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79章 :乱-伦之名(七千字)

第379章 :乱-伦之名(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2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之前年永明先生就有来问过我关于慕晚那个孩子的事情,这会儿你也来问关于慕晚那个孩子的情况,我还真就是想知道,慕晚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让你们厉家和年家,这两家名门大户,都来找我问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  “什么?年永明也有问过你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去顾及玛雅院长后面说的话,一听说年永明也来找她问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厉锦江彻底是不能淡定了。  错愕的瞪大了眼,在邵萍的问题上,他们两个人就挣得你死我活的,这会儿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两个人也同时都来找了玛雅院长。  一时间,厉锦江的脑海中凌乱成了空白的一片。  在想到年永明比自己先发现了关于乔慕晚的身世,他已经先下手为强了,厉锦江扼腕起来。  果然自己就算是再怎样神机妙算,也终究不如年永明那个心思城府都极深的男人。  玛雅一听厉锦江的震惊口吻,又确定了他和年永明两个人之间有极大可能是认识的关系。  想到这里,玛雅竟然有些确定这个慕晚,不是厉家人,就是年家人,亦或者说,和这两个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玛雅院长,麻烦你给我说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年永明他……他找你问关于乔慕晚的事情,都问了些什么?”  把事情都想了一遍,厉锦江才愕然发觉,当初乔慕晚会嫁到年家,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原来年永明在这之前,已经发现了乔慕晚的身世。  如此说来,一切的事情,都有迹可循了。  和厉锦江交情不浅的缘故,玛雅院长对厉锦江没有任何的隐瞒,就把年永明找她,问了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他。  听完了玛雅院长的回答,厉锦江把垂落在体侧的手指,捏捏握在了一起。  玛雅院长说曾经有过一个女人来福利院这边看乔慕晚,想来,应该就是一直心里对藤佳雅有愧的邵萍。  而关于年永明来查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并且让她嫁给年南辰,成为年家的儿媳妇,就是他咬定了乔慕晚就是藤佳雅的孩子。  如此,一切,都可以串联到一起,讲的清楚了。  该死!  在心底里暗咒了一句,厉锦江很恨现在这种存在的局面。  曾经,他有过错觉的认为乔慕晚是藤佳雅的孩子,只不过那会儿他不敢确认,不过现在确认了乔慕晚的真实身份,她是藤佳雅的孩子,是一个对他们大家来说,噩梦般的结果。  “这个慕晚,到底是什么来历?年家人找她,厉家人也找她,她是你们两家遗失在外面的孩子吗?”  因为乔慕晚那个颇有深意的名字,玛雅院长对她印象深刻,现在又接连被盐城的两个名门大户找,她实在是想知道这个乔慕晚到底是什么来历。  禁不住心里的好奇,她问了厉锦江。  被问及了关于乔慕晚的身世,厉锦江抿紧着唇,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关于厉家和藤家之间有一层藤老太太和厉老太太关系,外界都不曾知晓,这会儿却闹出来了乔慕晚和厉祁深在一起这样乱-伦的事情,还有了孩子,他不仅不知道该怎样说,更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儿。  他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的大哥大嫂知道了这件事儿,会不会闹出来脑梗。  “不是!她不是我们厉家的孩子,也……不是年家的孩子!”  稳定了一下思绪,厉锦江顿了一下,用严谨的、理智的回了玛雅院长的话。  “慕晚那个孩子,其实……其实是藤家的孩子!”  关于乔慕晚是不是年致彦的孩子,他还有待考证,毕竟年永明敢那么不顾及乱-伦的名义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乔慕晚,就说明了乔慕晚不是年致彦的孩子。  “藤家的孩子?”  玛雅院长也知道藤家,之前她参加一次慈善晚会的时候,藤家有捐款百万元给教堂这边用于设施建设,因此,她有和藤嘉闻结缘。  “我怎么不知道藤嘉闻先生除了藤雪还有一个女儿?”  “不是藤嘉闻的孩子!”  说到藤嘉闻,厉锦江不免心里起疙瘩。  其实不然,厉潇扬那个孩子也是藤嘉闻的孩子。  隐忍住心底里对藤家的排斥反应,他定了定神儿。  “藤嘉闻还有一个妹妹,这个慕晚……是他妹妹的孩子!”  闻言,玛雅院长蹙了蹙眉。  虽然她和藤家的关系,谈不上和厉锦江这般,不过,关于藤家的家庭组织,她还是知道。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藤家还有一个女儿的。  “那慕晚那个孩子的生父是谁?”  “我不清楚!这件事儿,我暂时都只还是猜测,具体的事宜,我……”  “砰!”  厉锦江这边还准备和玛雅院长说些什么,那边,从拐角处端着医药托盘的医护人员,和躲在拐角处那里的邵昕然,撞了个正着。  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医护人员的医药品,从托盘中掉落,滚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毛手毛脚的医护人员见自己撞了人,赶紧给邵昕然道着歉。  “谁?”  听到拐角处那里有人,厉锦江质问了一声后,迈开步,走了过来。  本就受了惊吓的邵昕然,还没有从医护人员的道歉声中反应过来,那边,听到了厉锦江的声音,她什么也顾不上了,凭借着本能,拔开步,快速的跑开。  厉锦江疾步走来,在前方的一个拐角处那里,他看到了一个让他着实熟悉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闪躲进了那个拐角那里。  有些确认又有些不确认自己看到的人是不是邵昕然,厉锦江在看见站在地上收拾医药品的医护人员,声音不友善的问——  “刚刚那个人是谁?”  其实医护人员也没有怎么注意到自己刚刚撞了什么人,不过因为邵昕然的脸上有贴着纱布,这样明显的特征,还是让她凭借着刚刚的记忆,回答了厉锦江。  “是……是一个脸上贴着纱布的女人!”  一听医护人员说是脸上贴着一个纱布的女人,厉锦江本来还是不确定的心理,这下子变成了完全的确认。  是邵昕然,是她,刚刚是她有在听自己讲话。  虽然不确定邵昕然听没有听到自己和玛雅院长的谈话内容,也不确定邵昕然到底听去了多少内容。  不过……她会这般落荒而逃,可想而知,一定是怕自己发现什么,不然依照她对自己那么张狂的性格,怎么可能这样怕自己发现什么的跑开!  想到邵昕然有极大可能听到了自己和玛雅院长的谈话内容,他的嘴唇,紧抿成了一道弧线……  ————————————————————————————————————————————————————  邵昕然近乎是步子没有停歇的进了电梯,往楼下那里走去。  太震撼了,这一切真的是太过震撼了,震撼到让她难以置信。  她之前就有听杜欢说过乔慕晚不是乔家父母的孩子,不想这个乔慕晚竟然是藤家的孩子。  要知道,藤家和厉家,可是有一层不被外界知道的关系存在,如果是这样,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背负的可就是luan-伦之名!  想到这里,她把自己母亲告诉自己的话,又都想了一遍。  自己的母亲曾经有说过这个乔慕晚很像她故人的一个孩子,如此看来,事情果然没有被她猜错的话,这个自己母亲的故人就是乔慕晚的母亲——藤佳雅!  有些说不清自己心里是高兴,还是怎样,她竟然觉得自己在短时间之内,无法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爆炸性消息。  脑海中不断浑浑噩噩的想着这个复杂的关系网,她脚下步子发虚的走出来医院。  若有所思的走在医院的路上,她两个手指,不断的在身前交叠的握紧着。  因为她脸上缠着纱布的原因,不断的有来往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只不过,她一心想着的都是自己的事情,完全顾不上大家伙对她的指指点点。  就在她没有看路的行走时,与正面走过来的年南辰撞到了一切。  昨天乔茉含跑出去了以后,他也要追出去,不过被李南给拦住了。  年南辰本就是暴脾气的人,被李南给拦住了,他当即就来了脾气的给李南揍了。  以往,对于年南辰对自己出拳,李南多数情况下都不会选择回手,不过这回儿,因为乔茉含的事情,他对年南辰彻彻底底的不能容忍了。  为此,两个人就扭打成了一团的在酒吧里大打出手。  两个人本就是混世魔王那种二世祖,打起架来出手都招招切中要害,不要命那种,到最后,两个人都打进了医院这里来。  在医院这边,待了一晚上,年南辰准备出院的时候,碰到了来医院这边看李南的乔茉含。  本就对乔茉含突然间有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这会儿,她来医院看李南而不是看自己,着实让他窝火。  他拉住乔茉含,和她理论的时候,被乔茉含给扒开了手。  不仅如此,昨晚想了很多的乔茉含,还说了很多让年南辰男性尊严受辱的话。  在乔茉含站在李南身边,对他以敌人的姿态对峙时,年南辰彻底无法忍受了,就来了火气的扯下自己手臂上面吊着石膏,气匆匆的冲出了病房,下了楼,漫步目的的走在医院的小道上。  怒火未消的原因,他没有看着前方的路,以至于和神情恍惚的邵昕然撞到了一起。  突然撞到了人,年南辰本能性的冲邵昕然大喊。  “你走路不长眼睛吗?”  邵昕然的身体被年南辰撞到一旁,脚下下意识的一个趔趄,要不是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路边座椅的扶手,估计这会儿就倒在了地上。  听到有些熟悉的男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邵昕然抬起去看,在看到年南辰一张挂彩的脸上,尽是愤怒,她蹙眉。  “年南辰?”  年南辰:“……”  听到有人在唤自己,年南辰的表情怔忡了一下。  拧了拧眉头儿,他定睛的看了一眼脸上缠着纱布的女人。  再确定是与自己撞到在一起的女人是邵昕然的时候,他本就拧起的眉,都堆到了一起。  “昕然?”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想到自己姨娘刚刚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乔慕晚稳定了一下情绪,问着厉祁深。  对于乔慕晚的发问,厉祁深不动声色的掀了掀眼皮。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祁深虽然反问了乔慕晚一句,但是字里行间,已经把关于梁惠珠的事情,和他撇的一干二净。  见厉祁深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样子,她凝眉。  “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刚刚,我刚刚和惠珠约在外面的时候,她没有什么异样的啊?这怎么见了慕晚以后就……我……哎!”  梁惠珍无法再把话说下去,自己妹妹突然变得让自己不认识的样子,让她伤心又伤神。  看自己的妻子对梁惠珠这般顾念姐妹的情谊,乔正天走上前,环住她的肩膀,抱在自己的怀中。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清楚你妹妹是什么人,有什么可唉声叹气的啊?”  乔正天没有明说些什么,不过关于当年梁惠珠gou-引自己的事情,让他当年就有认清楚过自己妻子的妹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梁惠珠今天会失控,乔正天见怪不怪,指不定就是见不得自己的妻子好,也见不得乔慕晚嫁到了厉家,生了妒忌之心,就闹出来了这样幺蛾子的事情。  “不是啊,惠珠不是这样的人啊!”  “她是什么样的人,是通过她做出来什么事儿来看的,而不是你觉得她不是就不是!”  “可是……”  梁惠珍还想再说些什么反驳厉锦江,可是话到嘴边,自己还憋了回去。  小的时候,因为自己有些什么自己的妹妹总是想着要抢走,碍于自己是姐姐的原因,她就没有计较些什么,不过现在想来,可能真的就是太过迁就自己的妹妹了,让她对自己有什么比她好的,她就会嫉妒自己,所以在她今天看到了乔慕晚以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动了手。  “没有什么可是,你先别想太多,孩子还在这儿呢!”  见自己的丈夫说的话也在理,梁惠珍点了头儿,没有就自己妹妹的事情再说下去。  “吴妈,你扶夫人先去休息一下!”  “好的,先生!”  闻声,吴妈走过来,搀扶过梁惠珍,上楼去休息。  没有了梁惠珍在,乔正天长吁了一口气以后,看向厉祁深和乔慕晚。  “祁深,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对于自己的这个只手遮天的女婿,虽然他是晚辈,但是乔正天向来都是抱有敬畏的心理对他。  闻言,厉祁深温漠的点了下头,示意乔正天并没有什么。  “其实慕晚啊,你不是很清楚这里面是有什么事儿,你姨娘不是针对你,是她本身和我们乔家就没有表面上那么和善,所以啊,你不用多想,更不用把这些事儿都归咎到祁深的身上,你姨娘那个人向来都善妒,见你嫁了祁深,她家杜欢还没有一个男朋友,她就嫉妒你,懂不懂?”  听了自己父亲的话,乔慕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儿。  杜欢喜欢厉祁深这件事儿,她是知道的,自己的姨娘因为杜欢的原因对自己动手也未尝不可能,只不过……她总是隐约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母亲那边,我还得安抚她,慕晚,你和祁深回去吧!”  说着话,乔正天又看向厉祁深。  “祁深啊,慕晚就麻烦你照顾了,这孩子现在怀着孕,很min-感,你比他年长,多担待她一些!”  其实就算是乔正天不说,厉祁深也把乔慕晚当成是宝贝儿一样的捧在手掌心里。  “你放心吧爸,我会照顾好慕晚的!”  有了厉祁深这样一诺千金男人的答复,乔正天笑着,欣慰的点了点头儿。  ————————————————————————————————————————————————————  乔慕晚坐在厉祁深的车上,情绪不是很好。  本来,厉锦江突然调查自己的事情就足够让她想不明白的了,这会儿自己的姨娘又来闹,她觉得自己之前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的生活,又开始有波澜浮动了。  厉祁深开着车,余光不经意间看到眉目间倦怠的乔慕晚,他探过手,包裹住她的手指,问——  “很累?”  “嗯!”  乔慕晚没有否决,闭着眼,将小脑袋靠在车座上,点了点头儿。  看到自己身边小女人倦怠的样子,他打心底里心疼。  “因为你姨娘?”  “有她的一部分原因!”  一听说乔慕晚会这样疲倦还有其他的原因,厉祁深挑眉。  不禁,他揣测到乔慕晚会疲倦的另一部分原因,应该和她今天来乔家这边有关。  “你二叔来我家调查我的身世了!”  乔慕晚嗫嚅着唇,将这些话说给厉祁深听的时候,他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化,但仅仅是瞬间,就恢复了以往那一副莫不关系的冷漠样子。  “祁深,你不觉得你二叔真的很奇怪吗?他在调查我,而且是带着某种目的的调查我,我真的很不安,而且我很清楚,这并不是我怀孕min-感的原因,他……是真的可能知道关于我身世的事情!”  “知道又能怎么样?影响什么?”  不像之前那样否决乔慕晚,这会儿的厉祁深,很坦然的反问着乔慕晚。  被厉祁深问着,乔慕晚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厉祁深。  确实,厉锦江就算是调查自己,也不影响任何事情。  “我能不能……和你二叔见一面,问问他调查我的原因?”  实在是搞不清楚厉锦江在自己的事情上面较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一种让自己探求真相的心理,让她着实想和厉锦江见一面,当面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听乔慕晚在用商量的口吻问着自己,厉祁深漫不经心的动了动眼皮。  再定睛把目光定格在前方的路况上时,他嘴角,堪堪的扯动着——  “这件事儿我来安排,等安排好了,我陪你去见他!”  “好!”  ————————————————————————————————————————————————————  今天上午两个人去民政局领了证,今天下午自然是要回厉家老宅那边一趟,把这件事儿告诉厉家的两尊大佛。  刚刚在来厉家老宅这边的路上,乔慕晚有让厉祁深下车去买了一些营养品给两位老人带来这边。  下了车,厉祁深去后备箱里取营养品,乔慕晚则是在车边上等他。  有电话进到了乔慕晚的手机里,她看了一眼手机号码,蹙眉。  打电话给自己的,竟然是年永明!  想不到年永明打电话给自己还要做些什么,乔慕晚咬了咬贝齿。  在权衡了一下利弊后,和厉祁深说了自己要去接个电话后,就迈开步子,去了一边去接电话。  电话被接通,里面,一道虚弱力气的女音传来。  “请问……是乔慕晚吗?”  邵萍刚刚用自己的手机给乔慕晚打电话,不过一直被告知出于占线状态。  她不知道,因为她之前打电话给乔慕晚,被厉祁深给接到了,就把她的手机号给拉黑了。  用自己的手机打不通乔慕晚的手机,没有了办法儿,邵萍就接了年永明的手机,给乔慕晚打电话。  好在她虽然是患了乳腺癌,自己的脑子还算好使儿,把乔慕晚的手机号,深深的映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不是年永明,而是一个女人,乔慕晚下意识的拧眉。  “请问你是哪位?”  “我……我是……”  听乔慕晚问自己是谁,邵萍本能的开口想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却又在准备把话说出口时,觉得自己突然说了自己是谁显得突兀,就生生的把话憋在了嗓子眼里。  有些没有做好准备说自己是谁,她咽了咽唾液,捋顺了下自己的情绪后,用紧涩的声音,道——  “我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我?我是你那天在医院那里,搀扶的那个女士!”  听到邵萍这么说,乔慕晚立刻有印象起来。  并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让自己印象深刻,而是因为那位女士,当时对她表现出来的样子,实在是让她至今都在诧异。  她似乎认识自己!  “我记得您!”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