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74章 :谁的事情更重要?(六千字)

第374章 :谁的事情更重要?(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0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正天的质问,让厉锦江的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来尴尬。  确实,自己一个做二叔的,来打听关于自己侄媳妇的消息,怎么听了去,都有悖常理。  不过……  想到极大可能存在的关系,厉锦江干笑了两声,还是找到了搪塞乔正天的质问的话,回复他。  “亲家公,没什么的,这不是祁深要和慕晚两个人结婚了么,我大哥和我大嫂和我提了这件事儿,然后又说了关于慕晚身世的事儿,寻思让我试图帮忙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慕晚的亲生父母!”  一听厉锦江这么说,乔正天也就没有了什么所谓的疑惑。  毕竟再怎么说,自己和自己的妻子都只是乔慕晚的养父母,不是亲生父母,这乔慕晚现在要完婚,厉家那边希望乔慕晚的亲生父母能出席婚礼,于情于理,都符合常理,没有什么让自己好疑惑的了。  “是这样啊!”  “嗯,不过亲家公,你和亲家母也养育慕晚一场,我们厉家人都像对待慕晚亲生父母一样敬重你和亲家母。”  厉锦江尽可能的说能让乔正天心理上能平衡的话,让他把关注事情的重心,从自己这里转移。  乔正天没有过于缜密的心思,尤其是听了厉锦江说是为了寻找乔慕晚的亲生父母,他更是很配合的说了当初抱养乔慕晚时的福利院的名称。  听到了乔正天告诉自己是“英-德”福利院,厉锦江神情怔忡住了。  这个福利院,他有听邵萍和自己提起来过。  她说过,当年她把藤佳雅孩子送去的那家福利院,就是叫“英德”福利院。  几乎是在知道乔慕晚就乔家父母从英德福利院那里抱出来以后,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冲击思绪的想到了一系列可能的事儿。  难道说……乔慕晚真的是……  “不……”  厉锦江下移似的摇头儿,在心里默默的否认了自己的这个大胆的猜测。  不可能,乔慕晚不可能是藤佳雅的孩子,如果说乔慕晚真的是藤佳雅的孩子,那么她和自己的侄儿厉祁深就是……  “你们没有搞错?”  厉锦江收拢回来思绪的时候,眼眶泛红的质问到乔正天。  天知道,这会儿的厉锦江是有多矛盾,他这么多年来,千方百计的想要知道关于藤佳雅孩子的去向。  可是……当藤佳雅的孩子出现,可能这个孩子叫乔慕晚时,厉锦江竟然不愿意相信这个可能存在的事情的发生。  乔慕晚已经怀了孩子,是自己侄儿的,而厉家和藤家的关系,藤家老太太和乔慕晚的关系……  把这复杂的关系网,在自己的脑海中编织一通过后,他放在身侧的手,都无力的抽-搐了起来。  乔正天实在是费劲厉锦江怎么问了自己问题,还一副不相信自己的错愕的样儿。  按照正常常理来说,一个人知道了某些真相,还不愿意相信某些真相的矛盾反应,应该是这里面有他期望看到的,也有他不期望看到的。  而乔正天不是学习心理学的,完全看不穿厉锦江是期望多一些,还是不期望多一些。  “没有搞错,慕晚当时确确实实是我和惠珍两个人,从英德福利院抱养回来的孩子!”  乔正天说着这话的时候,梁惠珍正好也沏好了茶,从厨房那里走出来。  在厨房那里烧水的闲暇时间,她有听到客厅这里,隐隐约约有听到两个男人谈及关于乔慕晚身世的事情。  然后刚刚厉锦江的质问,也正好都被她听了去。  为了让厉锦江确定自己丈夫说得话的可靠性,梁惠珍也很中肯的把英德福利院这个名字,说给了厉锦江听。  甚至于知道是因为厉家那边希望自己这边能提供关于乔慕晚身世,和找寻到她亲生父母的信息,梁惠珍还很准确的把乔慕晚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事情告诉了自己。  “与子相慕,久逢恨晚?”  梁惠珍的提点儿,听在厉锦江的耳朵里,他喃喃自语的把这八个字,在嘴巴里重复着。  “是啊,我和慕晚她爸当时还不知道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呢,不过福利院的院长和我们说,这孩子啊,就叫慕晚了,因为当初被人送来的时候,说了‘与子相慕,久逢恨晚’这几个字啊,也就是慕晚这孩子名字的由来!”  听到梁惠珍告诉自己说,说乔慕晚的名字还要深意,他更加觉得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匪夷所思起来。  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中站起来身子,厉锦江呼吸莫名的变得急促而紧-涩起来。  他绷紧着下颌的弧度,不断的捏紧身侧的手指,只是,他越是强迫自己把手指捏紧,自己的手指,越是颤抖的厉害。  坐在厉锦江沙发对面那里的乔正天和梁惠珍,见到厉锦江腾地一下子站起来身体,有这么剧烈的反应,他们夫妻二人都懵了。  相互对视了一眼,梁惠珍使了个眼色给乔正天,示意他和厉锦江说些什么。  只是不等乔正天开口,厉锦江已经迈开了步子,向门口那里走去。  快要走到了门口那里,厉锦江才猛的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举止失了态,不禁,他面露囧色,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舔舐着唇。  用些微理智的思绪,足足平复了有十几秒,他才半侧过身体,眼中流露出来抱歉的看向身后的乔家夫妇。  “亲家公、亲家母,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我才想起来我有些事儿还没有处理完,就先走了!”  乔家父母两个人虽然不解厉锦江到底是怎么了,也想要知道厉锦江是怎么了,不过两个人还算是识大体,见厉锦江没有什么要说的意思,两个人也就没有问。  “那祁深他二叔,你回去开车的时候,注意安全!”  “嗯!”厉锦江点头儿,然后又客套了两句话以后,离开了乔家。  ————————————————————————————————————————————————————  一出乔家,厉锦江就打了电话给助理。  接到厉锦江的电话,助理还误以为是让自己回家里看看关于夫人和小姐的情况,不想,助理接到的命令,竟然是让自己联系英德福利院的院长。  “把你手上的事情全部都推掉,然后,用最快的时间,给我联系英德福利院的院长,如果可以,你把当年在福利院那里有存档档案的儿童的个人信息都调出来!”  助理虽然茫然厉锦江怎么又把当年关于英德福利院的事情调查出来,但还是很兢兢业业的答应了下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着手厉锦江吩咐自己的事情。  挂断了助理的电话,厉锦江整个人的心弦,都绷得紧紧的。  当年,他有不止一次调查过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只不过那会儿,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乔慕晚在哪家福利院,也不清楚她的名字是什么,更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句“与子相慕,久逢恨晚”的句子在。  而现如今,事情就好像是在石沉大海之后,又一次浮现了出来,让他,心弦都跟着可能存在的某些事情,而紧绷的牵连着。  不敢再浪费些什么事情,因为当年联系过太多的福利院的院长,这会儿,自己有知道乔慕晚曾经在的福利院是英德福利院,就准备开车直接去找英德福利院院长的家。  就在他将车子启动引擎,准备向英德福利院院长家驶去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自己派遣在邵昕然旁边,陪着邵昕然的那个陪同人员的电话。  看到手机屏幕上面的电话,厉锦江才意识到,这个时间,邵昕然已经飞回到了盐城。  接通了电话,厉锦江本以为打电话给自己的是那个陪同人员,就声音不耐烦的问了句“什么事儿?”  不过听到电话那端回了自己一句“是我!”,厉锦江不可避免的蹙起了眉头儿。  原来,打这个电话给自己的根本就不是邵昕然同行的陪同人员,而是邵昕然本人。  “你在哪?”  不是之前在意大利那会儿,她哀求厉锦江帮助自己时的无助声音,这会儿的邵昕然,声音尖锐而强势依旧,甚至于对待厉锦江,完全没有半点儿把他当成是“父亲”看待的意思。  “你找我有事儿?”  厉锦江强压制住自己在乱想关于乔慕晚的事情的思绪,用刻板的口吻,有些生硬的问着邵昕然。  “应该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吧?”  厉锦江:“……”  “我登机之前,你打电话给李婷,找我有什么事儿?”  邵昕然已经回国了,根本就不用再担心自己可能会回到意大利那个见鬼的地方去了。  本就因为乔慕晚的事情,厉锦江这会儿心乱如麻,听着邵昕然完全不尊重自己,还一副质问口吻对自己说话的态度,他心里也憋着火的难受。  “找你没有什么事儿,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声,飞机降落以后,先去医院看你母亲,你母亲的情况不好的很!”  本来,厉锦江是准备再问邵昕然一遍是不是确定回国,听了她现在对待自己的样子,也顾不上对她的chong溺,甚至于也没有让她先回酒店那边倒时差,而是说了先去医院那里看她的母亲。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她对自己可能是心里有恨,但是她不把自己这个做长辈的放在眼里,就让他心里起疙瘩,以至于想她知道知道她母亲的情况,再让她反思反思她对自己的态度,是否是正确的。  “我母亲怎么了?”  一听到厉锦江提及自己母亲的事情,邵昕然就无法淡定了。  自己的母亲是患癌症,而且是乳腺癌晚期,说白了,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里,她很有可能出现了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意外。  “你母亲怎么了,你自己去医院看看,我没有权利回答你什么,就像你刚刚对我的态度一样!”  拿出来刚刚邵昕然对待自己的态度,厉锦江不友好的回答着邵昕然。  “你……”  厉锦江的回答,让邵昕然气得直跳脚,一想到自己会毁了容,是厉锦江说自己是他的孩子的话刺激她造成的,她就不想用什么好脸色搭理厉锦江。  “我很忙,没有闲工夫和你多说一个字!”  说完话,厉锦江“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没有了邵昕然跋扈又聒噪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根子边来来回回的徘徊,厉锦江长呼吸了一口气以后,恢复了些理智。  将车重新发动引擎,厉锦江驶向英德福利院的院长家里。  ————————————————————————————————————————————————————  厉锦江和英德福利院的院长还算是有些交情,虽然在他调查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上,他并没有给自己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是英德福利院的院长是个很不错的基督教教徒,为人诚恳且善良,由此,让两个人之间,偶尔会有些来往。  因为助理之前有打电话给英德福利院的院长,英德福利院的院长知道厉锦江过来,很欣然的答应了。  到了英德福利院院长的家里,因为英德福利院院长玛雅刚做完祷告的原因,身上还穿着修女服。  看到厉锦江来了,她主动上前,很熟稔的打着招呼。  只不过两个人刚打过招呼,厉锦江的手机,就不合时宜的振动了起来。  “抱歉玛雅,我先接个电话!”  和玛雅说了话以后,厉锦江拿着手机,去了一边。  打电话过来的还是邵昕然。  “厉锦江,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我母亲情况不好,但是她没有在医院,她去了哪里?”  邵昕然实在是痛恨厉锦江要把自己是他女儿的事情说给她听。  天知道,她在意大利接受治疗那会儿,有让意大利那边更加权威的医生,给自己重新做了一次DNA检测。  虽然不可否认自己和厉锦江的DNA双螺旋结构,有一部分重合,但是有医生给了自己一个很准确,且切合实际情况的答案。  医生告诉自己说,在医学上,关于人与人之间碱基对有重合部分,是很普遍的现象,没有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高度重合,根本就不能说两个人之间是父女关系,只能说是两个人之间,有血缘关系存在的可能。  想到自己和厉锦江之间,只是有可能存在血缘关系,而不是完完全全是厉锦江口口声声说的父女关系,她又怨又恨。  因为自己脸上受伤的原因,她对厉锦江的痛恨,更是有增无减,甚至于忘了他在意大利时对自己帮助的痛恨着他。  邵昕然上来就直接唤了厉锦江的大名,让厉锦江气得将唇抿紧,以至于气头儿正旺,把邵昕然后面的话,都罔顾了。  “这是你和一个做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厉锦江咆哮的问到,他为了她,把自己的侄儿给得罪了,闹得自己在自己的侄儿面前低声下去。  可是自己这样得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得到不说,还落的邵昕然对自己的这副态度。  “你就这么确定你是我的父亲吗?”  邵昕然反问一句,脾气不好的很。  自己先是无知的因为他的话受了伤,然后又被他欺骗,说自己母亲的情况不好,可自己到了医院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在这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下,她根本就不觉得厉锦江有自己什么值得尊敬的地方。  “如果不确定,我会连脸都不要的去意大利救你吗?”  厉锦江咬牙切齿的说着话,一想到自己救了邵昕然这头儿白眼狼,他心里就不平衡。  只不过,他现在真的是没有时间和邵昕然说些什么,如果说关于邵萍的事情是迫在眉睫,那么关于乔慕晚身世这件事儿,就是已经烧了眉毛。  自己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里,确定乔慕晚的身世,不然,后续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  就在邵昕然准备再说些什么话反驳厉锦江的时候,厉锦江没好气的先发制人。  “我还有事儿要忙,后续的事情,我以后得了空再和你说!”  说着话,厉锦江唤了一声玛雅。  听到厉锦江在和别人说话,却无暇回答自己关于自己母亲去了哪里的问题,邵昕然在他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咆哮道——  “你在干什么?在和谁说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我母亲去了哪里!如果你没有回答我,你就别想挂断这个电话!”  之前厉锦江都没有能好好的听关于邵昕然的话,这次她大喊,他很真切的听到了她说邵萍不见了。  面部表情倏地一僵,厉锦江再快速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微薄的理智,问道——  “什么叫你母亲去了哪里?你母亲人在医院啊!她现在是癌症晚期,你觉得她还可能去哪里?”  “但是我母亲就是没有在医院这里!”  “不可能!”  厉锦江很肯定的回答着邵昕然,这段时间,他都有派人,二十四小时的照看邵萍,而且还有保镖在门口看守,邵萍怎么可能不见了啊!  “你别给我说不可能,你要是不相信,你就来医院,你自己给我找出来!我倒是想看看,看看你能不能找到我母亲!”  邵昕然义正言辞着,她知道她母亲患了癌症,而且是乳腺癌晚期。  这段时间她在意大利那边,根本就没有顾得上自己的母亲,这会儿从厉锦江的嘴巴里知道了关于自己母亲的一星半点儿消息,她真的无法再做到冷静。  她只有自己母亲这一个亲人,不管她怎么隐瞒自己,对自己讳莫如深,她都只有这一个亲人在。  她不能看到自己的母亲出事儿,真的不能!  “我现在过不去医院那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会让助理先去派人找你的母亲!”  厉锦江还是能分得清倒是是哪一件事儿更加的重要,所以,在乔慕晚和邵萍两个人之间做权衡,他首先要处理的一定是乔慕晚的事情。  “不行!”  邵昕然任性起来,完全不依厉锦江。  当前最要紧的事情是她母亲的事情,她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情会比她母亲的事情更加紧急。  “除非你给我一个比我母亲丢了这件事儿更加紧急的事儿要你去处理,否则,你必须来医院,找我的母亲!”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