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403章 :大结局(二十二,1万字)

第403章 :大结局(二十二,1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918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见厉祎铭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厉老太太对自己的儿子就没有隐瞒,把情况都说给了他听。  听了自己母亲的话,厉祎铭拧眉。  他虽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但俊脸上浮现出来的冷峻,还是让人看得出来这件事儿有多么的骇人。  沉吟了有一会儿,厉祎铭抬起头儿。  “既然嫂子不想检查,那我送你们回去。”  “好。”  实在是不想在这样一个莫名让自己觉得森冷的地方待下去,厉祎铭一提出来要送自己回去,乔慕晚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  有了厉祁深提供给自己的信息,厉烁找了采样库那边,一下子就按照厉祁深说的,找到了那个死婴的生父,也就是那个自称去医院认领尸体的黑衣人。  “哥,结果出来了。”  厉烁一进厉祁深办公室,就迫不及待的把调查到的结果,告诉了他。  “如你猜想的一样,这个死婴,确实是你要我查的那个人的孩子,我有让法医那边在尽快的时间里对两个人的DNA进行比对,结果和你说的没有任何差错,这个死婴,就是康靖辉的孩子。”  厉烁的话,并没有让厉祁深波澜不惊的俊脸上有什么情绪的浮动,只不过,他暗自捏紧了抵在唇边的手指的同时,狭长的黑眸眼底,还是闪烁而出了一抹狠戾。  对于厉烁之前说给自己的情况,他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猜想,不过在想到康靖辉曾经被自己废过一只手以后,而且废掉的手是右手,他立刻就把“左撇子”这三个字和康靖辉的情况联系到了一起。  没想到,真的是他,这个蟑螂一样不怕死的家伙。  有那么一瞬,厉祁深恨自己心慈手软,恨自己在当时没有斩草除根的直接要了康靖辉的命,才会给了他“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机会。  “既然你们警方已经确定了康靖辉有涉案嫌疑,接下来该怎么,你应该很清楚。”  “嗯,姑父已经和他直属的几个副局下达了缉捕康靖辉的命令,相信,很快就会缉拿康靖辉归案。”  ————————————————————————————————————————————————————  暂且对于康靖辉寄死婴到厉家的事情有了一个定夺,厉祁深拿出手机,拨了乔慕晚的电话。  接到厉祁深的电话时,乔慕晚正和厉祎铭,厉老太太下电梯,准备去停车场那边。  看到是厉祁深打来的电话,乔慕晚接了电话。  “在干吗?”  厉祁深沁着低沉嗓音的话传来,让一直都心有余悸的乔慕晚,心绪平稳了不少。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就是那么的踏实,可靠……让她只要听到他的声音,总能平复下来乱糟糟的思绪。  “没干嘛,下电梯。我和妈来医院看外婆来了,然后碰到了你弟弟,你弟弟准备送我和妈回去。”  闻言,厉祁深不着痕迹的挑了下剑眉,“这么快就好了?”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在指昨天关于乔慕晚被死婴吓到的事情,想到她只用一晚上的时间就能不再为昨天的事情烦心的去了医院看藤家的姑奶奶。  和厉祁深在一起久了,乔慕晚自然知道他说的话,在指某件事儿。  “我怀着孕呢,没有必要给自己添堵。”  她嘴巴上虽然在说自己没必要和昨天的事情较劲儿的话,只不过,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复杂,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谁来的电话?祁深吗?”  见乔慕晚说起话来,脸色较刚刚好了太多了,厉老太太直接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除了自己的儿子,她想不到还会有谁让自己的这个儿媳妇心情变好。  “嗯,是他。”  “来,把手机递我,我和他说句话话。”  到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聊天内容,厉老太太就是想知道关于昨天的事情,现在有没有什么进展。  闻言,乔慕晚点了点头儿,没有任何异议的把手机递给厉老太太。  就在她伸手的瞬间,突然电梯一阵剧烈的摇晃。  电梯上面的灯,忽闪了几下,伴随着电梯的一阵颠簸,灯灭了。  突如其来的境遇,让电梯里的三个人措手不及,尤其是乔慕晚,一个脚下不稳,手里的手机就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折断成两截。  “嫂子,抓住扶手,半曲身体!”  率先反应过来的厉祎铭,见情势不妙,考虑到乔慕晚怀孕的缘故,他赶忙招呼她去扶电梯的扶手。  明灭可见的黑暗中,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两个小生命的存在,乔慕晚胡乱的动着两个小手,一把就抓住了身后的扶手,然后按照厉祎铭说的,将重心下移,半曲着身体。  “祎铭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经历了人生种种的厉老太太,也从来没有面对过电梯突然坏掉的局面,因为没有办法控制急速下降的电梯,她的心脏,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暗中,完全不知道电梯为什么会出情况的厉祎铭,薄唇紧抿着,生怕自己的母亲年纪大了,招架不住,赶忙伸过手去拉她,把她的手护在自己的掌心里,紧紧的攥着。  “妈,抓住我,我们不会有事的。”  算是安慰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嫂子好了,毕竟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只是学习过一些逃生避险的技巧,由此只能抱有病乱投医的心理来试一试。  再加上一位老人,一位孕妇,自己能做的,就是安抚她们紧张的心理,免得本就糟糕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虽然有自己的儿子在安抚着自己,但是厉老太太根本就无法做到松懈下来紧绷的情绪,她这么大年纪了,出了什么事儿倒无所谓,但是自己的二儿子和大儿媳不能出事儿啊。  电梯还在急速的下降,从十七楼,一路没有停滞的往下掉落……  ————————————————————————————————————————————————————  正在和乔慕晚通着电话的厉祁深,本来因为昨天关于死婴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心情还不错,但是手机听筒里传来的一声惊恐叫喊,再加上紧接着一声手机掉落在地的闷重声,就此手机断了和他的通讯,整个人的不免表情变得严峻了起来。  对于什么事情,他自认为自己都可以冷静的对待,冷静的处理,但他至始至终都忘了,他是人,是会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儿而牵动情绪的人,尤其是乔慕晚,这简直就是他的软肋,让他所有的冷静自持都会耗竭一空的一根软肋。  在对手机唤了几声以后也没有听到电话那边给自己一个回应,厉祁深没有任何迟疑,回拨了乔慕晚的手机。  只不过,电话被告知暂时无法接通。  厉祁深不死心,又拨了乔慕晚的手机,一遍接着一遍的打。  只不过七八通电话过去了,自己得到的语音提示都是一样的。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同样的语音重复提醒,让没有了好脾气的厉祁深,“啪”的一声就把手机挂断,然后掷到桌案上。  将手指捏紧抵在唇边,他不断的捏着掌心有些发凉的手指。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好端端的通话被掐断,再拨就没有了回应,很显然,乔慕晚一定是处在了某种危险的境况中。  想到乔慕晚刚刚说她在电梯里,还和厉祎铭在一起,厉祁深没有再迟疑,站起身,他去过外衣,挂在臂弯处,拿着办公桌上面的手机和钱夹就出了办公室。  坐上车,厉祁深一边发动引擎,前往厉祎铭的医院,一边打电话给医院的院长那边。  ————————————————————————————————————————————————————  失重的感觉席卷了乔慕晚的感官世界,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让她觉得自己和死神之间的距离有这么近。  粉身碎骨……  乍想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暗中的乔慕晚,胡乱的摇晃起来了头儿。  不可以,她不允许自己有这样荒谬的想法儿。  竭力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她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只得死死的闭紧着双眼,把所有的恐惧尽可能的撇开……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有两个小生命在自己的腹中,自己是三个人,所以,她不能出事儿,坚决不能出事儿。  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听到了乔慕晚的祈求,就在电梯摇摇晃晃、剧烈颤抖的下降到十二楼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电梯停了吗?”  没有从心有余悸中反应过来,电梯突然停了,让厉老太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深呼吸。  见电梯没有再下降,厉老太太在仅仅有一点点红色光的按动键那边,借着微光,尽可能的看向乔慕晚。  “慕晚,你……怎么样了?”  在暗中完全是一张苍白脸色的乔慕晚,听到厉老太太在唤着自己,她气吐幽兰,声线飘渺到没有任何的力气。  “我……还好。”  天知道,她此刻的状态都多么的颓废,两个抓住身后俯首的手,都已经是冷汗涔涔了。  见电梯稳定了些,厉祎铭不敢有大动作,只得小心翼翼的挪开步子,去了呼救机那里,按下联系电梯工作人员的键。  只是,联系电梯维修人员的呼救机竟然在这会儿失灵坏掉了。  不清楚是不是刚刚剧烈的摇晃和下降,造成了呼救机坏掉,还是有人有意而为之,让情况变得糟糕了起来。  “祎铭,怎么样了?能和外面取得联系吗?”  “呼救机坏掉了,无法和外面取得联系。”  没有做多想,厉祎铭又赶忙翻出来自己的手机。  只是该死的,电梯里根本就没有信号,让他自认为自己这款在世界各地都能收到信号的手机也无能为力起来了。  “这里没有信号,我根本就无法打电话给外面。”  虽然暂时电梯停了下来,不代表一会儿还不会继续发作的急速下降。  抿了抿唇以后,厉祎铭让厉老太太和乔慕晚抓好扶手别放开,自己去了键盘键那里,把每一个楼层都按下了暂停键。  现如今,自己自然无法自救,只能等别人来救自己。  “我刚刚给每一个楼层都按了暂停键,这样就算是电梯再下降,我们也可能在某一层停下来,有了等待维修工来营救我们的机会。”  厉祎铭说的这些话,乔慕晚懂,且不说这样做争取了被营救的机会,电梯也因为按下了暂停键,会减小下降的冲击力,不至于情况会变得糟糕起来。  ————————————————————————————————————————————————————  潜入到电梯操作室那边的黑衣男人,本来嘴角还勾着得意的笑,却在看到电梯在十二楼和十一楼中间的位置那里停了下来,原本还得意的笑,变成了毁天灭地的嗜血、阴森的冷鸷。  该死,他已经尽可能的操纵了电梯,可是电梯居然还是停了下来,让乔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孽种,有了存活下去的一线生机。  “乔慕晚,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你和厉祁深的种!”  说着话,他又用不是很灵活的左手,按下了一个红色的按钮。  随着他手下的按动,他眼前的那部电梯,又开始向下下降。  看着显示器上面急速下降的电梯,黑衣男人,忽的狂妄的大笑了起来。  尤其是他盯着眼前屏幕的眼睛,眼球都要弹出了眼眶那般疯狂。  “哈哈哈哈哈……”  森冷的笑传开在没有外人在的操控室里,无比的凄寒、瘆人……要是此刻谁听到了这般笑声,估计会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  本来好好的电梯,暂时都已经停下来了,谁曾想,就在他们等着外人来营救他们的时候,电梯又开始剧烈的摇晃,紧接着,以强劲的速度,急速下降。  本来心脏因为刚刚的暂停已经稳定了一些,却在电梯又一次下降后,几个人的心脏又绷紧了起来。  “祎铭,这要怎么办啊?你嫂子这怀着孕呢,你还没有结婚,你们两个不能出事儿啊?”  厉老太太惊恐着,声音都已经不成调了。  “别说话,抓紧扶手。”  厉祎铭不想让自己的母亲胡思乱想,现在的情况已经足够的糟糕了,如果老太太再胡思乱想,可以想象,心脏病都能发作了。  乔慕晚在一旁撑着身体,贝齿死死的咬住泛白的唇,连从鼻间呼出去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  这一切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好像是从人间堕落到十八层地狱一样,电梯每每下降一层,就让他们觉得离地狱更近了一步。  感觉到电梯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厉祎铭的唇都紧抿成了一字型。  可恶!  暗自咬牙咒了一句,他就知道,这一切绝对不是电梯突然出了故障,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把攥住扶手的手指捏的更紧,该死的,千万别让他活着下电梯,不然,他厉祎铭发誓,抓到这个敢打他母亲和嫂子主意的浑球,他一定用手术刀给他大卸八块。  电梯急速的往下下降,虽然有了之前厉祎铭按了每个楼层的暂停键,让电梯减速一下,但是这对已经失了控制的电梯来说,根本就不管用。  眼见着电梯下降的楼层越来越低,一种死神逼近的感觉,把他们几个人的感官世界,都死死的缠住了。  这会儿,他们几个人说都不敢再说话了,在黑暗中,迎接死亡来临时,都各有所思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而情绪最为复杂的莫过于乔慕晚!  有湿润的泪水,在她的眼角逐渐漫溢,缓缓的滑落而下……  孩子,她肚子里的孩子,终究是无法躲过这一劫。  抱有活不下来的心理,她颤颤巍巍的放下一只握住扶手的手,缓慢的移到了自己的小腹处。  就像是要最后一次感受两个小生命跳动的生命力,她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小腹……  电梯再下降,七层、六层、五层……已经到了速度最快,倒数数字的层数……  然后,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电梯到达四层的时候,又猛地停止住了。  突然间就好像是从地狱被拉了回来的错觉,让电梯里的几个人完全不敢相信,幸运之神又一次的降临了。  电梯门外,准备去地下停车场的一对夫妻,本来是打算都步行梯的,但是妻子说坐电梯下去,夫妻二人就来到了电梯这边。  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外面按下了电梯,挽救了电梯里几个人的生命。  突然停了下来,虽然电梯又剧烈的摇晃了好几下,不过好在后来平稳了,没有再继续下降。  电梯外,等着乘坐电梯的夫妻二人,迟迟没有见电梯门打开,有些不解。  “老公,这电梯是怎么了啊?怎么不开门啊?”  说着话,妻子还走上前,碰了碰电梯的门。  “我这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出故障了吧?要不,咱们两个还是做步行梯吧。”  “那要是电梯出故障了,咱们两个人应该联系维修工人啊,免得耽误了其他人乘坐电梯啊!”  电梯外夫妻二人就电梯的问题,说着话。  听到了电梯外面有声音,厉祎铭不由分说,冲着门那里,喊到。  “外面有人是吗?麻烦你们给维修工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来这里维修电梯,这里面有一位老人,还有一位孕妇,情况危急,电梯里的呼救机坏掉了,我没有办法和维修部那边取得联系,所以麻烦你们赶紧去找维修工来这里。”  门外,关于要不要找维修工来修电梯话题还在争执不休的夫妻二人,听到了电梯里面传来声音,还说了电梯里面有一位老人和一位孕妇,夫妻二人便谁也不再否认不去找维修工。  “老公,我在这里看着,你快点联系医院这边,找维修工来修电梯啊!”  一听,男人也不再犹豫,对厉祎铭他们说了句“你们别着急,安抚好老人和孕妇!”以后,他赶忙去了医院前台那里。  ————————————————————————————————————————————————————  康靖辉还在操作室里自鸣得意,一心想到的都是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乔慕晚带着厉祁深的孩子粉身碎骨的场面,即使是监控录像里漆黑一片,他也自我享受的等待着这样让他打了鸡血一样浑身都兴奋起来的一幕的诞生。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忽的,康靖辉的身后,想起来了一道粗暴的质问声。  几乎是在听到身后响起来的声音,他嘴角那抹癫狂的笑,就敛住了。  再回过头儿时,他看到了两个来这边查看电梯运作情况的维修工,逆着光,站在门口那里。  几乎是没有任何要和两个维修工有解释的意思,康靖辉赶忙从座椅中站起来身,继而旁若无人的,从他们两个人的身边走开。  看康靖辉大摇大摆的样子,两个维修工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伸手就去拦住他。  “麻烦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个维修工问着,语气还算是客气。  被拦着走不了,康靖辉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也自知,自己现在废了一只右手,根本就无法做到和两个维修工动手,只得随意的开口解释。  “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医院这边电梯的运营情况,哦,忘了和你们说,我是医院这边,新聘用来了的维修工,和你们一样,所以,我会出现这里,很正常。”  听着康靖辉信口雌黄的样子煞有其事,两个维修工狐疑的打量了康靖辉一眼,道——  “既然你说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麻烦你拿出来你的工作牌给我们看看!”  康靖辉本来就是撒谎,哪里有什么见鬼的工作牌。  “我只是医院这边找的临时工,哪里有什么工作牌,不过医院这边说了,等我工作转正以后,就给发工作牌。”  自认为自己把这个谎说的很生动、形象,康靖辉尽可能让自己面色毫无异常的看向他们两个人。  被康靖辉说得那些事情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儿,两个维修工有些信了。  “好了,我就不和你说,部长还让我去检查医院的每个楼层有没有配备消防栓,先走了。”  说着话,康靖辉和刚刚那般,自信的大摇大摆的出了操作室。  只不过,他把操控室的门一关,整个人就朝着步行梯那里,快速的跑了起来。  那两个维修工,看起来并没有其他工人那么没有头脑,康靖辉实在是害怕两个维修工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什么端倪,再出来找自己,他只得压低自己头上的棒球帽帽檐,快速的离开这里。  ————————————————————————————————————————————————————  两个维修工看刚刚的那个黑衣男实在是奇怪,但是他已经离开了,两个人就没有再多想,去了操作仪那里看看有哪里出现不对劲儿的地方。  在看到住院部东面第三号电梯出现了故障以后,两个人都瞪大了眼……  这……  不确定是不是有人受了伤,不过看着那部电梯没有了运营监控,他们的心脏还是“咯噔”一下子。  在他们不在的情况下,电梯发生了故障,他们两个人是有责任的。  想不到好端端的电梯,怎么就出现了状况,两个人不得不把刚刚出现的那个黑衣人和这一切联系到一起。  难道说……  “小王,刚刚那个人……”  “我觉得,他可能控制了电梯的升降,所以才发生了电梯出现故障的事情。”  稳定了一下情绪,小王冷静的看向旁边的张师傅。  “张师傅,我马上去处理电梯的故障问题,你快去追刚刚的那个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说真的有人员伤亡,我们两个人是要负责任的,我们两个人不能背这个黑锅。”  “好。”  觉得小王说的话在理,张师傅没有做多想,出了操作室。  ————————————————————————————————————————————————————  乔慕晚和厉老太太被从电梯里救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都难看的如枯槁。  尤其是乔慕晚,苍白的脸上,还有两道蜿蜒的泪痕。  实在是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已经脱险了,乔慕晚的肩膀一直都处在轻颤的状态。  太可怕了,刚刚的经历实在是太可怕,就好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一样。  “嫂子,你有没有事儿?”  厉祎铭一出电梯,就询问自己母亲的情况,只不过自己母亲说自己没有事儿,让自己快点去看看乔慕晚的情况怎么样。  乔慕晚怀着孕的原因,厉祎铭本就不敢怠慢,赶忙去看乔慕晚到底怎么样了。  在看到她惨白色的一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不说,还有两道泪痕,他很清楚的认知到,这件事儿,真的是吓到了乔慕晚。  至今都还心有余悸着,乔慕晚情绪萎靡到连一句话说出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乔慕晚不语,脸色苍白,隐隐额际还有冷汗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担心,他赶忙找医院这边的医护安排病房给乔慕晚。  虽然是惊吓过度,过些日子就会没有事儿,但是她怀着孕,经过这么一吓,厉祎铭真的怕她有什么事情,然后自己无法向自己的大哥交代。  天知道,他幸亏是跟着她们两个上了电梯,不然他不在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完全不敢去想象。  急忙赶来医院这边的厉祁深,在车上就已经给了医院这边打电话,让医院把电梯里的监控录像都筛查一遍,看看是哪部电梯出了事情。  他凌乱着墨发,气息凌乱的赶到乔慕晚所在的楼层时,看到她正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心在那一刻,有了从未有过的绷紧感。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迈开步,大步流星的走到乔慕晚那里,然后就像是与乔慕晚劫后重生一样,一把就抱住了她。  乔慕晚的双肩颤抖个不停,被一个熟悉的臂弯突然抱住了自己,嗅着让自己心安的男性气息,她眼眶中的泪水,就那样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刚刚在电梯里的那样惊魂一刻,她脑子里想了好多两个人在一起的场景。  千百次,她都有想过自己和厉祁深还会不会再见面,把自己的爱慕,全部都告诉他,她还从来没有正式的对厉祁深说过一句“我爱你”,她真的怕自己连这样一句话都还来不及和她说,自己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她怕,真的好怕己此刻抱着的厉祁深是自己的幻觉,会在一不留神儿间,他就离开了自己。  从未有这样一刻,会让她想要如此的依赖一个人。  “哥,医护来了,我先带嫂子去做个全身检查。”  闻言,厉祁深看向厉祎铭,然后点头儿,“嗯。”了一声。  发觉到了乔慕晚对自己的依赖,厉祁深虽然不反感,但是想到她现在的情况,还是用手捧起来了她的小脸。  “先去检查,嗯?”  听着温润的男音,像是清泉一般传入到自己的耳朵里,再传递到四肢百骸,乔慕晚不肯依的继续抓住厉祁深的前襟。  “我没事儿。”  她不要去检查,权当她任性好了,她真的不敢确定如果说自己真的去检查了,厉祁深会不会离开自己,所以,她完全是小孩子心理的不想和他离开一分一秒。  “乖,去做检查,我要确定你没有事儿。”  虽然说乔慕晚的脸色较刚刚好了很多,但是他真的很担心她。  略带薄茧的手指,摩挲了几下乔慕晚苍白的脸颊,似乎摸不够以后,让手指变得更加的慵柔起来。  小脸落在厉祁深绵-实的掌心里,对视上他的目光,乔慕晚确定自己看到了这张在自己印象中鬼斧神工、每一处都凌厉、深刻的俊颜时,颤了颤睫毛,然后耷拉下了小脑袋,贝齿咬了几下苍白的唇。  再抬起头儿看向眼前的男人时,她红着眼眶,嚅嗫着不着一丝血色的唇。  “我爱你!好爱、好爱……”  隐隐有水雾浮现的清眸中,是化不开的浓情,就像是要把之前没有对他说出口的话都告诉他一样,乔慕晚重复了好几遍相同的话。  其实很多话,乔慕晚就算是不对厉祁深说,他也懂。  和这个小女人从相识、相知、相爱,这么久以来,两个人早就融为一体了,早就已经不需要都这样的语言来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怎么样的了。  看着乔慕晚生动的眉眼,对自己是化不开的深情,厉祁深笑了。  然后丝毫不顾及众人在场,探过头儿,吻了乔慕晚的额头儿。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  乔慕晚进去检查室进行检查,厉祁深虽然说了在外面等她出来,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调查关于电梯事件这件儿。  从昨天的死婴事件,再到今天的电梯事件,串联起来的一切事儿,让他更加坚定了要将康靖辉碎尸万段的决心。  “有两个维修工说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衣,带着棒球帽的男人曾出现在操控室那里,哥,不出意外,就是那个康靖辉。”  其实就算是厉烁不说,厉祁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儿就是康靖辉那个丧心病狂的男人做出来的事情。  “不要和我说这些没有用的,我只想听你给我一个能抓住康靖辉的准确时间。”  厉祁深不耐烦的很,对于警方低效率的办事儿速度,着实不满。  被厉祁深不耐烦的指点着,厉烁有些尴尬。  平时其他人的案子,自己都能在尽早的时间里抓到凶手,但是康靖辉,几乎已经说是出动了盐城的全部警力,却不想,居然抓不到他。  就在厉烁不知道该怎么回话的时候,医院的院长带着小王来了厉祁深这边。  因为厉祎铭是医院的首席医师,再加上厉家和医院的院长有着不浅的世交关系,这次乔慕晚和厉老太太出了事儿,医院上上下下都权利配合关系找罪魁祸首康靖辉的去向。  “祁深啊,这位是在操控室那里看到过那个嫌疑人的小王,他和我说,去追那个嫌疑人的张师傅那边已经有了关于嫌疑人的线索。”  说着,头发花白的院长,就让小王上前和厉祁深、厉烁说明关于康靖辉的情况。  知道情况紧急,小王也就没有怎么卖关子,直接了当的告诉了厉祁深关于那个嫌疑人的情况。  “刚刚张师傅打电话过来,说他追那个嫌疑人追到西河那边的时候,那个嫌疑人跳河了,已经死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