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7章:大结局(六)

第387章:大结局(六)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3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错,我不是年家的孩子,我不过是年家从路边捡回来的一个可怜虫!”  把这句话说完,年永明感受到了自己心尖儿在滴血一样的感觉。  自己这一辈子,坏事儿做尽,可是有谁知道,在他的身上,有悲惨的身世,有一辈子都让人嫌弃的身份。  很多时间,年永明也觉得当年死的人根本就不应该是自己的哥哥,而是自己,这样,这后续的一切就不会发生,自己……也不会猪油蒙了心的做出来那么多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  听到年永明亲口承认说他不是年家的人,不过是路边捡回来的一个孩子,邵萍和赵雅兰两个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  她们两个人和年永明认识多年,却从来不知道关于他,竟然有这样一件事儿。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如今的这个地步,年永明深知,就算是自己再继续如何讳莫如深的隐瞒,也不过是笑柄儿一样的存在。  厉祁深连关于自己身世这样的事情都挖的出来,那么其他的事情,又有什么是他所不知道的呢?  既然这样,他也就没有什么再好隐瞒的了。  没有再去考虑事情会有怎样的后果,年永明坦然的把这一切,全部都如实的倾诉了出来。  与赵雅兰揭发的事情,没有多大的差距,除了关于乔慕晚被迫嫁给年南辰的事情之外,一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说清楚。  待全部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一时间,无言的窒息感,在空间发酵,让屋子里的气氛一顿陷入到了死寂的氛围之中……  “……为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细若如蚊蝇一样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声线,在空气中浮动开来。  “为什么?既然你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自责的承受这一切?”  邵萍难以控制住自己心底里的悲恸,呢喃着声音,质问着年永明。  一直以来,她对年永明,是百分百坦诚相待的态度,只是……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他真的骗她骗得好辛苦,让她因为藤佳雅的事情,自责了这么多年。  天知道,这么多年来,她过得水深火热,一颗心,就好像是飘摇的浮萍,永远都是浮沉的状态,居无定所。  被邵萍悲恸的问着自己关于自己为什么要隐瞒她的事情,年永明埋低着头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年永明不语,邵萍流下来了泪水,情绪更是激动……  “你说啊,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你说啊,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在,你为什么还要欺骗我啊?”  邵萍踉跄着步子走上前,双手死死的揪紧着年永明的衣领,逼问着他。  她都已经患了癌症,已经到了现如今这样随时都可能死亡的境地,她真的想要知道原因,这样,就算是让她死,也让她死的明白,死的没有遗憾……  邵昕然看着自己的母亲,已经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打从心底里心疼着,就好像,自己的心脏,被刀子凌迟着一样。  就在她准备走上前去拉自己的母亲的时候,年永明声音极淡,却很坚定的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对不起!”  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邵萍解释些什么,年永明又一次坚定的说了“对不起”这三个字。  其实,他的私心一直都很重,他不想让乔慕晚知道关于过往的事情,又害怕乔慕晚知道了过往的事情以后,对他心生怨念,所以一直以来,邵萍做着自己的替罪羔羊,他都无动于衷,除了说一些让她放宽心的话,再无其他。  只是,今天这一切都被揭发了,他后知后觉才惊觉,这么多年来,他竟然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儿,也做了这么多天理不容的事情。  听到年永明对自己说对不起,而不是任何一句解释的话,邵萍的心脏,滴血一样的疼着。  他对自己没有解释,只有愧疚,他的表现,这一切都已经证实了,他清楚全部的事情,却将这些事情全部都掩藏,让自己饱受身心和精神上面的双重折磨……  泪水,越发集聚增多的从眼眶中,无声的踱出。  再也没有质问年永明的勇气,也没有了双手抓住他脖领的力气,她的双手,滑落而下,没有了双手的支撑,她的身体,晃了几下……  “妈!”  看到自己的母亲要昏迷倒下,邵昕然赶忙上前搀扶她。  邵萍被人从后面接住,自己的身体才不至于因为头脑的一阵眩晕感而跌倒。  “妈,您没事吧?”  邵昕然看着邵萍问道,然后目光,带着针锋一样的青芒,落在了年永明的脸上。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残忍的魔鬼?我妈和你这么多年的关系,你怎么能忍心欺骗她,瞒着她,让她活得那么痛苦?”  她质问着,想到自己母亲现在这样的情况,眼泪就要从眼眶中闪烁而出。  自己的母亲现在都已经到了濒临死亡的境地,邵昕然不允许自己再继续这样,就吸了吸鼻子,把不争气的泪水,憋了回去。  “我妈患了乳腺癌,你却一直都不肯给她做手术,是不是也是你昧着良心的原因?”  想到了这个重要的问题,邵昕然问道。  之前她会觉得年永明是真心待自己的母亲好,所以什么事情都是在替自己的母亲着想,不过经历了这些事儿以后,她才惊厥,年永明哪里是真的和自己的母亲好,连赵雅兰那样的结发妻子,他都能狠心的推下楼梯,指不定,自己母亲都在他要针对的人员的名单里。  接连被大家伙把自己的黑心挖出来鞭挞,年永明真的没有勇气再承认自己的私心,就摇了摇头儿。  “没有,我没有想过要萍萍出什么事儿,她会因为佳雅的事情自责,确实有我的一定原因,但是这件事儿,我没有,我没有想过要让萍萍出现什么事情!”  “年永明,你胡说!”  听年永明在极力的否定着,一旁,听着他猪油蒙了心的话的厉锦江,扬手,握着拳头,就一拳砸到了年永明的脸上。  突然的一拳,让措手不及的年永明,当即就一个趔趄的倒向沙发里。  “年永明,你做过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你说迟迟不肯让邵萍做手术的事情你没有关系,你纯属是在胡诌!我问过医生,医生说他有建议你对患者进行手术切除,但是你不肯,还联合昕然,一起不肯给邵萍做手术!”  厉锦江气得眼眶都变得突兀了起来,之前谁都没有认清年永明的本质,这会儿,他要让大家伙全部都认清楚年永明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听着厉锦江对自己的指责,年永明抬手擦了擦自己嘴角溢出来的血,一字一句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  听年永明还有脸说自己诬陷了他的话,厉锦江更是气得不行。  面对厉锦江准备又一拳准备落下的时候,年永明抬手,握住了他的拳头。  “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秋后算账!”  年永明说着话,然后把厉锦江的拳头甩开。  被年永明推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厉锦江脚下趔趄了两下。  把厉锦江推开了以后,年永明从沙发中站起来身,也顾不上自己还在流着血的嘴角,把笃定真诚的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看着她一张虽然苍白,却和藤佳雅实在是相似的姣好面容的脸,心里隐隐着。  按捺住心头儿阵阵抽痛的感觉,他哽咽着声音。  “慕晚,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来抚平你心里的伤痛,不过……”  抿了几下唇,酝酿了一下情绪,问——  “不过,我真的想知道,厉家……和藤家真的有血缘纽带存在的关系吗?”  这件事儿关乎的根本就不是乔慕晚会不会恨自己,关乎到的是今后的人生的道路要如何走。  年永明深知,乔慕晚之前的二十六年人生已经过得足够的痛苦的了,他不想她接下来的生活,还继续过得这般痛苦,甚至于是火里来、水里去的水深火热生活……  其实相比较于自己父母悲惨离世的事情,更让乔慕晚心里泛疼的是关于她和厉祁深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  这个世界,最恨的莫过于相爱的人,到头来却不能爱……  粲然的明眸,隐隐有水华在折射出异样的无措,乔慕晚把手指甲都陷入到了皮肉间,任由掌心的肉被割出来道道红痕。  她再松开手时,抬起头儿,看向年永明,不着一丝血色的粉-唇,轻颤的缓慢掀动——  “我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嘛,藤家的老太太藤肖兰芬是厉家老太太肖百惠的亲姑母,藤佳雅是藤家老太太的女儿,你说他们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  不等乔慕晚将肯定的回答,回答给年永明听,邵昕然加了话进来,语气颇为不羁,且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乔慕晚僵硬着表情,因为邵昕然的话,她水粲的乌眸,落在了邵昕然的脸上。  本就已经经受了自己父母悲惨事情这件事儿,这会儿,自己还要接受关于自己和厉祁深可能存在可笑关系的折磨,她真的觉得她会死掉的。  邵昕然扬了扬下颌,眯了眯狭长的眸,趾高气扬的对视上乔慕晚的眸,一副你乔慕晚今天栽定了的架势。  把邵昕然对乔慕晚表现出来的挑衅全部都纳入眼底,厉祁深抿紧削薄的唇瓣,长臂一伸,就把乔慕晚捞进到了自己的臂弯中。  只是不等他说话给邵昕然一个深刻的教训,厉锦江严厉的吼了邵昕然一声。  “你还嫌事情不够乱是不是?”  厉锦江虽然说不是很清楚关于藤佳雅、年致彦、邵萍和年永明之间的事情,不过乔慕晚是个怎样性情的孩子,他至始至终都看在眼中。  她是一个比厉潇扬和邵昕然任何一个人都识大体、懂宽容的孩子,所以看邵昕然不顾及她现在的感受的针对她,他这个外人完全都看不下去,哪怕自己是邵昕然的父亲,他也是帮理不帮亲。  听到身后传来厉锦江管教自己的声音,邵昕然当即就拧起来眉头儿。  她刚想质问厉锦江到底是在以什么姿态对待自己时,厉锦江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别再说一些我不是你父亲的话什么的,我就算不是你的父亲,也看不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他严厉的训斥到,乔慕晚现如今的处境已经是如履薄冰了,她再承受厉祁深和她之间是堂兄妹这件事儿的打击,真的会逼死她,到那时,可是一尸三命!  厉锦江对自己的管教,让邵昕然越发不服气的怒瞪着他。  “你看不惯我什么所作所为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难道还不让我说实话了吗?她乔慕晚本来就是厉祁深的堂妹,别告诉我你厉锦江不知道?”  “慕晚……”  这边,邵昕然和厉锦江之间癫狂的对峙着,一直在关心乔慕晚状况的年永明,见乔慕晚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到最后脚下一软,身体发虚的要倒下,他当即大惊的唤了一声。  实在是担心乔慕晚到底是怎么了,他刚唤出口,准备走上前看看她怎么了,当即,头脑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  “嗯……”  随着他皱眉闷痛一声,身体就那样倒在了沙发中,撞到了沙发的靠背,发出闷重的一声。  “永明!”  本就身体摇摇欲坠的邵萍,这会儿见年永明突然犯了头痛,惊心的一叫。  乔慕晚本就身体发软发虚,听到沙发那里传来闷重的一声,她好不容易在厉祁深的支撑下,才抬起了眼。  “永明,你怎么了啊?”  邵萍惊心的上前唤着他,声线急速的颤抖着……  因为年永明的突然眩晕,房子里,一时间,呜呜泱泱的声音,响彻这个房间。  一直都是漠然态度对待年永明的年南辰,见到自己的父亲突然眩晕,也没有按捺住心里对他的埋怨,还是走上前去,查看他的情况。  在看见自己父亲连眼睛睁开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当即就招呼大家伙搭把手儿,把自己父亲送去医院那里。  只不过年永明刚被年南辰背起,他就意识稍稍回来一些的拨开年南辰。  “我不去医院,我……我要知道慕晚到底和厉祁深之间有没有关系!”  他现在都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情况是怎么样了,他只想知道关于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关系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要一定,一定是要知道的,而且是现在……  “你到底在固执些什么啊?不管身体了吗?”  对于自己父亲的执拗,年南辰没有控制住,对他咆哮一声。  可就是这样,年永明也不肯听。  “我要知道这个答案!”  再度把话郑重其事的说了一遍,年永明顽固起来。  一旁,身体发虚的乔慕晚,见年永明都这样了,还因为自己的事情这般重视,心里,有些疼。  实在是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对年永明动了恻隐之心,不然,看他这个样子,自己竟然怎么会心疼这个双手染满鲜血的刽子手。  “你还要知道什么这个答案啊?你不知道乔慕晚是藤佳雅的女儿,还是你不清楚藤佳雅是藤老太太的女儿啊?我都已经说了厉老太太是藤家老太太的侄女,你还不清楚这里面的关系吗?”  邵昕然实在是想不到年永明到底是执拗些什么,就把这些话,又一次言辞凿凿的重复了一遍。  “我不要听你说,我要听慕晚亲口告诉我!”  年永明有他自己的偏见,这个屋子里,除了乔慕晚,任何人于他,他都不在乎,就包括他们的话,他都不会去信。  “你能不能别再固执下去了?”  同样是受不了年永明都这样了,还在想着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厉锦江对他吼了一声。  其实,厉锦江不愿意让年永明继续提及这件事儿也是有原因的,乔慕晚都已经这样了,他很确定她不可能再接受关于她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关系这件事儿,所以,他必须让乔慕晚缓一缓,等到这件事儿过去了,再让她慢慢去接受她和厉祁深之间的事情。  “你们都不懂!”  厉锦江管自己,年永明隐忍着头痛欲裂的感觉,对厉锦江反驳到。  在场的所有人谁都不懂他年永明,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罪人,是刽子手,是害人如麻的魔鬼,可是又有谁知道,他内心里其实是痛苦的。  他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关于他的事情,也不曾让谁了解他的内心,他一直把所有的话都埋藏在心里。  现如今,他心底全部的希冀都关于乔慕晚,他有他的偏执,不确定乔慕晚和厉祁深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别说是去医院,就算是他此刻死掉,他都会死不瞑目的。  看年永明对这件事儿这么坚持,乔慕晚虽然不愿意亲口承认,但是情况不允许,她知道自己一旦承认了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就等同于她要背负luan-lun之名,不过,年永明都这样了,还在坚持着,她再怎么不情愿,也得硬着头皮,把这件事儿,坦诚的说出来。  她准备掀开唇瓣,回答年永明时,厉祁深倏地握住了她的手指,把她薄凉的指尖儿裹在掌心里的同时,薄唇微动——  “不是……慕晚那个孩子,和祁深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厉祁深还不等说话,门口那里,苍老的身体,透着有劲儿的穿透力,十足有威信的传来。  闻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向门口那里看去。  在看到藤家的老太太藤肖兰芬穿着蓝白色的病人服,在厉锦江和厉老太太,以及藤家人出现在这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嘉闻,你扶我过去!”  花白头发的藤家老太太,身体发颤的和藤嘉闻说着话,然后在藤嘉闻的搀扶下,一步一隘的往沙发这里来。  乔慕晚见藤家老太太来了这边,好看唇形的唇瓣,紧抿着。  这个人……是自己的外婆……  她在心底里隐隐唤了一声,然后感受到指尖儿上的力度有增加,她抬起头儿,看向厉祁深。  收到他看向自己时湛黑烁亮的目光,她深情的回望着他,一种无言的悸动,就好像初次喜欢上他那样,无声的在两个人之间流窜着……  收到他看向自己时湛黑烁亮的目光,她深情的回望着他,一种无言的悸动,就好像初次喜欢上他那样,无声的在两个人之间流窜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