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4章:大结局(三)

第384章:大结局(三)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61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妈!”  邵萍突然跪在了乔慕晚的面前,让看到这一幕的邵昕然,当即就大惊的唤道。  不仅仅是邵昕然一个人震惊到了,思绪凌乱成了一团的乔慕晚,在看到邵萍突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她也懵了。  “萍萍!”  年永明刚向邵萍看去,就看到了她下跪到乔慕晚眼前的一幕,不禁,瞪大眼的出声唤道。  不仅仅是年永明看到这一幕的厉锦江也怔愣住了。  他只知道邵萍说要找乔慕晚来忏悔,不想,她所谓的忏悔,竟然是向乔慕晚下跪!  “妈,您这是干什么啊?”  想到自己的母亲患着癌症,却还要给乔慕晚这个jian人下跪,邵昕然不肯依,小跑的跑过来。  “别过来!”  在邵昕然快要跑到了邵萍的身边的时候,邵萍冷然一声,制止住了她。  顿住脚下步子的邵昕然,见自己母亲不让自己上前,她不肯依的又动了脚下的步子。  “我说了不让你过来,你听不到吗?”  邵萍呵斥着邵昕然,她不想让邵昕然掺合自己的事情,更不想自己因为她的存在,把自己好不容易坐下的决定又改变了。  “……妈!”  听自己母亲执拗的话,邵昕然皱紧着眉头儿,有心疼的泪花,在眼眶中打着旋。  对邵昕然对自己的轻唤充耳不闻,邵萍硬的的像是以块石头一样抿了抿唇。  “你们都不要过来,我已经决定对我当年做的错事儿忏悔,你们谁都阻拦不了我!”  闻言,准备走上来的年永明,本能性的顿住步子。  虽然只是背对着邵萍,但是看她拔直着脊背,一副狠下心的样子,他颤抖着心弦,打从心底里心疼她。  无力的叹息一声,年永明的眉头儿都拧到了一起。  “萍萍,你这是何苦啊?”  无视年永明的话,邵萍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把今天的这一切事情都和乔慕晚讲清楚。  再抬起眸时,邵萍将坚定的目光,落在了乔慕晚不自然脸色的脸上。  被邵萍瞅着,乔慕晚将零星记忆中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样的目光交叠在一起,眸底不自觉的泛着水光。  是她,是这样在自己幼年时,竟然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阿姨,虽然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但是她记得她的眼神儿。  感觉乔慕晚的手指尖儿,温度越发的薄凉,厉祁深蹙眉,然后用干热的掌心,绵-实的握紧她的手指,将自己掌心间的热源,沿着指尖儿的纹路,传到乔慕晚的手指上。  能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尖,有温暖的温度漫溢,她却没有什么心思看厉祁深。  与乔慕晚对视了几秒以后,邵萍颤抖着隐约发紫的唇瓣,有眼泪瓣儿夺眶而出——  “慕晚,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有罪,是我害了你打小就成了孤儿,害你无家可归!”  乔慕晚:“……”  “我是一个罪人,对你,我有说不尽的抱歉,我害死了你的生母,也间接害死了你的生父,我对不起你的父母亲,更对不起你!”  说着话,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也因为自己因为自己内心的愧疚而蛰伏,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剧烈颤抖着。  “妈!”  一旁,邵昕然实在是看不下去自己的母亲明明都已经抽-搐了,却还如此愧疚的对乔慕晚说对不起的话,一颗心都揪紧的生疼。  走上前,她用手要搀扶自己的母亲站起来。  见自己的女儿走上来拉扯着自己起来,邵萍执拗的拨开她的手,然后眼睛,目不转睛的继续看戏乔慕晚。  “妈!”  邵昕然也哭,自己是自己母亲身上掉下去的肉,自己母亲这般痛苦,她也感同身受着。  听不到自己女儿在自己身后的唤声,邵萍双手合十着。  “与之相慕,久逢恨晚……慕晚,这是你母亲给你起的名字!只不过,她给你起了名字,却无法看到你长大成人!还有你的父亲,他……他也……”  邵萍说不出口关于藤佳雅和年致彦都已经离世的消息了,就像当时年永明和她说过的话,说乔慕晚这些年生活的已经足够不快乐的了,就不要再把这些过往掀开,让这个毫不知情的小女人,再去知晓关于她父母的事情了。  虽然她已经决定了要把这些事情都说给乔慕晚听,不管她是会怨自己,还是要怪自己,甚至是要自己死,她都会欣然接受,只是,当她真的要狠下心把这些真相道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竟然是如此的难以启齿。  实在是无法做到把这样残忍的事实告诉乔慕晚,邵萍一转念,还是用对不起这样的字眼,来表达她的歉意。  “慕晚,对不起,关于你父母的死,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请你……请你给我弥补你的机会!”  “……什么?”  刚刚她就有听到邵萍说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不过那会儿她声泪俱下,她不确定她是不是听错了,这会儿听到邵萍又一次这般郑重其事的说了自己已经不在了的话,她再也做不到自欺欺人的认为这一切是自己听错了。  无法回答乔慕晚什么,邵萍再一次,诚心忏悔的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我不要听对不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乔慕晚已经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这么些年来,她有无数次猜想自己父母当初抛弃自己的理由是什么,可是却唯独没有想到过自己父母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已经彻彻底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才造成了自己是一个孤儿的局面。  “我……”  “我到底是谁?我的父母又到底是谁?而你……又是谁?”  她想不到邵萍在自己年幼的生活里,还有自己父母的生活里扮演怎么样的角色,她唯一敢确定的是,她对自己,对自己父母的事情,知道的根本就不是一星半点儿,而是很多很多。  听到乔慕晚情绪变得激动的问着自己,邵萍心如刀割。  她不想过往的这些事情会伤害到乔慕晚,可是……没有办法儿,如果她非得要知道这些过往的事情,就注定了会被伤害。  一再权衡着,邵萍咬了咬唇以后,在冬日不暖绒的天气中,狠下了心……  “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慕晚……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儿变得不开心!”  乔慕晚真的觉得邵萍说这样安慰自己的话就是枉然,自己的父母亲都已经不在了,就算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突然间知道了,怎么可能做到释怀!  她是人,有着人的情感,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生身父母亲,在自己已经和他们到达了最可能接近的位置的节骨眼儿上被告知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了,谁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呢?  厉祁深在一旁把乔慕晚脸上失血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一颗心,从未有过的疼着。  “忘了你答应我的么?”  耳边,有磁性声线的男音,气息雄浑的落下,乔慕晚抬起头,侧过泛白的小脸隐忍着眼眶中有泪花在打旋的无力感,看向眼前这个能给自己足够强大支撑的男人。  她没有忘记她答应他的话,她说过不管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都会坦然接受,只是……  “我的心,好痛……”  说不出别的,乔慕晚用最苍白无力的话语,表达着自己的痛心。  看得出来乔慕晚真的是好痛苦、好痛苦,厉祁深抬起手,长指慵柔的拂过她头顶的发丝……  “你还有我!”  很少有听过厉祁深和自己说什么甜言蜜语的话,但是他只说了这样的四个字,乔慕晚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大海上面漂泊的小船,找到了停泊靠岸的港湾一样。  抿了抿唇瓣,她吸着鼻子,把自己眼眶中不争气的泪光,都憋了过去。  捋顺了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乔慕晚再去看邵萍的时候,少了刚刚的感伤,一脸认真。  “我记得你,小时候我在福利院那里的时候,你经常有到福利院那里看我!”  哽咽了下自己的嗓音,她舔舐了几下唇瓣。  “您是长辈,就算是您想和我说些什么,对我有什么内疚的地方,我也请您不要以这样的方式对我!”  说着,乔慕晚就让邵昕然扶邵萍起来。  虽然邵昕然对乔慕晚有针对,但是看她对自己母亲没有难为的样子,还是走上前,搀扶起来了自己的母亲。  “我们进去说!”  关于自己的事情非同小可,乔慕晚不允许他们一大群的人站在外面说,免得惹出来乱子,就请几个人进了屋。  ————————————————————————————————————————————————————  到了屋,没有了外面冷空气的影响,乔慕晚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  “现在,请您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要知道我的父母是怎么一回事儿,也要知道关于他们不在了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邵萍点了点头儿,没有再打算对乔慕晚有任何隐瞒。  “我是你母亲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你的母亲叫藤佳雅,是藤家的大小姐,而你的父亲……”  “萍萍!”  邵萍刚准备把乔慕晚的生父的名字道出来,坐在邵萍斜对面沙发那里的年永明,开口制止住了她。  “……萍萍,你、真的打算说吗?”  年永明还是有所忌惮了,如果邵萍说了,那就等同于说这一切都昭然若揭了,虽然邵萍的坦诚会为自己做了替罪羊,但是他的心里上……就像是有一道鸿沟一样羁绊着他,让他直蹙眉。  “永明,已经到了今天的这个份上,就算是你为了这个孩子好,我们……也应该对当年的事情,做一个交代了!”  说着话,邵萍又把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你的父亲叫年致彦,是年家的长子,永明的亲生哥哥,也是我……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  你的父亲叫年致彦,是年家的长子,永明的亲生哥哥……  乔慕晚根本就没有听邵萍购买的话,整个人的思绪,都因为年致彦,年家长子,永明的亲生哥哥,这几个词汇,来来回回的萦绕着……  在乔慕晚思绪都懵成一片的时候,邵昕然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乔慕晚,最后把目光定格到了年永明的脸上。  她知道乔慕晚曾经和年南辰有过婚姻的事情,不想,年永明竟然把自己大哥的女儿,嫁给了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切,她当即就要脱口而出关于乔慕晚和年南辰有过婚姻的事情。  只不过不等邵昕然说话,邵萍有思绪凝重的把当年的事情,尽可能细致的给乔慕晚复述着。  “你母亲是藤家的大小姐,打小就在国外学习念书,而我不同,我是当年大学时候因为没有报考上满意的艺术院校,就出了国,去了英国留学,在那里,我遇到了同样是学舞蹈的藤佳雅,也就是你的母亲,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是中-国人,还都来自盐-城,住在一个寝室的缘故,我就和你母亲成了好闺蜜,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和你母亲在一起认识四年,四年的时间,我们都认定了彼此是对方最好的朋友,只不过这一切,在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想到当年两个好姐妹因为一个男人,变得关系奔崩离析,邵萍直接都在扼腕着。  “在我们毕业的毕业酒会上,当时身为我青梅竹马的年致彦,也就是你的父亲,正好来伦-敦出差,就参加了我的毕业酒会,在我的毕业酒会上,他结识了青春靓丽、又个性张扬的你母亲,自此,两个人就坠入到了爱河!本来,你的父亲是和打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我喜欢你父亲,从我小时候还懵懂不懂事儿的时候就喜欢了他,这是我一直埋藏在心底里的秘密,本来我是打算我从伦敦学业完成以后回到盐城就和他表白的,只不过……却被你母亲从中横插了一脚,所以我当时……我当时真的很怨恨又嫉妒你的母亲!”  邵萍不否认自己当年对年致彦的痴迷,以至于知道他和自己的好闺蜜好上了以后,整个人都要疯了。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表现出来什么异样,自己渐渐变得讨厌藤佳雅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她还是装出来一脸无所谓的回到了国内。  回到国内以后,因为藤家管教严格,藤佳雅不被允许出来,年致彦为了约藤佳雅出来,没少让自己找藤佳雅。  碍于自己喜欢年致彦,却还是只能默默无闻的看着两个人在一起,所以她当时就经常到外面酗酒。  那个时候,作为自己高中学长的厉锦江,一直都对她有好感,所以两个人就在厉锦江哪怕已经成了家的时候,扯到了一起。  再后来,因为厉锦江刚刚成家,不能总经常出来陪她,她又因为精神上面的空虚,经常发生她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的事情。  邵萍不可否认的*着,还有了孩子。  那会儿有了邵昕然,她本来是不想生下来的,但是想到那还是一条生命,她只得偷偷跑去了国外,用三年的时间来怀邵昕然,生下邵昕然,照顾邵昕然,也用这三年时间,尽可能的忘记年致彦……  但是即使是如此,她在藤佳雅打了一通电话给她以后,她还是无法做到冷静的回了国。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但是我和你母亲多年感情的原因,当她说她不想和其他男人结婚,也不想年致彦娶其他人,就怀了你的时候,我还是尽可能的帮助她,给她拿钱做产检什么的!只不过这一切,终究是没有躲过你父亲要娶其他女人的事实!”  当时,年致彦本就是长子的原因,年家就特别着急他的婚事儿,尤其是在年永明都已经结了婚,有了年南辰以后,对年致彦催的更急。  不过因为藤家和年家祖父辈曾经有过商业竞争的关系,两家人的婚事儿并没有达成协议,而且当时还闹出来年致彦要娶的那个女人,怀了年致彦孩子的事情。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年致彦被父母亲强迫的娶了那个女人。  “你父亲虽然表面答应了要娶那个怀了孕的女人,但是他面服心不服,他整个人心心念念的都是你的母亲,所以在他要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他逃婚了!”  说到当时年致彦逃婚的事情,真的可谓是闹得满城风雨。  邵萍和年致彦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和年永明同样也关系好的不行,她从年永明嘴巴里,有得知年致彦逃婚的事情,而且还知道了年致彦逃婚以后,驾车离开盐城的时候,在高速公路上面发生了车祸。  当时四车连撞,年致彦在那次车祸中,被告知伤得很严重……  得到了这个消息,邵萍当时心疼的不行,但是冷静了一下情绪,她还是在藤佳雅找上她喝酒的时候,把这件事儿告诉了藤佳雅。  只不过,她当时告诉藤佳雅的,不是年致彦出了车祸,伤得很严重的消息,而是直接告诉她,说年致彦在车祸中丧生了的消息。  本就承受不住年致彦要结婚的打击,藤佳雅在知道年致彦因为要和自己在一起,不惜在新婚前一晚晚上逃了婚,出了车祸,并且丧生的消息以后,她当时心如刀剜,泪水就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的滚落下眼眶……  看藤佳雅伤心欲绝的样子,邵萍真的是打从心底里伤心,只不过,因为她也深爱着年致彦的关系,就狠下心,将这件事,继续隐瞒着藤佳雅。  伤心欲绝的藤佳雅,挺着个大肚子,一边喝着酒,一边流着泪,想到年致彦,她情到最深处时,含着泪,说了“与之相慕,久逢恨晚”这八个字。  天知道,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可以比那个女人先认识年致彦,有了他的孩子,那样,她就可以以怀孕这样的名义,强迫自己的家人,让自己嫁给年致彦,可是她终究是晚了一步……  说完这八个字以后,仅仅是怀了七个半月,不足八个月胎的藤佳雅,心痛的伤了胎气,住了医院。  当晚,因为她心神倦怠,就像是一心要求死的将死之人一样,完全没有了生下去的念头儿,还赶上了伤了胎气,必须要生产,就泪流满面的把不足月的乔慕晚给生了下来。  生了乔慕晚以后,藤佳雅当时大出血,连生活在保温箱里乔慕晚的面儿都来不及见上一面,就离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