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98章 :大结局(十七)

第398章 :大结局(十七)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在乎自己每爬一步有多么的艰难,邵昕然就那样,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步、一步的爬到了她母亲的墓碑前。  就在她快要爬到了自己母亲的墓碑前时,厉锦江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装,站在了她的面前。  “够了!”  他冷声呵斥一句,声音,在只有雨丝挥洒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的清晰。  “你已经这样了,快回医院去修养吧。”  倒不是说真的担心邵昕然的身体会恶化,只是她不懂事儿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让厉锦江无法原谅。  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能丧心病狂到把她母亲脸上的氧气罩拿下来,就算是她母亲不幸离世,也不该是这样的方式。  “我不要!”  邵昕然不顾及自己个的身体,反驳到。  “反正我已经这样了,修养不修养没有什么差。”  她的身体,她可以不在乎,亦或者说就算是要治疗,参加完自己母亲的葬礼,自己还是可以回医院继续接受治疗的。  但是自己母亲的葬礼不同,她要看到她最后一眼,一定要看到。  带着这样坚决的决心,邵昕然仰着头对厉锦江说完话,就绕过他,往自己母亲的墓碑那里爬去。  在场稀少的众人把邵昕然向邵萍墓碑前爬去的一幕全部都看在眼中,不自觉的,有心疼蹙起眉头儿的,也有揪心叹息着的……  “妈……”  爬到了邵萍的墓前,邵昕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泪水,就像是决堤了一样,滚落下她还有伤的脸。  无法释怀自己亲手杀了自己母亲的事实,她流淌着泪水的同时,抬手,用冰凉的指尖儿,抚上了自己母亲墓碑上那一张黑白色的照片。  看着自己母亲的五官,想到自己再也无法真的陪在她的身边,邵昕然的心脏,紧涩的难受。  压抑着有难以宣泄的感觉在胸口集聚,在一声咆哮声中,她失控的嚎啕大哭。  “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您,我是个坏人,我对不起您,是我害死了您……”  她自责,真的好自责、好自责,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死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自己无辜的母亲。  看邵昕然在邵萍墓碑前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厉锦江心里痛心疾首的同时,忍不住走上前,指着她。  “你母亲已经离开了,你自责有什么用?”  且不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这个罪魁祸首在这里忏悔有多么的无聊,厉锦江实在是不想邵昕然的哭哭啼啼,耽误了邵萍轮回的路。  听着厉锦江对她的斥责,邵昕然不吭声,只是流淌着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根本就控制不住的滚落而下。  看邵昕然不吭声,就是流着泪的样子,厉锦江知道,这次邵昕然是真的认识到了她的错误。  只是,让她认识到她错误的代价太惨烈了,惨烈到居然要用她母亲的生命给她一个深刻的警钟。  想到邵萍的枉死,他就有说不出的痛心。  没有去骂、去苛责邵昕然的力气,厉锦江隐忍心中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颤抖了几下在空气瑟瑟发抖的肩头儿,字字珠玑。  “你已经看完了你母亲,可以回去了,不要耽误你母亲入土为安了。”  说着,他上前就准备拉起邵昕然,让她离开。  “我不……我不要。”  邵昕然还在任性的不肯依,却改变不了厉锦江把她拉起来的事实。  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拄杖,厉锦江把拐杖架到了邵昕然的腋窝下。  “你快走吧,再淋了雨,感冒了,你的情况会更糟糕!”  说完话,厉锦江就让助理送邵昕然回去。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  邵昕然挣扎着,她的母亲已经走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已经没有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要如何的生活下去。  厉锦江让自己狠心的听不到邵昕然的声音,转过身,脸色很是不自然的继续招呼前来凭吊的人。  待观礼的人员都吊唁完了,厉锦江隐忍着刀子在割肉一样的疼痛感,看着邵萍的骨灰被下葬。  “妈!”  邵昕然的声音,从不远处又一次歇斯底里的传来。  本以为邵昕然已经被自己的助理带离开了,不想她还是挣脱了助理的桎梏,没了命一样的往她母亲的墓碑这里跑。  厉锦江还兀自陷入在自我的伤悲世界里,听到了邵昕然放不下的声音传来,他本就拧起的眉头儿,都成了八字形。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在邵昕然又一次向墓碑这里跌跌撞撞的冲过来时,厉锦江横在了她的面前。  面容不似刚刚那般和善,厉锦江瞪着眼,喷火一样的恨不得把邵昕然燃烧成灰烬。  “我没有闹!”  邵昕然反驳着,她已经意识到了她的错,她不要再闹了,真的不要了。  “你没有闹,那你现在的样子叫什么?”  实在是忍受不了邵昕然到现在都还是心里魔怔了的样子,她的母亲因为她已经离世了,但是她现在的样子,真的让人看不出来她对她母亲的死,有什么顿悟的地方。  相反,不仅没有显示出来她的大彻大悟,她更是变本加厉,在这里多凭吊的人的面前失态。  对于厉锦江的冷声质问,邵昕然说不出来任何一个字。  她没有闹,真的没有闹,她要看她母亲,一直陪着她母亲……  不回答厉锦江的话,邵昕然眼眶通红的瞪了厉锦江一眼以后,又一次绕过他,往她母亲的墓碑那里,架着拐杖走去。  “站住!”  厉锦江不允许她这么没大没小的闹下去,以长辈的严厉,叫住了她。  听到厉锦江对自己约束,邵昕然当时还顿住了步子,但是想到自己的母亲,想到他不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她还是抿了抿唇,执拗的往她母亲的墓碑前走去。  随着邵昕然步履蹒跚的接近她的母亲,她的眼眶中,有集聚的泪水,又一次要流下来。  看邵昕然的样子,厉锦江真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如果可以,自己是她的父亲,她接下来的生活,是不是就会不至于这么绝望?  “扑腾!”一声,邵昕然本就已经废掉的双腿,带着忏悔,跪在了她母亲的墓碑前。  或许是因为双腿已经废掉了的缘故,她完全感受不到疼。  可能是人心真的已经麻木了,所有的痛,对于她来说,都不算什么了。  “妈!”  就像是有说不尽的话,邵昕然这一次在没有厉锦江的阻拦下,和邵萍谈心一样,把全部的话,都说了出来。  “妈,您知道吗?虽然有很多事情您都在隐瞒我,但是您一直都是我最亲近,最爱的人,亲手害死了您,您知道我的内心是有多么的痛苦吗?我不是故意要您死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  “我看您太痛苦了,我是想和您一起死的啊,可是……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竟然苟延残喘了下来。”  天知道,年南辰救下自己那会儿,她完全都没有了求生的意识,不过她是听了年南辰说,自己好好的活下去,你和你母亲都不会有事儿的。  由此,她就信了她母亲也会没有事儿的,接受了医院对她的抢救。  只是没有想到事怨人为,她的母亲还是离开了,带着全部的遗憾,离开了……  邵昕然至今耳边都清晰的回荡着自己母亲在厉家老宅那边对自己说的话。  你不再是我的女儿……  她不认自己,这让邵昕然有说不出的难受,她在这个世界上就这样一个亲人,连自己唯一的亲人的都不认自己,她真的没有了任何求生的念头儿。  厉锦江在一旁冷眼看着邵昕然和邵萍说话,她说了很多,他也听进去了很多。  就在他思绪沉溺在关于邵萍的悲惨中时,只见邵昕然丢下了她的两个拐杖,突然站了起来。  “妈,我说过,黄泉路上,您不会是一个人的,女儿……现在就来陪你!”  说着,邵昕然不管不顾,整个人的身体前倾,对着邵萍的墓碑就冲了过去……  眼见着邵昕然没有什么留念的往石碑上面扑过去,厉锦江惊心的瞪大了眼睛。  “昕然!”  伴随着他的唤声,他以最快的反应,伸手去拦住邵昕然。  “砰!”闷重的一声传来,邵昕然的额头儿,撞出来了一大块伤口,有滚烫的血,顺着她的额际,缓缓的流下……  厉锦江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一把抱住了邵昕然孱弱的身体,没有让她跌落在地。  身体倒在了厉锦江的臂弯里,邵昕然看着厉锦江到现在对自己还这么爱护,心里忍不住感伤。  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这个拥着自己的男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只不过,这一切都太晚了,晚到她现在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对自己来说,有着父亲般的意义。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啊?”  厉锦江看着邵昕然流着血的伤口,在雨水的冲刷下,伤口变得狰狞刺目起来,他瞬间就老泪纵横了。  因为曾经把她误会成是自己的女儿了,所以他给了她父亲般的呵护,久而久之,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竟然成了一种习惯,以至于现在自己看到她受了伤,没有了活下去的意念,心里揪紧着疼着。  听着厉锦江的话,邵昕然虚弱的苦笑着。  “是啊,我也想知道我怎么就这么傻!明明……明明你待我就如同父亲一样,我却……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儿,我傻,真的很傻!”  她忽视掉了厉锦江对她的关心,被这层她不愿意承认的血缘关系蒙蔽了双眼,以至于完全不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才意识到,她想要的很简单,就是父母健在,有一个爱她的男人,如此简单而已。  只不过这一切,她意识到的太晚了,晚到完全挽救不了了。  “我有罪,我这辈子做了太多太多的错事儿,我要下去陪我母亲了,我不想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走这条没有依靠的路,所以,我要去陪她,求得她的原谅!”  “傻孩子啊,你到底是在说什么傻话啊?”  厉锦江完全不赞同邵昕然的话,流着泪,摇晃着头。  “你母亲虽然走了,但是她也不希望你年纪轻轻的就走上了这条路啊!知道吗,你替你妈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对她最好的慰藉才是啊!”  “对她最好的慰藉?”  听着邵昕然虚弱声音的话,厉锦江重重的点了头儿。  “你是你妈唯一的孩子,你要是也随她去了,谁来替她活下去?有些人离开了就是离开了,你可以痛苦、可以伤悲,但是你要更加顽强的活下去,不是吗?”  “活下去?呵……”  要她活下去谈何容易,她已经没有了一切,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她现在剩下的,不过只有这具残躯罢了。  “连一个让我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你要我怎么活下去?”  邵昕然哭,想到孑然一身的自己,身体变得更加的虚弱了起来。  刚刚的她,完全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撞墓碑的,现在,她的意识在渐渐的消弭,到了一种恍惚的状态中。  随着她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眼皮要合上的前一秒,她听到了厉锦江在她耳边说出来的话。  “以后,我是你的父亲,是支撑你活下去的动力,是你邵昕然在这个世界上以后的依靠。”  ————————————————————————————————————————————————————  邵昕然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时分。  因为伤口感染,再加上染了风寒,她得了肺炎,整个人的情况很是糟糕。  不过因为对邵昕然有了承诺,厉锦江全程都陪在她的身边。  经历了这么多的是是非非,邵昕然的心,静如止水,整个人的状态,也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就像是厉锦江和她说的话一样,以后,他是她活下去的动了。  为了厉锦江,这个自己的“父亲”,邵昕然选择了出国去接受治疗,一方面是真的为了自己的伤,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散散心,放松放松自己的心情,就像厉锦江和自己说的话那般,她要为她母亲活下去……  邵昕然登机离开的时候,只有厉锦江一个人陪着,但是前来送机着,却有乔慕晚。  实在是没有想到乔慕晚会来送机,身体骨虚弱的邵昕然,看到了乔慕晚,神情怔忡极了。  倒是厉锦江,有想到乔慕晚会来送机。  虽然他和藤佳雅的接触不深,不过藤佳雅是个有学识,有大度,有眼见的女子,想来,她的女儿也不会差了。  邵昕然颤抖着手指指着乔慕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乔慕晚却先开了口。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听外婆说,我母亲和你母亲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优秀的舞蹈家,我打小没有学过舞蹈,没有功底,可能完成不了她们的心愿了,但是你不同,你有扎实的舞蹈功底,完全可以替代我完成她们的梦想,所以,在国外好好的接受治疗吧。既然你要替你母亲活下去,那就将她的梦想也传递下去吧。”  听着乔慕晚的话,邵昕然第一次觉得厉祁深会喜欢上乔慕晚,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是自己,完全不可能对这样一个曾经对她充满敌意的女人示好,但是这个乔慕晚不同,她的宽容,是自己不曾有过的。  突然间发现,之前,真的就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做出来了那些对不住乔慕晚的话。  想着之前的事情,她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再看向乔慕晚时,她对她,发自内心的会心一笑。  “之前确实是我错了,果然是经历的事情多了,懂得的道理就多了。”  说着话,邵昕然向乔慕晚伸出来了手。  “慕晚,谢谢你!”  看着邵昕然肯化干戈为玉帛的向自己友好的伸出手,乔慕晚完全找不到一个拒绝握手和好的理由。  莞尔一笑,她握住了她的手指。  再放下手的时候,邵昕然看了眼时间,发现要过安检了,就没有再打算和乔慕晚多说些什么。  “你三个星期以后的婚礼,我会如期参加的。”  “好!”  乔慕晚对邵昕然回应后,目送她和厉锦江过了安检。  送走了邵昕然和厉锦江,乔慕晚也就没有在机场多逗留,转身,就准备和送自己来机场的司机一起离开。  只是,她转身的瞬间,蓦地扑捉到一抹似乎在注视自己的身影。  那是……  几乎是一瞬间的反应,让乔慕晚的心脏,“咯噔”下一颤。  再收拢回思绪,她向前走了几步,目光往自己刚刚扑捉到了那抹身影那里看去。  只不过,除了来来往往涌动的人,自己并没有看到什么。  下意识的,乔慕晚好看的眉心,拧到了一起。  难道说是自己最近太累,出现了幻觉?  可是,那抹身影……  有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乔慕晚心里很乱。  “少奶奶,您怎么了?”  发现了乔慕晚的异样,陪同她的司机,赶忙问道。  “没事儿。”  胡乱的摇了摇头儿,乔慕晚否定到。  忽视掉自己心里的异样,她不再多做停留,招呼司机送自己回去。  ————————————————————————————————————————————————————  回水榭的路上,乔慕晚接到了厉祁深打来的电话。  没有回去水榭那边,乔慕晚让司机把车开去了厉氏那里。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这边了,再回来这边,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瞬间扑面而来。  因为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那点儿破事儿,差不多都已经被梁秋月那个八卦的部长传遍了厉氏,有认识乔慕晚的员工,看到乔慕晚来了厉氏,立刻点头哈腰的唤着她“总裁夫人。”  突然间有了这样一个头衔而落在乔慕晚的头上,她极为不好意思的对他们会以微笑。  没有走员工电梯,乔慕晚直接进了厉祁深的专属电梯,直达他的办公室那里。  厉祁深刚才给乔慕晚打完电话就去开会了,这会儿他人不在。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