒。  实在是受不了自己不断的说话,自己的这个侄儿却寡言少语的样子。  天知道,面对这样的局面,他真想把话一口气都说了出来,免得自己的这个侄儿不断的和自己不断的拿乔,只是他又看不穿自己的这个侄儿到底知道多少,生怕自己因为冲动,把全部的话都说出去了以后,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忍了忍自己的脾气,厉锦江敛住脾气,再度开口,道——  “关于昕然的事情,祁深,二叔要和你好好的谈一谈,我想你父母应该已经和你说了昕然是我养在外面的女儿这件事儿!”  之前,自己没有经过厉祁深的父母,就和他说了邵昕然是自己女儿的事情,他可能会不信,为此,他特意找了自己的大哥大嫂,他心想,有了自己大哥大嫂替自己证实,厉祁深也不可能不会信。  “听二叔的话的意思,你是确定了这件事儿?”  闻言,厉锦江一怔。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要是没有确定这件事儿,我可能和你父母,和你说吗?”  听到自己二叔的回答,厉祁深轻笑了,纹路很浅,却格外的深邃。  见厉祁深不明深意的笑了下,厉锦江虽然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他没有呛自己,厉锦江算是觉得厉祁深算是默许了自己的话,就顺势,继续往下说去。  “祁深,关于昕然之前喜欢你那件事儿,二叔虽然否定不了,但是这里面有误会,你是她的堂哥,她不应该喜欢你的,所以说,如果昕然为此做了什么伤害慕晚和她孩子的事情,二叔希望你能见谅,毕竟,她不知道你和她之间是堂兄妹关系,有血缘羁绊。”  厉锦江为了邵昕然真的已经到了低声下气的地步,从她被厉祁深强行送去意大利那边,再到自己被滞留在意大利机场,回不来盐城这边,他已经见识到了自己这个侄儿的手腕有多强硬。  自己处在弱势,再因为邵昕然确实做过怂-恿厉潇扬,让她去告-密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他真的没有什么强硬的理由,去义正言辞的帮助自己的女儿去用犀利的严词,反击厉祁深。  听厉锦江这个二叔,严词凿凿的对自己说这番中肯的话,厉祁深向来峻绝没有因为任何话有变化的情绪,写在脸上的俊颜,依旧一片淡然的从容。  “所以二叔,想和我说什么?”  他懒得去听自己这个二叔对他这个遗失在外的女儿,有多么难以割舍的亲情在,只想听重点。  被自己的侄儿问到了这个份儿上,厉锦江哪里还会推三阻四,事情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他剩下要做的,就是要认回自己的这个女儿,让她安安全全的回来盐城这边,不然厉祁深再有针对她的事情发生。  “我想让昕然回盐城来!”  没有再说一些没有用的话,厉锦江直接和厉祁深说了自己真正的想法儿。  “昕然是我的女儿,我们厉家人全部都在盐城这边,理所应当的,昕然也应该回来盐城这边,而不是生活在意大利那里!再加上她的脸受了伤,我不可能让她在异国他乡接受治疗!”  “二叔这话就错了,国外的医疗条件,比国内好太多了,二叔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她的脸伤,在国外会治不好!”  “那也不一样,她不在我身边,我这个做父亲的不放心!”  “既然二叔不放心,当初去意大利的时候,你就不应该回来,不是吗?”  “你……”  本以为自己能和厉祁深好好的说几句话,不想,自己这个侄儿算是认定了要让邵昕然在意大利那边的打算。  “我的家,我的事业都在盐城这边,我怎么可能留在意大利那里?”  厉锦江在替自己辩驳,厉祁深懒得开口说家可以搬去意大利那边,至于事业,厉氏在意大利那边的分公司,可以交给他打理也未尝不可。  “再者说了,现在昕然的母亲患了癌症,手术协议书还没有人签,她要是不能回来签署,昕然母亲的手术,就不能进行!”  “那与我无关!”  邵家的母女,两个人是生是死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只确保他的女人和他的孩子没有事儿,其余一概不管。  看厉祁深冷漠的不把别人的生命当成是生命,厉锦江在一边沙发里,气得直磨牙。  “你就这么无视一条生命吗?”  “我只关心我女人和我孩子的生命!”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话落在厉锦江的耳朵里,让他恍惚间明白了点儿什么。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儿,昕然不会再针对慕晚了!”  厉锦江说话的声音很大,还带着几分替邵昕然做保证的意味。  “我会和昕然把这一切都说明白的,再者说了,你和慕晚你们两个人把证领了,昕然也会死心了!”  厉锦江强调着,只要厉祁深和乔慕晚领了证,两个人的事情尘埃落定了,他不觉得邵昕然还会继续想着一些歪门邪道,做一些针对乔慕晚的事情。  闻言,厉祁深依旧风情不减的笑着。  “证领了是早晚的事儿,不过这并不应该成为她回来盐城的理由!”  厉祁深冥顽不灵的态度,让厉锦江着实气恼的把手指捏紧成了拳头儿。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让她回来?我都替她保证了不会再惹出来什么事儿都不行吗?她是你的堂妹啊,你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厉家在盐城,像是一个笑话一样存在!”  自家堂兄妹闹得水火不容,这样的事儿,让其他外人知道,铁定是会笑话厉家的。  再怎么两个人闹得不开,也不应该把家族的名誉都搭上。  “是二叔让厉家成了笑话,还是我,我想二叔,应该重新审视一番!”  厉锦江本就在气头儿上,厉祁深这会儿的话,更是让他把全部的愤怒都写在了脸上。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厉祁深说的话在理。  让厉家成笑话的确实是自己。  自己养了快三十年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自认为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地方存在,却让自己有不可计量的遗憾存在。  尤其是在邵家母女的事情上,他真的觉得自己的遗憾和残缺,不只是一点点儿。  “我承认我有让厉家的名声受辱,但是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连最后一点儿尊严都不给我吗?”  “不是我不给,如果您足够聪明的话,是让邵昕然回国,还是不让她回国,我觉得您应该能拿捏的很准!”  意识到厉祁深是在影射自己一些什么,厉锦江一怔。  但是短暂的怔忡过后,他还是面色凝重的开了口——  “我不能做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他清楚正确的选择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和尹慧娴在一起生活,只是,邵萍患了癌症,自己也已经认识到自己应该补偿她,所以,纵然是要面对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局面,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良心上受到谴责。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掀了掀眼皮,没有就厉锦江的话,发表他的意见。  “祁深,二叔知道你担心昕然会做出伤害慕晚的事情,但是她母亲的手术,真的需要由她确认!再说了,她都已经伤了脸,你让她在国外孑然一身的生活,你有没有想过,她会死的!”  厉锦江说着说着话,眼眶就有湿润的意思。  他从来都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在商场上面这么多年的打拼,让他真的很珍惜关于和亲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知道了厉潇扬并不是自己的女儿以后,他更是渴望自己能认回邵昕然,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对于厉锦江说关于邵萍手术必须由邵昕然确定一事儿,厉祁深不以为意。  自己的二叔要是想救邵萍,自己出资就好,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邵昕然亲自确认。  “那是你自己的看法儿!”  邵昕然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厉祁深自认为自己比他这个所谓的“父亲”清楚。  “如果院方非得需要邵昕然签字确认,将协议书寄去意大利那边就好,就像你说的,她受伤呢,我不觉得她有回国的必要!”  厉祁深的话,让厉锦江再也无法忍受的把手指捏的声声作响。  “你一定要针对昕然是不是?”  厉祁深:“……”  “她已经过了安检,不可能不登机!”  厉锦江的口吻变得绝然起来,对于自己侄儿的样儿,他既然无法做到用软办法儿办事儿,就只得硬碰硬了。  厉祁深依旧笑着,不羁的俊颜上,嘴角的弧度,冰冷而残酷。  “过了安检,也不等于一定要登机!二叔,在意大利,你觉得依照我的势力,我不让一个人登机,会做不到吗?”  一听到厉祁深这么说,厉锦江的脸更是由铁青色变成了苍白色。  “你要做什么?”  对于自己二叔的质问,厉祁深不动声色的掀了掀眼皮。  “在意大利对她来说是个安全的地方,如果二叔觉得盐城会更安全的话,我会让你、让她知道,盐城到底是不是一个适合她待的地方!”  厉祁深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厉锦江已经听出来了自己侄儿对自己的威胁。  没有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厉祁深站起来了身子。  随着一抹颀长伟岸的身躯直起,厉锦江直感觉自己的眼前,浮现了一道黑影。  待厉祁深迈开平稳的步履走到门口那里的时候,厉锦江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你一定要和我抬杠到底是不是?昕然她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对她一个姑娘家的赶尽杀绝,你觉得这是你应该做的吗?别忘了,她是你堂妹,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堂妹!”  厉锦江又一次把邵昕然的身份给厉祁深重复了一遍。  他总觉得,这个男人再冷血,也不应该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那在二叔的眼中,什么事儿要过分?”  被厉祁深问着,厉锦江也说出来些什么,毕竟,他真的不清楚邵昕然到底对乔慕晚做了什么事情。  “我有原则,有底限,看在你的面子,我只是让她去了意大利,不然你觉得,就依照她惹了我的女人,我会让她活在这个世界上?”  厉锦江:“……”  厉祁深的话,让厉锦江哑然。  确实,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儿做起事儿来手腕狠戾,强硬,但是并不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  他会这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自己的女儿留在意大利那边,他也能看的出来,这里面有实在是必要的关系存在。  只不过……年永明那边不松口,自己不让自己的女儿回来盐城这边确认关于邵萍的手术,邵萍的手术就无法进行!  正想把关于邵昕然为什么非得回国的理由告诉厉祁深的时候,厉祁深已然走到了门边那里。  “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您好自为之!”  话毕,厉祁深打开门,修长笔挺的身影,消失在了酒店的套房里。  ————————————————————————————————————————————————————  厉祁深再回到水榭那边的时候,舒蔓已经走了。  舒蔓并没有在水榭这边吃饭或者怎样,她来乔慕晚,不过是有一些小事儿和她说,让她开导开导自己罢了。  “你回来了?”  正蜷缩在沙发那里,看育婴手册看到眼睛酸痛的乔慕晚,听到门口那里有声音传来,她放下手里的书,忘了穿拖鞋,就踩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去了玄关那里。  “嗯!”  厉祁深应了乔慕晚一声,然后把外面的大衣脱下。  把大衣递给乔慕晚的时候,他看到乔慕晚没有穿拖鞋,下意识的蹙眉。  “怎么不穿拖鞋?想什么呢?”  声音带着不悦,然后没有任何多想,他把自己的拖鞋踢给了乔慕晚。  意识到自己刚刚跑来玄关这里的时候忘了穿拖鞋,再加上厉祁深的话,她有些难为情的咬了下唇瓣。  “你想些什么呢?穿鞋!”  厉祁深用脚,点了下乔慕晚面前的拖鞋,示意她穿上。  虽然房间里铺了地毯,家里的地板下面有地热,但是穿拖鞋和不穿拖鞋,始终有差距在。  乔慕晚本想说自己穿自己的拖鞋就好,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情况,就没有矫情的拒绝厉祁深,乖乖的穿上了他的拖鞋。  虽然和自己的拖鞋比,不随脚,还大了很多,但是她莫名的就是觉得心里很暖。  “你吃饭了吗?”  乔慕晚盯着自己的拖鞋看了一眼后,问道。  “还没有,你不是也没有吃!”  “没有,我吃过了!”  乔慕晚抬手勾了勾自己鬓角处的发丝,说着话。  本来张婶听了厉祁深的吩咐,以为舒蔓会在家里这边吃饭,就早早做了晚餐,不想,刚刚乔慕晚有留舒蔓在这边吃饭,不过舒蔓说自己还有事儿,就没有吃,就离开了。  看着张婶都做好了晚餐,自己要是不吃,晚上还得麻烦她再热一遍,就没有拒绝,提前吃了饭。  张婶洗过碗筷后,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她的儿媳妇要加班到晚上十点,没空照顾孩子,就让自己回去照看一下小孙子。  张婶以为厉祁深出去交际应酬了,乔慕晚也吃过了饭,就和乔慕晚请了假。  乔慕晚向来都是不会麻烦人那种人,再加上张婶对她的好,让她全部都看在眼里,就让她离开了。  “饿不饿?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厉祁深没打算让乔慕晚去做什么,告诉她从冰箱里,拿出来速冻水饺煮了就好,不想乔慕晚还是不嫌麻烦的做了两个小菜和蛋花汤。  “不是让你随便煮点水饺就好,做这么多干什么?”  刚洗过澡的厉祁深,下楼看到乔慕晚精心准备的晚餐,说到。  看着墨黑的发丝还在滴着水的男人问着自己,乔慕晚莞尔一笑。  “看育婴手册看得无聊,就看了看菜谱,从里面学了两道菜,就想做给你吃!”  正赶上今天张婶去了超市,买了很多的食材回来,不然她也不可能做这两道菜。  听乔慕晚的说辞,厉祁深拿起筷子,夹了西兰花。  虽然还没有达到什么星级大厨的标准,不过乔慕晚的手艺,对于他这样对吃并没有很多要求的人来说,还算不错。  听了厉祁深不咸不淡口吻的说了句“还行!”,乔慕晚弯下好看的眉眼,笑着。  厉祁深吃过了一些以后,倏地将骨节分明,骨骼雅致的右手,附上了乔慕晚搁置在桌子上面的小手。  修长的骨节,在乔慕晚的手指上面摩挲着。  被厉祁深的长指,摩挲到手指有些发yang,乔慕晚湛清的眉目看向他。  “好好吃你的饭!”  “明天去领证!”  乔慕晚的话刚说出口,就被厉祁深的一句话给呛到。  有些没有消化厉祁深的话,乔慕晚的脸上,细眉不自觉的微蹙。  “怎么突然想要去领证?”  “不是突然,早就想和你领证,不过我一直在忙,再加上你身体一直不允许,就给耽搁了!”  乔慕晚本以为厉祁深一直没有提领证的事情,是打算带自己去意大利那边登记,不过今天听了他的话,她确定了他是准备在盐城这边登记。  其实说到底,她倒真就是希望厉祁深和自己在盐城这边登记。  如果当初厉家两位老人不是为了让厉祁深回来盐城这边,根本就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让他从意大利那边回来,可想而知,厉家的两位老人,真的是希望厉祁深能回来盐城这边。  “不想?”  见自己说了话以后,乔慕晚没有什么反应,厉祁深挑眉,问道。  “没有!”  乔慕晚摇头否定,要知道,能在盐城这边登记,相比较意大利而已,她自心底里高兴。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