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0章 :藤肖兰芬要见乔慕晚(八千字)

第380章 :藤肖兰芬要见乔慕晚(八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17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记得您!”  乔慕晚抿了下菱唇后,回答道。  一听说乔慕晚记得自己,邵萍欣然。  “慕晚,我们……我们能不能见上一面?我要去日-本了,我想在去日-本之前,和你见上一面!”  邵萍实在是太过激动了,以至于完全没有意识,凭借着本能就唤了乔慕晚“慕晚”这个亲昵的称呼。  对于邵萍说要和自己见面,乔慕晚蹙眉。  从她见到自己时表现出来的惊愕样子,再到她现在要邀请自己见面,乔慕晚着实好奇她对自己,怎么就这般……念念不忘?  实在是控制不住想要知道这个邵萍找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没有按捺住自己心中的猜想,沉寂了一下思绪,问出了口——  “您是不是认识我?亦或者说,您对我的事情……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闻言,邵萍怔忡了一下,本来,她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启齿的说些什么,不想,乔慕晚竟然已经发现了这里面有事儿,自己主动问出了口。  低头沉吟了三秒钟之后,邵萍答了话。  “是,我不仅是认识你,也认识你的母亲,还知道你到底是谁!”  邵萍的话一经说出口,让拿着手机的乔慕晚,震惊到险些把手里的手机跌落到地上。  她认识自己,还认识自己的母亲,也知道自己是谁……  这……  “要和我见一面吗?”  “要!”  没有任何的思索,乔慕晚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以往,自己不想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就对这件事儿漠不关心,这会儿,事情被挖掘了出来,她根本就做不到再继续坐视不理。  “那我们就在……”  得到了乔慕晚的肯定回答,邵萍刚准备说出和乔慕晚见面的地址,电话突然就断了声音,只剩下冗长的忙音,阵阵传来……  “喂?”  电话里没有了邵萍的声音,乔慕晚慌乱的对着听筒说话,可是不管怎样,里面就是没有了回音。  见自己无果,乔慕晚赶忙回拨年永明的电话。  可自己得到的结果,却是手机关了机。  “出什么事儿了?”  厉祁深听到乔慕晚这边有慌乱的声音传来,他放下取营养品的动作,迈开步,走到乔慕晚这边。  见厉祁深走过来,乔慕晚捏紧着手指,眼底有颤抖的波纹涌动。  “……有人,认识我,认识我母亲,也知道我到底是谁!”  闻言,厉祁深锋朗的剑眉微蹙。  “刚刚,和我说这件事儿的人给我打电话,要和我见面,但是……不等她说出来要和我见面的地址,她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乔慕晚虽然一颗心都悬了起来,但还是理智,行为动作上,并没有什么大起伏的动作。  将手指抵在唇上,她让自己保持冷静的情绪,思忖着这一切。  “这位女士,是我上次在医院碰到的那位,她当时对我,就表现的极为错愕,今天她对我说了很多,我觉得……她没有对我说谎!不过,我有些想不通,她为什么用年永明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绕不开谜一样的情况,乔慕晚颤抖着唇瓣,字斟句酌的把年永明和邵萍之间的关系,尽可能的交织在一起。  “想不通就不要再想!”  见乔慕晚的全部情绪,都因为邵萍的这通电话牵动了起来,厉祁深安抚着她。  把乔慕晚扳向自己,他长臂一伸,她顺势就靠在了他的肩头儿上了。  没有了之前的慌乱,乔慕晚窝在厉祁深的肩膀处,好一会儿,她喃喃道——  “年永明一定一开始就知道了我是谁!”  能让他做出来棒打鸳鸯的事儿,在乔氏出现债务危机的情绪下嫁给年南辰,可想而知,这一切都在他的事先意料之中。  而他这么做,有他这么做的原因,究其原因,她猜想的到,是自己的身世。  不由得,年永明曾对她说过,“你本来就应该是年家人!”的话,窜入到了她的脑海中。  不知道自己的猜想对不对,但是乔慕晚还是很大胆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是年家的孩子!”  厉祁深:“……”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我就是年家的孩子!”  听了乔慕晚自己个就把自己身世给扒出来的话,厉祁深寡淡表情的脸上,依旧不显山、不露水。  有厉锦江、年永明,藤嘉闻,现在还有了邵萍围绕在她的身边,动不动就拿出来一副错愕的表情看她,这一切,乔慕晚会联想到一起,厉祁深并没有可奇怪的。  他的女人虽然不是八面玲珑的人,但是小聪明还是有的,她会想到自己的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一直都觉得这一切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你预备怎么办?”  不是问乔慕晚有没有确定这件事儿,而是问了乔慕晚打算怎么做,字里行间,厉祁深已经透露出来了他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的这个消息。  只不过,乔慕晚并没有听出来厉祁深话里传递给她的信息。  “我想见年永明一面!”  乔慕晚的话刚说出口,屋里,厉老太太就和厉锦弘两个慌慌张张的出来。  “我说老头子你快点儿走啊!”  刚刚医院那边来了电话,说藤肖兰芬醒了过来,让他们都过去呢。  “我说你着什么急?姑妈不是说让祁深和慕晚过去吗?你这么着急过去干什么?等他们两个人来了,再去也不急的玩意儿!”  “怎么不急啊?我姑妈都昏迷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醒了,我们能不过去吗?至于祁深和慕晚啊,一会儿给他们两个打电话,让他们两个人再过去医院那边不就好了!”  说着话,厉老太太就拉着乔慕晚往外面走去。  两个人出了门,正好看到了已经来了这里的乔慕晚和厉祁深。  “祁深,慕晚,你们两个人来了啊!”  看到自己登对的儿子和儿媳妇,厉老太太说了话以后,就张罗着让两个人和自己一起去医院。  乔慕晚刚知道了一些关于她身世的事情,这会儿的情绪,很是不好,厉祁深并不打算让乔慕晚跟着自己去这儿去那儿的。  “去哪里?”  在厉老太太拉过乔慕晚的手,准备牵着她往车子那边走的时候,厉祁深横在自己母亲的面前,问着。  “嗳,瞅瞅你这个浑-犊-子,我还能把你媳妇整丢了怎么的啊?这不是你姑奶奶醒了么,让我把慕晚带去医院那边,说是有事儿!”  听到自己母亲说是藤老太太找乔慕晚,厉祁深不着痕迹的皱了下剑眉。  有些事情,被隐瞒的太久,突然间要公之于众,所有的事情,就都一起涌了过来。  不确定乔慕晚能不能接受藤家老太太告诉她关于她身世的事情,厉祁深握住乔慕晚的手,对自己的母亲。  “我自己开车带慕晚过去,您和爸先去!”  “我说你这个浑-犊-子,大家一起去不好吗?”  厉老太太不理解,这大家都在这儿呢,还都要一起去医院那边,坐一辆车有什么不好的?  “您和爸先过去,我和慕晚一会儿再去!”  厉祁深没有说原由,只是坚持着自己最初的决定。  见和自己的儿子也说不明白话,再加上他的性子,厉老太太也就不再强求了。  “那你快点儿,别让你姑奶奶等着急了!”  白了自己儿子一眼,厉老太太拉着厉锦弘就往备好的车那里走去。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离开了以后,厉家老宅这边,就剩下厉祁深和乔慕晚了。  看着自己父母远去的轿车,厉祁深再收回目光的时候,将双手抄袋,看向乔慕晚。  “想不想去?”  厉祁深虽然做好了不管事情怎样发展都陪在她身边的准备,不过太过突然的让她一个怀着孕的女人知道太多的事情,他有些不确定她能不能接受。  乔慕晚一直都在贝齿紧紧的咬住唇瓣,被问着关于要不要去医院那边,她凝了凝眉。  其实,她有想过去见一见藤家老太太,现如今,藤家老太太醒了,按理说,自己自然是要去见一见藤家老太太。  不过……一种莫名不安的感觉,让她的思绪有些凌乱。  一再捏紧着手指以后,乔慕晚点了头儿。  “嗯!”  ————————————————————————————————————————————————————  “永明?”  邵萍手里的手机突然被年永明给抢走,她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卡在了自己的嗓子眼里。  “你疯了吗?你真的要把那些事情都说给那个孩子听!”  年永明红着眼,质问着。  他都已经很小心翼翼的藏起来手机了,不想,自己刚刚出去的时候,还是被邵萍翻出来了自己的手机,还和乔慕晚通了电话。  看着年永明盛怒的样子,邵萍紧拧着眉头儿。  俄而,她才蠕动着唇,用虚弱的声音,说了话。  “我没有疯,当年的事情,我有一定的责任,我觉得,应该让这个孩子知道事情的一切原由!”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让她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她会原谅你吗?她又会过得怎么样?”  邵萍:“……”  “你当年已经错了,还要一错再错下去吗?”  “我没有!”  邵萍反驳到,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什么要乔慕晚怎样,只是当年的事情,她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永明,你知不知道?我是诚心忏悔的,我……我对不起那个孩子!”  想到当年的事情,邵萍就忍不住痛心起来。  当年,她是和年致彦是青梅竹马,可是后来出现了藤佳雅,让自己和年致彦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就此,自己和年致彦越走越远,到最后,他的眼里只有藤佳雅,没有自己的存在……  为此,她和藤佳雅之间,关系也出现了很大的裂痕,只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在面上,还是一派和和乐乐的气氛和藤佳雅做好闺蜜。  只不过,人都是有私心的,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变了心,让她根本就无法承受,到最后,她还是有私心的害了藤佳雅,让藤佳雅难产而死。  想到这里,邵萍越发的要确定自己和乔慕晚这个可怜的孩子,诚心忏悔一番。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说了,事情不是你的原因,你到底要自责到什么时候?”  看邵萍不断的往自己的身上揽责任,年永明忍不住拔高声音的说她。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萍萍,你为什么要让你自己活得这么累?”  年永明问着邵萍,然后伸出手,扣住她的肩膀,把有泪水在眼眶中打旋的邵萍,收入到了自己的怀中。  “佳雅不会怪你的,你又何必受良心的谴责活了这么久?”  “永明,你不懂,你不懂我的!”  藤佳雅是和她认识多年的好闺蜜,自己当初害了她的同时,也逼得年致彦最后死于车祸。  她是一个罪人,是一个让他们两个人离开,让乔慕晚那个孩子成为一个孤儿的罪人。  面对这些事情,她的良心上真的过意不去,自责极了。  “我可能不懂,但是你这样又能挽回什么吗?你只会让那个孩子活得痛苦罢了!”  “那我也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她,不管她是怨我,还是要我死,我都接受!”  “你要死可以,但是你想过昕然吗?你想过如果你不在了,昕然那个本来就没有父亲的孩子,自己怎么活下去吗?”  年永明一提到邵昕然,邵萍悲恸的情绪,就顿时敛住了。  确实,她还有昕然,还有这个没有结婚的女儿。  “那我就算是不死,我也要尽可能的补偿那个孩子!”  “你要怎么补偿她?你觉得你可以怎么补偿她?萍萍,你知不知道,你说了这些已经过去了多年的往事儿,非但不可能让那个孩子释怀,你也不能补偿她不说,还会让她陷入到无穷无尽的痛苦之中!那个孩子现在过得很好,你干什么还要去打扰她呢?”  年永明全部都是大道理的给邵萍说着他的想法儿,让邵萍根本就说不上来任何一句反驳他的话。  就在年永明继续灌输着不要把真相说给乔慕晚的时候,邵萍还是有了自己打算的把手指,捏紧到了一起。  “不行!”  年永明:“……”  “永明,不管你说些什么,我都要补偿那个孩子,这点儿,你改变不了我的!”  说着话,邵萍就下了chuang,穿上拖鞋,趔趄着不稳的步子往门口那里走。  见邵萍完全就不肯听自己劝的样子,年永明一个头儿两个大的暗叫“该死!”  生怕邵萍真的惹出来什么让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他赶忙追了上去。  “萍萍!”  年永明在邵萍的身后唤着邵萍,邵萍却什么也听不见,只顾着自己的想法儿,拉开了门。  房门被拉开的瞬间,邵萍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表情怔忡住了!  “……锦江?”  许是没有想到厉锦江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她都傻了一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听到邵萍在唤着锦江这个名字,年永明也倏地顿住了自己脚下的步子。  他都已经瞒过厉锦江把邵萍给带了出来,不想,自己还是被他找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  看到邵萍惨白着一张脸的看着自己,厉锦江蹙眉。  “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情况吗?”  虽然他很庆幸邵萍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她此刻的样子,还是让他忍不住心疼。  听厉锦江这么问自己,邵萍苦笑了下。  “你也知道我患了乳腺癌的事情吗?”  这话被邵萍问的极度的无力,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她的心脏都揪紧一样的难受着。  没有瞒着邵萍的意思,厉锦江点了头儿。  “我知道这件事儿!”  他都已经为她安排好了手术,怎么可能不清楚她的情况。  只不过,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年永明还是把她给偷了出来。  沉吟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厉锦江没有多想,伸出手去拉邵萍。  “我送你回医院!”  说着,他就往外面牵邵萍。  见邵萍为厉锦江带走,怔忡住的年永明当即就不依了起来。  “厉锦江,你给我放开萍萍!”  他已经让厉锦江背着自己把邵萍监管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了,同样的错误,他不允许自己犯第二次。  而且,现在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透明化了,如果自己就这样让厉锦江把邵萍给带走了,发生了什么让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还该怎么面对乔慕晚。  听到了年永明事到如今还在教自己如何做事儿的话,厉锦江当即就用手,力道加重的把邵萍控制在自己的臂弯中,然后对年永明一字一句道——  “你、休、想!”  说完这三个字,陪同而来的几个保镖,就横在了年永明的面前。  “厉锦江,你……”  看到自己面前的黑衣保镖,年永明当即气得吹眉毛、瞪眼起来。  “邵萍,今天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要是想找她说些什么,等她手术完了,身体恢复了健康再说!”  说完话,厉锦江完全不再给年永明任何和自己说话的机会,拉着邵萍,离开了酒店。  ————————————————————————————————————————————————————  与年南辰撞到了一起的邵昕然,看着相互间都受了伤的样子,同病相怜的坐在了一起。  已经入了冬的缘故,年南辰买了两杯咖啡过来。  不过邵昕然因为伤了脸的原因,不能喝咖啡这样有亢-奋作用的饮品,就把热咖啡,放到了一边。  看邵昕然没有喝咖啡的意思,年南辰注意到是因为她的脸的事情,就问了她,“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儿?”  对于自己脸是怎么受伤这件事儿,邵昕然完全不想提及。  “你问我的脸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的脸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见邵昕然反问自己,年南辰当即就没有消气的横了眉毛,不过仅仅是瞬间,他就压下来了自己的火气。  毕竟,他没有必要对邵昕然发火,事情的起因,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自己不应该迁怒她。  把年南辰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纳入到了眼中,邵昕然笑了下。  “就像是你不想说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儿一样,我也不想说!不过……我们两个还真就是同病相怜!”  同样的境况,都是伤了脸,都不想说原由,怎么看,两个人都如出一辙的很。  听邵昕然说两个人之间是同病相怜的境况,年南辰不禁想到了当年两个人还在一起的林林种种。  恍惚间,他才惊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本能的,他嘴角苦涩的笑了下。  “没想到,我现如今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陪在我身边的人,竟然是你!”  不仅是年南辰,邵昕然也是这样想的。  本来,她想过两个人这辈子算是老死不相往来了,不想事情过去了多年,在自己最孤注一掷的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是自己永远不想见的这个男人。  苦笑过后,年南辰长吁了一口气,口吻很淡。  “知不知道?我妈从楼上跌了下去,已经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了,不过,我爸却陪在你妈的身边!”  说到关于他们三个字之间这样的关系,年南辰不禁想笑,父母辈的有纠缠不断的关系在,他们做儿女的这辈之间,也是有着乱到错综复杂的关系在。  很多时候,他真的就觉得这一切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听得出年南辰口吻中的苦涩,邵昕然抿了抿唇。  她不是不理解年南辰,如果站在换位思考的角度,自己的父亲如果在自己母亲昏迷不醒的时候陪在其他女人的身边,她一定会大闹到底的。  沉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蠕动檀口,说了话。  “我妈患了乳腺癌,而且是晚期!”  闻言,年南辰着实震惊了一下。  “怎么回事儿?”  出于本能的反应,他皱眉问道,要知道,之前,他可是没有听到任何风吹草动关于邵萍患了癌症的消息。  见年南辰问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她嘴角薄凉的苦笑着。  “说来话长了!”  年南辰:“……”  能看得出来关于她的母亲的事情,邵昕然不愿意多说,年南辰也就没有就这件事儿,对邵昕然问下去。  “对了,你父亲的联系方式给我,我给他打电话打不通,他是换了手机号吗?”  “没有,他没有换手机号,你找他有事儿?”  “嗯,有点儿事儿!”  她有从厉锦江那里,听到了年永明知道乔慕晚身世的事情,如果说自己要是确定了乔慕晚是藤家的孩子,那她和厉祁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一起。  所以,她需要一个对这件事儿很清楚的人,从这里面问出来事情的真相。  “什么事儿?”  “是……是关于我母亲的事情!”  事情都还没有确定是怎么一回事儿,邵昕然自然是要留一个心眼儿,不能什么事情都和年南辰说!  “那你再打电话给他,如果你手机打不通,我的手机借给你!”  ————————————————————————————————————————————————————  年永明在接到邵昕然打来的电话时,整个人正气的不行的在酒店里砸东西。  该死。  真的是要气死他了,这个厉锦江真的就是仰仗他是厉家人,对自己竟然敢如此的指手画脚。  听到手机震动传来,他隐忍住胸腔里,有烈火在焚烧一样的感觉,拿起手机。  在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自己儿子的来电,他愣住了一下表情。  打从赵雅兰从楼梯上跌下来以后,自己的这个儿子对自己就表现的极为寡淡,这会儿却打了电话给自己,可想而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电话那端,邵昕然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  “年叔叔,是我!”  有些诧异打电话给自己的人竟然是邵昕然,年永明问了她,“原来是昕然啊,怎么了?”  年永明不知道邵昕然回过意大利的事情,也不知道她脸受了伤的事情,最近唯一一次给她打电话,电话还没有打通。  “没什么,我就是想向您求证一件事儿!”  说着话,邵昕然用眼神儿偷瞄了一眼去买热牛奶给自己的年南辰,然后捏着手机走到角落里。  想不到邵昕然会找自己确定什么事儿,不过除了她的母亲,他还真就想不到其他什么事儿。  考虑到,自己还需要利用邵昕然,让邵萍这会儿赶紧出国,不能让乔慕晚知道她的身世,就对邵昕然应允了。  “和叔叔不用客气,你说吧,昕然!”  见年永明应允了自己,邵昕然没有做多余的考虑,直截了当的问到——  “年叔叔,我想知道,乔慕晚,是不是真的是藤家的孩子?也就是说,乔慕晚的亲生母亲,是不是叫藤佳雅?”  年永明:“……”  听到邵昕然问自己这件事儿,年永明当即就怔愣住了。  再回过神儿来,他问——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听得出来年永明质问自己的语调里,带着难以置信,邵昕然的嘴角,不着痕迹的笑了。  不出意外,这个乔慕晚,真的就是藤佳雅的孩子,也就是藤家的孩子,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相连的堂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