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409章 :大结局(二十八,七千字)

第409章 :大结局(二十八,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40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你他-妈-的少给我逞能,我杜欢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要是不亲手把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用这把钩子勾出来,亲手杀死,我他-妈-的,就拿乔正天和梁惠珍的血来代替!”  说着话,杜欢把一把尖锐的弯钩,丢到了厉祁深的面前。  金属钩子掉在水泥地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响脆声音。  一旁,听着杜欢这般丧心病狂话语的乔慕晚,脸色不由得转冷。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表妹,是自己父母一直当成是女儿的表妹。  天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碍于怀孕的身体,她真的想和她拼了。  脚边落下一个尖锐、似月牙状的钩子,足足有七十厘米长,隐约发黑的尖钩,很明显有被火灼烤过的痕迹,厉祁深垂眸,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  时间静默,过了十几秒,他才抬头儿,看向杜欢。  被厉祁深注视着自己,杜欢见他不为所动的样子,扬起嘴角——  “放聪明点,这里都是我的人,你要是不肯把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我让你们都死在这里!”  她说着狂妄的话,尽可能的说着残忍的话。  对于像厉祁深这样强大的对手,杜欢不敢保证他后续会不会做出来什么事儿,所以,不给他施加压力,他就会想办法儿,尽可能的避免自己对他的威胁。  听着杜欢的话,厉祁深挑眉,笑了。  “我没有不放聪明!”  说着话,他俯身,从地上拾起了那把尖锐的钩子。  缓慢又斯文的动作,优雅依旧,在这样紧迫的环境下,他竟然从容不迫,淡然温漠。  乔慕晚在一旁看到厉祁深把钩子给拾了起来,她皱眉。  确实,在自己父母和孩子之间做权衡,做选择,实在是太难了,她不想看到自己的父母出事儿,但是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事儿。  下意识的,她手指紧紧的捏住了自己衣服的下摆,尽可能的克制自己心里的慌乱。  厉祁深修长的手指拿着尖锐的钩子,从上到下,细细的打量起来。  有好一会儿过去,杜欢见厉祁深没有行动,不由得情绪受了影响。  “怎么?不舍得杀了乔慕晚肚子里的种是吗?那好啊,我就拿乔正天的两个手先来祭奠一下!”  说着话,她冷着声音,用狂傲的口气命令着自己身边的两个打手,甚至怕自己的两个手下办事儿不利,她直接让康靖辉下手去杀剁乔正天的双手。  接到了杜欢的命令,康靖辉立刻就露出来了阴凄凄的笑容。  天知道,他这两个月以来,最喜欢做的时间就是看到血,每每看到鲜血蛊惑着自己的瞳仁,他就兴奋的不行。  这会儿杜欢让自己下手去剁乔正天的双手,他激动到全身上下的血都在沸腾。  “杜欢!”  乔慕晚在一旁,看到康靖辉拿着刀子向自己的父亲逼近,她失控的喊着。  要不是这会儿年南辰拉着自己,她真的会上去和杜欢两个人鱼死网破。  “杜欢,你别动我父亲,你不就是要我肚子里的孩子吗?好,我给你,我给你取出来,你别动我的父亲!”  她很肯定,这会儿杜欢和康靖辉两个人已经疯了,而且是那种疯的彻底,他们说了会剁下来自己父亲的手,她坚信,他们两个人一定会做到的。  虽然杜欢真的很想把乔正天的两个手给剁下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乔慕晚的话很奏效,她说她愿意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杜欢当即就好像是又看到了曙光一样,让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沸腾。  要知道,与其看到乔正天的血,杜欢和康靖辉两个人,更愿意看到厉祁深和乔慕晚孩子的血。  “慢着!”  杜欢叫住康靖辉,把目光看向乔慕晚。  “我说好表姐,你真的愿意为了你的父亲,不要你的孩子了吗?啧啧,我可没逼你啊?是你自己说的啊!”  她幸灾乐祸着,双肩都得意的耸了耸。  乔慕晚恶狠狠的瞪着杜欢,她没逼自己?呵……她要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一尸三命,她才开心呢。  杜欢得意洋洋着,看了眼乔慕晚后,把目光落在了厉祁深的脸上,“我说我的好姐夫,你听到了吗?表姐说让你动手去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呢!你还要犹豫什么啊,去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啊!”  杜欢的话,让厉祁深的眸光,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为了乔慕晚的父母,他算是只身来了这边,这会儿被杜欢威胁着,他的唇角,都抿出了薄凉的弧度。  “你还在犹豫什么?去啊,去把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如果你不取出来,我马上就让乔正天死在你们的面前!”  杜欢见厉祁深不紧不慢,没有任何要转身去乔慕晚身边的意思,脾气不由得变得暴躁了起来。  “不要,杜欢,我没说不把孩子取出来,你别动我爸!”  既然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被残忍的取出来,自己的父亲也不能死掉,自己只好先暂且稳定杜欢的情绪,说会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好了,这样,杜欢不至于再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父亲的身上,这样,自己父亲还是有可能会活下来。  暂时有了这样的想法儿,乔慕晚不断的蹙眉,想要示意眼神儿厉祁深,只不过厉祁深背对着她,完全看不到他的眼神儿。  为了让厉祁深能收到自己的目光,乔慕晚不由得又扯开声音,昧着良心,让他来取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你别再犹豫了,孩子没有了,我们可以再要,但是我的父母不可以。”  “不……不要……”  听到了乔慕晚说愿意取出来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以此来保留下来自己的生命,乔正天用不断往外面冒着血沫子的嘴巴,声音虚弱的说着话。  “不要啊,慕晚……不要答应她……”  “闭嘴!”  杜欢见乔正天都这个样子,还给自己兴风作浪,不由得踹了他一脚,以此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杜欢,你混蛋,我都说了我愿意取出来孩子给你,你为什么还对我爸那么残忍?”  乔慕晚尖锐的控诉着,嗓音颤抖的同时,因为恐惧,都变得沙哑了起来。  “呵……”  对于乔慕晚的指责,杜欢笑了起来。  “对啊,我就是这么残忍,谁让你们都这么磨蹭啊,那我就先拿他乔正天的血来慰藉自己好了!”  说着话,杜欢又踹了乔正天好几脚,每一脚下去,都力道十足,足以见得此刻的她,真的很愤怒。  “住手!”  一直都没有做声的厉祁深,在杜欢变得和个泼妇似的没有住手的痕迹下,冷漠着声音,开了口。  果然,厉祁深的声音,很有震慑力,几乎是在他说完话以后,杜欢就住手了。  “我又没有说不把孩子取出来给你,这么暴躁做什么?”  “那你就去把孩子给我取出来啊!”  在杜欢扯嗓门的大喊下,厉祁深这次没有再犹豫,笑着扬起嘴角,转过了身体。  “我可以把孩子给你取出来,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另一件事儿要做!”  说着话的同时,他的眸光变得残忍了起来,跟着,将手里的钩子,倏地就转变了方向,继而以极快的反应速度,晃到了杜欢的面前,在杜欢毫无预知下,尖锐的弯钩,直接向杜欢的眼睛刺去……  “啊!”  杜欢失控的惊呼了一声,继而,整个人在一片头脑混乱之中,倒在了地上。  鲜血漫溢,看着尖锐的弯钩上面染满了杜欢的血,厉祁深非但没有任何的犹豫,反而看到殷红的血,目光变得更加的冷涔了。  被撂倒在地的杜欢,发觉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了,赶忙在自己的身上,摸索着自己的枪。  只是不等她把枪掏出来,厉祁深狭长的黑眸,瞳仁瑟缩,以极快的速度,从杜欢的手里,把手枪给抢了过去了。  谁也不会想到,刚刚他一直在磨磨蹭蹭的不肯动手去取乔慕晚的孩子,也不肯下手桎梏杜欢,就是在查看在她和康靖辉的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的武器存在。  而他耽误这会儿时间,结果并没有让他失望,在杜欢和康靖辉的身上,他都有发现了有枪支的痕迹。  刚把杜欢的枪拿了过来,厉祁深拉着杜欢站起身的时候,康靖辉也已经掏出来了枪,指着厉祁深。  只是不同于厉祁深是右手拿枪,康靖辉完全是左手拿枪,而且他用左手还不是很喜欢,手指不断的发颤。  “厉祁深,你要是不想死,把枪放下!”  见自己只是拿着枪,没有什么能威胁到厉祁深的地方,就把枪指向了乔慕晚,只是不想乔慕晚离自己有些远,自己有极大的可能射不中他。  慌乱之下,他瞄到自己身边的乔正天,赶忙把他拉了起来,用枪指着他的头,控制到了自己的手中。  “把枪放下!”  康靖辉又一次强调到,因为杜欢的突然失利,他惊恐了起来。  生怕自己不是厉祁深的对手,又让自己身边的两个打手都拿出来了枪。  “该把枪放下的人是你!如果你不想让你的队友死掉,把枪丢下!”  见厉祁深拿杜欢来威胁自己,康靖辉忽的笑了。  “呵呵,你拿这个女人来威胁我?厉祁深,你不觉得这样太搞笑了吗?”  杜欢在他的眼中,不过是引乔慕晚过来的一颗棋子,他哪里会放在眼里。  就算是杜欢此刻死了,他都不会有任何的伤悲表现,毕竟,没有了这个女人在,自己有乔正天能威胁到厉祁深,他厉祁深却没有谁能威胁到自己。  杜欢虽然唯一的眼睛瞎了,整个人也因为眼睛上面麻木的疼痛,让自己都没有了知觉,但是康靖辉说出口的话,还是让她的耳膜,发疼的厉害。  “康靖辉,你这个混蛋!”  她把他康靖辉带来这里,一起看厉祁深亲手把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却不想,到头来,自己竟然要被他这个卑鄙小人给出卖。  想到他竟然要罔顾自己的生命,杜欢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杀了他。  “这里面都是我的人,康靖辉,你要是敢让我死,我的手下都会杀了你的!”  “砰!”  听着杜欢的絮絮叨叨,康靖辉实在是烦得很,在她对自己咆哮过后,不是很灵活的左手,直接就扣下了扳机。  子弹,不偏不倚,直接就she中了杜欢的心脏。  本来还桎梏着杜欢,让杜欢做自己威胁康靖辉的筹码的厉祁深,看见康靖辉居然扣下了扳机,也顾不上再去管杜欢,赶忙闪躲开了身体。  都说子弹没有眼睛,在康靖辉发了疯一样的又一次按下扳机,他一个快速的闪躲,躲到一处废旧汽车处,很好的躲避开了自己的身体,让康靖辉的子弹,只是打到了车子的车身,而没有打到自己。  康靖辉见自己没有射中子弹,又把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身上。  不过乔慕晚有年南辰保护着,刚刚厉祁深和康靖辉拿枪对峙的时候,年南辰就已经把她藏到了隐秘处。  没有找到乔慕晚,康靖辉刚准备再对厉祁深扣下扳机的时候,厉祁深也拿着手枪,按下了扳机。  在意大利的几年,他闲暇时间经常和几个好友去射击场,练习飞碟射击项目,所以,关于枪法儿,可谓准的很。  眼见着厉祁深的子弹向自己飞来,康靖辉赶忙眼疾手快,闪躲开了。  不过厉祁深的子弹也没有放空,打到了一个打手的身上。  随之,他又放了一枪,另一枪也百步穿杨的she中了另一个打手的身体。  看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倒下了,康靖辉大惊。  自己本就是孑然一身的一个人,这会儿自己的两个手下被收拾了,自己突然间就像是没有了獠牙的老虎,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厉祁深。  慌乱之下,他又把目光落在了乔正天的身上。  倏地一把拉起了乔正天,康靖辉重新控制住他。  厉祁深见两个手下已经被解决,就和康靖辉站在了对立的两方。  “放了他!”  厉祁深威胁着,狭长的眸,阴骘的眯起,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康靖辉。  “放了他?呵……他是我威胁你的筹码,厉祁深,你觉得我会放了他吗?”  康靖辉几乎是变-态的盯着厉祁深,眼球突兀而猩红,像魔鬼一般。  实在是恨毒了自己被人威胁着,厉祁深的薄唇,都抿紧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  无声的发酵在暗自较量着,他盯着康靖辉微微有些颤抖的左手拿着枪,抵在乔正天的额心,他的黑眸,不住的闪烁出犀利的光。  就在两个人对峙间,后面的门,倏地被人推开,杜振国和梁惠珠从后面出来。  刚刚杜欢有告诉他们两个人,如果自己这边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就要把梁惠珍杀了,只不过,两个人盯到这边,发现自己的女儿被康靖辉拿枪给杀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情再去管梁惠珍,直接从后面冲来了这边。  本来的对峙,因为杜振国和梁惠珠的到来,气氛变得不再那么尴尬。  “康靖辉,你这个疯子,你还我女儿的命来!”  梁惠珠气得不行,拿起一旁的一把剪刀就准备向康靖辉冲过去。  本就和厉祁深处在剑拔弩张的境地,这会儿突然跑出来的梁惠珠,乱了他的注意力。  实在是对杜家这三口人烦的不行,尤其是梁惠珠冲过来的时候,他完全顾不上自己手里的乔正天。  就在他有些走神儿之际,厉祁深扣下扳机,开了枪。  突然向自己这边飞来的子弹,让康靖辉眼疾手快的根本就顾不上乔正天,直接把他推开,自己往一旁闪去。  他身体刚往一旁闪躲开,梁惠珠的刀,就向自己冲过来。  眼见着自己躲不开梁惠珠的刀,康靖辉赶忙伸出左手,把枪对准了她的头,“砰”的一声she出一枪。  伴随着枪声,梁惠珠的身体,“砰”的一声也倒在了地上。  刀子从她的手里滑落下来,自己突然中了枪,让她连倒下的时候,眼球都突兀的瞪大着。  “惠珠!”  杜振国见自己的妻子也倒下了,也顾不上其他了,一副要找康靖辉要拼命的架势。  想到自己的女儿没有,自己的妻子也没有了,自己就孑然一身,什么也不管不顾的找康靖辉拼命。  手里拎着旁边的另一把刀子,他直接向康靖辉冲过来。  刚杀死了梁梁惠珠,这会儿杜振国又不怕死的冲了过来,康靖辉想也不想,直接冲杜振国又按下了扳机。  本来康靖辉用左手,枪法儿根本就不准,偏偏杜振国和梁惠珠都是没有脑子的冲过来,让他歪打正着,每一枪都吓得很准确。  就在康靖辉回过神儿来,再准备用他这条命和厉祁深拼命的时候,自己目之所及的范围之内,根本就没有看到厉祁深的存在。  而且,自己脚下的乔正天,也在他浑然不知下,消失不见了。  其实康靖辉不知,就在他刚刚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到杜振国和梁惠珠的身上时,厉祁深已经把奄奄一息的乔正天给救下了。  没有看到乔正天,也没有看到厉祁深,更没有看到乔慕晚和年南辰,康靖辉一时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该死,他都已经把厉祁深和乔慕晚骗来了这边,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让他们两个人跑掉了。  不去管杜家的三个人,康靖辉因为自己手里的枪的子弹所剩无几,从地上拾起两个打手的枪,往后门那里跑去。  既然乔正天被救了走了,那么还有一个梁惠珍在后面,既然如此,他就拿梁惠珍来做威胁厉祁深和乔慕晚的筹码好了。  反正没有了杜欢这个猪脑子的队友,自己做起事情来还方便。  带着这样的想法儿,他毫不犹豫的去了后门那里。  ————————————————————————————————————————————————————  厉祁深把乔正天救到了外面,看到乔慕晚和年南辰没有出来,他蹙眉。  “祁深,别……别管我,快去救慕晚!”  虽然乔正天的意识已经不算清晰了,但是没有看到乔慕晚出来,他还是焦急极了。  其实就算是乔正天不说,厉祁深也会原地返回的去找乔慕晚,再怎样说,自己的未婚妻和孩子,他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会救出来的。  暂且安抚好了乔正天,厉祁深不再犹豫,直接又往废旧的停车场那里折回。  就在厉祁深回去停车场那里不久,厉烁带着他的手下,随着追踪康靖辉的步伐,追来了这里。  厉烁下了车,在看到乔正天时,赶忙上前查看他的情况。  但是乔正天根本就不管不顾自己的情况,直接告诉康靖辉去救乔慕晚。  听到他这么说,厉烁也不敢再耽搁了,他们身为人民警察,本身的职责就是保护好人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  给救护车打了电话以后,厉烁不再犹豫,带着几个特种兵,悄悄的潜入到了废旧的停车场那里。  ————————————————————————————————————————————————————  乔慕晚和年南辰刚才看到梁惠珠和杜振国从后面的门那里出来,直接就认准了自己的母亲在后门那里,所以两个人抖着胆子,趁着梁惠珠夫妇和康靖辉鏖战时,两个人偷溜到了后门那里。  而两个人来到了后门那里的时候,也没有让他们两个人失望,自己的母亲确确实实在这里。  快速的走上前去,年南辰给梁惠珍松了绑。  “伯母,这里不能久待,快和我们走!”  不似乔正天被打得那般严重,梁惠珍的情况虽然也不好,但是至少身上没有血,除了脸部红肿以外,整个人的外形还可以。  本来,因为乔茉含的事情,梁惠珍对年南辰很是排斥的,不过看到了乔慕晚和他走到自己,她心里再怎么不舒服,还是起来了身。  再加上她清楚现在的情况很是紧急,也就没有拿乔,准备和乔慕晚、年南辰两个人离开。  只是几个人刚准备转身,康靖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后面这里。  看到几个人要逃走,康靖辉想也不想,直接就扣下扳机。  “小心!”  眼见着康靖辉的子弹向他们这里飞来,年南辰赶忙推开梁惠珍,然后用手护住乔慕晚的身体,带着她赶忙闪躲开子弹。  子弹没有she中他们几个人,但是康靖辉手上有枪,他们几个人身上什么也没有,完全不是康靖辉的对手。  眼见着自己和康靖辉抗衡不了,年南辰想到的办法儿,只有智取,或者等待谁来救自己。  只不过,厉祁深居然没有尾随康靖辉过来这边,让年南辰隐约间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乔慕晚比年南辰还有强烈,没有看到厉祁深,只看到了康靖辉过来,她的心脏,就像是被车轮给碾压了一样的疼着。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