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410章 :大结局(二十九,七千字)

第410章 :大结局(二十九,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5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只不过,厉祁深居然没有尾随康靖辉过来这边,让年南辰隐约间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乔慕晚不比年南辰少,反而多而强烈。  没有看到厉祁深,没有看到那个足可以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只看到了康靖辉过来,她的心脏,就像是被车轮给碾压了一样的疼着。  她不确定这是不是意味着厉祁深已经……  但是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让她很想跑出去去看厉祁深到底怎么样了。  “你干什么?”  眼见着乔慕晚有起身的意思,年南辰赶紧拉住她。  “他没有来,我要去找他!”  隐忍着泪水在眼圈中打旋的无力感,她低声的呢喃着。  如果说厉祁深真的出了事儿,她也一定不会活下去的。  “他没来也不代表他出了事儿,你这么贸然出去,你有没有想过你肚子里的孩子?”  现在的情况,他们只能按兵不动,不然他们现在冲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无论如何,年南辰都不会允许乔慕晚乱来的。  乔慕晚真的很想说,没有厉祁深,她什么都不管了,但是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她就算是再怎么冲动,也不可能不去管自己的孩子。  没有控制住自己,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  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厉祁深就这样离开了她和孩子……  看着乔慕晚哭,年南辰直蹙眉,如果说之前是喜欢她,那么现在则是因为所有的真相都浮出了水面,他对她有了一种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其实这种感情并不奇怪,自己的父亲算是她母亲的弟弟,那么她就是他的堂妹,自己对她这般关心,完全没有任何的怪异可言。  有些无奈,年南辰把乔慕晚抱住,叹了一口气。  “别哭了,你越是这样,坏人越是高兴。”  “我知道,我也不想哭,可是……”  乔慕晚到底是情感脆弱,不管怎样,她也挥散不开厉祁深已经出了事儿的念头儿。  但是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态度太消极了,她又矛盾的擦了擦眼泪。  不管怎样,自己哭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如果说厉祁深真的出了事儿,她铁定是不会让康靖辉好过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儿,她抬起头,看向年南辰,问——  “我们要怎么办?”  “等。”  “等?”  乔慕晚有些不解,这个时候,除了厉祁深谁还会来救他们呢?  这个“等”,她觉得有些靠不住。  “对,我们要等!”  看出来乔慕晚眼底的不解,他淡淡的解释。  “你的祁深不会出事儿的,放心吧,既然他说了要娶你,就一定会说到做到。他还没有娶到你,没有和你举办婚礼,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和孩子,独自离开呢!”  听着年南辰的话,乔慕晚心里有说不上来的复杂感受。  是啊,他还没有娶自己,怎么能舍得丢下自己和孩子呢?  想了想,她紧了紧手指,同意了年南辰的话。  “那我们就等下去。”  这边,年南辰带乔慕晚,梁惠珍躲在了一个油桶后面,尽可能的避开自己的身体,但是一心要乔慕晚不得好死的康靖辉,根本就不允许乔慕晚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溜走。  轻手轻脚的拿着枪,他绕着油桶,向乔慕晚他们这边逼近。  似乎察觉到了康靖辉的脚步在向他们逼近,年南辰赶紧把乔慕晚的身体藏到自己的身后。  他不确定厉祁深会不会来,如果说厉祁深真的出了事儿,他们只有自救,所以,夺下康靖辉的枪,他们才有存活下去的可能。  眼见着康靖辉的步子,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年南辰突然一下子站起来了身体,然后在康靖辉一个猝不及防下,用双手按住了他的手腕,试图从他的手里夺下来枪。  康靖辉眼见着站起来身体的年南辰在和自己抢枪,康靖辉急得直跳脚,就顾不上其他,胡乱的开始按下扳机。  “砰!砰!”的几枪,在静谧的空间里,凸显的格外诡异。  但就是这样,年南辰也顾不上自己会不会受伤,尽可能的和康靖辉做对抗。  眼见着自己要夺下了康靖辉的枪,在挣扎间,年南辰赶紧冲乔慕晚大喊。  “走啊,快带伯母走啊!”  子弹都是不长眼睛的,趁着这会儿自己控制着康靖辉,他必须让乔慕晚和梁惠珍马上走,不然一会儿擦枪走火,子弹she到了她们两个人,就得不偿失了。  见年南辰催促着自己离开,乔慕晚没有办法儿,虽然不想让他一个人留下,但是想要知道厉祁深的她,还是站起来了身体,准备从这里出去。  只不过,乔慕晚和梁惠珍刚走出去没几步,身后,就响起来了一声枪响。  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丧心病狂的康靖辉。  虽然他手里的一把枪被年南辰夺走了,但是他的手上还有另外两把枪,而且年南辰夺走他手里的枪,是他已经放空了子弹的枪,等同于说年南辰只是抢下了他手里的一把废枪。  突然响起的一声枪声,几乎是一瞬间就让梁惠珍吓软了腿。  相比较自己母亲的情况,乔慕晚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糟糕,但是也不是很好。  不过好在康靖辉的这一枪没有she到人,他只是在半空中放了一枪,对意欲逃跑的乔慕晚,给予警示。  “乔慕晚,你再跑,我就杀了你和你妈!”  闻言,乔慕晚寻着声音看去,在看到康靖辉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时候,她蹙眉。  没有惧怕康靖辉近乎要吃了自己的目光,她迎上他的目光,对视着他。  “厉祁深呢?”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知道厉祁深现在的情况如何。  “呵……到了这会儿你还在想着你的祁深!不过我觉得你们已经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说着话,他就准备按下扳机。  “慕晚,小心啊!”  眼见着康靖辉丧心病狂的准备又一次按下扳机,而且是直接向乔慕晚she去,年南辰赶忙丢下自己手里的那把废枪,一个猛扑,和康靖辉撕扯了起来。  “走,快走!”  年南辰见不得乔慕晚出事儿,只得一边和康靖辉对抗,一边让她和梁惠珍走。  看着年南辰和有枪的康靖辉在撕扯,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了。  但是她深知,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不能耽误时间。  没有再做多余的思考,她拉起自己的母亲,快速的往外面疾步走去。  就在她们出了后门的时候,从对面,看到了厉祁深。  几乎是看到厉祁深的一瞬间,乔慕晚就激动的流下了眼泪。  她的厉祁深,果然没有出事儿,天知道,那会儿担心的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弹出来了,不过好在他没有出事儿,不然,她真的连死了的心都有了。  看到乔慕晚和她母亲成功的逃了出来,厉祁深悬着的心脏,稳稳的落了回去。  天知道,他真的是怕极了,生怕乔慕晚会出什么事儿,不过好在,他的慕晚没有出现什么状况,很平安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起起伏伏的心里情绪,他倏地伸出长臂,一把把乔慕晚按在了自己的怀中,放肆的撷取她身上专属于她的气息。  和厉祁深一样,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她觉得她的厉祁深还活着,他们都还活着,真的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把厉祁深紧紧的搂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  只不过两个人温存了一小会儿,就听到了后面那里传来枪声。  几乎是在一瞬间,乔慕晚才想到了年南辰还在和康靖辉恶斗。  “年南辰还在里面!”  她从厉祁深的怀中支起来身体,说到。  想到还在里面的年南辰,厉祁深好不容易松懈下来的俊脸,又重新染上了冰霜一样冷峻的气息。  “快离开这里,去外面,你爸还在外面,你和你母亲去找他!”  “嗯!”  乔慕晚知道情况危急,就没有犹豫,准备和自己的母亲出去找自己的父亲。  只是突然想到了厉祁深,她意欲离开的脚步,怎么都抬不起来了。  “你……会不会出事儿?”  会不会出事儿?厉祁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有乔慕晚在,有两个孩子在,想到以后两个在一起的生活,他单手捧起乔慕晚的脸,嘴角纹路很淡的笑了——  “放心吧,我不会出事儿!”  “……没骗我?”  这次,厉祁深没有再去回到郁晚歌的话,而且将薄凉的唇,轻轻的贴合上了乔慕晚光洁的额头上。  亲吻着她的额心时,他长指,指尖儿缠-绵又暧-昧的穿插过她的发丝,柔声道——  “走吧,不管接下来会怎么样,我答应了你我不会出事儿,就一定不会出事儿。”  闻言,乔慕晚心里有说不上来的感受,在充溢着。  “他的手里有枪,你小心儿!”  “我知道了。”  不打算再和乔慕晚继续磨蹭下去了,尤其是里面响起来了两声枪响,让厉祁深不再做多余的考虑,目光冷沉的看向那扇门。  “快走!”  他抿紧着唇,将手从乔慕晚的双肩上拿下来以后,不假思索,向那扇门疾步走了过去。  看着厉祁深远去的背影,乔慕晚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击中了一下似的。  她不敢肯定,真的不敢肯定她的厉祁深,会不会平安的回来。  心里越发的担忧的厉害,但是想到了自己留下也不会对事情有什么帮助不说,反而可能会误了事儿,就强忍住想要折回去,陪在厉祁深身边的冲动,转身,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  乔慕晚和梁惠珍出了废旧停车场,一出门,她们两个人就迎上了厉烁和十几个精英特警。  “嫂子!”  看到乔慕晚平安的出来,厉烁暗自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不等他上前询问乔慕晚的情况如何,乔慕晚立刻就抓住了厉烁,焦急道——  “你哥在里面,你快去帮你哥,康靖辉的手里有枪!”  一听到康靖辉居然手里还有枪,厉烁冷下来了脸。  “放心吧,嫂子,我哥不会出事儿的!”  说着话,他让随行来的女警带乔慕晚和梁惠珍去医院做检查,自己则是带着精英型特警,往停车场里冲进去。  ————————————————————————————————————————————————————  厉祁深冲进去后门那里时,看到的正是年南辰受了康靖辉的一枪,肩膀那里流着血。  虽然康靖辉的右手不好使了,但是他手上有枪,就单单是这一点,哪个正常人都不敢和他拼命。  康靖辉没有注意到厉祁深的到来,看到已经受了伤的年南辰,他就怒火中烧的恨不得直接枪毙了他。  该死,他都已经把乔慕晚逼来了这里,不想,到最后还是被这个该死的年南辰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儿。  “该死的,让你阻碍老-子的好事儿,你不就是想死吗?好,我现在就成全你!”  说着话,康靖辉举着枪,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年南辰。  眼见着康靖辉要开枪杀了年南辰,厉祁深不做多想,直接举枪,把仅剩下了一颗子弹的枪,指向了康靖辉。  厉祁深扣下扳机的千钧一发之时,康靖辉眼梢余光一瞥,突然眼尖的看到了他扣下扳机的动作。  不做多想,他立刻弹开自己的身体。  只是他反应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步,穿堂而出的子弹,she到了他的小腿上。  “嗯……”  康靖辉皱眉哼唧一声,身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但就是这样,康靖辉还顾不上自己受了伤的腿,向厉祁深又一次举起枪。  只不过,用左手本就没有用右手方便,再加上他腿上受了伤,有些力不从心,子弹直接she偏了,打穿了一个油桶。  随着油桶被打穿了一个洞,里面,浑浊的柴油溢了出来。  看着康靖辉事到如今了还这么冥顽不灵,厉祁深在离他有七八米远的位置那里,将自己手里那把已经没有了子弹的枪,向他的头砸去。  而他砸下的位置,不偏不倚,直接就落在了康靖辉的右额头处,他脑袋被砸的一阵嗡嗡作响的同时,有汩汩鲜血,流了出来。  看着此刻头上尽是血的康靖辉,一时半会儿不会再有反抗的可能,厉祁深快速的走到年南辰那里,拉起他。  没有问年南辰的情况怎么样,只是冷着脸,让他马上和自己离开。  “嗯……”  年南辰清楚当下的情况如何,康靖辉那个疯子,指不定一会儿又发疯了,所以,趁着现在情况混乱一片,他们必须尽快的离开。  哪成想,厉祁深刚把年南辰扶了起来,倒在地上,满脸都是血的康靖辉,竟然跌跌撞撞的站起来了身体。  “该死,厉祁深,你觉得你能逃得掉吗?我康靖辉说了要你死,就一定会做到!”  说着话,康靖辉摇摇晃晃着身体,拿枪,用枪里面仅剩下的几颗子弹,把周围的这几个油桶,尤其是厉祁深和年南辰身边,已经堵在门口那里的油桶,全部都用枪打破了。  随着子弹把油桶she穿,里面的汽油、柴油,和沥青,还有堆放石蜡的贮存瓶,都被他打破了。  看着汩汩流淌出的液体,厉祁深有些震惊,没想到康靖辉为了达到他自己丧心病狂的目的,竟然连这样的办法都用了。  反应过来的年南辰,明白了康靖辉要和他们两个人鱼死网破,他推着厉祁深,让他赶紧走。  “你别管我了,你快走,这个疯子要和你我一起死在这里,趁着你没受伤,你快走!”  自己受了伤,根本就不可能让厉祁深那样轻轻松松的逃走,如果说自己拖他的后腿,指不定最后两个人谁也逃不开康靖辉的魔爪。  听着年南辰的话,厉祁深抿紧了削薄的唇,成了一字型。  “要逃就一起逃!”  年南辰是因为他和乔慕晚才受伤的,虽然之前种种让两个水火不容,但是现如今的情况,他根本就不可能丢下他不管。  “我要是能和你一起逃,当然就和你一起逃走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带着我这个受了重伤的人和你一起走,就是在拖你后腿。”  年南辰也不想死,但是现如今的情况,死掉一个,好过死掉两个。  再者说了,乔慕晚怀着孕,他不可能看着乔慕晚把孩子生下来,孩子没有父亲。  他不是一个高尚的人,也想活下去,但是今天,他愿意替他的父亲补偿乔慕晚,以此来偿还上代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以及对乔慕晚的亏欠。  年南辰和厉祁深拉扯间,康靖辉已经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来了打火机。  按下打火机,“咻!”的一下子,有火苗跳动而出。  看着眼前的火苗,康靖辉直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变得兴奋了起来。  终究,还是他康靖辉赢了!  就算是没有亲眼看到乔慕晚的孩子死掉,但是孩子一下生就没有了父亲,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同样让他兴奋不已。  开着眼前的火苗,康靖辉突然狂妄的笑了起来。  随着他阴凄凄的笑声回荡,他举着打火机,看向厉祁深和年南辰。  “厉祁深,你以为你很厉害是吗?今天,我就要你和我同归于尽!”  说着话的同时,他将自己手里的打火机,往厉祁深和年南辰所在的位置那里掷去。  刚刚他打破的油桶,汽油已经漫溢了整个地面,看到打火机与汽油的接触面上面,燃起来了熊熊大火,康靖辉狂妄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烧吧,让我们一起都死在这里,省得我黄泉路上没有人陪,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歇斯底里的声音不住的回荡着,康靖辉站起来身体,把手头儿边所有能剧烈燃烧,能产生爆炸效果的易燃物,都往突然燃烧起来的大火里丢去。  年南辰眼见着大火已经阻隔了他们的视线,心脏不由得要停止了。  “厉祁深,你他-妈-的到底在犹豫什么?走啊!”  被年南辰逼问着,厉祁深本就冷酷的脸上,似乎漫溢上了一层冰霜。  “我说了要逃就一起逃!”  重复说了一遍刚刚的话,然后厉祁深架起年南辰的身体,往门口那里走去。  只是,足足有三米高的火焰,已经阻隔了他们的视线,而且随着康靖辉不断往大火里扔东西,有“嘶嘶”的爆鸣声在流窜。  听到这样“嘶嘶”的声音,厉祁深太清楚这是什么的征兆了,这是要爆炸的征兆!  “厉祁深,要爆炸了,你他-妈-的快点走,别管我,不然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  年南辰的话音刚落下,一声巨响,响彻整个燃料贮备室,随之而来,巨型的火球,火光冲天,直接炸裂开了上面的棚顶……  ————————————————————————————————————————————————————  厉烁和特警还不等赶到后门的门口那里,就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充溢到自己的耳朵里,生怕爆炸后,还会继续爆炸,所有的特警都本能的后退着身体,尽可能的避开爆炸现场。  心有余悸的感受着爆炸的火光把自己的双目近乎都要刺伤了的灼热感,厉烁的心里,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如丝如缕,抽丝剥茧的缠绕着他,让他无比的难受。  竭力隐忍住心头儿的恐惧,不管自己的堂哥到底有没有在爆炸现场,也不管他现在的情况如何,他都必须让消防队来这边。  强撑住不断颤抖的心弦,他拨通了消防队的电话。  “请求消防队来这边增援!”  说完话,放下手机,厉烁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  女警已经把梁惠珍扶上了救护车,再回头儿准备扶乔慕晚的时候,乔慕晚坚决的拒绝了女警。  “你先把我母亲送走就好,我没关系的!”  厉祁深还没有从里面出来,她怎么可能选择离开,如果没有看到他从里面出来,她就等,一直等到他从里面出来。  只是乔慕晚的话刚说出来,身后,剧烈的爆炸声,振聋发聩的愕然响起。  “轰!”  火光冲天,清冷的空气里腾起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  伴随轰然的爆炸,乔慕晚的耳边擦过激烈又刺耳的声音。  本能的回过头儿,在看到不远处腾升起来的冲天火焰,乔慕晚的身体一下子就瘫软的坐在地上,看着升起蘑菇云的位置是燃料储备室那里,她直感觉那火光刺瞎了她的双眼。  感觉整个人的身体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用着自己仅存的一丝力气,她没了命一样的嘶声大喊——  “厉祁深……”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