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2章 :大结局(一)

第382章 :大结局(一)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只是还不等她坐上车,一道尖锐的女音,犀利而跋扈的扬起——  “乔慕晚!”  突然传来的女音,让乔慕晚一怔,随即,本能性的转过头,看向声源处那里。  在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脸上贴着纱布,她下意识的蹙眉。  太过熟悉的身型,太过熟悉的声音,太过熟悉的跋扈,就算是此刻邵昕然的脸受了伤,乔慕晚也认得出来冲自己大喊的人是谁。  站在乔慕晚身边的厉祁深,也在听到声音的同时,随乔慕晚一起看向不远处。  在看到邵昕然气势汹汹的向这边走来,他鹰隼般冷冽的眸,不着痕迹的眯紧。  伸出手,遒劲力道的臂弯,扣住乔慕晚的腰身,将她,以保护的姿态,牢牢的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本就足够气愤于自己母亲要给乔慕晚忏悔这件事儿,这会儿又看上厉祁深对乔慕晚以保护的姿态,护在他自己的身边,邵昕然的眼中,迸射出烈火一样恨不得把乔慕晚焚烧成灰烬的阴狠。  漂亮的桃花眼紧紧的眯起,她脚下的步,随着她捏紧手指的动作,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一样剜割着她的心。  “昕然!”  听到邵昕然说要来找乔慕晚,年永明当即就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驾车跟上邵昕然,来了这边。  身后有人在唤着邵昕然,她却全然不顾,抿了抿唇,更加坚定的向乔慕晚这边走来。  看邵昕然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年永明急了,小跑的追了上来。  一把从身后拉住邵昕然,然后,他双手控制住她的双肩,眼眶中有激动的眸光在剧烈颤抖的看向这个有极大可能冲动做出来什么事儿的小女人。  “昕然,你是疯了吗?你想干什么啊?”  邵昕然现在的样子,让年永明越发的觉得自己做错了好多事儿。  本来他想用邵昕然钳制住邵萍,才选择了把事情都告诉邵昕然,让她替自己控制住邵萍,没想到最后,这个邵昕然,完全可能成了误了自己事情的罪人。  被年永明突然拉住自己,邵昕然犀利的目光,稍稍松懈的变了些异样,但仅仅是瞬间,又恢复往常。  “我才没有疯,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让我觉得我自己是清醒的!”  年永明:“……”  听邵昕然的话,年永明越发敢确定她要把关于乔慕晚的身世告诉乔慕晚。  惊骇的瞪大眼,他用从未有过的无措,看向邵昕然。  不过已经铁了心要把事情公之于众的邵昕然,完全罔顾年永明的哀求,一心想到的就是要彻彻底底的毁了乔慕晚。  “问我想要干什么是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想要干什么!”  说着话,邵昕然伸出手,将手指,指向乔慕晚。  视线与自己的手指,保持平衡状态的看向乔慕晚,她瑟缩了几下自己的眼仁以后,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知不知道,她,乔慕晚,是藤佳雅的孩子根本就不算什么,她和厉祁深之间,其实是有血缘关系的!乔慕晚是厉祁深的未婚妻不错,但是她同时也是厉祁深的堂妹,她乔慕晚和厉祁深在一起,还怀了厉祁深的孩子,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是luan-伦!”  邵昕然的话,不亚于一计惊雷,轰然在几个人之间炸响。  尤其是乔慕晚,就像是感受到了晴天霹雳一样,让她整个人的思绪,瞬间就乱成了一片。  “……什么?”  回味了邵昕然的话好久好久,她才无力的蠕动着唇,完全不敢相信邵昕然话的蹙眉看向她。  年永明把乔慕晚一张妍丽五官变了色的脸完全纳入到眼底,再看着邵昕然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胡诌起来,他当即就冷下来了脸。  把乔慕晚是藤佳雅的孩子告诉邵昕然这件事儿是没有错,但是说她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关系,在年永明看来,根本就是荒谬之言。  两个人都已经连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这么乌龙的搞出来两个人之间是堂兄妹的关系。  “昕然够了,你今天已经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马上和我走!”  生怕邵昕然再胡诌一些有的没有的事儿,年永明扯着她的手臂,就拉她往车那里走。  着实不满意年永明拉着自己,不让自己把这些件事儿的事实真相道出来,邵昕然一把就甩开他的桎梏。  “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怎么还没有认清楚一个事实,我能这么底气十足的来这里找乔慕晚,你觉得我说的话,有哪句是杜撰的吗?”  说着话,她扬起嘴角,看着脸色变得不正常的乔慕晚,笑了。  “年叔叔,你可能还不知道厉家和藤家之间有一层不可告人的关系存在!”  以往,在外界认为,厉家的厉锦弘和藤家的藤嘉闻两个人是世交,都不曾知道还有一层藤家老太太和厉老太太之间的姑侄儿关系存在。  “知道吗?藤家的老太太藤肖兰芬是厉祁深母亲肖百惠的亲生姑妈,因为当年肖家人反对藤肖兰芬嫁给藤嘉闻,就和肖兰芬断了关系,这里面也包括和肖兰芬断了关系的厉家老太太肖兰芬!”  “……”  “但是就是这样,也改变不了厉家老太太肖百惠和藤家老太太藤肖兰芬之间是姑母和侄女之间这样有血缘相连的关系!说白了,乔慕晚的生母藤佳雅是藤家老太太的女儿,也就是厉家老太太的外甥女,按住家系簿,她乔慕晚应该叫厉祁深一声堂哥!”  邵昕然把话说完以后,年永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而一旁的乔慕晚,早已经是脚底发软的状态。  关于厉家和藤家的关系,她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现如今,自己被爆出来是藤家老太太女儿藤佳雅的孩子,也就等于说自己是藤家老太太的外孙女,和厉家的厉老太太和厉祁深,有着血缘关系的存在。  想到这样荒诞的关系存在,乔慕晚本能性的摇晃着头,然后嗫嚅已经渐渐泛白的唇,用着坚韧的声音,道——  “你口说无凭,你以为你胡乱的杜撰些什么,我就能信了你的话吗?”  虽然乔慕晚嘴巴上,还用理智支撑着自己,让自己不卑不亢的反击邵昕然的流言蜚语,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另一番猜想。  从藤嘉闻,再到藤家老太太看到自己时,表现出来的种种异样,她心底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  只不过那会儿厉晓诺很肯定的告诉自己说藤家除了藤嘉闻这一个儿子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所以她当时就否定了自己荒谬的猜测。  不过现在……看邵昕然信誓旦旦的样子,她不敢再极度笃定自己当初的否定!  下意识的捏紧手指,她不允许自己因为邵昕然的话,就自乱阵脚的把自己陷入到一个万劫不复的沼泽腹地处。  “你当谁是三岁的小孩子吗?厉家和藤家有一层外界不知道的关系存在确实不错,但是藤家只有藤嘉闻先生一个长子,你杜撰出来的那些子虚乌有的人和事儿,你不觉得太过可笑了吗?”  “呵……”  见自己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乔慕晚还在不相信自己的话来反击自己,邵昕然勾着唇,讥诮的笑了。  “乔慕晚,你到底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藤家如果没有这个叫藤佳雅的女人存在,我母亲找你会做什么?”  “你母亲?”  听到邵昕然说了她的母亲,乔慕晚本能性的蹙眉。  在想到之前打电话给自己的人是邵昕然的母亲,她本就无力蜷缩的手指,颤了颤。  看乔慕晚细微变化的样子,邵昕然的嘴角,变得更加冷漠起来。  “想到了什么事儿是吗?”  乔慕晚:“……”  “既然已经想明白了某些事儿,你觉得你还有再继续自欺欺人下去的理由了吗?”  “够了!”  年永明听到邵昕然还在说着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再也无法忍受的冷声制止住了她。  关于乔慕晚身世这件事儿本就非同小可,现在又闹出来了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有极大可能是堂兄妹的关系,他自然是不允许这样荒谬的事情发生。  他要把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都调查清楚,所以在事情都不清明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会允许邵昕然说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来混淆视听。  “你今天已经说得够多的了,在没有惹火我之前,你给我乖乖的闭嘴!”  年永明赤红着眼眶,捏紧着手指,对邵昕然一字一句,每一个字都珠玑,认真的说出口。  “我说的多吗?要知道,这是事实!懂不懂,这不是多,是事实真相!”  邵昕然今天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把这一切都说出来,不把乔慕晚搞到身败名裂就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对于年永明对自己警告的神态,他完全是置若罔闻的不放在眼中。  对年永明用着刻薄的声音吼完以后,邵昕然看向脸色明显泛白的乔慕晚,漫不经心的张扬着嘴角,笑得得意。  “乔慕晚,你这是怕了吗?也是,任何一个爱上自己堂哥,还搞出来孩子这样荒诞事情的女人,都不可能会承受的住luan-伦之名!”  耳边充溢着邵昕然对自己宣战一样挑衅的话语,乔慕晚纵然是再好脾气的人,兔子急了还是会咬人的呢。  何况,她不是兔子,是有血、有肉,有自己情感的人!  尽可能不把自己心理产生的负担和压力表现在脸上,她冷静着自己的思绪,以漂亮的浅笑,反击着邵昕然。  “怕?我为什么要怕?你说我要顶着luan-伦之名是吗?那你呢?在教训我之前,你是不是也应该看看你现在又是什么身份?”  “你!”  乔慕晚在以厉锦江女儿的名义点着邵昕然,让邵昕然原本一张得意忘形的脸,当即就扭曲到变了形。  “乔慕晚,那我也没有下-jian到给厉祁深生孩子!”  “别说的那么不屑,你是没有本事儿!”  “乔慕晚,你还要不要脸?你是厉祁深的堂妹!”  乔慕晚一再反击着自己,让邵昕然无法忍受的强调着她的身份。  听到邵昕然在指自己和厉祁深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乔慕晚是打从心底里像是喉咙卡了一根鱼刺一样的难受,但是一想到自己面对邵昕然的挑衅,已经执拗的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退缩。  不似邵昕然此刻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乔慕晚清秀的面容上,脸色虽然也不好,但她还是依旧保持着莞尔的笑靥。  “邵昕然,你的鬼把戏儿已经玩得够多的了,我本以为你伤了脸会有所收敛,不过没想到你会变本加厉!收起你的花花肠子吧,你以为你说了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我就会信以为真吗?你是有多天真,觉得我太好骗了会信了你的话!”  邵昕然:“……”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因为祁深,对我会用尽手段的针对,不过我请你下次别再用这样一些幼稚的手段来针对我!连三岁的孩子都不会信你的话,我们这几个成年人,有谁会信你的话!”  乔慕晚字字珠玑,每一字、每一句都说得紧密没有瑕疵,让邵昕然根本就找不到纰漏的涨红着脸。  “你的脸已经伤了还不忘搞出来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你是打算应了‘丑人多作怪’这五个字吗?”  “乔慕晚!”  无法忍受乔慕晚现如今都已经怕的要死,却还是在硬着头皮对自己说她什么也不怕的话,邵昕然真的恨不得撕了她的这层皮,让她再也没有办法掩盖自己内心的惧怕。  “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拿你没辙了?我邵昕然今天敢来这里,也敢和你面对面的对峙,我就做好了让你坐实和厉祁深之间是luan-伦之名!”  说着话,她侧过头儿,看向完全是抿紧着唇,思绪乱成一团的年永明。  “你来告诉她,告诉她她的母亲到底是谁!”  自己说的话,乔慕晚不信,说自己是针对她,但是年永明不同,他是和乔慕晚生母认识的人,他说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被提名到了自己,年永明在无法相信的惊骇中,赤红着一双眼睛,抬起了头儿。  没有将目光落在邵昕然的身上,年永明直接看向乔慕晚。  蠕动着自己的喉结,年永明一再艰-涩的找寻回来自己的声音,哑着嗓子,问——  “慕晚,厉家……和藤家真的有亲属关系?”  这件事儿对于年永明来讲,是再重要不过的关键点儿在了。  他现在不再是担心乔慕晚知道了她的身世以后,会不会怨自己,而是担心……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是否真的是有血缘关系存在!  如果说两个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存在还好,但是倘若两个人之间真的有血缘关系存在……  年永明不敢再继续往下想,生怕自己一旦胡乱猜测过后,得到的答案,会让自己震惊。  见年永明都这样问自己了,乔慕晚不愿意相信的事实,隐约间有了一种被肯定的感觉。  不敢回答年永明,她下意识的咬紧唇瓣,敛着眸,任由纤长浓密的睫毛,在自己的眼睑上面,颤抖不停。  得不到乔慕晚的回应,年永明眼底波动的震惊,更加的狂执起来……  “慕晚,这……这到底是不是……”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看乔慕晚难做的样子,一旁,一直都不曾吭声的厉祁深,在年永明再一次对乔慕晚的询问下,蠕动削薄的唇,反问道。  听到一声雄浑有气度,又带着磁性的男音,魔魅般的入耳,年永明将目光看向厉祁深。  迎上厉祁深一双黑得湛然的鹰眸,年永明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对视,想要将目光移开。  之前,他有和厉祁深接触过,当时,他就有被他俊脸从容,一派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所折服,这会儿他的样子,非但没有让他渐渐的适应,相反,还是一样的莫名让自己有三分忌惮。  隐忍着心里的忌惮和规避,现在处在风口浪尖的档口上,年永明纵然对厉祁深有所惧怕,也要搞清楚关于厉家和藤家到底是什么关系,否则,他的良心难安。  “我想知道,厉家和藤家之间,真的……有另一层血缘关系存在吗?”  “有!”  对年永明的质问,厉祁深当即就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外界本就有对厉家和藤家的关系有过猜忌,既然现在邵昕然都已经把事情爆了出来,他顺水推舟的告诉年永明也无妨。  得到厉祁深的回答,年永明震惊住了。  他的心里一直都有在祈祷这一切是邵昕然胡诌的,不过现如今的情况,厉祁深的回答,让他无所适从起来。  颤抖着声音,他不可置信的继续问到——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刚刚不是已经说了,还需要我重复一遍?”  厉祁深拿下巴点着邵昕然,看向她还有纱布贴着伤口的脸,就完全提不起兴趣的连看都懒得去看她一眼。  年永明错愕的看了一眼邵昕然,又把目光定格到厉祁深紧拥乔慕晚肩膀上面的那只手时,再也无法控制的宣-泄出声——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你们就是堂兄妹,知不知道,你们相爱,在一起,就是luan-伦!”  年永明此刻的状态,完全是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怎么看这一切都荒谬的像是只有电视剧里才会有的情节,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在他们的现实生活里。  年永明肯定又咆哮般的声音,让乔慕晚心弦颤抖了起来。  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真的是堂兄妹?他们现在的这个样子……真的是luan-伦?  她乱了,整个人的思绪都乱了,好像一团线团,让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理清楚自己乱成一片的思绪。  能感觉到乔慕晚的紧张,厉祁深本就扣住她腰身的手指,把她的腰身,在自己的臂弯中,桎梏的更紧。  “是有如何,不是又怎么样?你们就这么敢确定?”  年永明见自己都已经把事情摊牌了,厉祁深还是油盐不进的对自己这般不羁的态度,他把手指捏紧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一片的邵昕然,见厉祁深护着乔慕晚,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的看向紧拥的两个人。  “不确定的话,我们会在这里凭空造谣吗?”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