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73章 :我们又不离婚,留着结婚证做什么?(七千字)

第373章 :我们又不离婚,留着结婚证做什么?(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4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就在年南辰醉醺醺的在酒吧吧台那里喝酒的时候,酒吧门口那里,出现了两抹身影。  “我不想喝酒,我们走吧!”  乔茉含虽然之前心高气傲了些,但并不是什么不良少女,没有在酒吧嗜酒的恶习。  尤其是在和年南辰分手了以后,更是对酒吧这样鱼目混珠的地方,有排斥心理的不想来。  即使之前有陪年南辰在酒吧这儿喝个喝酒,也有过因为和年南辰分手而在酒吧里买醉的荒唐事儿发生过,但那是之前,和她现在全然无关。  所以当李南说带她放松一下,把她带来这里的时候,她拒绝的推开李南向自己伸过来的手。  “来放松一下吧!”  知道乔茉含因为年南辰的事儿,这会儿心里一定是又委屈又窝火,他想不到有哪里可以让乔茉含放松自己,纾解一下心里的委屈,只想到了这里可以让她放松一下自己。  说着话,李南又去扯乔茉含的手腕,准备拉她进去。  “李南,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家了!”  乔茉含拒绝着,用两个手,一起去推李南的手。  这家酒吧,她之前有和年南辰来过,出于对这家酒吧心里起疙瘩的心里,她更是不想进。  “茉含,别把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你不难受吗?”  李南看乔茉含一再的拒绝着,蹙眉,问着她。  其实,通过这几次他和乔茉含的接触,他越发的觉得乔茉含并没有自己最初认识她那会儿飞扬跋扈,相反,他觉得她很可爱,甚至有其他女孩子身上没有的某些东西和品格。  虽然暂且还谈不上自己心里有她,但是他现在很喜欢她这件事儿,是毋庸置疑。  “没有,我有什么可委屈的!”  乔茉含隐忍住眼眶中有泪珠在打旋的感觉,声音闷闷的说着话。  其实她深知,自己就算是委屈,也是自己自找的。  年南辰都已经和自己把关系断的一清二楚了,自己却还是嘴巴硬,心里软的做一些和他断不了联系的事情。  想到自己不知羞耻的为了赵雅兰去求自己的姐姐,再到今天被年南辰污辱,她真的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犯-jian,自找的,和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更谈不上心里委屈或者怎样!  “你心里不委屈,声音这么闷是怎么回事儿?”  李南和年南辰的年纪相仿,长了乔茉含好几岁,从最根本的本质上讲,他觉得乔茉含在自己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小妹妹一样,一个需要自己疼爱的小妹妹,所以,她到底委屈不委屈,他看得一清二楚。  被李南温润的声音问着,乔茉含呶着唇,说不出来一句话。  看乔茉含变得越发委屈的样儿,李南有些后悔自己拆穿她。  蹙了下眉心以后,李南清了清嗓音。  “好了,一醉解千愁,走了!”  说着话,李南就把手臂,搭到了乔茉含的肩膀上面,带着她,往酒吧里走去。  ————————————————————————————————————————————————————  乔茉含见李南说的也对,一醉解千愁,或者,自己喝多了,喝到神志不清,发泄一下情绪,一切就会都好了。  带着这样的心理,她不再排斥在酒吧这边买醉,只是……因为这里是曾经和年南辰来过的地方,她还是心底里有一些其他的复杂情感在里面掺杂。  “等一下!”  “怎么了?”  两个人都已经走了进去,被乔茉含突然叫停,李南垂眸,不解的问着她。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我们……能不能换一家,这里……”  乔茉含没有再往下说下去,她实在是不想提“年南辰”这个名字,似乎这个名字,就像是卡在自己喉咙里的一根刺,自己就算是吐出去,还是咽下去了,也还是会让自己不舒服好一阵。  李南见乔茉含没有再说下去,他也明白了乔茉含的话是什么意思。  沉吟了一会儿,李南再开口说话时,带着语重心长的深意——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儿,盐城就这么大,又有哪里是你没走过的地方呢?”  乔茉含:“……”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要学会的是释然,不是吗?”  乔茉含从十四岁就跟了年南辰,八年的事情,他们走过的足迹,可以说是遍及了整座盐城,根本就不是她想躲避,想避开,就能逃离的。  听着李南的话,乔茉含不可否认的有了心痛的痕迹。  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她尝试用各种办法儿去忘记年南辰,可是自己一听说他有了什么事情,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本能反应的去想着要怎么做才能帮助他,帮他解决困难。  就像这会儿,李南的提点儿,让她把之前的林林种种,又再脑海中,过了一遍。  “你就这么放不下?”  见乔茉含还在犹豫不决的样子,李南补充道。  “没有!”  不知道是为了掩饰自己心虚还是怎样,李南在问到乔茉含这句话的时候,她很快速的回答了他。  定神儿看了李南一眼,她再收回目光垂下眸子的时候,道——  “我们进去吧!”  李南说的话没有错,事情都过去了,自己又有什么放不下,看不开的呢!  逃避不是办法儿,如果自己当初决定躲避,那么她现在就不是生活在盐城,而是全球任何一个可以容下自己存在的地方。  难得自己把乔茉含给劝住了,李南笑着,跟着乔茉含走进酒吧里。  只不过,这个世界,永远存在让人无法躲避的偶然,亦或者说是必然……  在乔茉含和李南两个人落座到吧台的卡座上时,与他们坐在相邻位置那里的年南辰,醉醺醺的样子,一下子就吸引到他们两个人的目光!  ————————————————————————————————————————————————————  因为今天要和厉祁深去民政局登记的原因,乔慕晚一整夜都没有怎么休息好。  倒不是说今天去登记,让她兴奋到难以置信或者怎样,只是……她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有一种很是不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她还说不清楚。  “慕晚,你醒了啊?快吃早餐吧,大少爷在等你一起吃早餐!”  一早来水榭这边做了早餐的张婶,看到乔慕晚穿着拖鞋,有些慵懒的下楼,她喜笑盈盈的走上前,说着话。  “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婶!”  与张婶打了声招呼以后,乔慕晚往餐厅那里走去。  听到有动静儿传来,厉祁深抬头,看到身子变得丰-yu的乔慕晚,揉着惺忪的睡眼来了餐厅这边,他挑眉——  “没休息好?”  “有点儿!”  乔慕晚如实的回答道,有了一层黑眼圈的原因,根本就不是自己说没有可以掩盖的,既然这样,她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闻言,厉祁深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  “一会儿上点妆,不然你这个样子,耽误登记照片拍摄效果!”  被厉祁深这么说着,乔慕晚说了句没关系。  听了乔慕晚的回答,厉祁深脸上没有什么神色反应。  “喝这个!”  把一杯刚加热的热牛奶-推到乔慕晚的面前,然后,厉祁深拿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扣住杯扣,端起。  看到自己眼前的热牛奶,乔慕晚用双手捧起杯身,饮了一小口。  牛奶有安神的作用,再加上是纯正的温热牛奶,没有香精的缘故,口感很甘醇,乔慕晚又啄了一小口。  待两个人都吃完早餐以后,就出了门。  “一会儿登记完,去医院再做一次产检,老二都安排好了!”  “嗯!”  坐在车上,乔慕晚对厉祁深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的点头儿答应。  “陪你做完产检,我要去公司,下班我接你过去老宅那边吃饭!”  “好!”  ————————————————————————————————————————————————————  两个人登记结婚的过程很顺利,因为乔慕晚本身就是那种长相带着灵性的人,即使有淡淡的黑眼圈,也丝毫没有影响到登记照片的拍摄效果。  拿着两个红色的小本子离开,一出民政局,厉祁深就把乔慕晚手里的小红本,从她的手里,拿了过来。  有些不解厉祁深抢过去自己的结婚证是要做什么,她茫然的看着他。  要知道,两个人的结婚证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实在是想不到他把自己的结婚证拿过去是什么意思。  并没有打开乔慕晚手里的结婚证看里面的内容,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手指,捏着两个人的结婚证,没有任何迟疑的丢尽了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  看到厉祁深把两个人的结婚证给扔了,乔慕晚都懵了。  她看向他,瞪大乌黑的瞳仁,完全是错愕。  厉祁深没有回答乔慕晚把结婚证给丢了是要做什么,无视她惊异的样子,伸出手,牵着她的手,往车那边走去。  “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你把结婚证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男人不同于女人,男人是理性的动物,而女人是感性的动物。  就拿结婚证来说,在女人看来,这是男人给自己承诺的一种方式,有了结婚证做保障,自己就像是有了一种精神上的寄托。  而厉祁深把结婚证给丢了,在乔慕晚看来,就是一种让自己彷徨无措的举动,让她陷入到了一种茫然的状态。  “厉祁深!”  见厉祁深不给自己解释,就拉着自己走,乔慕晚有些受不了的对他喊到。  难得有了乔慕晚的这句大喊,厉祁深没有再走,而是顿住了步子,侧身回过头儿,看向乔慕晚。  “你给我说,你把结婚证丢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如果说她一开始知道,自己和他登了记以后,会被他丢了结婚证,她就不和他来民政局来了,省得还让自己这会儿又茫然又委屈。  “什么怎么回事儿?结婚证留下来是给离婚用的,你和我又不能离婚,留着有什么用?”  乔慕晚:“……”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用了好久的时间才消化。  明白了他把结婚证给丢了,是为了两个人这辈子无法再离婚,莫名的,之前的委屈感被取缔,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喻的甜蜜和幸福……  “过来和你登记不过是为了让档案里保有你乔慕晚是我厉祁深妻子的名儿,让政-府承认你我二人的关系,和结婚证有什么关系?你很在意?”  已经明白了厉祁深是不给自己和他离婚的机会,他既然都已经这么霸道又强势的对待了自己,她哪里还有反击的余地。  而且就算是在意,也是在不明事理之前,现如今,她都已经清楚了原因,哪里还会别扭。  “你这么霸道,还不讲理,我就算是在意又能怎样?”  连他的孩子都有了,政-府也承认了两个人的关系,而且她都已经没有能选择离婚的资本,这辈子不管是过得幸福不幸福都栽在这个男人的手掌心里,她算是插翅难逃了。  “你清楚就行!”  语调不咸不淡的丢了五个字给乔慕晚以后,厉祁深牵着她的手,捏紧,往车子那里走去。  ————————————————————————————————————————————————————  乔慕晚去了医院做产检,厉祁深全程陪护着。  因为乔慕晚肚子里的胎儿已经五个多月大了,通过彩超检查,都已经大致能看出来了胎儿的性别。  厉祎铭给乔慕晚产检过后,拿着检验报告去找自己的大哥。  把检验报告递给厉祁深时,厉祎铭一开口就是对他赞不绝口的夸赞。  看自己二弟嬉皮笑脸的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厉祁深缓慢的掀了掀眼皮。  “少废话!”  薄凉的口吻,让厉祎铭无奈的耸了耸肩。  “我说哥,你真就得给我一张你的个人支票答谢我!”  “什么意思?”  厉祁深一心都在乔慕晚的产检报告上面筛查着各项指标是否正常,听自己弟弟的一气嘟囔,抬头儿,挑着剑眉,问了句。  “没什么意思,就是嫂子怀的是龙凤胎,一男一女!”  闻言,厉祁深原本没有什么情绪表现出来的脸上,眉心间,有了一抹微不可见的涟漪。  “你确定?”  “当然!”  厉祎铭信誓旦旦的回答道,嘴角因为自己这个向来不喜显山露水大哥有了一丝反应而勾起。  “嫂子肚子里的孩子都已经二十四周,已经能看出来胎儿的性别了!”  得到了厉祎铭给自己的确切答案,厉祁深难得勾唇,笑了。  “支票要多少钱,你有时间去公司,和陆临川说一声就行!”  看自己大哥头一次对自己慷慨,厉祎铭“啧啧”做声的笑了。  ————————————————————————————————————————————————————  一知道乔慕晚不是她父母亲生女儿这件事儿,厉锦江就无法淡定了。  他起初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他的脑海中升腾。  只不过那会儿,他并不知道乔慕晚不是她父母的亲生女儿,所以他那会儿只当是自己产生了错觉,所以才会觉得乔慕晚让自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今天从自己三弟那里知道了乔慕晚不是她父母亲生女儿的事情以后,他真心觉得自己见到乔慕晚那会儿,并不是一种错觉,而是在隐约之中,就注定的事情,发生着。  因为知道乔慕晚不是她父母亲生孩子这件事儿的时间是在晚上,太晚了的原因,厉锦江不好再去乔家找乔家父母对峙,就准备第二天早上醒了以后,去乔家把事情问个清楚。  一整夜都都在想着事情,没能好好休息的原因,厉锦江很早就起来了。  在吃过了早餐以后,他和厉锦弘要了乔家的地址。  对于厉锦江和自己要乔家父母的住址,厉锦弘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在厉锦江随口扯了慌的搪塞下,他还是给了他地址。  到了早上九点钟的时候,厉锦江到了乔家那里。  有些诧异于厉祁深的二叔会登门,乔正天和梁惠珍两个人不解的相互对视了一眼。  但是来者都是客,更何况是厉家人,两个人就没有怠慢的请厉锦江进了屋。  乔正天让梁惠珍去厨房那边泡一壶茶过来,而他则是在客厅那里,陪着乔正天。  因为两个人之前并没有什么接触的原因,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还是后来厉锦江酝酿了一下,主动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局面。  “亲家公,我今天没打招呼就过来这边,实在是冒昧了!”  闻言,乔正天赔笑几声,“亲家公说笑了,反正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冒昧不冒昧的啊!”  有了一些能缓解气氛的开场白,刚刚的尴尬局面,得到了缓解。  在商场上面摸爬滚打多年,厉锦江虽然清楚自己不应该太过直接的切中主题,但是他实在是没有什么精力和乔正天说一些客套话,一再思索,还是单刀直入主题。  “亲家公,实不相瞒,其实我今天过来这边,是有事儿要向你打听的。”  “亲家公,你有什么要打听的,你直接说就行,我们两家人,不需要拐弯抹角的!”  听乔正天都这么说,厉锦江也赶时间的原因,就没有再扯一些别的。  “亲家公啊,我听说,慕晚那个孩子,其实不是你和亲家母的亲生孩子,而是从福利院那里抱养来的孩子,是吗?”  听了厉锦江的质问,乔正天怔忡了一下。  之前,他就有和厉家的人,坦诚了关于乔慕晚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事情,这会儿听厉锦江又把旧事儿提及,不免不解起来。  但是一想到他和厉家人说关于乔慕晚事情那天,厉锦江并不在场,不是很知情这里面的原因,他就点了头儿。  “是,慕晚不是我和她妈的亲生孩子,是我们从福利院那里抱养来的孩子!”  乔慕晚被他们两个人抱养那会儿,有三岁大而已。  因为梁惠珍那会儿被诊断说可能是不孕不育,两个人就从福利院里抱养来了一个孩子,不过后来梁惠珍的输卵管通了,不耽误正常受孕,就又有了乔茉含。  “怎么回事儿?慕晚怎么是从福利院里抱养来的孩子呢?”  对于厉锦江的发问,乔正天没做多想,就把梁惠珍当年不孕不育的事情说给了厉锦江听了。  “说来也是惭愧,因为后来有了茉含的原因,我和慕晚她妈妈啊,就对慕晚……”  乔正天没好意思再往下说,要知道,当初让她嫁给年南辰那会儿,两个人想的就是乔慕晚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嫁了就嫁了吧,正好也能有没有让乔家白养她一场的价值。  见到乔正天欲言又止的样子,厉锦江能看的出来,乔慕晚在乔家这边,应该是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对待。  皱了皱眉头儿,厉锦江按捺住自己对乔慕晚心疼的,声音有些嘶哑的,继续问道——  “你和亲家母两个人……是从哪家福利院抱回来慕晚的?”  已然确定了乔慕晚不是乔家的孩子,现在乔慕晚是从哪家福利院被乔家人给收养,对厉锦江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之前乔正天在厉家那会儿,也说了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只不过那会儿厉家人没有问自己关于乔慕晚是从哪家福利院被抱养来的事情,自己也就没有说。  这会儿厉祁深这个做二叔的过来这边问自己这么多的事情,着实让乔正天诧异。  毕竟,厉锦江现在打听的这些事儿,已经超出了一个做二叔应该知道的范围。  “亲家公,慕晚到底是你们夫妻二人从哪家福利院里抱养来的孩子啊?”  见乔正天不肯说,厉锦江没有按捺住自己的情绪,又问到。  看厉锦江如此坚持的想要知道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乔正天直蹙眉。  要知道,厉锦江今天能来这边找自己,就已经足够的诧异了,再加上他又问了自己这么多关于乔慕晚身世的事情,他更是匪夷所思起来。  连厉祁深的父亲厉锦弘都不曾打听这些事儿,厉锦江这个做二叔的来打听这些事儿,怎么看来,都让人费解极了。  “祁深他二叔啊,你问我这么多关于慕晚的事情,是不是慕晚怎么了啊?”  虽然乔慕晚不是乔家父母两个人的亲生女儿,但是一家子人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早就有了一种叫亲情的东西,融入到了他们彼此之间。  乔正天的质问,让厉锦江的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来尴尬。  确实,自己一个做二叔的,来打听关于自己侄媳妇的消息,怎么听了去,都有悖常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