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88章:大结局(七)

第388章:大结局(七)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9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收到厉祁深看向自己时湛黑烁亮的目光,乔慕晚深情的回望着他,一种无言的悸动,就好像初次喜欢上他那样,无声的在两个人之间流窜着……  有一种声音在乔慕晚的心底轻声在告诉她,不会的,她和厉祁深之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就算是藤家老夫人,自己的外婆没有出现,她也敢肯定她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任何所谓的血缘关系。  藤家老太太今天从昏迷中刚醒就张罗着要见乔慕晚,虽然藤嘉闻都念及到老太太身体还没有修养好,不让她这么着急的找乔慕晚,但是老太太不肯依,好说歹说是一定要见到乔慕晚的。就这样,拗不过执拗的老太太,藤嘉闻打了电话给厉锦弘,把情况说给了他听。  一听自己的姑母要见乔慕晚,厉锦弘和厉老太太虽然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从那天藤家老太太就算是心脏病突发也要拉住乔慕晚的事情来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就这样,厉锦弘和肖百惠两个人急忙的赶去了医院那边,只不过,厉祁深和乔慕晚并没有一起前往,还因为邵昕然突然来闹事儿,耽搁了去医院那边。  在医院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等来厉祁深和乔慕晚,藤老太太等不及,就张罗着要厉锦弘找他们两个人过来。  看藤家老太太这么着急于见乔慕晚,肖百惠没有按捺住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问了她找乔慕晚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关于那边她突发心脏病也要握住乔慕晚的手腕,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见肖百惠问了自己,藤家老太太无力的叹息了一声以后,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了厉老太太。  知道了在藤嘉闻之外,还有一个叫“藤佳雅”的藤家女儿存在,而且……还是自己姑母的女儿,她都懵了。  好在藤家老太太没有卖关子,把自己的这个“女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说给了厉老太太听,才让她都要弹回到了嗓子眼里的心脏,回归到了原位置……  藤家老太太在藤嘉闻的搀扶下,在沙发那里坐好了以后,就冲厉祁深和乔慕晚招手。  “祁深啊,你把你未婚妻送来我这里!”  厉祁深对于藤肖兰芬的吩咐没有疑议,微微颌首后,手拥着她的腰身,带她去了藤家老太太那边。  待乔慕晚坐在了藤肖兰芬的身边,老太太眼中含着久违的欣喜和感慨,目光中隐隐有泪花在闪烁的打量着乔慕晚。  “快三十年了,快三十年了啊,慕晚啊,外婆,终于找到你了!”  一句“外婆”,让乔慕晚的心弦震了好久,直到藤老太太给她抱住,她都还是大脑一片空白,僵住了表情的反应。  一旁,把藤家老太太抱住乔慕晚的样子纳入到了眼底,不自觉的勾唇笑了。  连这个老不死的老太太都承认了乔慕晚是她女儿的女儿,是她外孙女,看来关于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有关系的事情是铁定坐实了的,至于老太太刚刚口不择言的说了的那句她和厉祁深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话,指不定就是老太太情绪激动,没了冷静说出口的话。  年永明忍受着头痛的撕裂感,把藤家老太太抱住乔慕晚的样子看在眼里,不禁有欣慰的感觉油然而生。  定了定神,他看向门口那里,现在,他关注的重点根本就不是藤家老太太要和乔慕晚相认的事情,他现在满心在意的都是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到底有没有所谓的血缘关系。  在看到门口那里站着的藤家的许慕延与厉锦弘和肖百惠,他本就蹙着的眉头儿,锁得更紧。  不出意外,厉家和藤家之间,确实是有一层外界不曾知晓的关系存在,只是……  想到刚刚藤家老太太有对这件事儿做出来了回应,他又将目光落在了藤家老太太的身上。  “藤老夫人,我……要知道您说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是怎么一回事儿?”  藤家的老太太都已经亲口承认了乔慕晚是她的外孙女,两家人之间有亲属的关系也确定了,她却还矢口否认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他真的被这里面存在的关系绕懵了,完全找不到一个思路来证实这里面到底是哪个才是事情的真相所在。  年永明询问的声音落在了藤肖兰芬的耳朵里,她松开乔慕晚,一张有泪痕漫溢的苍老面容,看向他。  “你是……致彦的弟弟?”  “嗯!”年永明点头儿回答,面色有些不自然。  听了年永明的回答,藤肖兰芬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  见藤老太太不语,只是叹息,年永明紧张的绷紧着心弦,竭力隐忍着头疼。  “藤老夫人,我想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慕晚……不是佳雅的孩子吗?”  除了乔慕晚不是藤佳雅的孩子之外,年永明想不到还会有什么样的原因会让藤肖兰芬说出来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在场被蒙在鼓里的众人,见年永明这么坚持的问藤家老太太,也就都把目光,或是带着好奇,或是带着急迫的落在了藤家老太太的脸上。  在众人目光的逐一注视下,藤肖兰芬紧了紧眉头儿,开了口——  “慕晚是佳雅的孩子没有错,只不过……佳雅并不是我的孩子,她是嘉闻他父亲和其他女人的孩子!”  藤家老太太的话一经说出口,在场的人都怔忡住了。  关于她当初执意要嫁给藤嘉闻的父亲藤宪承,这里面没有任何人知晓原因。  藤肖兰芬和藤宪承是大学十分十分要好的同学,好到两个人无话不谈,只不过两个人的关系,恋人未满,友达以上,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越矩的关系存在,大学四年的时间,再加上以后六年的时间,足足有十年,这十年,她知道他全部的事情,就包括藤宪承有了婚-外-情的事情,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藤佳雅的生身母亲箫斓是肖兰芬和藤宪承的大学同学,也是肖兰芬最要好的室友。  当年在大学的时候,藤宪承对箫斓就有过暗许芳心,只不过那会儿的箫斓是学校的院系院花,追求者甚多,他就在其中,做了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只不过世事多变,箫斓在经过家庭的巨变以后,嫁给了一个富商,只不过那个富商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和箫斓结婚五年的时间,不断的在外面找女人,甚至是有一次在箫斓怀孕的情况下,都把女人带回家里来乱-搞,自此,箫斓气得流-产,然后在这件事儿之后,她忍无可忍,选择了离婚。  离了婚以后,箫斓没有得到一分钱,就这样过着清贫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和藤宪承重逢,事情又发生了巨变。  两个人重新遇见,虽然藤宪承之前结了婚,但是因为藤嘉闻的母亲患病离世,一直都没有再娶,所以他就重新鼓起勇气要追求箫斓。  面对曾经在所有人追求自己的情况下,藤宪承默默的喜欢自己,在没有人在要自己的情况下,他还是对自己缄心不变,就答应了和他在一起。  只不过世事多变,藤宪承的父母知道箫斓的身份和遭遇后,觉得她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就不允许她和藤宪承在一起,哪怕是箫斓已经怀孕的检查报告单拿到了两个长辈的面前,他们也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相反,因为肖家是名门大家,还一直要藤宪承追求肖兰芬。  面对这样情况,箫斓对生活就没有了什么信心,在生产藤佳雅的时候,因为情绪低迷的原因,发生了内腔大出血,就此离开了人世。  面对这样的情况,一直作为箫斓好闺蜜、藤宪承知己的肖兰芬,不忍心让藤佳雅就这样成为一个流离失所的孩子,就做了人生的一个让她和肖家人断绝关系的决定。  她不顾及家人的反对,情愿给藤嘉闻做后妈,执意嫁给藤宪承,这里面,没有任何人知道其实她选择抛弃自己的终生幸福嫁给藤宪承,不过是为了“情义”二字。  就这样,肖兰芬面对着肖家没有一个人的祝福,嫁给了藤嘉闻。  因为藤佳雅不能从自己的肚子里突然蹦出来,也未免藤家父母起疑,肖兰芬有在国外待了三年,直到藤宪承的父母离世,她才回来国内。  只不过,箫斓的前夫知道箫斓有给藤宪承生过孩子,就执意说那个孩子是他的种,百般和藤家讨债要回藤佳雅,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肖兰芬一狠心,选择了把藤佳雅养在国外,为的就是摆脱箫斓前夫的纠缠。  就这样,藤宪承和肖兰芬时不时的就往国外跑,与藤佳雅聚上一聚,事情过去了多年,直到箫斓的前夫患胃癌离世,再加上藤宪承身体不好,肖兰芬就让藤佳雅回国了。  不过回国后,藤宪承和肖兰芬发现她竟然和年家的长子在交往,因为早年在生意上藤家和年家之间有过不愉快,藤宪承坚决不让藤佳雅和年致彦在一起,而年家那边和藤家这边保持一样的态度,不允许两个人走在一起。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藤佳雅和年致彦两个人面临着这样的如履薄冰、随时可能分手的局面。  不过,两个人实在是相爱的太深了,深到后来想到了未婚先孕这样生米煮成熟饭的办法儿来威胁两个人。  只不过藤佳雅做了这件事儿,得到的结果并不是成功的威胁了自己的父母亲,而是气死了自己的父亲。  那会儿的藤佳雅面对自己父亲离世的局面,真的是自责极了,再加上年致彦也要结婚的原因,她选择要去英国那边,离开盐城这个伤心地。  只不过这个世界世事无常,因为自己回不去藤家,也不能去找年致彦,她就打了电话给邵萍,让她陪自己在酒吧买醉。  这一买醉,就此送上了藤佳雅的命……  “慕晚是佳雅的孩子,但是佳雅不是我的孩子!”  藤家老太太把这些话给大家说完以后,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唏嘘出声……  太可怜了,实在是太可怜了,箫斓和藤佳雅这对颠沛流离的母女实在是太可怜了,明明可以过很安逸的一生,最后却两个人都在美好的年纪,以相同的方式死在了手术台上。  “……真的、是这样吗?”  年永明颤抖着声音,有泪水已经踱出眼眶的问着藤家老太太。  他一直觉得藤佳雅不像是有那样和自己同样悲惨身世的人,在她的身上,他有看到过她张扬的活力,和自己没有的热情和自信……只不过没有想到,她竟然比自己还惨……  不愿意再用肯定的回答重复这些话,藤家老太太只好点了头儿。  坐在藤家老太太身边的乔慕晚,在听完这些话,早已经是热泪盈眶……  她在意的再也不再是自己和厉祁深之间有没有荒诞的关系存在,而是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外婆,竟然都有这样凄凉的过去,不禁,心脏就像是被万剑贯-穿一样,撕裂的疼……  “慕晚……”  在看到乔慕晚无声的流着眼泪,藤家老太太颤抖着声音,哭着,又一次抱住了她。  听了藤家老太太的解释,大家伙把事情的始末都联系到了一起以后,心情压抑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真好,这里面没有误会,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并不是被大家伙猜测的“堂兄妹”的关系。  “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一度陷入到压抑氛围中的房间,因为邵昕然突然的一句大喊,再度变得紧张起来。  邵昕然不愿意相信藤家老太太所谓的真相,就这样化解了关于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的狗血事情,双眼瞪大着。  “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啊?凑巧到箫斓和藤佳雅母女两个人都是因为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  不管别人怎么相信这件事儿,她邵昕然不相信。  且不说母女二人都是大出血而死有多么不可能,就藤肖兰芬能抛弃自己的终身幸福嫁给藤宪承来说,就荒诞且可笑。  还有藤肖兰芬结婚不在国内而是出国照顾藤佳雅和藤佳雅被养在国外,成年以后才回国这些事,怎么是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凑巧的?”  藤家老太太反驳邵昕然一句,她本就失去了藤佳雅,也失去了自己的好闺蜜,竟然还被人质疑说自己在这里胡诌,她虽然老了、不中用了,也不允许被人这般质疑着。  “你就是在这里胡说八道,你就是故意把厉祁深和乔慕晚说成没有血缘关系的,以此来哄骗大家的!”  “……”  “但是我告诉你,其他人不明真相,但是我清楚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们不可能骗得过我的!”  “啪!”  邵昕然的话刚说完,厉祁深就抬手,丢过来一份关于自己和乔慕晚DNA鉴定报告的文书,甩到了邵昕然的脸上。  “瞪大你的眼,给我仔细看!”  厉祁深一字一字,每一个字,都着实有力的说到。  这些时日,碍于她和厉家有关系的存在,他对她一再不予理睬,她倒好,得寸进尺。  本就受伤没有好的脸颊被文件的拉夹刮在脸上,疼得邵昕然的脸上面,红了一片,隐约还有一道醒目的痕迹存在。  拿下文件,虽然邵昕然怨厉祁深在众人的面前这么不给自己留面子,但是她还是打开了那份DNA鉴定报告。  一目十行的在文件上浏览着,在目光定格在了最后一行字时,她的眸光,变得错愕起来。  没有关系!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  邵昕然不信,她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份检验报告的真伪。  “呵……”  再把文件合上时,邵昕然克制自己心里乱了分寸的无所适从,抬起头儿,笑着看向厉祁深。  “拿一份伪造的文件给我有意思吗?谁不知道你厉祁深为了和乔慕晚在一起,连横刀夺爱已婚女士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伪造一份假的DNA鉴定,对你来说,没有什么难的吧?”  听着邵昕然对自己质疑的话,厉祁深不怒反笑。  “怪不得你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是谁的种,原来,你根本就看不懂DNA鉴定报告!”  邵昕然:“……”  知道厉祁深在指什么事情,邵昕然的表情,立刻就变得不自然起来。  对于邵昕然变化的表情,厉祁深没有什么想多看一眼的yu-wang,堪堪的别开了眼。  看自己女儿在关于乔慕晚和厉祁深这件事儿上揪着不放,邵萍隐约间感觉到了什么非比寻常的感觉,就赶忙上前,拉过邵昕然。  “昕然,不要再继续闹下去了,虽然关于佳雅母亲到底是谁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其他的事情,我清楚的很!”  “您清楚的很?呵……您要是清楚的很,怎么今天才把这些事儿都说出来?”  邵萍:“……”  邵昕然语气阴阳怪气的质问,让邵萍本就不好的身体,脸色更难看了起来。  见自己和厉祁深对峙不下,邵昕然转过身,看向乔慕晚。  “乔慕晚,你觉得有了藤家老太太的说辞,还有这份见了鬼的报告,就能证明你和厉祁深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了吗?呵……做梦!”  随着邵昕然将“做梦”两个字说出来,她伸手,把手里的纸张,洋洋洒洒的取出来,然后在众人面前,“撕拉”一声,尽数撕毁……  见事情到了现如今这样的份儿上,邵昕然还在陷在自我世界中觉得自己和厉祁深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血缘关系,乔慕晚不禁冷笑。  “邵昕然,你就这么喜欢痴人说梦吗?”  “我痴人说梦?我不过是说了事实而已!”  看邵昕然到了现如今这样的情况对乔慕晚还是一副针对的态度,厉老太太不依了起来。  她一直都觉得一个姑娘家的,自己老太太要给人家留面子,只不过,她看这个邵昕然,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所谓的面子,她压根就是没有脸,哪里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只是,不等厉老太太上前,用不友善的口气对邵昕然进行对峙,藤家老太太出了声——  “我是这位小姐,你就算是喜欢我外孙女女婿,也不至于这样抹黑人家小夫妻两个人有血缘关系吧?得不到就应该学着放下不是吗?你都已经这样了,还准备不撞南墙不回头吗?”  藤家老太太早年也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这会儿自己的外孙女受了欺负,她这个做外婆的,自然是不可能坐视不理,不然,只不过这个邵昕然要怎么骑到自己外孙女的头上,欺负自己的外孙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