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78章 :我要见佳雅的孩子一面(八千字)

第378章 :我要见佳雅的孩子一面(八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30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妈妈不在医院这里了,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我现在要去监控室那边调查监控录像来确定你母亲被谁带走了!”  厉锦江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的,不过,关于邵萍去了哪里,他已经大致有了一个方向。  不出意外,邵萍是被年永明给带走了。  要知道,在盐城这边,除了自己,年永明也是一个和邵萍之间有千丝万缕的人。  所以,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邵萍是被年永明给带走的。  有了这样一个大致的确认,厉锦江没有再犹豫,拔开步子,往监控室那边走去。  ————————————————————————————————————————————————————  邵萍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闻到的不是医院刺-激嗅觉的医药水的味道,看到的也不是医院洁白无瑕的墙壁。  已经不记得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自己浑身上下的无力感,还是让她清楚的认知到,自己身体的情况,绝对不是单纯的低血糖或者其他小病那么简单。  下意识的用手捏了捏自己身下的chuang单,她努力的回想着之前医生给自己的用药有哪些。  他莫昔芬!  在记忆中隐约出现了这个药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脑海中“嗡”的一下子,似乎有原子弹爆炸了一样的感觉。  她虽然不是学过医药学的人,但是关于他莫昔芬是治疗晚期乳腺癌卵巢癌的特效药,她还是很清楚的。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把手指,放在了自己的ru-房上!  难道说……  就在邵萍胡思乱想之际,年永明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已经醒了的邵萍,他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脸上又浮现出来了笑。  “萍萍,你醒了啊?”  今天,他见看着邵萍的人都不在了,就带邵萍离开了。  虽然他有私心的不想让她去管乔慕晚的事情,但是邵萍是和他认识多年的知己,他再怎样无耻,在本质上也不会希望邵萍出事儿。  所以,他今天把邵萍带出来以后,想的就是可以在最快的时间的里,把她送去国外。  一方面是为了让她在国外接受治疗,另一方面,就是要她和乔慕晚之间阻隔开,以至于关于乔慕晚的身世,不会被世人所知。  “……永明?”  看到年永明推门进来,邵萍嗫嚅着干涸的唇,声线干-涩的唤着他。  闻声,年永明点了下头儿,然后迈着步,走上前去。  “萍萍,你觉得你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其实年永明不问,邵萍也打算问问年永明关于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会儿,年永明主动提,她自然就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  凝重了一下自己的脸,她问——  “永明,你和我说实话,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是不是……”  邵萍不敢说出自己是不是已经患了癌,生怕自己的话一旦说了出去,就应验了自己的话,让自己就此跌入到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看邵萍问着自己关于她的身体情况,年永明以为她发现了什么,表情僵硬了一下,不过仅仅是瞬间,就脸上恢复笑容的对邵萍笑着。  “你身体没什么事儿,你就是体虚,心脉供血不足!”  年永明心虚的说着话,碍于邵萍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的缘故,他打算继续隐瞒下去的说着安抚她的话。  不过,已经清楚认知到自己的身体情况没有那么简单的邵萍,根本就不买年永明的话的账。  “永明,你就不能对我说实话吗?你到底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年永明:“……”  “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是什么情况,你以为你瞒着我,不对我说实话,不让我知道我的身体情况,我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邵萍现在想来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过于关心自己的身体,不然,自己怎么可能连自己是身体大不如从前都察觉不出来。  听着邵萍对自己的质问,年永明心中百感交集,说不出来一句话。  他一直都想着用善意的谎言,搪塞她,不让她知道她的身体情况,然后用最保守的治疗方法给邵萍进行治疗,可是……  现在听着邵萍对自己尖锐的控诉,年永明完全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还是错的。  “他莫昔芬!这是你们给我用过的药,是一种关于治疗乳腺癌癌症晚期的特效药,永明,我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觉得你还有再继续隐瞒我的必要了吗?”  邵萍想要自己可能是得了癌症这样重山向自己倾倒而来的不治之症,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  “我是不是……是不是已经……”  “没有!你没有!”  年永明生怕邵萍会说出来“乳腺癌”三个字,慌乱之下,否决道。  “萍萍,你没有事儿,你什么事儿也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  邵萍无力到说不出来一个字,虽然她不是印象很深刻是不是服用了他莫昔芬,不过她觉得她的记忆中,隐约有这种药的名字浮现,再加上,她的ru-fang,确确实实有阵阵作痛,甚至是发涨的感觉,让她对自己患了癌症的事情,越发的确定了起来。  “没有可是!”  年永明极力的否决到。  倏地一把,他走上前,握住了邵萍的手,很认真的一字一句道——  “萍萍,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儿,你的病,我会找最专业的医生给你治好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年永明的额头沁着一层细细的薄汗,因为怕邵萍会胡思乱想,他把话说得很急。  也正是因为他把话说得很急,嗓音中不断的喘着气,眼仁中也带着显而易见的惊恐和心虚,让人看了去,能很清楚的发觉出来他有对邵萍关于她的病情的事情,有所隐瞒。  虽然已经发觉了年永明对自己的隐瞒,不过邵萍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他对自己的紧张,以及对自己的诚恳。  她不是什么糊涂的人,能很清楚的认知到,年永明对自己是怀揣着善意的谎言,不希望自己就此对自己的病情有什么恶化的情况发生。  深呼吸了一口气,邵萍克制住心口处像是有一块巨石在积压着自己胸口的难受感,蠕动了几下唇,道——  “永明,你和我说实话吧,我的身体情况到底什么回事儿!”  年永明:“……”  “不管我是患了癌症,还是没有患癌症,我都要我身体的真实情况!”  如果说自己真的是患了癌症的话,她也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自然是会权利的配合治疗,不会做那些破罐子破摔的消极事情。  “没有怎么回事儿,你放心吧,萍萍,我会在国外给你找最专业的医生给你治病,一定要你身体健健康康的。等过一两天,我把年氏这边的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我就带你去日-本那边看病,那边有最权威的医生,你的身体不会有事儿的!”  年永明不提关于邵萍的病的事情,岔开话题的说一些其他的话。  闻言,邵萍摇晃着头儿。  “永明,其实你越是瞒着我,我越会觉得我已经患了癌症!”  有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叫做“物极必反”,就像是现在的年永明,他越是百般的隐瞒关于邵萍的病情,邵萍就越发的敢肯定,自己就是患了癌症,而且到了要专业医师,才会治疗自己的病,自己才会痊愈的地步。  邵萍的话,让年永明无法作答。  他觉得自己已经隐瞒的很好了,却始终忘记了邵萍并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依照她对自己的了解,自己根本就什么事儿也瞒不住她。  年永明无措的抿了抿唇,见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邵萍也已经发现了她患了癌症的事情,就对她再怎样隐瞒,也无济于事,他一再思忖着,埋低了头儿,对邵萍坦诚了关于她的情况——  “萍萍,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再隐瞒你了,其实你猜的没有错,你……确确实实是患了乳腺癌,而且是乳腺癌晚期!”  年永明的话一经说出口,就像是一计重磅的炸弹,在邵萍的感官世界里,轰然炸开。  她患了癌症,真的患了癌症……  虽然之前只是猜测,只是猜想自己可能患了癌症,不过,现如今自己的真实情况,得到了证实,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好像落下了一座大山,把自己砸的粉身碎骨。  有些东西,哪怕之前自己清楚,甚至有了认知,但是当这些东西,真真切切的摆在自己的面前,还是不可否认的让自己的世界都颠覆了。  放置在chuang单下面的手指,颤抖到连握紧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年永明见邵萍的唇,颤颤巍巍的泛出苍白,他心疼极了。  从一开始的隐瞒,到现在被邵萍知晓,年永明越发的不确定,自己从最开始就在做的一切,到底是错了,还是对了……  把邵萍的手,重新放置到手掌心里,年永明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  “萍萍,你别担心,你的情况没有那么糟糕,我已经帮你联系了日-本最权威的外科手术医生,如果可以,我尽量让他们用药物治疗的办法儿给你治疗,实在是不行了,我们就做手术!总之,萍萍,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年永明和邵萍认识多年,对于她是一个爱美的人的性格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尽可能的不让邵萍做乳腺切除手术,除非是不得已而为之,否则,他会让一切的风险度,都降到最低。  邵萍对自己已经患了癌症的事情,虽然谈不上绝望,但受到的打击,还是不小的。  心里凄然着,她看到年永明眼底对自己的关心和真诚,还是尽可能让自己不那么悲观的对他点头儿。  “嗯,我不会出事儿的!”  邵萍不允许自己出事儿,她的女儿还没有结婚,她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嫁人,怎么舍得就此离开这个世界。  再者说了,她都已经找到了藤佳雅的孩子,她要把自己心里的亏欠,补给那个孩子,哪里会允许自己在癌症面前,就低了头,就此抱憾终身呢?  所以,她不允许自己出事儿,哪怕是癌症晚期了,也坚决不允许自己出事儿,对困境低下了头儿。  看邵萍还有求生的意识,年永明欣慰了。  如此说来,他当初会担心邵萍就此想不开的做了什么自杀的事情,是自己杞人忧天。  “嗯嗯,等我把年氏的工作,安排好了,我就带你去日-本看病!”  “好!”  邵萍点头儿应着声,脸上写满了坚定。  “不过……在我去日本之前,我有一件事儿要处理了!”  本来,年永明还在欣慰邵萍对于自己患了癌症还这么乐观心理的对抗癌症,不过她刚刚的话,却莫名的让年永明高兴不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胡思乱想了,他蓦地觉得邵萍说她有事儿要处理的这件事儿,是关于乔慕晚的!  “什……什么事儿?”他颤抖着声音问道。  “是佳雅的孩子,在去日-本之前,我要见佳雅的孩子一次!”  ——————————————————————————————————————————————————————  厉锦江在医院的监-控室里调出来了邵萍病房的监-控视频。  果然是没有让他失望,带走邵萍的人确确实实是年永明。  看着监-控录像里年永明的身影,厉锦江眯着自己的眸,握紧拳头儿的死死盯着里面的人。  再把关于年永明进-入邵萍病房,到他带邵萍离开病房,再到他离开医院的全部视频都扫了一圈以后,厉锦江捏紧手指,腾地一下子从座椅上面站起来了身体。  没有做多余的考虑,他拨了电话出去。  “马上给我查年永明现在在哪里?不管你们是去年氏找,还是去年家找,就算是把整个盐城给我翻遍了,我也要找到他!”  接到了命令的保镖们,闻言,不敢有任何的丝毫懈怠,连忙点头儿答应。  ——————————————————————————————————————————————————————  从监-控室里出来,厉锦江看到了邵昕然正倚在门口那里,一副在等着自己出来的样子。  本来,邵昕然是打算随厉锦江一起进监控室的,不过想到自己要和这样的男人共处一室,她莫名的心里犯膈应。  想到自己脸受了伤的事情,和他有脱不开的干系,她就犟着性子,哪怕担心自己的母亲担心的要死,也死活不肯进去。  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厉锦江,她抬起头儿,问到——  “查到了吗?我母亲是让谁带走了?”  “查到了,是年永明!”  对邵昕然没有任何的隐瞒,也介于邵昕然是邵萍的女儿,有权知道她母亲的情况,就对她毫无保留的坦诚了。  “年叔叔?”  听到是年永明带走了自己的母亲,邵昕然蹙眉。  不管怎样说,自己母亲当初患癌症的事情,就是他告诉自己,关于自己母亲的情况如何进行治疗,也是他和自己说的,在本质上,她对于年永明还是很相信的。  “他为什么要带我妈?是你做了什么事儿吗?”  邵昕然不相信年永明会对自己母亲有什么不利的行为发生,从猜测的角度上讲,她能想到的,就是厉锦江对自己母亲不好,被年永明发现了端倪,所以,他要带走自己的母亲。  敲定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她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儿,毫无保留的说出口,质问道。  哪里会承认是自己有对邵萍不好还是怎样,厉锦江从自私的心里去看年永明,很确定年永明带走邵萍就是不怀好心。  “这句话,你应该去问你的年叔叔,而不是我!”  邵昕然:“……”  “关于你不在盐城这段时间,我对你母亲是如何照顾的,我厉锦江扪心自问,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所以,关于你觉得我对你母亲做了什么事情,我不想对此和你说任何一句解释的话!”  厉锦江也是犟性子的人,自己的女儿不念自己的好,却记得那个屡次三番怀着坏心思的男人的好,让他心理也会不平衡。  “你不是有你年叔叔的电话吗?你母亲现在和他在一起,你自己亲自打电话给他,相比较过来问我,不是更好吗?”  其实不然,厉锦江深知自己打电话给年永明,他根本就不会予以理睬,但是让邵昕然打了电话给年永明却是不同。  因为邵昕然是邵萍女儿的原因,年永明应该会把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告诉邵昕然,自己如果从邵昕然哪里知道了年永明现在所处的位置,自己要去找邵萍,就会很简单。  少了那么多的人力和精力,自己不至于走投无门。  对于厉锦江的回答,邵昕然气愤的想和他理论,可是当她把手指准备伸出去的时候,还是挫败的收了回去。  毕竟她如果和年永明联系不上,还得靠厉锦江帮助自己找自己的母亲,所以,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不能和他撕破脸。  隐忍着心口处憋着一口气的恼火感,她抿紧着唇看向厉锦江——  “我现在就给年叔叔打电话,如果说是你的原因让我母亲出了事儿,我不会饶了你的!”  说完话,邵昕然拿着手机,转身,离开……  ——————————————————————————————————————————————————————  见邵昕然转身离开,厉锦江就像是卸下了心头儿的一块大石一样吁了一口气。  不过就是这样,他并没有轻松下来。  虽然邵萍的事情,算是暂时让自己不用那么担心了,但是还是乔慕晚的棘手事情,让自己手足无措。  一想到乔慕晚有极大的可能是藤佳雅的孩子,他整个人就凌乱的不行。  捋顺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厉锦江拨了电话给玛雅院长。  这边,厉锦江没有时间去见玛雅院长,就准备打电话和她咨询一下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那边,邵昕然捏着手机,在给年永明打电话。  拨出去了年永明的电话号码,冗长的忙音,从电话中传来……  在等待年永明接电话的过程中,邵昕然真的觉得这个过程实在是漫长。  足足过了一分钟也没有人接电话,她挫败极了。  那种在给别人打电话,对方通了电话,却不接电话,最让自己无法忍受。  忍受不住想要确定自己母亲到底有没有在年永明那里,邵昕然又打了电话给年永明。  可是还是没有人接通电话。  邵昕然不信这个邪,就接连又打了十几个电话,可是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还是没有人接电话。  等不到对方接电话,再好脾气的人,耐性都被磨光了,尤其是像邵昕然这样的女人,更是没有了耐心。  心烦的把手机按下了挂断键,她皱着眉,抿着唇,不情愿的咕哝一句。  她这边很是心急关于自己那个患癌的母亲的情况,可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年永明不接电话。  受不了了这样的等待,她把手机收回到了衣兜了,然后咬了咬唇以后,抬起脚,往厉锦江刚刚在的位置那里折回。  ——————————————————————————————————————————————————————  邵昕然折回到厉锦江刚才在的位置那里时,厉锦江正好和玛雅院长联系上。  “玛雅院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边临时有些事儿,不方便过去你那边,我就和你在电话里把事情说一下吧!”  闻言,电话那端的玛雅院长,点头儿同意了下来。  见玛雅院长应允,厉锦江酝酿了一下自己该怎么样说话后,嗫嚅着唇,开了口——  “玛雅院长,其实我想问你,在你们英德福利院,就是在英德福利院没有倒闭的时候,你们院里,曾经……有没有一个叫慕晚的孩子?她后来被盐城的乔家给收养了!”  厉锦江对玛雅的话刚说出口,走过来这边的邵昕然,赶巧听到了“慕晚”,“乔家”这样的min-gan词汇。  本来,她是打算直接拔腿走到厉锦江的眼前,不过听了厉锦江打电话的时候,提及到了这几个词汇,她赶忙顿住脚步,躲在拐角的另一侧那里,准备偷听一下关于厉锦江和电话那端人物的对话内容。  不知道邵昕然来了这边的厉锦江,一心只想着从玛雅院长的嘴巴里,得到一些事情真相被证实的消息。  电话那端的玛雅院长,一听说厉锦江提了慕晚这个名字,还提了乔家,她当即就有了印象。  不光光是当年这个叫“慕晚”的孩子,在英德福利院的时候,时常有个女人来看她,还因为她当时的名字带有深意,让自己至今记忆犹新。  与子相慕,久逢恨晚……  慕晚……  这是她名字的由来,当时玛雅院长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喜欢的不行,从这个名字中,她解读出来了这个孩子是一个有故事的孩子,而且这个名字起得如此感性,可想而知,她的父母之间,一定是有一段不被人祝福的爱恋发生。  对于这个叫慕晚的孩子,她记得实在是太过清楚。  不过这还未完,就在前不久,大约不到一年前,年永明也有来找过她,问了关于这个叫“慕晚”孩子的去向。  因为当时英德福利院发生了孩子食物中毒,还有一些外部坏境等重大因素的影响,福利院到最后就被迫关闭了。  很多孩子,有的被转去了其他的福利院那里,有的孩子被好心人给领养了。  不过因为她对这个叫“慕晚”的孩子,实在是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她被一户姓乔的父母给收养,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当时年永明来找她问关于叫“慕晚”这个孩子的事情时,她就告诉了年永明,说乔慕晚被一户姓乔的父母给收养了。  今天听厉锦江也来问自己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她着实惊讶了一番。  她和厉锦江有过交情,很清楚厉锦江是厉家人,在盐城有举足若轻的地位,他来问了自己关于乔慕晚的事情,正好证实了这个叫乔慕晚的女孩子的身世,确确实实不简单。  自己当时的猜测也差不多得到了一定的证实。  “嗯,我知道这个孩子,她是我们英德福利院没有倒闭的时候的一个孩子!”  对厉锦江没有任何的隐瞒,玛雅院长回答了他。  一听说乔慕晚是英德福利院里的孩子,厉锦江激动之余,就打算让玛雅院长给自己说一说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毕竟,自己突然知道了她不是乔家父母的孩子,有极大可能是藤佳雅的孩子,他无法再继续冷静了。  “玛雅院长,麻烦你,麻烦你给我说一说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吧!我……我这边很有必要要知道关于她身世的事情!”  一听说厉锦江也希望知道关于这个叫慕晚孩子的事情,玛雅院长皱了皱眉。  年家在盐城就已经是名门大户了,年家找乔慕晚,厉家这边还找乔慕晚。  可以见得,这个乔慕晚的身世,确实没有那么简单。  “之前年永明先生就有来问过我关于慕晚那个孩子的事情,这会儿你也问关于慕晚那个孩子的情况,我真就想知道,慕晚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什么?年永明也有问过你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