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94章:大结局(十三)

第394章:大结局(十三)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5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二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完全摸不清头脑,自己这一来,就被要求抽血,换做是任何人,都会不解。  厉锦江不回答厉锦涛自己是要干什么,直接把他,推进了化验室。  随厉锦涛一起来这边的厉祁深和乔慕晚,在看到这一幕,一个错愕的蹙起来了眉头儿,一个若有所思的抿紧着削薄的唇,有了一番想法儿。  实在是不解厉锦江把厉锦涛推进化验室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把目光落在了厉祁深从容冷峻的脸上。  目光凝视他棱角分明,似乎刀削一般的侧脸,张合唇瓣,“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闻声,厉祁深垂眸看了眼乔慕晚,沉声,“和我们没有关系!”  自己二叔、三叔和邵家母女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他实在是没有兴趣知道。  说着话,他长臂一伸就准备拥着乔慕晚的肩头儿,带她离开。  再怎么说厉锦江和厉锦涛都是厉祁深的长辈,出于关心的心理,乔慕晚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刚刚厉锦江的脸色实在是不好,不过她见厉祁深不太喜欢让自己卷入到他们的事情里,就没有说些什么,转身,随他准备离开。  刚转身,抬脚,迎面,两个人碰到了神情倦怠,眼眶中尽是血丝的年南辰。  都说故人见面都分外眼红,或是因为有仇,或是因为有情。  但是此刻的乔慕晚和年南辰都格外的平静,似乎不相识,但年南辰眼中复杂的目光,有带着久违的光,折射而出。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让年南辰自认为他对乔慕晚,足够的冷静了,而且他脸上的表现也表明出来了他对乔慕晚的冷静,只不过,澎湃的心里,还是有了不小的波澜起伏,虽然没有掀起惊涛骇浪,但是还是把他的心脏,因为视觉的刺激,狠狠的撞了一下。  一时间,沉默,无声的发酵……  谁都没有说话,却因为这样对峙,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非比寻常起来。  好半晌,微妙的气氛,才有了从冷凝中,瓦解的迹象。  勉强让自己扯了扯嘴角,乔慕晚表情极度不自然的对年南辰微微颌首,笑了下,算是打了声招呼。  然后粲然如水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边的厉祁深的身上,“我们走吧!”  说着,她的小手,握住了厉祁深绵实的掌心,与他手指紧扣。  年南辰的目光,随着乔慕晚的动作转移到了两个人紧握的手上,在看见两个人紧扣十指,心里,不禁翻滚着苦涩的水。  待厉祁深和乔慕晚从自己的身边走过,他都一直僵硬着原本的样子,忘记了说话。  天知道,他有多少话要对乔慕晚说,可是事到如今,他才愕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将这些话,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好像,自己的喉咙里,卡着一根鱼刺,不管自己如何想要开口说话,都有这样一根鱼刺,阻碍自己把话说出去。  待他艰涩的蠕动了喉咙好久,才似乎找回来了自己的声音。  本能反应的转身,就像是要找寻到一丝she入到自己心里的阳光看,他寻着乔慕晚刚刚和厉祁深离开的位置那里看去。  只是,乔慕晚已经走远了,他目之所及看到的,只是空荡到没有任何人的悠悠长廊……  ————————————————————————————————————————————————————  厉锦涛被厉锦江推进化验室,就被要求着给他验血。  “二哥,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抽我的血做什么?是潇扬出事了?”  想不到自己的二哥要抽自己的血做什么,除了想到可能是厉潇扬出了什么状况,没有血源了,自己的这个二哥身体不合适,就抽了自己的血之外,他找寻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假设成立的理由。  厉锦江沉着一张严酷的脸,一句话也不说,就抿紧着唇,看着医护人员抽他的血。  天知道,昨天医院这边调资料在查关于和邵昕然匹配的血源,在查到是自己的弟弟和邵昕然的血型,以及一切的一切都匹配时,他有多么错愕。  原来,自己拿和邵昕然的那份DNA报告作对比,完全是因为自己和厉锦涛之间是亲兄弟,所以,自己在和厉锦涛DNA双螺旋结构相似的情况下,才出来了自己和邵昕然DNA双螺旋结构有相似的地方。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眼眶,近乎都是撕裂开的,原来……自己的三弟才是邵昕然的亲生父亲,而自己,在失去了厉潇扬这个女儿以后,又认错了一个女儿。  想到这里,厉锦江心里苦涩的就好像被海水包围着,自己涩的神经都麻木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院方取走了厉锦涛的血样,做了鉴定,厉锦江都没有说一句话。  被生生的抽走了400毫升的血,厉锦涛用消毒棉棒放在自己伤口那里,在看着棉棒上面,沁着血丝,再也控制不住的站起身,对厉锦江质问。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献血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但是自己连一个理由都不清不楚就被抽走了一管子的血,换做是谁,都无法忍受。  被自己的三弟问着,已经濒临到崩溃边沿状态的厉锦江,抬起赤红如血的眼,看向他。  “你还好意思问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自己造了什么孽,你自己不清楚吗?”  原来,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付出,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为了邵家的母女,自己劳神劳力,在外人看来,自己就是邵萍的丈夫,邵昕然的父亲,可是有谁知道,他不过是在做着一个愚蠢事情的蠢蛋,而且还是在邵昕然完全不认自己的情况下,做着无知的蠢货。  心里凄凉一片,没有了尹慧娴和厉潇扬,邵家的母女又不是自己终老的伴侣,自己恍惚间,老了整整十岁。  听着自己二叔对自己指责的质问,厉锦涛不解的蹙起来了眉头儿。  “我造了什么孽?我怎么不清楚我造了什么孽?”  打小厉锦弘和厉锦江这两个做哥哥的,就对厉锦涛这个三弟和厉敏格外的疼爱,虽然厉锦涛这辈子没有什么大发展,但是厉锦江也从来没有这样冷斥过他,今天冷不丁的听了他这样质问自己,厉锦涛不解,更多的腾升的火气,在燃烧。  “呵……你不清楚?”  厉锦江冷笑着,而后,眼神儿变得阴狠。  “那我就让你清楚清楚你到底造了什么孽!”  说着话,厉锦江难以控制情绪,把事情的起因都说了一遍。  昨天厉锦江知道了邵昕然的生身父亲竟然是自己的弟弟,没有敢去问老三,他怕徐雯华知道了些什么会伤了两个人的夫妻感情,就找了厉锦涛从小都一直玩到大的一个发小。  被问到厉锦涛在外面有私-生女的事情,厉锦涛的发小也震惊了一番。  要知道,谁都年轻过,轻狂过,有过曾经放肆的岁月,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厉锦涛在外面有孩子这件事儿。  可以说,在遇到徐雯华之前,厉锦涛确实有和一些女人有暧-昧的关系存在,但是他和徐雯华好上了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完全成了“妻管严”类型的男人。  他实在是想不到厉锦涛有过什么出-轨,亵渎和徐雯华爱情的事情发生。  回想了一番,厉锦涛的发小否决了厉锦涛有过什么在外面留有种子的事情。  听厉锦涛发小的话,厉锦江眉头紧锁成了八字形。  事情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邵昕然就是自己三弟的孩子,不过有错,但是,他真的找不到这里面有哪里出了错,竟然证实不了邵昕然和自己三弟之间的关系。  思来想去了一番,他想到了邵萍年轻时候,在英国那里的英文名,就问了厉锦涛的发小,问他们有没有和一个叫过“爱丽丝”的女人有过来往。  事情过去了三十年,厉锦涛的发小可以说不记得当年的那些莺莺燕燕了,不过听到“爱丽丝”这个名字以后,还是眼前一亮,不为别的,只因为曾经确确实实有过一个叫“爱丽丝”的女人,和他们这群人,有过群P的事情发生。  想到当年那个疯狂的女人,嗑完药以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发了情的母-shou,和他们混成一片的qun-jiao,厉锦涛的发小,现在想来,都还有些血液沸腾。  一听到厉锦涛的发小,把这些事情说给自己听,厉锦江最后全部的信念都瓦解了。  他有过无数次的设想,认为这里面有误会,可是听了自己弟弟发小的话,他很肯定,这里面没有误会,当年因为没有能和年致彦在一起,邵萍失意了,就自暴自弃的发生了太多yin-luan的事情。  一直把手指都紧握成了拳头的把这事情,从头到尾说给厉锦涛听,厉锦江每一个字,都恨不得嚼碎了似的。  “这回知道我为什么要chou你的血了吧?因为现在躺在抢救室里的那个邵昕然,她是你的女儿,是你和邵萍搞在一起后,生下来的孩子!”  他赤红着眸,咬着字音,字字如风一般,犀利的溢出。  其实说到底,事情也不能全然怪了厉锦涛,当年的事情,邵萍自己本身也有原因。  只不过,自己的弟弟是个男人,再加上邵萍癌症晚期,已经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自己的这个弟弟,才被揪出来,他处在男人的立场,觉得自己的弟弟做事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应该负的责任,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控的对待自己的弟弟。  闻言,厉锦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懵了。  “这怎么可能啊?”  不可能的,他见到过邵萍,也见过邵昕然,虽然说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他对这个叫“爱丽丝”的女人,还是有很深刻的印象,不至于自己看到邵萍和邵昕然母女的时候,根本就认不出来。  想着,他把自己完全认不出来邵萍的疑惑,问了出口。  闻言,厉锦江心里带着嘲讽意味的笑了。  “呵……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邵萍当年喜欢年致彦,为此,她有去过韩国,学者藤佳雅的样子,做过整容手术,你遇到她不认识她也正常,再加上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人的年纪大了,容貌自然会发生变化。”  不过是当年的一-夜露水情缘,谁又会记得谁呢?  听了厉锦江的话,厉锦涛找不到一个解释的借口。  错了就是错了,只不过,他和徐雯华很深爱,这样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公开的,不然,依照徐雯华的性格,他能想到她会和自己离婚的可能结果。  “事情都过去了三十年了,现在过来要我,让我知道这件事,让我对这件事负责,不可能!”  厉锦涛一口否决,当年的事情你情我愿,邵萍怀了孕,都没有来找他们几个人,说白了,她就没有想过要他们这群人负责,既然这样,他又干嘛破坏和徐雯华的家庭生活,对一个和自己之间没有感情存在的女人负责。  “没说让你负责!”  当年邵萍怀了孕没有找他们这群人负责,说白了就是不打算让他们负责,既然这样,他又干嘛拿自己弟弟的家庭,去计较关于邵萍的事情。  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厉锦江长吁了一口气以后,认真了自己的神情。  “我是想问你,你打算认不认这个孩子?”  不管当年的事情怎样,邵昕然是自己三弟的孩子,他有权知道这件事儿,也有权认回邵昕然。  被问及到关于这个问题,厉锦涛直接摇头否定。  他不要认邵昕然,他自认为有了厉烁这个儿子就已经很好了,不想再认邵昕然,而且处在自己妻子的角度上,他也不会认回去一个女儿,让全家人都闹心。  权当是他是个不合格的父亲好了,他在关于邵昕然的问题上面,坚决不认。  “如果她需要血,我可以给她充足的血,然后等她出院了以后,我可以给她一笔钱,不管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只要她说,我都会同意她去!”  听了自己弟弟的话,厉锦江忍不住替邵昕然心疼。  其实说到底,自己这段时间的自认为邵昕然是自己的孩子,已经让他把邵昕然完完全全的看成是了自己的孩子,突然冷不丁的知道了她不是自己的孩子,还挺不适应的。  “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儿,我会看着处理的!”  ————————————————————————————————————————————————————  交通队。  厉锦江昼夜没有合眼的再去交通队那里的时候,厉潇扬正缩成一团的被关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  本来,厉锦江是打算起诉这个肇事司机的,不过一听说,肇事车主是厉潇扬,他选择了沉默。  厉潇扬被允许见到厉锦江的时候,她苍白的脸上,隐约有了一丝反应,不过在想到他抛弃自己的母亲,厉潇扬还是阴沉下来了眸子,脸上,重拾漠然。  “很想知道我开车撞了邵昕然是不是偶然?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不是偶然,我是有意要开车撞到她的,知不知道,为了能开车撞到她,我可是蓄谋了好几天!只不过,真的是很可惜,我居然没有撞死她!”  天知道此刻的厉潇扬对邵昕然有多恨。  在知道了她欺骗自己、利用自己,甚至是夺走了自己的父爱以后,整个人对她变得更加的不可原谅。  或许就是这样吧,因为两个人曾经好的形影不离,所以这种情况,不会轻易被原谅,更不会重归于好,这个世界上,破镜重圆,不过是天方夜谭的笑话。  曾经好的形影不相离的两个人,现在变得如同仇人一样形同陌路,最悲哀不过与此。  听着厉潇扬的话,厉锦江的眉头儿,都紧拧成了八字型。  “怎么?你皱眉是什么意思?是打算为你的亲生女儿向我讨债?那好啊,你就为了你的这个亲生女儿,去法-院起诉我吧,让我把牢底坐穿吧!”  厉潇扬无所谓的说着话,一想到以泪洗面的面子,她就不允许自己拿厉锦江看成是自己父亲的说着有任何敬重他的话。  厉潇扬的话,尽数充溢到了厉锦江的耳朵里,让他眉头深锁着。  一时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空气都凝固了一样,无声的对峙,在两个人之间发酵。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好像都忘了时间一般,厉锦江才掀动唇,出了声——  “我不会告你,这件事儿,就这么的吧,以后,你好自为之!”  把话说完,厉锦江没有任何再停留下来的意思,起身,往门口走去。  ————————————————————————————————————————————————————  厉祁深和乔慕晚再回到休息室那里的时候,厉锦弘、肖百惠,和藤嘉闻、他妻子,许慕延都围在一起聊天。  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厉老太太就张罗着让乔慕晚过去坐。  这群人没有什么事儿,就想着,等着这藤家老太太的情况好转了,就给两个人操办婚礼,不然,等这孩子都生下来了,两个人还没有结婚,那可就不像话了。  “慕晚啊,我刚才和祁深她爸,还有你舅舅、舅母商量了一番,决定给你和祁深两个人操办婚礼,你有没有什么看法儿啊?”  让自己主动提关于婚礼的事情,乔慕晚忍不住红了脸。  这种事情,一向都是男方操办,她一个女方,怎么可能会好意思提意见呢。  见乔慕晚红了脸的样子,胡巧眉也凑了上来。  “慕晚,你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都已经和祁深有了孩子,结婚是早晚的事情啊!”  乔慕晚也明白这个到底,只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主动开口提什么要求,总有不妥当的地方。  “还是麻烦爸妈,舅舅舅母做决定吧!”  一听乔慕晚这么说,厉老太太笑了。  “慕晚啊,这都委屈你嫁给我家祁深这个浑-犊-子了,你可以随便提意见啊,不然啊,省得你以后吃了亏!”  “她哪里会吃亏?”  一直都默不作声,神情高深莫测的厉祁深,见自己的母亲抹黑自己,他扯了扯嘴角,吭声。  “慕晚还不吃亏?就你这样的人,能娶到慕晚,你就感谢厉家的列祖列宗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