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97章 :大结局(十六)

第397章 :大结局(十六)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还真就是拿自己当老顽童啊,也不看看你自己个什么个德行,黄土都埋到你脖子了,还想当伴娘,我看你这辈子是当不了伴娘了,你要是想当,下辈子吧!”  厉锦弘一边凉凉的说着风凉话,一边抬起脚,下了楼。  “嗳,你说谁呢啊?”  听得出自己老伴儿有埋汰自己的意思,厉老太太不依不饶的迈开步,往楼梯口那里迎去。  懒得理自己这个一蹦三丈高的老伴儿,厉锦弘白了她一眼以后,兀自迈开步,往沙发这边走来。  看厉锦弘威仪神态的下了楼,乔慕晚起身,向他礼貌的颌首,叫了一声“爸!”。  “嗯。”  性情不冷不热的回了乔慕晚一声,厉锦弘走到沙发那里,坐了下来。  “今天怎么就你过来,那个浑-犊-子呢?”  知道自己公公嘴巴里的浑-犊-子指的是厉祁深。  “公司今天临时有文件要他处理,他去公司了。”  怕乔慕晚怀孕,自己在水榭那边待得太无聊,厉祁深今天去公司之前,就给她送老宅这边来了。  “这大周末的还有事儿,平时怎么没看他有多忙?”  厉锦弘嘴上虽然没有说,心里却是在抱怨厉祁深不拿时间来多陪陪乔慕晚。  听着厉锦弘哼哼唧唧的话,乔慕晚不语,只是弯唇浅笑着。  “晚上在这边吃饭吧,一会儿我让你妈给老二和晓诺打电话,让他们都回来。”  对厉锦弘没有什么疑议,乔慕晚点了头儿。  “一会儿给你爸妈那边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两个最近有没有空?”  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婚事儿差不多已经定下来了,虽然结婚这种事情是男方家主持操办,但女方那边有什么要求,他们还是要尽可能的满足。  猜到了自己准公公传递给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应允,“我一会儿就给我爸妈打电话。”  ————————————————————————————————————————————————————  乔慕晚给乔正天和梁惠珍打了电话,被告知明天有时间,厉锦弘就接过来电话,一改之前拿乔的样儿,张口闭口都是“亲家公”的唤着乔正天。  厉老太太在一边把自己老伴儿的神情都看在眼中,不屑的撇了撇嘴。  再挂点电话的时候,厉锦弘就张罗着厉老太太,让她去超市买菜,说明天家里要来客人。  对于厉锦弘埋汰自己,不让自己做乔慕晚伴娘的事情,厉老太太还耿耿于怀着,不屑的白了他一眼。  “不是不让我给慕晚当伴娘那会儿了?要买菜你自己去,我懒得伺候你。”  厉老太太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想到明天乔慕晚的父母会来,心里还是欣喜的。  “我说你这个老太太这会儿拿什么乔啊?你不是早就张罗着要慕晚的父母来家里吗?不是你一蹦三丈高那会儿了啊?”  学着厉老太太反问自己的样子,厉锦弘也用同样的语气回着厉老太太。  “我哪里张罗了啊?”  厉老太太极力否认着,然后生怕厉锦弘再继续扒自己,让自己无地遁寻,就悻悻地上了楼。  再下楼的时候,厉老太太却换好了一身衣服。  刚刚厉老太太上了楼,自己左合计、右合计着,合计了老半天,最后还是换了衣服下了楼。  厉锦弘坐在沙发里,看着心口不一的老伴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哼唧了一声。  “走啊!”厉老太太走上前,看自己老伴儿不搭理自己,出了声。  “你不是爱搭不理的么?这会儿瞎张罗个什么劲儿?”  对厉老太太翻着眼皮,厉锦弘对厉老太太的表情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一听自己的老伴儿这么说话,厉老太太气势汹汹的就走上前。  “嗳,我说你这个老-浑-犊-子,耍什么威风呢?”  说着话,她抬手,就拎着厉锦弘的手臂,拉他起来。  乔慕晚在一旁,把家里这两尊大佛的动作行为都看在眼里,下意识的拧了拧眉头儿。  心想着,自己也能陪厉老太太去买菜,就不麻烦厉锦弘了。  “爸,妈。”  乔慕晚走上前,意欲拉架,厉老太太却不让她掺合。  “慕晚,你怀着孕呢,别乱动,我能收拾这个老-犊-子。”  理所当然,厉老太太还误以为乔慕晚是要上来帮自己。  实在是拗不过厉老太太那股子死皮赖脸的劲儿,厉锦弘最后还是妥协。  厉老太太和厉锦弘出了门,临走之前,厉老太太还不忘嘱咐乔慕晚,“怀着孕呢,别到处乱走,老实儿待着!”  ————————————————————————————————————————————————————  家里没有了两位老人在,乔慕晚自己待得也无聊,就坐在沙发那里,盖着毛毯,织起围巾来。  厉祁深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去老宅接乔慕晚的时候,进门就看见乔慕晚窝在沙发里织着围巾。  刚把围巾织好,乔慕晚眼睛有些酸痛,就抬手揉了揉。  正巧这时儿,厉祁深走了过来。  感觉到头顶有一道笔挺的身影落下,她抬起头儿。  随着她抬起头儿的动作,厉祁深坐在了她身边。  伸手,他很自然的拥住她的肩头儿,把她抱入怀中。  “在干什么?”  听着厉祁深问,乔慕晚微微支起来了一些身体。  拿着自己刚织好的围巾,她绕过厉祁深的脖颈,挂在了他的脖颈上面。  “给你织的,喜欢吗?”  她望向他,清澈的明眸中,尽是期许的目光在闪烁。  回望了乔慕晚一眼,厉祁深抬手,用修长的手指,附上了围巾。  黑色系的围巾,是亚麻织成的,摸起来很有质感。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可能是觉得黑色比较衬托这个男人的气场,再加上入冬的原因,乔慕晚从厉老太太那里学会了织围巾,就在刚才无聊的时候,织了一条黑色的围巾给他。  指下的触感很暖绒,厉祁深再抬起头儿看向乔慕晚的时候,轻扯开薄唇——  “我没有系这种东西的习惯!”  虽然说盐城的冬天还是很冷,但是他实在是不喜欢脖子上围个这样的东西!  听着厉祁深说自己不喜欢系围脖,乔慕晚的心里,不免有些受伤。  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她全部都看在眼里,她不说不懂得感恩的女人,别的事情,她可能为他做不到,不过这样为他织围巾的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居然不喜欢。  贝齿轻咬了下唇瓣,乔慕晚有些挫败,抬手,就准备拿回了那条围巾。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  见乔慕晚要把围巾取下来,厉祁深忽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没说不喜欢,我只是不习惯系围脖!”  乔慕晚:“……”  “不过既然是你送的,那我就试着习惯去系它!”  抓住了乔慕晚的小手,制止住了她要取围巾的动作。  原本还失魂落魄的小脸,因为厉祁深几句话,几个动作,就瞬间消弭了,在短暂的错愕后,取而代之的是浮现出来了一抹淡笑……  ————————————————————————————————————————————————————  不知道厉锦弘有留他们两个人在这边吃饭,厉祁深今天本来还打算带乔慕晚出去吃,不过听了乔慕晚说要留在这边吃饭,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等着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回来的空挡里,厉祁深在一旁办公,乔慕晚则是为家里的两位老人,织着围巾。  一阵短促的手机震动响起,扰乱了原本的静谧。  厉祁深看文件的动作一滞,抬起头,看向乔慕晚。  乔慕晚想不到这会儿会是谁打电话给自己,就看了眼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着厉锦江的电话号码,她看了一眼厉祁深,没有走开,当着他的面儿,接了电话。  ————————————————————————————————————————————————————  乔慕晚接通了电话,厉锦江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嗓音很是疲倦的说了四个字。  “邵萍死了!”  有些始料未及邵萍会突然离世,乔慕晚不解的蹙起了眉头儿。  虽然因为自己父母的死去,她怨邵萍,但是她现在已经离世了,逝者已矣,她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所谓的高兴。  “怎么回事儿?”  对乔慕晚没有任何的隐瞒,厉锦江如实的将情况告诉了她。  “邵萍她……她有和我说过,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虽然她深知你可能不会原谅她,但是她因为你,真的虔诚的忏悔了大半辈子。”  乔慕晚:“……”  “慕晚,二叔不想说邵萍有哪里是对的地方,但是逝者已矣,二叔希望你,不要再因为你父母的事情感伤了,一切都过去了,那是上代人的恩恩怨怨,你们这辈子应该活在现在的生活中,而不是过去的生活里,不是吗?”  其实这些道理不用厉锦江说,乔慕晚也懂,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什么事情如果再看不开,就是对她自己最大的惩罚。  抿了抿唇,乔慕晚再开口时,声音极淡。  “什么时候出殡?”  “三天后。”  ————————————————————————————————————————————————————  足足有三十年过去了,藤嘉闻第一次,因为当年的事情,和尹慧娴深-入的交谈。  对于当年的事情,说不上某一方有错,当时的两个人,都有错,而种恶因,得恶果,厉潇扬就是他们两个人得到的恶果。  藤嘉闻嗫嚅着唇,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尹慧娴先他一步开了口。  “什么都不用说了,潇扬不会认你这个父亲的。”  尹慧娴完全不问厉潇扬的看法儿和意见,直接就给了藤嘉闻答案。  在尹慧娴的眼中,厉锦江才是厉潇扬叫了三十年的父亲,也是一手教她如何成长,如何做人的。  虽然藤嘉闻给了她生命,但是没有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允许藤嘉闻成为她的父亲。  闻言,藤嘉闻皱了皱眉头儿,全部的话,就那样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  “你没有存在于潇扬的生命里,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觉得不光光是我不会让潇扬认你,潇扬她自己也不想认你。是不是,潇扬?”  尹慧娴说了话,矛头儿指向了自己的女儿。  被问及到了这个问题,如果是之前,厉潇扬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只不过因为她开车撞了邵昕然的原因,她不确定自己该怎么继续和自己的父亲相处下去,似乎,不管她怎样尽可能的避开关于邵昕然的话题,但是她一直都是一个min-感的存在,让她和自己的父亲之间,难以逾越。  贝齿磨了磨唇,厉潇扬开口说话时,声音有些不稳。  “我已经长大成人了,不需要父亲也可以生活下去。”  理所当然的,她把厉锦江也算进去了,虽然她很想和厉锦江之间继续维持之前的父女关系,但是邵昕然的关系,她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像之前那么好了。  再加上自己的父母亲现在都已经离婚了,她不觉得自己有没有父亲能怎样,要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年了,她邵昕然没成年,就已经和她母亲相依为命了,她又怎么可能做不到和她的母亲相依为命呢?  听厉潇扬的话,藤嘉闻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曾经有千万种假设,假设自己和厉潇扬相认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厉潇扬不肯认自己。  心里苦涩的同时,他心想,或许,就这样也很好,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这样几个家庭都可以继续和和睦睦的过下去,而过往的那些乱-事儿,也会就此被风化,淡忘在人们的记忆里……  再沉思了有一会儿,藤嘉闻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儿。  再张开嘴巴时,他的声音有些沧桑的凄凉。  “既然这样,我尊重你们母女的选择,不过……你们母女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还是会尽力帮你们的。”  ————————————————————————————————————————————————————  邵萍下葬的日子,是一个阴晦的天儿。  不见暖阳的天空,雨丝漫天挥散在萧瑟的天空下,本来应该是飘零星小雪的天气,却有细雨绵延不绝的夹杂其中。  天空灰色一片,因为这样死气沉沉的天气,空气都变得让人窒息一样的凝固着。  本来厉家的两位老人是不让乔慕晚参加这个葬礼的,且不说她现在怀着孕,惹了一身的晦气,这邵萍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父母的故交,而是害了她父母的人,两位老人根本就不赞同乔慕晚来参加她的葬礼。  只不过,乔慕晚想的有些不同,不管邵萍曾经做过多少罪无可恕的事情,但是逝者已矣,就像厉锦江说的那样,她大半辈子都在诚心忏悔,既然这样,自己来参加她的葬礼,也算是原谅了她,让她走的没有什么牵挂。  天空中飘零下来的雨丝辗转变大起来,最后,密密匝匝的雨,瓢泼一样挥洒而下。  怕乔慕晚着了凉,厉祁深一边撑着伞,一边拿了外衣给乔慕晚。  “差不多就回去吧。”  感受到肩头儿上面一暖,她回头儿,对厉祁深莞尔了一下。  “我献了花就走。”  说着,乔慕晚拢了拢自己肩头儿上面的外衣,蹲下身,把一束桔花,送到了邵萍的墓前。  抬眼,她看着墓碑上面邵萍的一张黑白照,心绪平静的扯了扯嘴角。  “不用对我有什么忏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现在生活的很好。说不怨您是假的,但这也改变不了什么,您这一辈子也很不容易,希望天堂没有伤痛,您是快乐的。”  说完话,乔慕晚站起身,长吁了一口气。  抬眼,她看着一直都在忙邵萍葬礼事情的厉锦江,忍不住心疼。  “二叔,请您节哀。”  后续,乔慕晚才听了厉祁深说邵昕然根本就不是厉锦江的孩子,而是三叔家的孩子。  虽然事情是这样的,不过她对厉锦江,着实敬佩,不为别的,就连同邵昕然都已经被证实了不是他的孩子,他都一如既往的善待邵萍,就这一点,她就替邵萍惋惜。  如果邵萍早些意识到她的良人是自己的二叔,事情会不会有了不一样的结果。  不容乔慕晚多想,一道尖锐的嗓音,透着沙哑的嘶吼,咆哮般的传来。  “妈!”  听到一声近乎凄惨的声音,仅有的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寻着声音看去。  在看到邵昕然惨白着一张脸,双腿上面还打着石膏,拄着拐杖一步一隘的走过来,乔慕晚忍不住蹙眉。  邵萍的葬礼,厉锦江并没有通知她。  对于这样一个亲手拔掉了她母亲氧气罩,害死她母亲的人,他做不到原谅。  看到邵昕然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状况来了墓园这边,厉锦江忍不住蹙眉。  他顾不上暂时去招待吊唁的宾客,抬脚刚准备往邵昕然那里走去时,邵昕然拄着的拐杖一个不稳,整个人跌倒了石阶上。  身子重重的跌倒了大理石的地面上,闷重的一声,格外的引人注意。  邵昕然都已经跌倒了,不过她想到自己母亲的死,再想到自己的苟延残喘,她眼里流着泪,顾不上起身,就一步一步的用双手,向前爬着……  这几天,她完全生活在病痛中。  她有想过找水果刀,再结束自己的生命,只不过医院方面,把病房里所有的利器都收了起来;而她想过要跳楼,而医院方面也把窗户都上了锁,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寻死的方式,没有了办法儿,她只得像是一个丧家犬一样,继续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  不在乎自己每爬一步有多么的艰难,邵昕然就那样,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步、一步的爬到了她母亲的墓碑前。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