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408章 :大结局(二十七)

第408章 :大结局(二十七)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想到最近发生的事儿,再想到自己父母、自己的妹妹今天出的事儿,几乎是在一瞬间,乔慕晚就意识到了两个人勾-结到一起,做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么多的疯狂之事。  不由得,她瞪大了眼,眼底有说不出的惊愕。  难道说,这一切真的存在,而不是自己随意杜撰?  把乔慕晚吃惊的样子纳入眼底,康靖辉看着这个让自己怨怼的女人,冷漠的嗤笑。  “慕晚,看到我,你很震惊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死了,或者说觉得我过得穷困潦倒,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  乔慕晚:“……”  见乔慕晚不语,就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康靖辉笑得更加阴凄。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我非但没有你想象中活得那么猪狗不如,我还活得相当滋润,而且这两天以来,我还接二连三的给你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和生理负担!知道吗?看到你活得这么痛苦,我就无比的畅快,比杀了你都让我有成就的快-感!”  康靖辉瞪大着有血丝漫溢的眼,眼球突兀着,像是随时都会吃了人一般。  听着他的话,乔慕晚皱紧着黛眉。  “原来……这两天都是你在搞鬼!”  闻言,康靖辉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你并不是很蠢,至少现在知道了这些事情是我做出来的。怎么样,还满意这两天的经历?”  听到康靖辉这般得意忘形的话,乔慕晚气得身体都在发颤。  该死,自己到底是有愚蠢,竟然当初要那么好心的帮了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人,还真就是“人善被人欺!”  “疯子!”  乔慕晚从贝齿间,挤出话。  她自认为很多事情她可以心软,但是不代表她是善男信女,不代表她不会对此有情绪的表现,对康靖辉,她全部的忍耐都已经耗竭干净了。  “对啊,我是疯子,在你乔慕晚的眼中,我康靖辉一直都是一个疯子才对啊!”  乔慕晚:“……”  康靖辉一脸的无所谓,瞪大着眼睛,摊开双手,大方的承认乔慕晚赋予自己的这个称号。  察觉到乔慕晚的情绪,因为康靖辉的言语刺激而窝火,厉祁深倏地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  被一只有力的手控制住了自己颤抖的手指,乔慕晚寻着她的手腕处,目光往上转移,落到了厉祁深刚毅线条的脸上。  收到厉祁深递给自己的坚定目光,乔慕晚暗自抿了抿唇。  她清楚厉祁深这会儿递给自己的眼神儿是什么意思,亦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动火,不然就正中下怀,让杜欢和康靖辉这两个疯子自鸣得意了。  原本浮现到了脸上很明显的怒气,因为厉祁深对自己的细微举动消弭开,乔慕晚深呼吸了一口气,暂且散开胸口的郁结之气。  本来康靖辉是打算刺激乔慕晚的,不过看到厉祁深捏住她手腕,用眼神传递给她某种信息,让她冷静了下来,他就气得不行。  “啧啧,你们两个还真就不怕‘秀恩爱、死得快’啊!”  他凉凉的说着话,看到厉祁深,他更是恨得不行。  想到自己枉死的孩子,还有自己被拧掉的右手,以及一切的一切,他就恨不得现在杀了厉祁深,把他生吞活剥了。  听到康靖辉说着痞气的话,厉祁深收回目光,带着不以为意的淡漠,扫了他一眼。  “到底是谁死得快,你不清楚么?”  “厉祁深!”  厉祁深的话,让康靖辉情绪起伏剧烈的狂吠一声。  “厉祁深,你他-妈-的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真就以为我康靖辉怕了你吗?你别给我得意忘形,我当初说了会让你和乔慕晚这个jian人付出惨痛的代价,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他坚定着,哪怕此刻自己的右手都捏不紧了,也情绪高涨的向厉祁深宣战。  说着话,康靖辉又把一双近乎染上了血一样的眸子,转向了乔慕晚。  本来看向乔慕晚的眸子充满了恨意,但是不消一会儿,他就对乔慕晚由怒转笑。  “呵呵,慕晚,如果你现在选择抛弃厉祁深,我会重新考虑接纳你,不至于让你今天惨死在这里!”  听康靖辉自我感觉良好的话,乔慕晚觉得好笑极了。  迎上康靖辉散漫大胆的目光,她展颜,莞尔一笑——  “我觉得你坏掉的不仅仅是手腕,还有脑子!”  “乔慕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乔慕晚的话,让康靖辉的笑容立马就敛住,跟着,又开始狂吠起来。  “你现在在我面前耍威风,忘了你昨天看到死孩子时,还有今天在电梯里的惨痛经历了吗?你是不是觉得你有了厉祁深就安枕无忧了,我告诉你,我要是想弄死你,我有上百、上千种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办法儿!”  康靖辉提及到了昨天的死婴事件,还有今天的电梯惊魂事件,乔慕晚的目光,不由得转毒起来。  果然,这些事儿都是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搞出来的鬼!  “既然你自诩你这么厉害,我为什么还会好好的活在你的面前?”  “呵……你以为你会活过今天吗?我告诉你们,明天的今天就是你和厉祁深的忌日!”  越听康靖辉放肆的话,一旁的年南辰都听不下去了。  他做不到像厉祁深那样从容淡薄,直接四两拔千斤的指向杜欢。  “既然你们两个狗男jian女勾搭到了一起,就说你们的目的吧,我们都很忙,没有时间和你们耗下去!”  闻言,杜欢丑陋着一张脸,勾唇笑了。  “账都没有算完,这么着急干什么?”  “还有没有算完的账?呵……你指的是茉含的账吧?放心,我这里记下了,既然你动手给了茉含一刀,我会为她讨回公道的。”  年南辰的话,让杜欢一怔,随即,她笑了。  “呵……看来你们这对相爱相杀的鸳鸯又和好如初了啊?你和乔茉含两个人到底是至jian无敌,不过你今天既然要找我算账,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儿好了!”  说着,杜欢把她当成听从年永明吩咐,把乔茉含的孩子从楼梯上面推下去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年南辰坦白了。  闻言,年南辰的眼底,更加冰冷的可怕。  他之前从自己父亲那里已经知道了关于这件事儿的消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今天听到杜欢再一次说当天的经过,他依旧是会情绪被这件事儿掀起。  “杜欢,你真是丧心病狂!”  乔慕晚真就受不了这样残忍的女人会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是自己的表妹。  “我丧心病狂?哈哈哈……”  杜欢狂笑着,倏地,她敛住笑,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厉祁深。  “说起来丧心病狂,你身边的厉祁深,更适合这个词语才是!”  对于杜欢的指责,乔慕晚想也没有想的替厉祁深辩驳。  “是你自己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亏得她不喜欢杜欢这个表妹,却还一直帮衬着她,到最后,她竟然做出来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乔慕晚的话,让杜欢怒了。  “乔慕晚,你闭嘴!”  她眯着只有一个眼睛的眼,眼底有说不出的仇恨溢出。  “乔慕晚,你不仅人jian,嘴也jian的可以!”  “你少废话,你要是不想你的嘴巴和你的脸一样烂掉,就给我闭嘴!”  说话的不是别人,而且一向少言的厉祁深。  不知道是不在因为自己有过曾经被厉祁深卖到巴西的经历,听他说话,尤其是看到他阴狠的目光,杜欢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当即就软下来强势的态度。  瞧见了杜欢的稍微老实儿,乔慕晚看向她,义正言辞。  “杜欢,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耗下去,我父母现在在哪里?你马上把他们交出来。”  自己这边没有报警,而且他们都没有带任何的武器过来这里,不确定杜欢和康靖辉这两个疯子会不会走极端,所以他们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把自己的父母救出来,至于剩下的事情,他们完全可以再后续报警,把杜欢曾经故意伤害自己妹妹流产,还有今天蓄意人身伤害,以及康靖辉制造电梯惊魂事件移交到法院,让法律制裁这两个疯子。  听乔慕晚提及到了她的父母,蔫了的杜欢才想到自己的手上还有乔家父母这两张王牌在这里的身上。  想着,她又重新获取了新生命一样的瞪大了眼,笑了起来。  “这么着急和你父母叙旧是吗?好啊,我现在就让你见他们!”  说着话,杜欢给康靖辉使了一个眼色。  得到杜欢的眼神儿,康靖辉会意,走到了后面,让两个在这里的打手,把浑身是血,近乎奄奄一息的乔正天给拖了出来。  看到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的乔正天,在蔓延开的血包围着,乔慕晚大惊的掩唇,情绪失控起来。  “爸!”  太可怕了,这一切都太可怕,她真的无法想象杜欢是如何让两个打手下去手伤害自己父亲的,再怎么说,自己的父亲也是她的姨夫啊,而且小时候,她经常在自己家里这边生活,算是自己父母的另一个女儿了,她怎么能做出来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由得,乔慕晚对杜欢恨之入骨的恨意,又增加了一层。  顾不上去想太多,她几乎是本能反应的要上前去查看自己父亲的情况。  只是被厉祁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拦住了她要做出来的冲动行为。  “你不要拉我,让我过去,我要看看我爸怎么样了?”  虽然乔慕晚这么说,但是厉祁深完全不肯放手。  且不说她现在过去太危险了,杜欢和康靖辉肚子里装的什么坏水,他们完全不清楚,这么贸然的过去,指不定就中了他们的诡计,保不齐,乔正天就是他们拿出来引诱乔慕晚过去的诱饵。  厉祁深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乔慕晚过去,否则,就中了他们的阴谋,造成了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  “你现在过去有什么用?保不齐,他们就是拿你爸刺激你,好让你过去,这样方便他们把你一网打尽!”  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原本亢奋的情绪,因为他的话,变得沉寂了下来。  厉祁深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说得对,拿自己的父亲刺激自己,指不定就是他们耍的手段,自己千万不能上当。  见乔慕晚停下来原本要走上前的脚步,情绪也变得冷静了下来,杜欢蹙起来了眉头儿。  本来,她是打算借乔正天来引乔慕晚过来的,不想乔慕晚竟然长了脑子,没有鲁莽行事。  “你不是很想见你的父亲吗?怎么,不过来看他呢?”  杜欢用言语刺激着乔慕晚,可是此刻意识到杜欢正在设圈套让自己钻,她冷静以对,连话都不回答她。  看着乔慕晚对自己不予理睬,杜欢来了脾气。  “乔慕晚,你真就以为我拿你没辙了吗?”  说着话,杜欢让康靖辉拿了皮鞭给自己。  “乔慕晚,我要让你看到,乔正天的悲剧,是你和厉祁深一手造成的!”  说着,她让两个打手拉住乔正天,自己甩起皮鞭,啪啪作响的打在他的身上。  响脆的皮鞭声,在寂静的废旧停车场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就好像是一场杀戮,在乔慕晚的面前,清晰的呈现着。  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杜欢没有人性的抽打着,乔慕晚根本就做不到坐视不理。  “够了杜欢,你想怎样,你到底想怎样,放过我爸,你有什么不满,你就冲我来!”  因为自己父亲被杜欢病态的抽打着,乔慕晚都要歇斯底里了,连说话都是用喊的。  就像是听不到乔慕晚的声音似的,杜欢越打越兴奋,到最后干脆把鞭子丢到一边,让手下拿刀子给自己。  “杜欢,你还想怎么样?你冲我来,你冲我来,你恨得人是我,别动我爸!”  意识都已经涣散了的乔正天,听到乔慕晚哀求杜欢这个魔鬼的话,他用着自己仅存的微薄意识,隐忍着口腔中要溢出血的感觉,抬起头看向乔慕晚。  “慕晚……别求她,她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疯子!”  杜欢本就已经癫狂了,乔正天的话,更是让她亢奋,尤其是他不让乔慕晚和自己谈条件,逼得她眼眶猩红如血,拿起刀子,从乔正天的左肩处,直接刺了下去。  “啊!”  剧烈的疼痛,让乔正天哀嚎出声。  杜欢实在是太狠了,下去的刀子,要是再往下,指定直接刺穿了他的五脏六腑。  “爸!”  听着自己父亲痛苦的声音,乔慕晚眼眶里的泪水,就那样哗哗的往下流着。  杜欢太没人性,没人性到就像是魔鬼。  也顾不上厉祁深对自己提醒的话,也顾不上其他了,她本能反应的走上前。  眼见着乔慕晚的情绪失控,厉祁深的剑眉都拧到了一起。  再乔慕晚准备又一次冲上去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收拢她的身体到臂弯中,用强势的姿态,困住了她。  “这不是该你冲动的时候!”  厉祁深脸色很难看的说着话,然后长臂一带,把她递给了年南辰。  “看好她,别让她出事儿!”  这一刻,厉祁深没有忌讳年南辰,很信得过的把乔慕晚交给了他。  对于厉祁深把乔慕晚托付给自己的行为,年南辰皱了下眉头儿,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很中肯的点了头儿。  “我可以帮你看好她,但毕竟是你的女人,你不让她出事儿的前提是你不会有事儿!”  年南辰的话,让厉祁深在这样紧迫的环境中,难得勾唇一笑。  “祁深,你要干什么?”  不清楚厉祁深拦住自己,又把自己交给年南辰是什么意思,不过他隐约间,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在蚕食着她的理智。  对于乔慕晚的担忧,厉祁深只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儿。  “你怀着孩子呢,别这么紧张!”  没有再说什么,厉祁深在乔慕晚担忧的目光注视下,转身,走上前去。  杜欢还在冷眼的看着乔正天肩胛骨上面流出来的鲜血。  这段时间以来的生活,让杜欢对血喜欢的不行,每每看到这样浓稠的鲜血,她都异常的兴奋。  似乎察觉到了有一抹颀长笔挺的身影落下剪影投递过来,杜欢抬起头,看去。  在看到厉祁深的身影逼近自己,她敛住笑。  “你想救下他?”  厉祁深的目光,掠过眼前两个打手的阻拦,落在杜欢的脸上,迎着头顶忽明忽暗的灯光,他看向这个面容丑陋的女人。  “梁惠珍在哪里?”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要查看乔正天的情况怎么样,而是问了梁惠珍在哪里。  其实对于杜欢,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有点儿小聪明,知道把乔正天和梁惠珍两个人分开,这样,一旦丢了乔正天这张王牌,还有梁惠珍另一只王牌可以用,不至于让自己没有双保险来保驾护航。  “没在哪,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说,不过既然是你厉祁深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她梁惠珍不在这里,而是在别处,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说这里出了什么事儿,她梁惠珍就会是一具死尸,所以,你别试图对我做出来什么反抗的死去,我杜欢这两个月都在筹划着要你和乔慕晚血债血偿的事情,全部的计划都被我布置的天天衣无缝,你不可能有办法儿保乔正天和梁惠珍两个人,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  “什么要求?”  难得厉祁深这次对于杜欢的话不是漠视的态度,杜欢一提出来自己有要求,他就问了她的要求是什么。  看厉祁深第一次对自己的话有回应,杜欢笑了起来。  “要你做我的男人啊,让你天天和我这个丑八怪在一起生活,你愿意吗?”  “你觉得有哪个男人会选择和一个母-狗在一起生活吗?”  杜欢:“……”  “如果你觉得有,我觉得康靖辉是个不错的选择,你可以试着考虑一下!”  厉祁深的话让杜欢气急,一张脸,变得更加的狰狞、扭曲……  “厉祁深,你他-妈-的少给我逞能,我杜欢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要是不亲手把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用这把钩子勾出来,亲手杀死,我他-妈-的,就拿乔正天和梁惠珍的血来代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