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393章:大结局(十二)

393章:大结局(十二)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就在厉锦江陷入到自我世界的一片放空状态中,邵昕然突然从外面破门而入。  门板被撞开的声音传来的同时,她的声音,带着惊恐般的刺耳传来。  “我妈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邵昕然刚刚有因为体力不支而昏倒,医院给她注-射了营养液,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不想她半夜醒来了以后,就急忙赶到了抢救室外。  到了抢救室外被告知自己的母亲已经被送去了加护病房,自己暂时见不了自己的母亲。  见不到自己的母亲,没有办法,邵昕然只好来到自己母亲主治医师这边,向医生询问询问自己母亲的情况。  厉锦江还在和医生商榷关于邵萍的事情,见邵昕然不冷静的冲过来,他赶忙拦住她。  “昕然,你先冷静一下,你的身体不好!”  邵萍的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他不敢肯定邵昕然知道了这些事情以后,会怎么样,所以,他要尽可能的拦住她,不要她知道这些事情。  “放开我!”  邵昕然挣扎着厉锦江对自己的束缚。  关于自己母亲进了抢救室一事,她自责的不行,她从来没想过要把事情变得这么糟糕,但是事情还是被她弄糟糕了,让她手足无措。  “昕然,我放开你可以,但是你要冷静点,你这个样子,要是让你母亲知道了,她会受不了的!”  “你要我怎么冷静啊?现在躺在加护病房里的是我的母亲,是我的母亲啊,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啊!”  邵昕然刚刚去抢救室那边,问过值班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和她说了,说自己母亲的情况很是不好,院方是因为给她做了心脏复苏,她才侥幸的活了下来。  听邵昕然撕心裂肺的声音,厉锦江也心疼着,他怎么可能不理解邵昕然是怎么样的心情呢,只是事情发展到了今天这步,根本就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我妈怎么样了,你们告诉我,我妈到底怎么样了?”  邵昕然在一片凌乱的思绪中,克制自己的失控,问着。  “你妈……没有什么事儿!”  “没有什么事儿?”  听了厉锦江的回答,她狐疑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忽的冷笑了起来。  “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我都听医护告诉我了,说我妈的情况不容乐观,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骗我?你到底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邵昕然癫狂的质问着,一颗心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隐忍着身体都在剧烈的发颤,她投射着目光,落到了医生的脸上。  “你来告诉我,我妈到底怎么样了?”  “这……”  被邵昕然质问着,医生无所适从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说实话让邵昕然有个心理准备,还是该说谎话,让她不知道她母亲已经生命垂危。  “说!”邵昕然冷着声音,命令着。  见邵昕然逼问着医生,厉锦江赶忙给医生使了个眼色,只是,他细微的动作,让邵昕然一下子就扑捉到了。  苍白着一张脸,邵昕然眼眶赤红一片,甩了个犀利的眼神儿厉锦江,然后对医生,再度从齿缝间,挤出字:“说!”  明显比上一次把“说”说的更加的咬牙切齿,医生的额际,都隐隐沁着不安的冷汗。  在邵昕然眼神一再狠戾的睨看下,医生颤抖着声音,颤颤巍巍的道出来了实情。  “邵女士……癌细胞已经蔓延全身各个器官,而且还有心脏衰竭的症状,可以说,邵萍女士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医治了!”  一句“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医治了!”,让邵昕然的身体,打了晃。  双眸错愕的瞪大着,脑海中,激荡着这句话,就好像是警钟一样,不断的敲响着。  自己的母亲,已经到了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医治的地步,这也就是在等同于说,在告诉自己……  邵昕然的表情都怔忡住了,厉锦江把她的表现全部都纳入到了眼底,刚伸出手,准备拉她一下……  “昕……”  “不可能!不可能,我妈不可能会这样,不可能!”  邵昕然逐渐加大着声音,到最后,每一个字都从嘴巴里吼出来一样。  话音低落,她不敢相信的转身,没了命一样的冲出主治医师的办公室。  “昕然!”  邵昕然突然失心疯一样的变化让厉锦江措手不及,他错愕了一下,下一秒,就没有任何迟疑的追了出去。  ————————————————————————————————————————————————————  邵昕然一路没有了命一样的狂跑着,只要想到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原因,现在已经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她的心脏,就好像被放倒寒风中,承受着刀子般凛冽朔风的吹刮,直到伤痕累累,血迹斑驳……  “昕然!”  厉锦江顾不上穿上一件外大衣,就随邵昕然出了医院,追随她的脚步,跑在人行道声。  邵昕然听不到厉锦江的声音,一心都疯狂的跑着。  冬日里的盐城,虽然不是很冷,但午夜的风,还是群魔乱舞一般大作的吹刮着,每一分风丝,都带着冷寒的气息,不断凌迟着邵昕然单薄到如同纸片一样的身体。  脸上的伤本就没有好,这会儿被劲风吹刮着,生生的疼着……  “昕然,不要跑了,不要跑了,你站下啊!”  虽然是午夜,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较白天很少,但是繁华的盐城,来来往往的车子,还是比肩接踵。  听不到厉锦江叫住自己的声音,邵昕然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一门心思的就是想跑,然后自认为自己只要跑累了,倒下了,就不至于想到自己的母亲。  带着这样的想法儿,她脚下的步子,跑得更急了起来。  “昕然,小心!”  在路过一个十字交叉路口的时候,厉锦江见邵昕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像是脱了缰一样的跑,他顿住脚步,大叫到。  只是,邵昕然完全听不见,脚下的步子,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刺眼的车灯灯光,突然落入到了邵昕然的眼中,让邵昕然完全没有了反应意识。  等到她有意识的要顿住脚步,刺耳的刹车声,划破静寂的午夜……  ————————————————————————————————————————————————————  邵昕然被急忙推进抢救室,厉锦江汗湿了的衬衫上面,还有没有消弭的冷汗黏贴在他的后脊背上。  “昕然,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厉锦江握紧邵昕然满是鲜血的手指,随着担架车,脚下凌乱了步子的跟上去。  刚刚在十字交叉路口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震撼他的瞳仁了,他清楚的看到了邵昕然被人开车给撞了,当时的场景深深的刺激着他的瞳仁,让他措手不及着,以至于他冲过去那会儿,躺在马路上面的邵昕然的身边,围了好些个驻足的路人。  “昕然,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不能出事儿,不然我没有办法和你妈妈交代!”  厉锦江一路握着邵昕然的手,直到她被推进抢救室。  邵昕然被推进了抢救室,抢救室的灯亮了起来,厉锦江整个人的身体,颓废不堪的倚靠在墙壁上,整个人颤抖着满是鲜血的手指,像是没有了知觉一般。  一天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的浩劫一般。  先是邵萍,进了抢救室以后,处在了生命垂危的境地,现在是邵昕然,出了车祸,整个人也生死未卜的进了手术室。  就在厉锦江失神都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无所适从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助理的电话。  颤抖着还有鲜血余温的手指,厉锦江拿出来手机,接通了。  电话被接通,助理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厉老先生,肇事司机已经被拘留在交警大队那边了,具体相关事宜,交通队等您来这边录口供再说!”  “好,我知道了,给我联系相关专业的代理律师!”  “厉老先生,您是……打算告肇事司机?”  听到厉锦江说要找相关专业的代理律师,助理有些发懵,更多的是错愕。  “嗯!”厉锦江点头儿,没有隐瞒助理的意思。  刚刚他亲眼看到那个肇事司机是没有遵守交通规则在行驶车辆,如果说那个肇事司机遵守交通规则,邵昕然根本就不会出现交通事故,所以,这件事,他必须要找到相关代理律师介入此事,对自己的“女儿”出了车祸这件事儿,要一个说法儿。  听到厉锦江斩钉截铁,没有任何迟疑意思的告诉自己说他要告肇事司机,助理蹙起来了眉头儿。  “厉老先生,撞了邵昕然小姐的肇事司机……是厉潇扬小姐!”  厉锦江:“……”  ————————————————————————————————————————————————————  一听说开车撞了邵昕然的人是厉潇扬,厉锦江更是烦的不行。  自己这辈子和自己有关的四个女人,邵萍、邵昕然;尹慧娴、厉潇扬。这四个人,几乎可以说是贯-穿了自己的整个人的人生,但是因为这四个女人,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心累。  果然是从来情深畏人伤,多情种下的祸根,就是让自己息息相关的这些女人与自己,紧紧的捆绑在一起,挣脱不开……  厉锦江一片茫然状态的陷入到自我世界中时,医护人员跑过来。  “厉老先生,医院血库里的血源不足,附近几个医院的血源也不足,邵昕然小姐现在失血过多,需要马上有血液输送,厉老先生,麻烦您想些办法儿!”  一听说血源不足,厉锦江没有任何的思索,直接说了用自己的血液给邵昕然输血。  虽然医护人员不清楚邵昕然和厉锦江之间的关系,不过她看厉锦江这么紧张邵昕然,猜的出来应该是父女关系,既然这样,父亲给女儿输血太天经地义了。  “麻烦您随我来!”  到了化验科那里,医护人员提取了厉锦江的血液,如果鉴定结果出来,说厉锦江的血液可以输送给邵昕然,那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只不过……当院方把厉锦江的血液做了样本鉴定以后,惊觉的发现两个人之间,完成不了血液的配型,他无法输送血液给邵昕然。  “输送不了?这是什么意思?”  厉锦江懵了,邵昕然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做父亲的,竟然不能输送血液给自己的女儿,这太匪夷所思了。  想到可能是邵昕然的血型是RH阴性血什么之类的,他问了院方原因。  当他得到院方给自己的回答,他彻底震惊了。  “不是,邵昕然小姐是正常的AB型血,你们两个人的血液无法配型是因为,您和邵昕然小姐,在血缘上,并没有太实质性的关系存在!”  厉锦江:“……”  ——————————————————————————  年南辰本来是给年永明买早餐去了的,不过回来的路上,路过了邵昕然在抢救的手术室那里,知道了邵昕然昨晚上出了车祸,他大吃了一惊。  虽然和邵昕然之间,他深知不会再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来往,但是因为当年她因为自己有被人qiang-bao了的事情存在,他对邵昕然,始终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存在,因为有这层关系存在的原因,他当时没有任何的犹豫,把买回来的早餐交给了医护人员,让医护人员送到自己父亲的病房,他留了下来,  ——————————————————————————————————  乔慕晚从年永明的病房里出来时,正好厉祁深也打完电话出来。  见乔慕晚脸上的色泽不是很好,他走上前去,伸手,掌心托着她的腮,把她隐约苍白的小脸,掌控到了掌心里。  “脸色这么不好,他说了什么?”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  “没有,他没有说什么,他就是打算把他名下本应该属于我的财产转移到我的名下!”  听了乔慕晚的说辞,厉祁深没有作答,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挲了她几下肌肤细腻的小脸。  其实他知道年永明曾经那些事情以后,就知道了他当初执意要把乔慕晚嫁到年家,为的不过就是要把年家的财产分她一半。  长臂一伸,厉祁深又把乔慕晚收入到了自己的臂弯中。  湛清的下颌抵在她的脑顶上,在熹微晨光中好听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扬起。  “没有催你结婚?”  乔慕晚:“……”  实在是诧异于厉祁深怎么猜到了年永明会问了她关于结婚的事情,她抬起头,看向他。  “你怎么知道?”  面对乔慕晚的质问,厉祁深薄唇微勾,不着痕迹的笑了下。  “随便猜的!”  其实不然,他从年永明的眼眶中,看出来了他对乔慕晚的心疼和不舍,既然他都已经颅内长了脑瘤,也就是说命不久矣,既然这样,他能想得到,年永明的夙愿,应该就是看到乔慕晚结婚。  听着厉祁深漫不经心的回答,乔慕晚呶着樱花般色泽的唇,嗔了他一眼。  就在两个人柔情蜜意的软磨硬泡着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听到了有脚步声传来,厉祁深和乔慕晚一起抬头看去。  在看到急匆匆,明显是被人从睡梦中喊起来,风尘仆仆来了医院的厉锦涛时,乔慕晚蹙了下细眉,然后抬头看去时,发现厉祁深的剑眉,也有了一丝皱起的细微变化。  厉锦涛看到了厉祁深和乔慕晚在这边,疾步走了过来。  “祁深、慕晚,你们两个人怎么都在这里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啊?”  昨天发生在厉家老宅的事情,厉锦涛和徐雯华、厉敏他们都不知道,所以今早他被厉锦江急急忙忙的叫来医院这边,有些摸不清头脑。  闻言,厉祁深掀了掀眼皮,看向自己的三叔。  “我和慕晚来医院探望人!”  “是不是你二婶啊?我今早被你二叔打电话叫醒,让我赶紧来这边,我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看到厉祁深和乔慕晚,他直觉性的认为是厉家人出了事儿,在加上打电话给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二哥,他更是确定出了事的人是尹慧娴,或者是厉潇扬,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着急的让自己过来这边。  本就诧异于厉锦涛来了医院这边,一听说可能是尹慧娴出了事儿,站在一旁的乔慕晚更是不解。  倒是厉祁深,已经大致的摸出来了一些眉目。  不出意外,自己二叔,让自己三叔过来这边,是为了邵家母女的死去。  “我和慕晚来看其他人,不清楚二婶是不是出了事儿!”  “啊?那是谁出了事儿啊?”  一听说厉祁深和乔慕晚不是来看尹慧娴的,厉锦涛吃惊了一下,但转瞬,想到自己二哥火急火燎的那通电话,就没有再犹豫些什么。  “先不管是谁出了事儿,祁深,1208号房间在哪个位置啊?”  厉祁深指了1208号房间的方向,然后厉锦涛没有再说什么,抬脚就走去。  临走时,还不忘问厉祁深一句,“你们两个人不过去吗?”  ————————————————————————————————————————————————————  虽然厉祁深对于自己二叔和邵萍的罗曼史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自己三叔一再说了可能是他二叔家出了事儿,让自己过去搭把手儿,就迈开步,随自己的三叔,去了1208号房间那边。  到了1208号房间那里,厉锦涛看见了自己面容冷峻,又神色颓废的二哥。  “二哥,这是怎么了啊?是嫂子出事儿了吗?”  闻言,厉锦江抿着唇不语,一张脸,因为看到厉锦涛,更是森冷了几分。  直到有医护人员过来,厉锦江才一把手,抓住了厉锦涛的手腕。  “抽他的血!”  一句“抽他的血”,让厉锦涛都懵了。  “二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厉锦江不回答他是要干什么,直接把厉锦涛,推进了化验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