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1章 :不管是什么事儿,你都要坦然接受,懂?(六千字)

第381章 :不管是什么事儿,你都要坦然接受,懂?(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听得出来年永明质问自己的语调里,带着难以置信,邵昕然的嘴角,不着痕迹的笑了。  虽然年永明没有正面和自己承认什么,但是他的语调,已经出卖了他。  不出意外,这个乔慕晚,真的就是藤佳雅的孩子,也就是藤家的孩子,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相连的堂妹……  “年叔叔,我怎么知道这件事儿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和您说了这么多,您应该猜得到,我已经知道了多少的事情!”  听邵昕然的话,年永明蹙眉的想着她到底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要知道,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他完全是抱着不让更多的人知道的心理,只不过,他越是这样想,往往事情就是事怨人为,这些他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事情,越是清晰而明显的呈现出来。  “是你母亲和你说的?”  “年叔叔,您没有听我的话的重点儿!”  年永明:“……”  “年叔叔,就算是您不想和我说些什么、承认些什么,甚至是敷衍的态度,对我问你的事情搪塞,我都会查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  邵昕然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年永明自知,自己就算是再怎样想隐瞒,也是瞒不住了的。  不过,听她张口闭口都还在叫自己年叔叔,年永明能看的出来邵昕然对他还是很尊重的。  “昕然,既然你打电话过来和我问这些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叔叔自然是不会不告诉你,只不过,叔叔觉得我有必要知道你是从哪来知道这些事儿的,这样我就算是告诉你,也能够追本溯源,不至于让我心有疑虑!”  闻言,邵昕然对于年永明老狐狸狡猾个性的询问,笑了。  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是拒绝告诉年永明是谁说这些事情给自己的,不过因为这些事儿,是她从厉锦江和玛雅院长的对话中听到的,对于厉锦江,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敢得罪的地方。  “是厉锦江!”  年永明:“……”  “对于这个人,我想年叔叔应该很清楚才是!”  听了邵昕然的话,年永明的唇,都紧抿成了一道弧线。  是厉锦江,又是厉锦江,他已经不止一次和自己唱反调了,之前是邵萍,这会儿是邵昕然。  连关于乔慕晚身世的事情,他都能乱说的告诉邵昕然,对于他,年永明真的是再也无法忍受了。  “昕然,我现在能不能和你见上一面,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邵萍现在已经被厉锦江劫走了,她会不会干出来主动上前找上乔慕晚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敢肯定。  对于自己拿厉锦江没办法儿的处境,指不定,邵昕然对他就会起作用,再加上邵昕然是邵萍的女儿。  所以他觉得让邵昕然对拦截邵萍把事情告诉乔慕晚,或许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一看年永明主动邀请自己,要和自己见面,邵昕然看得出来,不光光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或许,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  没有做多余的思考,邵昕然点头儿答应了下来。  “好!”  ————————————————————————————————————————————————————  邵昕然和年永明通完电话的时候,年南辰正买好热饮回来。  看着年南辰手里的热牛奶,邵昕然想着自己要赶去见年永明,就对年南辰抱歉的开了口,说自己临时有事儿要离开。  一听说邵昕然有事儿要走,年南辰本能反应主动提出来要去送她。  “不用!”  邵昕然拒绝着,关于她要去见的人是年永明,从本质上说,两个人之间谈及的话题,很是min-感,她自然是不想让谁知道。  年南辰本来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对邵昕然存有愧疚的心理,所以才想着送送她,不过邵昕然的拒绝,让他心理上过意不去的同时,还隐约间有了一种对她要去做什么事情,产生了好奇的心理。  毕竟,她刚刚通话的人,是自己的父亲……  “还是我送你吧,你在医院这边打车不便捷!”  “没关系,医院外面很多计程车的!”  对于年南辰的提及,邵昕然再三拒绝着。  最后拗不过邵昕然坚决的拒绝,年南辰只得不再坚持,不过……他想要知道,自己父亲和邵昕然见面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的心理,有增无减!  邵昕然坐上计程车离开以后,年南辰在一分钟以后也坐上车,跟上她的车。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一旦有了一个猜想以后,就会变得特别的敏锐,以至于越发的敢肯定这里面确确实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存在。  带着这样越发变得强烈的心理,年南辰小心翼翼的跟随上邵昕然所坐的那辆计程车。  只不过,他刚将车开出有几站地远以后,就接到了医院那边打来给自己的电话。  而关于医院打电话给他的内容,是赵雅兰已经从重度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  邵萍坐上厉锦江的车,被厉锦江直接以强制的姿态,开往医院那边。  邵萍知道厉锦江开车载自己去医院是为了自己好,只不过,想到乔慕晚,她还是和厉锦江借了手机。  不解邵萍和自己借手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看到她眼中的期许,厉锦江猜想她是要和邵昕然通话,和邵昕然报一声自己平安,她还是拿了电话给邵萍。  手里接过厉锦江的电话,邵萍咬了下唇,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拨下了乔慕晚的那串电话号码。  之前,她有打电话给乔慕晚,只不过一直都无法和乔慕晚取得联系,后知后觉,她才惊觉是自己的手机号进了黑名单。  没有办法了,她想要和乔慕晚联系,就只能借厉锦江的电话了。  不过她按了乔慕晚的手机号码的前几位数字,厉锦江的手机屏幕上面,就弹出来了乔慕晚的手机号。  看到这样让自己难以相信的事儿,邵萍看向厉锦江。  “你认识她?”  闻声,厉锦江看向邵萍,看着她举着手机,问自己乔慕晚的手机号,他蹙了蹙眉。  “她……是我侄儿的未婚妻!”  “你侄儿的未婚妻?”  呢喃着话的同时,邵萍想到了那天接自己电话的男人。  原来,那个人是厉锦江的侄儿!  “你认识她?”  看邵萍因为一个乔慕晚,表情变得这般,厉锦江问道。  在这之前,他没有听邵萍和自己提及到任何一星半点儿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今天听她提了乔慕晚,还表现出来这样的表情,他竟然颤抖着声音问她。  “她……她是佳雅的孩子!”  邵萍沉吟了一下,还是保无保留的把话说了出来。  厉锦江今天就已经确定了乔慕晚就是藤佳雅的孩子,现在听到邵萍的话,更加的确定了这个答案。  眼见着事情的一切一切都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厉锦江打从心底里是没有什么所谓的高兴可言,倘若没有自己侄儿和乔慕晚的不伦之名存在,他会觉得这一切是以一个完美的结局收尾。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倘若,所有事情的发生,都让自己无法控制……  “与子相慕,久逢恨晚……这句话,是佳雅曾经亲口对我说过的话,也是这个孩子名字的由来!”  说着这些话,邵萍的思绪又被拉回到遥远的以前……  听了邵萍的话,厉锦江终于明白了乔慕晚这个名字的由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有罪,我害了一大群的人!锦江,你知不知道,我好想好想忏悔,我真的好想好想补偿这个孩子!”  “所以……你准备打电话给她,是想补偿她?”  “嗯嗯!我要和她见面,把事情的一切都和她说!”  听到邵萍自己要主动找上乔慕晚,把关于她身世的事情,告诉给她,厉锦江在一旁直蹙眉。  今天他知道了这件事儿以后,就一直再考虑要怎样做,可是思来想去,都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答案。  不管自己是把事情告诉乔慕晚,还是不告诉她,他都觉得自己会带给她不可估量的伤害。  所以在关于乔慕晚身世这件事儿上,他始终都没有拿定一个要不要告诉她的主意。  今天听了邵萍的话,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劝住她,还是任由她去找去乔慕晚,把这一切为大家所知……  思忖不出来自己该怎样做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捏了捏手指,看向邵萍。  “她的生父是谁?”  既然母亲已经确定了是藤佳雅,那关于乔慕晚的生父是谁,对于厉锦江来说,也是自己需要知道的。  “是……”  邵萍蠕动着唇,刚准备说出来乔慕晚生父的名字,她放在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突然响起来的手机响铃声,打断了两个人对话的内容。  相互间错愕的对视了一眼后,邵萍拿出来自己衣兜里的手机,在看见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自己女儿的电话,她微拧了下眉。  厉锦江坐在邵萍的身边,视线顺着她,落到了她的手机屏幕上,在看到是邵昕然打过来的电话,他眼底一闪而过一抹复杂的青芒。  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有极大的可能偷-听了自己和玛雅院长的谈话内容,他就头疼的不行。  “锦江,我先接个电话!”  说着话,邵萍微微避开厉锦江,接了电话。  电话刚被接通,邵昕然的第一句话不是问邵萍身体怎么样了,而是问了“您现在在哪里?我要见您!”  听着自己女儿在自己昏迷醒来以后,就问了自己这样一句话,还是这样冒失的态度,她蹙了蹙眉。  电话那端的邵昕然,捏紧着手机,听不到有自己母亲的声音,从电话那里传来,她忍不住对电话,提高了嗓音。  “你是不是和厉锦江在一起?”  听着自己女儿声音变高的问着自己,邵萍点了头儿。  “我是和你厉叔叔在一起!”  “在哪里?我先在就过去找你!”  邵昕然和年永明见了面以后,年永明和她说了很多的事儿,就包括邵萍因为觉得对藤佳雅心里有愧,所以现在要去找乔慕晚的事情,他都告诉了邵昕然。  一听说自己的母亲要找乔慕晚,并且和她心存愧疚的忏悔,邵昕然当即就急了,千万个不愿意要拦住自己的母亲,坚决不让她和乔慕晚见面,更不允许,自己的母亲,没了面子的向乔慕晚那个jian-人低声下气!  见邵昕然坚持要来找自己,邵萍摇了摇头儿。  “昕然,妈妈有事儿现在要去马上处理,等妈妈处理好了手头儿上面的事儿,再去见你!”  “不行!”  一听说自己母亲有事儿要马上处理,邵昕然当机立断,直接否定到。  然后没有按捺住自己心里因为自己母亲要去找乔慕晚而不断心里冒火的感觉,沉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她质问道——  “你是不是要去见乔慕晚?”  邵萍不语,默认了自己女儿的质问。  见自己母亲缄默,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质问,邵昕然当即就大发脾气。  “我不允许你去找她,懂不懂,我不允许你去找她,更不允许你做什么低三下四的事儿!”  乔慕晚已经占-有了厉祁深,现在,自己的母亲还要对她示好,想着,邵昕然就气得不行,以往的优雅和清冷,都付之一炬,眼眶中,剩下的,全部都是对乔慕晚无穷无尽的怨妒和讨厌。  听自己女儿在用如此强势的口吻要求着自己,邵萍笑了笑。  不知道厉祁深、乔慕晚和自己女儿之间事情的邵萍,以为是自己的女儿不希望活得没有自我,才这般要求自己。  想着是自己的女儿懂事儿,在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她欣慰的掀动嘴角。  “昕然,母亲的事情不想你掺合,不管怎样,我都要见慕晚一面!”  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是怎么知道自己要见乔慕晚的事情,她心思不缜密的没有多想。  邵昕然:“……”  “昕然,事情,妈妈以后会对你做出来一个说明的,原谅妈妈现在还不能把这些说给你听!”  感觉到自己的女儿还要对自己说些什么,邵萍先她一句开了口。  然后不给邵昕然任何左右自己决定的可能,她说自己要忙了,就挂断了电话。  从来没有任何一刻会让邵萍如此肯定的要做某一件事儿,所以,挂断了邵昕然的电话以后,邵萍将手机关了机。  没有再做任何多余的考虑,邵萍又拿厉锦江的手机,拨了乔慕晚的手机号……  ————————————————————————————————————————————————————  自己的母亲挂断了自己的电话就足够让邵昕然气不顺的了,等到她再回拨自己母亲的电话时,被告知自己母亲的手机已经关了机,她整个人更是气得不行。  把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指蜷缩成拳头儿,邵昕然死死的捏紧着。  再头脑中一顿翻天覆地的思想剧烈斗争后,她想也没有想的拿起外衣穿在身上,就向门口那里走去。  “昕然,你干什么去啊?”  年永明刚刚一直都有在邵昕然的身旁,听着她和她母亲的对话。  对于邵萍敲定了要去见乔慕晚的决定,谁都无法更改,他不禁在一旁,想着自己要如何做才能打消邵萍去见乔慕晚的心思,以至于,罔顾了一边邵昕然的思想变化。  所以当邵昕然从自己面前走开,往门口那里走时,他才恍惚的发现自己没有注意到她。  听到身后,年永明的声音,急促的传来,邵昕然在门口那里顿了下步子,然后半侧过身体,看了他一眼以后,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  “找、乔、慕、晚!”  ————————————————————————————————————————————————————  乔慕晚刚准备和厉祁深一起去医院那里见藤肖兰芬,就接到了厉锦江的电话。  本来乔慕晚就准备找厉锦江,这会儿他主动打了电话给自己,自然是没有不接的道理。  Fen-嫩的小香she,舔舐了唇瓣几下,乔慕晚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听筒那里,并没有传来厉锦江苍老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慕晚!”  听到这道让自己熟悉又诧异的声音,乔慕晚蹙起了好看的眉头儿。  是刚刚打电话给自己的那个女人。  “你是……刚刚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人?”  刚刚她还在用年永明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这会儿就换成了厉锦江,这样太过迅速的变化,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嗯,是我,我们见个面吧!就现在,可以吗?”  本来就已经答应了邵萍说自己要和她见面,听她说把见面的时间定在了现在,她虽然要顾及藤家老太太那边,但还是点了头儿,答应下来。  “可以,不过我有些赶时间,就定在市中心医院对面的那家茶木餐厅,您方便吗?”  “方便!”  订好了时间和地点,乔慕晚挂断了电话以后,就让厉祁深载自己过去。  没有问乔慕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儿。  “我载你过去可以,不过我把话,先放在这儿,不管你知道了你的身世以后,面对的是什么,你都要坦然接受,懂?”  如果没有厉祁深的话,乔慕晚还可以豪言壮语的答应下来,可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厉祁深,因为他的话对自己来说可能是万劫不复的地狱、她竟然有心脏悬起来的悬乎感。  隐忍住心底里变得越发不敢肯定的感觉,她捏紧手指,明灿如水的乌眸,深深的对视上厉祁深的鹰眸。  良久过后,她很认真的点下了头儿。  “好,我答应你,不管我知道了我的身世以后,面对的是什么,我都会坦然接受!”  说完话,乔慕晚就随厉祁深,往轿车那里走去。  知道还不等她坐上车,一道尖锐的女音,犀利而跋扈的扬起——  “乔慕晚!”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