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3章:大结局(二)

第383章:大结局(二)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4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倒是一旁的邵昕然,见厉祁深护着乔慕晚,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的看向紧拥的两个人。  “不确定的话,我们会在这里凭空造谣吗?”  闻言,厉祁深薄凉的嘴角,上翘,竟然风情的笑了。  “你邵昕然凭空造谣的本事儿如何,别人不清楚,我还能不清楚吗?”  厉祁深不怒反笑的反问着,让气焰高涨的邵昕然更是气得不行。  “这件事儿,我没有凭空捏造!”  她高声反驳着,伤口没有愈合的脸,因为面部表情剧烈的变化,有些微扯开伤口的迹象。  是事实真相还是捏造,她邵昕然清楚的很。  之前的无数次在乔慕晚的面前都马失前蹄,现如今,她都已经是如履薄冰的状态,怎么可能还这么不理智的凭空造谣些什么来达到拆散他们两个人的目的!  今天她能这么趾高气扬的站在这里,就是敲定了乔慕晚就是厉祁深的堂妹的这层关系。  “你的一面之词,对这件事儿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那你就去查啊,你只要查清楚了就知道我邵昕然有没有凭空捏造!”  “我会查,也会查清楚,不过不是通过你的嘴巴来告诉我,懂?”  邵昕然尖锐咆哮的话,因为厉祁深不咸不淡口吻的反唇相讥,被驳了回去。  本来是带着十足的把握来这边让乔慕晚彻底的身败名裂,不想,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的态度,让她气得暴怒,却还找不到任何一句反驳的话来呛他们两个人。  乔慕晚在厉祁深紧护的臂弯中,思绪重重的想着这些错综复杂的事情。  想了有好一会儿后,她伸出手去握厉祁深的手指,唇瓣泛着白。  “带我去见她母亲!”  邵昕然的母亲有和自己说过,她清楚自己的身世,也清楚自己的母亲是谁,既然除了年永明和邵昕然两个人之外,还有人知道关于自己的事情,她自然是要去询问。  不管真相到底是什么,事情已经到了现如今这样重雾层层的地步,她都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被乔慕晚泛着凉的手指,按住自己的长指,厉祁深的厉眸中,瞳仁紧-致的瑟缩了几下。  抿紧着削薄成了一字型的唇,厉祁深没有做声,大手反握住乔慕晚的小手,带她转身。  “乔慕晚,你别给我走,你是不是心虚?你现在这样落荒而逃,你是不是心虚了?”  邵昕然见乔慕晚要走,在她的身后叫嚣着。  之前已经忍受邵昕然对自己的跋扈了,现如今,情势都变得这般严峻,她还在叫嚣自己,乔慕晚忍无可忍的转过身,蜷缩手指。  “我有什么可心虚的?我和祁深在一起,孩子产检没有任何的异样,如果是近亲生子,胎儿多数都是有先天性疾病的,我怀了两个都没有问题,你不觉得你说我和祁深是堂兄妹太过可笑了吗?”  邵昕然:“……”  “就像祁深刚刚说的,关于我身世的事情,不管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都会去查,而且会查明白,但是不是通过你的这张嘴来告诉我!”  乔慕晚严词犀利的反击邵昕然,干净净透的小脸上,是不服输的坚韧和果敢,让邵昕然气得胸脯都一突一突的起伏了起来。  她只知道乔慕晚这个女人不要脸,不想她的嘴巴更是jian的不行。  把手指捏紧着,因为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件事儿被厉祁深和乔慕晚一再的质问着,她的面子自然是挂不住。  “我们走吧!”  乔慕晚敛了敛思绪,再去看厉祁深的时候,澄澈的眼底,闪过复杂的眸光。  能看得出来乔慕晚在努力伪装,厉祁深不禁心疼的用骨节分明的长指,摩挲了她薄凉的手指几下。  “慕晚,你先别走!”  眼见着厉祁深拉着乔慕晚的手,往轿车那里走,一脸茫然状态的年永明,赶忙叫住她。  闻声,乔慕晚下意识的顿住脚步。  乔慕晚和厉祁深停住脚步的时候,年永明迈开步,走了上来。  站在厉祁深和乔慕晚的面前,年永明在寒冬时节,额头上竟然渗出来了一层细汗。  颤抖着血丝满布的眸,他唇泛着青紫色。  “慕晚……你真的是藤家的孩子,你母亲叫藤佳雅,你是藤家的孩子,真的是!”  关于厉家和藤家的关系,他真的不知道,如果说他一开始知道关于厉家和藤家的关系,他是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两个人在一起。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这个世界上也有太多的不可预见的偶然性,让他们无可避免,也无法补救……  被告知自己是藤家的孩子,乔慕晚抬起头看向年永明,澄澈目光的眼底,不禁有泛红的血丝,浮现。  “你当初让我嫁给年南辰是因为什么?你说过的那句‘我本就应该是年家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如果你决定要把关于我身世的事情告诉我,我请你,就把你知道的全部的事情都告诉我!”  今天年永明这么郑重其事的告诉自己,说自己是藤家的孩子,她才确定,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偶然,他一早就知道了自己是谁。  想来,关于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代替乔茉含嫁给年南辰,他又为什么说自己是年家人,这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的说明白了。  被乔慕晚质问着,年永明心脏“咯噔”一下,整个人的表情,当即都怔忡住了。  他现在一心都顾及着的是关于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完全忽视掉了自己知情有试探性的问过乔慕晚关于她身世事情的事儿,这会儿被她以这般认真的姿态质问道,他无措的真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把年永明这样明显变化的表情全部都纳入到了眼底,看他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的样子,乔慕晚捏紧着陷入到了皮肉间的手指,吸了吸鼻子。  “我是藤家的孩子,也是年家的孩子,对不对?”  年永明会知道这么多,还会说出来自己本就应该是年家人的话,显而易见,自己就是和年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然,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被乔慕晚猜到了关于她身世的事情,年永明本来耷拉的脑袋,不可置信的执起,眼眶中,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的看向眼前这个面容透着倔强的小女人。  年永明这样剧烈变化的样子,很显然已经证实了自己的全部猜想,不禁,乔慕晚勾唇,带着心底的凄凉,笑了。  事情都已经不需要再接受求证了,很明显,自己就是年家和藤家的孩子,身上流淌着两家人的血……  不过,想到自己是年家和藤家的结合体,她已然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滋味了。  自己当初嫁给年南辰,后来和厉祁深又好上了,这样乱-来的乌龙事件,都可能和自己有血缘的牵扯……  尽可能的冷静下来自己的思绪,她让自己的情绪,不因为这些事情乱了分寸的向年永明看去。  “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年老先生,你没有再继续隐瞒我的必要了,如果你不想我认为你是一个居心叵测的长辈,我觉得你有必要对这些事儿,对我做一个说明!”  乔慕晚灿然湛清的目光中,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她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一定要知道。  被乔慕晚逼问着,年永明的眼底,波纹不住的颤抖着。  他已经守着这个秘密守了这么多年,现如今,自己竟然要亲口把这个守护的秘密说出来,心绪真的是复杂的厉害……  “难以启齿是吗?”  看到了年永明不知道该怎样说这样有私心的事情,乔慕晚眼神儿中,不禁充满了笃定的凛冽。  “那您就先告诉我,我的父亲到底是年家的什么人!你当初要我嫁给年南辰又是因为什么,是不是和我的父亲有什么关系!”  在乔慕晚一再的逼问下,年永明完全做不到再继续把这样的事情,讳莫如深的埋藏下去。  有些事情,本来是应该永远存在于晦暗狭窄的地带,永远都不应该公之于众,不应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但是当有一束光芒落下,投进到这样的阴暗处,一切,就注定要公之于众……  把手指捏紧着,他知道,今天他要是不说,来日,依照厉祁深只手遮天的势力,他要是对这些事情进行调查,事情早晚都会曝光在众人的眼中。  一再的权衡利弊,年永明把紧握的手指,缓慢的张开。  没有办法儿了,他只能选择妥协……  “慕晚,对不起!”  除了这五个字,年永明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来弥补乔慕晚。  当年的事情,邵萍一再的强调是她的错,可是有谁知道,当年的事儿,根本就不是邵萍的错,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他年永明才对!  搞不清年永明对自己说对不起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抿着好看唇形的菱唇,等待着年永明接下来的话。  “慕晚,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当年的事情,我对你能表达的,只有……只有对你无尽的愧疚!”  “你到底做了什么?”  听年永明不和自己说别的,只和自己说抱歉,乔慕晚握住厉祁深的手,颤抖着声线,蹙紧着眉,问他。  “我……”  年永明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当年做出来的那些荒唐事儿,无力的动着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是我的生父?”  想不到年永明会表现出来这个样子,除了是自己的父亲以外,还会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不是!”  “如果不是,你现在这样样子算什么?告诉我,我父亲到底是谁?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还有,我生身父母他们本人,现在在哪里?”  “他们……”  “妈!”  年永明刚准备开口和乔慕晚说关于她父母的事情,那边,邵昕然看到邵萍和厉锦江两个人来了这边,错愕的张开嘴巴,唤着邵萍。  年永明和乔慕晚对峙的思绪,因为邵萍和厉锦江的到来被打断。  听到了邵昕然唤邵萍的声音,乔慕晚和年永明两个人的目光,纷纷寻着邵萍看去。  在看到邵萍来了这边,年永明的眸瞪大,有无措的目光,从视线中流溢而出……  “萍萍……”  许是没有想到邵萍会找来这里,年永明蠕动着自己的唇,唤着邵萍。  看到邵萍在厉锦江的陪同下,向自己这边走来,乔慕晚有印象起来。  这个女人是自己当初在医院那边搀扶着的那个女人,没想到,她竟然是邵昕然的母亲,还和自己的身世这边,有着千丝万缕纠缠着的关系……  就在乔慕晚看着邵萍向自己这里走来的时候,脑海中,倏地一下子浮现出来了自己幼年是在英德福利院的场景……  “她是……”  想到当年自己在福利院的时候,经常有一个女人来看自己,她在她支离破碎的记忆中,将两个人的身影,给重合到了一起……  下意识的,她就把自己的手指,不可置信的搭在了自己的唇瓣上。  发觉出了乔慕晚因为看到邵萍时表现出来的异样,厉祁深蹙眉。  “怎么了?”  “她……她是我……是我当年在福利院时,经常去看我的那个女人!”  乔慕晚震惊的瞪大眼,澄澈的目光中,尽是不可置信。  闻言,厉祁深湛黑的眸光,落锁到邵萍的脸上。  “如果说,她真的是当年去福利院看我的那个女人,那么……”  如果邵萍真的是当年那个经常去福利院看自己的女人,那么,她和自己母亲之间有关系这件事儿,就不可否认。  看乔慕晚的脸色,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沁出惨淡的白,厉祁深把她的手指,握地更紧。  “哪有那么多那么,你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忘了我对你说的话?”  “没有!”  乔慕晚无措的摇晃着头儿。  她没有忘记厉祁深对她说的话,也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应该坦然的接受,只是……  “祁深,我担心,我真的好担心……”  现在,她都已经不再是担心自己身世是怎么样的了,她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真的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关系吗?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能看得出来乔慕晚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可能存在的荒诞的关系在担心,厉祁深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你就算是藤家的孩子,谁也没有确定你就一定和我姑奶奶有关系!”  闻言,乔慕晚抬头,表情怔忡的看向厉祁深,虽然不清楚他怎么会这么平白无故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是隐约间,她已经察觉到了厉祁深给自己的深意。  不禁,她原本乱了思绪的脑袋里,有了另一番假设。  “祁深……”  乔慕晚想问厉祁深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只是,她突然适应不了这样突然转变的思绪,有些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  就在乔慕晚思绪又因为厉祁深的话,有了另一番变化时,邵萍已经疾步向乔慕晚走来。  “萍萍!”  看到邵萍气势澎湃的往乔慕晚这边走来,年永明横在了她的面前,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邵萍打从下车以来,眼眶中都只有乔慕晚,这会儿,年永明突然横在了她的面前,让她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头儿。  “永明!”  稳定了一下情绪,邵萍唤了年永明一声。  耷拉着脑袋舔舐了自己唇瓣几下,邵萍再抬起头去看年永明的时候,眼眶中取而代之了从未有过的笃定。  “永明,我知道你的好意,也知道你不想让我活得太痛苦,但是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应该对当年的事情,在他们晚辈的面前,做出一个解释了!”  说着话,邵萍抬手去拨开年永明的身子,直奔乔慕晚走去。  “萍萍!”  邵萍果敢的样子,让年永明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一样的惊骇。  在年永明又一次准备揽住邵萍的时候,厉锦江走了过来。  “她竟然想要对当年的事情做一个交代,你又何苦拦住她呢?”  年永明:“……”  “这么些年,她饱受内心痛苦的煎熬已经够痛苦了,你就让她做她自认为是对的事情,不好吗?”  刚刚邵萍说要见乔慕晚的时候,厉锦江完全是抱有她想怎么做,自己都支持她的态度。  虽然关于藤佳雅的事情,厉锦江不是很清楚,不过邵萍一再的说是因为她,是她的错,才造成了几个家庭的悲剧,他还是选择让邵萍对这些事儿做一个交代。  就算是真的怨她,或者不怨她,她自己内心不再愧疚就好。  所以,当他赶到与乔慕晚约定的地点那里,没有等来乔慕晚的时候,邵萍说要去厉家老宅那边找乔慕晚,厉锦江当即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开车载她过来这边。  “厉锦江,你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里发表你的见解和看法儿!”  厉锦江不是当年事情的真正经历人,虽然他在藤佳雅、自己的大哥之间,有扮演过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不过这些事情,他还是不清楚。  看年永明红着眼,对自己反击的话,厉锦江抿了抿唇。  “我是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她已经患了癌症,我不希望她患着病,心里还有这么大的负担在!”  “混账,厉锦江,你纯属胡闹,你这样会害了萍萍的!”  在关于邵萍要和乔慕晚忏悔这件事儿上,年永明和厉锦江两个人完全是持有不同的意见,就像是当初要不要给邵萍进行手术,两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见解。  懒得再去理会这个什么都不知道还在luan搅合的厉锦江,年永明瞪了他一眼以后,转身,往邵萍那里看去。  邵萍眼波中有急速的光在震荡着,随着她走近乔慕晚的动作,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当年的一幕又一幕。  不禁,心脏钝痛着……  脚下的步子,在向乔慕晚一步一步的走近,就好像是自己行走在刀刃上一样,让她觉得自己的脚下,鲜血一片。  不知道用了多少的力气才走到乔慕晚的面前,邵萍一走到乔慕晚的面前,在无力的长吁了一口气以后,倏地一下子,跪在了乔慕晚的面前……  “妈!”  邵萍突然跪在了乔慕晚的面前,让看到这一幕的邵昕然,当即就大惊的唤道。  不仅仅是邵昕然一个人震惊到了,思绪凌乱成了一团的乔慕晚,在看到邵萍这位长辈,突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她都懵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