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5章:大结局(四)

第385章:大结局(四)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33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生了乔慕晚以后,藤佳雅当时大出血,连生活在保温箱里乔慕晚的面儿都来不及见上一面,就离开了……  “我有罪,我不应该在你母亲本就痛不欲生的情况下,把你父亲出了车祸的事情告诉她,更不应该欺骗她,说你父亲出车祸死掉了!”  邵萍痛苦着,说着的时候,一颗心都死死的揪紧起来。  当年,她是有私心的,而且私心很重,她以为自己说年致彦死掉了以后,藤佳雅会因此去国外疗伤或者再遇良人,嫁给他人,不想,自己的私心害了藤佳雅,让她没有下来手术台,也让刚刚出生的乔慕晚,就此成了孤儿。  那会儿,看着生活在保温箱里的乔慕晚,她真的是自责极了,有千百次有想过让乔慕晚做自己的女儿,带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她真的是太过爱年致彦,不能让年致彦知道藤佳雅有生了孩子给他,怕他会因此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不再结婚。  综合考虑到原因,她狠下心,把乔慕晚送去了福利院那里。  就这样,她尽可能掩饰自己自责的心理,继续生活。  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年致彦出现,事情再次掀起了波澜……  年致彦在外面躲了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他调查关于自己家里让自己娶的女人是怎么怀孕的,也无时不刻的忍受着对藤佳雅的思念。  因为当时情况所逼,他不能够见到藤佳雅,对他来说,真的是煎熬极了。  好在,他调查清楚了关于自己要娶的那个女人怀孕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原来,自己要娶的那个女人并没有像自己父母说的那样怀了自己的孩子,这不过是自己家人不让自己和藤佳雅在一起,强迫自己结婚而杜撰出来的一个幌子……  得知这个真实可靠的消息以后,年致彦躲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见到藤佳雅了。  只不过,他等来的,不是生下了孩子的藤佳雅,而是她的墓碑。  知道了藤佳雅,连带着肚子里的孩子都已经不在了,他悲恸欲绝,生平第一次,铁铮铮的男子汉,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没有了藤佳雅,也没有了孩子,年致彦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是一汪死水一样,毫无生机。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到酒吧买醉,然后再后来,他酒驾开着车,上了高速,发生了车祸,整个人连车,撞破了高速的护栏,冲下了山崖,车毁人亡……  本就自责于藤佳雅的死,这会儿,年致彦也发生了车祸死掉,让邵萍更是身心,犹如凌迟一样的生疼。  那会儿,有好长的一段时间,她自残着,把自己的手臂和腿,都划得满是伤痕,鲜血淋漓……  后来年永明知道了她的情况,照顾着她,并且带她去看心理医生,让她渐渐的走出来阴霾。  只不过,这件事儿,至始至终都是她心底里的一道坎,让她迈步过去……  “我不仅害死了你的母亲,也间接害死了你的父亲,我……我对不起你!”  说着话,情绪激动的邵萍站起身,又打算给乔慕晚跪下忏悔……  “妈!”  一直都陪在邵萍身边的邵昕然,看自己母亲的状态,赶忙拉住她,不让她下跪。  虽然心疼于乔慕晚这般悲惨的身世,但是想到她现如今被厉祁深捧在手心里,心里还是如常的忿忿不平着。  听了邵萍把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说给自己听,乔慕晚的心情,根本就不是心疼可以形容的。  麻木的听着这些命运捉弄的事情,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她说不出来一句话,也哭不出来,除了越来越泛着失血的白色的脸蛋,不着一丝血色之外,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邵萍自责的样子,一旁的年永明和厉锦江,都心疼极了。  “萍萍,你……”  年永明又气又心疼着,他就知道,不应该把这一切公之于众,虽然他有私心的希望这一切永远被埋藏,但是他真的是为了大家着想,不让这一切影响到某个人的情绪。  不知道该怎么去说邵萍,年永明把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身上。  在看着她沁着惨白色的脸上,僵硬着表情,一双粲然的乌眸,如同死水一样,没有任何波动,他心脏,就像是被猫爪子给抓了一样的疼着。  他就知道,不应该让乔慕晚知道这一切,现如今,她知道了这一切,自己的猜测也得到了印证,乔慕晚表现出来的样子,和自己的设想一模一样……  要知道,当人伤心绝望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后,是不会哭的,有的,只有无尽的冷漠和麻木……  “……慕晚。”  年永明惊心的唤着她,嗓音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慕晚,你别不说话,你说说话,你……你不要吓我们大家!”  听着年永明在唤乔慕晚的话,一旁的厉锦江,却在因为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是堂兄妹的关系,心弦还在紧紧的绷紧着。  关于她的身世,她就已经够惨的了,他不敢肯定,如果乔慕晚又知道了她和厉祁深之间有堂兄妹这层关系存在,会不会……  “慕晚……我对不起你,你想怎么样,只要我能补偿你,我一定会做的,所以慕晚……你说,你别不说,只要你说,哪怕你是要我的命,我都会毫不犹豫给你的!”  同样是看乔慕晚不说话的邵萍,也跟年永明一样,把心脏,生生的揪紧着。  乔慕晚满心说不出来是怎么一个情愫,目光完全没有了聚焦,就像是一片死水一样,呆滞的不知道在看着些什么。  足足隐忍着好久好久的情感,在瓦解的那一刻,她纤长的睫毛,无力的眨出惊蛰的水雾。  一再的颤抖了好久的睫毛,她没有让自己的眼泪落下,苍白的菱唇,无力的蠕动,一字一句——  “请你离开!”  她不想看到邵萍,她做不到心狠手辣又残忍的让她去死,血债血偿的让自己的父母心安,能做到的,就是让她离开,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慕……”  “我请你立刻、马上离开,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她从来做不到绝情的对待一个人,但是邵萍,是第一个,让她会如此绝情对待的人。  乔慕晚没有让自己死,只是让自己离开,永远都不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邵萍知道,她这是不肯原谅自己,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连一个忏悔的机会都不肯给自己的表现。  把乔慕晚对自己母亲的这样一副高傲的态度纳入眼底,邵昕然嫌恶的撇了撇嘴。  虽然说自己母亲当初可能做了什么对不起乔慕晚的事情,但是谁都有选择喜欢谁的权利,为了喜欢的人,做尽不择手段的事情,她不觉得有什么的,相反,这样更加能体现,这是爱之深的表现。  “妈,我们走!”  说着话,邵昕然横了乔慕晚一眼以后,就搀扶着自己母亲的手臂,准备离开。  “昕然,你放开我!”  见自己的女儿,用尽力气的拉着自己准备离开,邵萍不肯依的犟着性子。  今天她来这里,本就是祈求乔慕晚的原谅的,如果她不肯原谅她,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的。  想到这里,邵萍倏地一把挣脱开邵昕然的手臂,又一次看向乔慕晚,跪在了地上。  “妈,您这是要干什么?”  见自己母亲又一次对自己讨厌的乔慕晚下了跪,邵昕然拔高了声音,尖锐的质问着自己的母亲。  “您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对这样的女人下跪?您真的就这样不要面子了吗?”  邵萍不知道邵昕然和厉祁深,还有乔慕晚之间有错综复杂的关系存在,听自己女儿这样设身处地为自己考虑的话,她还觉得自己的女儿是在替自己着想,不想自己活得那么累。  “我做错了事儿,我有罪,自然是要忏悔,不管慕晚原谅不原谅我,我不可以让我心理过意不去!”  “您有什么可过意不去的?这样的女人,都做过什么样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实在是心疼自己的母亲,连患了癌症,都还要虔诚的忏悔。  如果说换做其他的任何一个女人,她都不可能做到这般情绪激动,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乔慕晚,是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乔慕晚,她不允许自己对她服软的同时,也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这般忍辱负重!  实在是越想越气,邵昕然根本就没有忍受住,想到乔慕晚先是和年南辰这个做堂哥的荒唐事儿,又想到后来和厉祁深在一起,还恬不知耻的怀了厉祁深这个也应该是她堂哥孩子这样的无耻之事,她没了理智的,完全不怕得罪厉祁深,当着大家伙的面儿,又一次说了出来——  “妈,您知不知道,就是您眼前这个让你自认为心里有愧疚的女人,她曾经有嫁给过年叔叔的儿子年南辰,也就是在名义上,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堂哥!”  邵萍:“……”  “这还未完,您不是说藤佳雅是藤家的千金小姐嘛,那您又知不知道,藤家和厉家之间有一层外界不知道的亲属关系存在!藤家老太太藤肖兰芬,是厉家厉老太太的亲姑母,也就是等同于,厉老太太生的儿子厉祁深,是藤佳雅的孩子的堂哥,也就是你口中这个有愧疚的女人的堂哥!”  说着话,邵昕然情绪激动的把手指指向乔慕晚,眼底漫溢的血丝,掀起层层惊涛骇浪。  “……什么?”  本就足够诧异于年永明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乔慕晚,这会儿又知道了乔慕晚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堂哥在一起,还有了孩子,她整个人的声音,都发颤起来了。  邵萍不可思议着,一双眼,用震惊的目光,落锁到了乔慕晚的脸上。  一旁,一直都是默不作声状态的厉锦江,听到邵昕然自己把关于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的事情捅了出来,他整个人的心脏,都悬到嗓子眼处。  打从今天知道了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他就在计划着该如何说才能把事情的伤害率降低到最低的标准,可是,还不等她找到对策的去处理这件事儿,这边,邵昕然已经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把事情都爆了出来。  “够了,你别再在这里煽风点火了!”  厉锦江真的是怕乔慕晚吃不消,她本就已经很难接受关于她身世的问题了,这会儿又被闹出来关于她和厉祁深之间有荒诞的关系存在,他真的很怕这样会逼疯了乔慕晚。  邵昕然气势汹汹的和乔慕晚对峙着,在厉锦江伸出手,上前拉住她的时候,手被倏地拨开了。  “放开,你别碰我!”  邵昕然眯紧桃花眼,忿忿不平的睨看了厉锦江一眼,然后嫌恶的别开眼。  对于厉锦江,她真的是恶心的不行,她真就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好意思说自己是他女儿,好在她又在意大利那边做了一次DNA鉴定,不然,她真的就差点儿信了国内DNA鉴定做的那份假报告。  “你闹什么?”  厉锦江不允许邵昕然胡诌下去,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到现在都还喜欢厉祁深,所以,关于她会不顾及乔慕晚能不能承受这一切的就把这些事情都道出来,很显然就是为了刺激乔慕晚,以达到让她伤心欲绝,甚至是伤害到孩子的目的。  “我没有闹,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  被邵昕然嚣张跋扈的质问着自己,厉锦江刚想脱口而出说自己是她的生身父亲,邵昕然先他一步,说了刻薄的话。  “想说你是我的父亲是吗?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还有,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吗?如果没有,就麻烦你把DNA报告,好好的做一次鉴定,看看我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你所谓的父女关系!”  “你……”  对厉锦江不忿的说完话,邵昕然看都不稀罕看他一眼把目光,重新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凝着乔慕晚一张清冷到没有任何血色的小脸,冷凝了自己的目光。  “乔慕晚,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母亲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明明是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远离我的生活才是!”  被邵昕然又一次以自己和厉祁深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刺激着,乔慕晚一再隐忍着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了。  承受着关于她父母的事情,就足够让她感伤的了,邵昕然对她的说话态度,和强势的姿态,无疑是在火上浇油,让她无从宣泄的情绪,如崩塌的雪崩一样,倾巢而下……  紧了紧被厉祁深握紧的冰凉的小脸,乔慕晚埋低着脑袋,抿紧了唇瓣。  她再抬起头去看邵昕然的时候,眼底是凌厉的青盲,迸射而出……  “啪!”  响亮的一耳光,在邵昕然的嘴边,悄然炸响,让一度静谧的空间里,久久的回荡着这一耳光的声音。  乔慕晚给了邵昕然的一耳光,几乎要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震惊到了,但就是这样,乔慕晚还是在大家伙错愕的目光注视下,语气清冷的掀动了朱唇。  “你嘴巴真的是够jian的!都说父债子偿,你母亲患着病,我无法让你母亲补偿我些什么,不如,你替你母亲去死,来补偿我好了!”  “你……”  乔慕晚从未有过犀利的话,让邵昕然当即就瞪大了眼,忿忿不平的瞪着她。  本就因为自己挨了一耳光心里足够的委屈的了,乔慕晚的话,更是让她心里,涌动出来了,对乔慕晚无边无际的恨意。  实在是拗不过心里心不甘、情不愿的感觉,她对着乔慕晚,胡言乱语着——  “乔慕晚,你不要脸,和你妈一样,都是专门抢别人男人的n-货!”  用言语反击着乔慕晚的同时,她在体侧捏紧的手指,也一并挥舞而出,在半空中,划过了一个犀利的弧度……  只不过,她刚伸出手准备去甩乔慕晚的耳光的时候,手腕就被突然站起身的厉祁深,从半空中扼住了手腕。  “嗯……”  手腕被一股子的蛮力握住,邵昕然手腕生疼的直蹙眉。  本就对邵昕然无所顾忌,这会儿还有了厉祁深给自己撑腰,让一再忍受邵昕然的乔慕晚,甩手,又抽了邵昕然一个耳光。  “邵昕然,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你母亲那样对我父母,我都还对你的母亲放尊重,你倒好……你嘴巴jian是不是?以往我忍你了,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再忍你吗?”  说着话,乔慕晚越想邵昕然对自己已故的母亲不尊敬,甩手,就准备再给她一个耳光……  “慕晚,不要,不要再打昕然了!”  跪在地上的邵萍,踉跄着身体起身,赶忙截住了乔慕晚的手。  “慕晚,不要,不要再打昕然了,一切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我,如果你想打,你就打我!”  邵萍声泪俱下的哀求着乔慕晚,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之前她没有注意,刚刚她才有注意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伤了脸。  所以刚才乔慕晚打她的脸的时候,她明显看到自己女儿的脸,有肿了的迹象,虽然不清楚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怎么伤了脸,但是乔慕晚打她的脸,就是在让她原本受了伤的脸,往恶化的方向发展。  乔慕晚虽然正在气头儿上,但是她真的做不到最邵萍下手,且不说她是长辈,现在还是患着病,她纵然对她绝情,也做不到残忍的甩她耳光,或者是怎样。  下意识的,她蹙眉,眼底激荡着异样的不忍心……  “慕晚!”  看着邵萍求着乔慕晚的样子,再看受了伤的邵昕然被自己的侄儿握住不放,厉锦江赶忙上前,用苍老的声音,哀求着。  听到了厉锦江的声音,看到他被岁月风化的脸上,尽是沧桑的痕迹,心里,有些钝痛……  她知道邵昕然是厉祁深二叔的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她能理解厉锦江爱女心切的心。  抿了抿唇,她垂落的手指,放了下来。  然后再看向厉祁深的时候,伸出手指,指尖儿泛凉的扯了扯厉祁深的袖口。  知道乔慕晚看在自己二叔的面子上,对邵家的这对母女动了恻隐之心,厉祁深抿了抿削薄的唇瓣以后,松开了邵昕然的手腕。  邵昕然被厉祁深突然松开手腕,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就倒进到了沙发里。  “嗯……”  头撞到沙发的靠背上,邵昕然发出闷痛的一声。  实在是不想再去看邵家的这对母女,乔慕晚别开了眼。  “请你们母女二人离开,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希望你们母女以后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在厉锦江的面子,她做不到残忍,只好眼不见为净,让这对母女,好自为之。  见乔慕晚让自己离开,邵萍心里抽-痛着。  虽然她知道事情闹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她没有什么脸在留下,但是关于她嫁给年南辰,还有后续和厉祁深的事情,她想要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按照常理说,年永明之前不是不知道乔慕晚是藤佳雅的孩子吗?怎么会闹出来了她之前有嫁给年南辰的事情?难道说……年永明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乔慕晚的存在?  想到这里,邵萍蓦地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隐忍着心里的艰-涩感,她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哽咽着声音——  “我……我可以离开,不过,我想问永明点儿事情!”  其实乔慕晚让邵萍她们离开,要处理的就是关于自己当时嫁给年南辰一事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要知道,他当初的那一句“你本就应该是年家人”绝对不是空xue来风,他一定是在自己嫁给年南辰之间,就知道了些什么。  “你可以问,不过是离开了这个家以后,我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看到你们母女二人!”  乔慕晚冷着脸,对邵萍完全拿不出来好脸色的说着话。  看乔慕晚决绝的样子,邵萍哀求着。  “我就一句话,问完……问完我就会离开的!”  生怕会听到乔慕晚拒绝自己的话,邵萍都顾不上得到乔慕晚的一个回答,就慌乱的在脸上抹了两把泪水,看向年永明。  “昕然说……说慕晚曾经嫁给过你的儿子年南辰,永明,我想问你,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慕晚的存在?”  邵萍不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两面三刀,想到年永明可能本来就隐瞒了自己些什么,当即就对他质问出口。  没想到邵昕然的这一闹,让邵萍发现了自己之前有知道关于乔慕晚嫁给自己儿子的事情,年永明下意识的蹙眉。  见年永明迟迟不肯说一句答复的话给自己,邵萍本就蹙起来的眉头儿,拧得更紧。  如果说年永明会果断的给自己任何一句答复都好,但是他这样默不作声的样子,真的是让她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是不是……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慕晚的存在?也知道她是佳雅的孩子了?可是……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又为什么要慕晚嫁给你的儿子,你……你知不知道这样是luan-lun,你是在造孽啊?”  邵萍声泪俱下的问着年永明,本来,她是不打算哭的,但是想到乔慕晚这个孩子的命运,已经足够的多舛的了,却还要被蒙在鼓里的去嫁给自己的堂哥,想想,她就没有控制住情绪的问了出来。  见年永明就像是哑巴了一样的迟迟不给自己一个答复,邵萍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伸出手,死死的揪紧了他的衣领。  “你别不说话,你说话,你回答我,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也知道她是佳雅的孩子了?你回答我,回答我!”  “没有!”  在邵萍一再没有了理智的逼问下,年永明蹙紧着眉头儿,否定到。  “萍萍,你不要情绪激动,你现在身体不好!”  说着话,年永明抓住邵萍捏紧自己衣领的手指,把她的手指收入到掌心里,心疼的握紧着。  “我不知道这些事儿,我真的不知道!我和你们所有人都一样,是完全被蒙在鼓里的状况,如果我知道这些事情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让慕晚嫁给南辰呢?”  “年永明,你撒谎!”  年永明在向邵萍解释着,门口,却倏地响起了一道虚弱,却格外坚定的声音……  闻声,在场的众人,纷纷向门口那里看去,在看到门口那里,头上缠着纱布的赵雅兰被年南辰搀扶到这里的时候,众人蹙眉。  “年永明,你这个丧心病狂的魔鬼,你撒谎!”  赵雅兰苍白着唇瓣,眯紧着眼指着年永明,用恨他恨得每一根神经都跟着贲张起来的冷鸷,对峙着他。  “年永明,你这个黑心的男人,你到底还要把这一切撒谎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有邵萍给你背这个黑锅,有我因为你推我下楼,重度昏迷险些成了植物人,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我告诉你,你做梦!”  赵雅兰对年永明咆哮着,想到年永明因为自己要揭穿关于他的秘密,他就狠心的把自己推下楼梯,她就气得忍不住浑身在打颤。  听到赵雅兰对自己的指控,年永明看向她的眸,惊恐的瞪大。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下手够狠,赵雅兰这辈子就是一个废人了,没想到她……她居然醒了过来。  把自己父亲变得眉波震荡的样子全部都纳入到了眼底,年南辰心头儿绝望的勾起了苦笑的嘴角。  “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父亲,你就是一个没了人性的恶魔!”  年南辰之前不知道关于乔慕晚会嫁给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儿,今天听了自己母亲给自己讲了当年的事情,他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多么的丧心病狂。  而且更加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之前乔茉含怀的孩子,真的是自己的,而自己的父亲,为了达到他肮脏的目的,不惜把他自己的亲孙子,都送入到了地狱。  想到自己的父亲是一个魔鬼,年南辰心里不耻极了。  “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虽然现在赵雅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和自己对峙,年永明那也不允许自己自乱阵脚。  要知道,赵雅兰并不是很知道关于自己的事情,他就不信赵雅兰真的有十足的把握,把自己曾经做的那些事情都扒出来。  “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呵……年永明,既然你和我装傻,我就把我要胡说八道的内容,一五一十的说给在场的各位听!尤其是你!”  说着话,赵雅兰把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当初代替你妹妹嫁给南辰,我又针对你是怎么一回事儿吗?我今天就告诉,你当初会代替你妹妹嫁给南辰,我针对你,完全因为你的母亲叫藤佳雅!”  乔慕晚:“……”  “因为年永明喜欢的女人是你的母亲藤佳雅,所以让你嫁到藤家,他不过是为了他私心,得不到你的母亲,得到你也不错!”  赵雅兰刻薄的把话道出来,让听了这些话的乔慕晚,不敢相信。  “你到底在胡诌些什么?你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  “我胡诌?年永明,我看是让我给说中了吧!”  “……”  赵雅兰不服不忿着自己这个丧心病狂的丈夫,继续道——  “当年,本来是你的父亲,也就是南辰的伯父和你母亲相好,不过,年永明也花花肠子的喜欢你母亲,虽然他和我结婚了,不过他和我结婚,完全是长辈们撮合的原因,他和我之间没有任何的爱情可言,生下南辰,完全是一个意外!”  “……”  “你父亲和没有人性的年永明都喜欢你母亲藤佳雅,但是因为你母亲是喜欢你父亲的原因,年永明知道他没有机会和你母亲好上,就和我公公婆婆说了要给你父亲年致彦找老婆的事儿,因为年家和藤家早年关系不好的原因,我公公婆婆就找了一个宋家的女儿给你父亲当老婆,考虑到你父亲会不听从的原因,年永明又出了坏点子,说让宋家女儿怀了孕,这样,你父亲不可能不娶宋家的女儿了!”  赵雅兰犟着脾气,把当年的事情,一字一句的道出来。  紧接着,她又说。  “但是你父母是真心相爱的,所以你父亲在结婚的前一晚,逃婚了。不过你父亲逃婚归逃婚,并不是像年永明说的那样出了车祸。你父亲只是躲在了一个暗处,查着关于宋家小姐为什么会怀了自己孩子的事情!在这期间,年永明给你父亲断了一切能和你母亲联系上的设备,就这样,你父亲被年永明,以他出车祸的名义,困了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你父亲有想过要逃走,但是年永明看得严实,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