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411章 :大结局(三十,七千字)

第411章 :大结局(三十,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7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  乔慕晚喉咙难受的厉害,但就是这样,她也不住的呼喊,似乎这样,能把厉祁深喊回来。  突然响起的巨大爆炸声,让周围的的警察和救援人员都震惊到了。  尤其是乔慕晚破碎的尖叫声,愕然而无助,让他们的心,都跟着一紧……  “小姐,您快上车吧!”  女警催着乔慕晚,她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尤其是看到她怀着孩子,女警生怕她的情绪受到了爆炸的影响,伤到了孩子。  可乔慕晚听不到女警对自己劝阻,就那样将眸光死死的定格在那一团冲天的焰火中。  “怎么会爆炸?这里怎么会爆炸啊?”  执行人员完全没有料想到这里会爆炸,没有了主心骨厉烁在,几个刚上岗的警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都怕的不行。  随着人们议论的声音声,又是一声轰隆的爆炸声,破碎一样的响起。  不远处,燃起来了熊熊的烈火,巨大爆炸的冲击力让周围的墙体和棚顶,不断的有碎屑被炸出来。  “不……”  呜咽着发颤的唇,乔慕晚本就惧怕厉祁深在里面没有出来,这会儿又一次响起了爆炸声,真快要把她逼疯了。  眸光不可置信的看着依旧剧烈燃烧的大火,她的脑袋,摇晃的更加剧烈了起来。  伴随着消防车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乔慕晚的身子,急速的哆嗦了起来。  几乎是忘记了哭泣,乔慕晚不断的捏紧手指,用贝齿研磨着自己失血的唇瓣。  “不……不会的,厉祁深,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你不会出事儿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呢?”  随着她的嘶喊,泪水汩汩的滚落而下,打湿了她一张苍白的脸。  泪水,流淌的悲伤又汹涌,带着无穷无尽的伤悲,刺激着她全部的神经,让她感受到了什么叫万念俱灰。  “厉祁深,你给我活着回来,我不允许你出事儿,不然我真的会一辈子都不原谅你的!”  乔慕晚声嘶力竭,用尽她体内那仅存的一丝力气,不住的大喊。  泪水漫湿了乔慕晚的眼眶,染红了她的眼。  不敢再有任何的耽误,她踉踉跄跄的支起来身子,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往那团冲天的火光中,带着自己怀孕的身体,往里面跑去。  见乔慕晚失控起来,女警赶忙伸出手,揽住她横冲直撞的小身子。  “小姐,前方情况太危险了,请你马上离开!”  女警也是按照厉烁的吩咐,如果说乔慕晚出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不好向厉烁交差。  “别拦我,让我过去!”  不顾及女警的阻拦,乔慕晚莽撞的向前探着自己的身子。  “小姐,请你不要妨碍警方办公,也不要莽撞,消防队员正在赶往爆炸现场,你现在过去,只会添乱!”  女警劝着乔慕晚,可乔慕晚根本就听不见她的规劝。  “我说了,别拦我!”  乔慕晚虽然说是个温婉的小女人,但是有些事儿,一旦触及到了她min-感的神经,她真的会什么都不管不顾。  在女警又一次阻拦她时,她直接拨开了女警的手,向漫天火光那里,跑去……  ————————————————————————————————————————————————————  乔慕晚尾随着消防队员进了废旧停车场,可是还在有火光不住的往外喷,让身处在火光边缘的消防队员,根本就不敢贸然往里冲。  门口这里的火光本就大,再加上里面都是燃料,人人噤若寒蝉,只能等火势稍稍有了平息的迹象,再尽可能的冲进去救人。  看着在等时机的消防队员,乔慕晚在一旁不住的蹙眉。  就他们这么耽误时间,是个人,怕是都已经死在了里面。  乔慕晚做不到像他们这些消防队员这么坐以待毙,里面有自己的未婚夫,有自己最爱的男人,她就算是冲进去会死,也要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只是,她刚准备从消防队员那里借来防火面罩,厉烁便发现了她的存在。  不敢猜测自己的堂哥是不是遇难了,他完全不敢再让乔慕晚去以身犯险,现在的情况,连这些消防队员都要等待时机冲进去,何况是她一个孕妇。  就这样,厉烁让两个手下送乔慕晚回去。  可是铁定了心要找厉祁深的乔慕晚,根本就不肯听厉烁的规劝,捏紧手指,一门心思要冲进去。  眼见着乔慕晚根本就不听自己的劝,厉烁头疼的厉害。  没有了办法儿,他只得让两个手下拉住她,不让她胡来。  挣扎了几下,乔慕晚非但没有挣脱开两个执行人员的束缚,自己反而被往回拉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她剧烈的挣扎着,也顾不上自己是怀孕的身体,满脑子都是厉祁深。  在两个执行人员把她已经拉回去,松开手的瞬间,她又逃脱了。  “小姐!”  两个执行人员叫着乔慕晚,试图让她停下来脚下的步子,可是整个人的世界里只有厉祁深的乔慕晚,完全顾不上警察的话,就那里疯狂的往废弃停车场那里又一次折回。  这次为了避免让厉烁再度拉住自己,乔慕晚直接变了道,试图从燃料室其他的路口冲进去查看厉祁深怎么样了。  身体绕开她知道的后门那里,她来到了燃料室的外-围,在燃料室的周围找进去的门。  就在她快要把燃料室找了一圈的时候,在一个被巨大冲击力震碎的窗子那里,她看到了一抹身影让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呼吸就停止了……  那是……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乔慕晚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向那抹身影,快速的跑过去。  而自己跑过去,在看到那抹身影的时候,泪水,就那样又一次不受控制的滚落了下来。  是厉祁深,是她快要想疯了的厉祁深。  没有让自己失望,她的厉祁深,她孩子的父亲,并没有留在那场爆炸现场,而是在千钧一发之间,逃了出来。  听到了有细微的抽泣声传来,厉祁深再支起头儿的时候,看到了眼前出现了梨花带雨的小女人。  没有像乔慕晚那边喜极而泣,他嘴角勾着笑,即使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是狼狈,他依旧风情的笑着。  长臂一伸,他把乔慕晚拉入到了自己的怀中,然后死死的抱紧着。  天知道,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面对康靖辉的疯狂,他一心想到的都是自己不能死,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能死,他可以负了天底下的任何一个人,但是他决不允许自己失信于乔慕晚。  就这样,带着这样强烈的念头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看着眼前已经破烂不堪的窗户,在爆炸冲击波冲击而来的那一刻,抱住年南辰的身体,直接纵身一跃。  “吓死我了,你真的要吓死我了!”  乔慕晚一边簌簌的流着眼泪,一边呜囔着。  她把厉祁深抱得哪怕自己喘不过来气,也不要放手,她怕,真的好怕如果自己这会儿松开了手,厉祁深会不会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不见。  带着这样强烈的念头儿,她离厉祁深近的毫无间隙。  随着两个人紧紧抱住的瞬间,时间都快要凝固住了。  渐渐地,厉祁深抬起手,把乔慕晚的小手握紧到自己的手中,然后与她掌心相对,十指紧扣。  伴随着两个掌心合十,彼此沿着掌心的纹路传递热源给对方,厉祁深侧过头儿,撷取乔慕晚的唇,翻天覆地的嘶磨起来……  ————————————————————————————————————————————————————  爆炸案以康靖辉被炸得粉身碎骨而结束。  在这次爆炸事故中,不仅仅是厉祁深没有受伤,就连同年南辰,也在燃料储备室外-围,离厉祁深不远的地方被发现,只不过,他虽然没有受到爆炸带来的灼伤,但是因为肩膀那里中了康靖辉的子弹,被发现的时候,失血有些多。  从医院那里看了自己的父亲,从病房出来以后,乔慕晚又和厉祁深去看年南辰。  只不过两个人刚准备进门的时候,在虚掩的病房门缝那里,他们两个人听到了乔茉含的声音。  几乎是一时间,两个人就识趣的收回来了要敲门的手。  彼此间相互对视一眼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看来我们两个人来的不是时候,还是识趣一点儿比较好!”  闻言,厉祁深揉了揉乔慕晚的头发儿,“你不是反对他们两个人,这会儿想通了?”  “没有什么想通不想通的,或许他们两个注定要相爱相杀吧!”  说着话,乔慕晚拉过厉祁深的手,带着他,离开……  ————————————————————————————————————————————————————  关于康靖辉会把死婴寄到厉家老宅的时候,乔慕晚是后来听厉烁说的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  本来康靖辉虽然有缠着自己,要自己和他和好如初,但是他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只不过他那个女朋友是个很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叫窦羽。  两个人交往的过程还算是顺畅,不过康靖辉在知道窦羽怀孕了以后,就让她把孩子拿掉,说难听的,康靖辉就是和窦羽交往着玩的,完全没有想过要娶她,他一心想要娶的,都是那种能帮助自己事业扶摇直上的女人,所以窦羽,不过就是一个让他有生-理上发-泄的女人。  但不同于康靖辉玩世不恭的心理,窦羽对康靖辉是那种死心蹋地的喜欢,所以康靖辉让她把孩子打掉的时候,她根本就不同意。  就这样,康靖辉也不打算再和她联系,就抛妻弃子一样抛弃了窦羽,兀自忙自己的事业去了。  而他忙事业那会儿,发生了家里的一系列变故,以及后续撩-拨乔慕晚,被厉祁深废了手的事情。  就这样,本来事业有了点气色的康靖辉,一-夜间一落千丈,从一个都市近乎是金领级别的职员,沦落成了乞丐一样的人物。  但就是这样,窦羽也不顾及自己父母的反对,执意要和康靖辉在一起,还说什么,怀了他的孩子,就认准了他这个人,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  不想,窦羽完全没有料想到,自己的坚持,让她招来了杀身之祸。  康靖辉因为自己成了一个废人,还没有哪个公司愿意接纳他做职员,就整日自暴自弃,对窦羽非打即骂,但就是这样,窦羽也就认了,自认为以后有了孩子,他会改变他的脾气。  不想,康靖辉非但没有改变他的脾气,反而变本加厉。  以至于窦羽怀孕都已经七个月的时候,他竟然让她去把孩子做掉。  窦羽见孩子都已经成了型,不肯依,就和康靖辉吵了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康靖辉一狠心,一脚踢向窦羽的肚子,让窦羽当即就疼得倒在了地上。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窦羽完全没有想到康靖辉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在把她的孩子狠心踢掉的同时,竟然买回来了毒鼠强来强行灌药给她。  就这样,窦羽和七个月大的孩子,走上来一条不归路。  这件事儿,是后续警方联系到了窦羽的父母才知道的。  不过做了这些事儿的康靖辉,认为自己孩子的死是厉祁深和乔慕晚引起的,如果说自己没有穷困潦倒,自己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死掉。  就这样,带着这样的想法儿,他制造了死婴事件,甚至于后来为了彻底让乔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事儿,他又买通了医院的张师傅,一个原本和他在一起工作的技工,制造了电梯惊魂事件。  如果一些列的事情,让康靖辉害了别人,也害了他自己……  ————————————————————————————————————————————————————  邵昕然在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婚礼之前,和厉锦江回了国。  在知道了厉祁深和乔慕晚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自认为自己之前就足够的丧心病狂了,不想这个康靖辉,竟然比自己残忍十倍、百倍……  不过邵昕然并没有用太多的时间去听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就去找年永明了。  对于自己母亲被自己害的离世的事情,她心里始终有心结,虽然有厉锦江这个很好的心理医生在安慰着自己,她依旧觉得自己曾经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错了。  听邵昕然诚恳的和自己道歉,说着曾经的种种,年永明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或许,就这样吧,这个世界上全部的事情都是因果报应,就拿自己现如今的情况来说,自己因为做得恶事儿太多了,所以现在要承受病痛的折磨。  长吁了一口气,年永明并没有责备邵昕然,反而和厉锦江一样,安抚着她。  “既然有些人已经去了,就让她去了吧,不过,我们现在活着的人,要珍惜当下!”  听年永明这般对自己受用的话,邵昕然赞同的点了点头儿。  随着在国外的这段时间治疗,自己的脸伤好的差不多了,自己的双腿也在渐渐的康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没有之前那么极端了,心绪也变得阳光了起来,看待什么事情,都没有那般消极。  ————————————————————————————————————————————————————  邵昕然去见年永明的时候,厉锦江回了家。  进了屋子,除了迎上了自己的家里帮佣,他没有看到尹慧娴的身影,不由得心里酸涩的厉害。  当初厉潇扬去意大利学习那会儿,自己就那样和尹慧娴两个人相依为命、相敬如宾的生活着,只是时过境迁,一切都变了,变得让自己都已经不认识了。  整个人身心疲倦的厉害,他脱下鞋,就倒在沙发里了。  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就那样休憩了起来。  虽然他自己自认为做了所有对的事情,不过到头儿,自己妄为小人,做的这一切不会有谁来理解自己,甚至于自己没有处理好厉潇扬和邵昕然之间的关系,让原本是好姐妹的两个人,成了相互仇视的敌人。  想到这里,他就烦的不行。  直到自己的身上,突然多了一铺毛毯,他才有意识的睁开眼。  在看到尹慧娴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时,他怔忡了一下表情。  发觉到了厉锦江看自己的眼神儿怪异的很,尹慧娴苦涩的笑了下。  “回来怎么也没有打个电话过来?”  厉锦江:“……”  “很惊讶我为什么还在这里没有离开是不是?”  对于尹慧娴的话,厉锦江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看到厉锦江这样的眼神儿,尹慧娴不由得自嘲的笑着。  “我没有签那份离婚协议,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觉得我们夫妻间近三十年的感情,是一张纸,就能断就能断的!”  说着话,尹慧娴的嗓音不由得变得哽咽了起来。  再怎样说,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比邵萍差,更不觉得离婚协议可以改变两个人的关系,让两个人从夫妻变成陌路人,所以这段时间,她哪里也没有去,虽然有时候痛恨厉锦江为了邵萍要抛弃自己,让她冲动的想要签署离婚协议书,不过到最后,自己终究是没有狠下心。  或许就是这样吧,自己只要不签署离婚协议书,自己就可以再次以厉锦江妻子的身份自居。  听尹慧娴的话,厉锦江怔忡了好久好久,直到空气近乎都凝固了,他才忽的一笑。  “既然断不了,就不要断了,三十年的感情,确实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说着话的同时,厉锦江没有按捺住自己心里的冲动,伸出手,一把抱住了尹慧娴。  就这样,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尹慧娴流着泪,把厉锦弘抱得更紧起来。  厉潇扬在楼梯缓步台那里,看到沙发这边紧拥的父母二人,她的眼眶也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说不上来自己的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感受,不过,看到和好的父母二人,她真的有太多太多的感动了。  不自觉的流淌出来了泪水,厉潇扬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不住的抹泪。  到最后,她只得跑回到房间里,生怕自己的啜泣声太大,会打扰了自己的父母。  哭了有还一会儿,她拿出来手机,拨通了一个让她不管如何厌恶都无法忘记的手机号码。  电话被接通的那一瞬间,厉潇扬哽咽着声音,低声呢喃——  “……对不起!”  ————————————————————————————————————————————————————  邵昕然出了年永明的病房,刚出病房,手机里就进来了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着厉潇扬的手机号码,她情感有些复杂的皱起来了眉头儿。  但是沉吟了一下,她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一被接通,里面就传来了厉潇扬沙哑着声音,对自己说“对不起”三个字。  有那么一瞬间,邵昕然觉得这样的一瞬间恍若隔世。  打从上次厉潇扬开车撞了自己以后,她觉得自己和厉潇扬之间,再也不可能有关系复原的可能了。  因为当初自己一再的利用她,拿她当枪使用,让她为自己做所有的坏事儿,她觉得厉潇扬一定恨透了自己,就包括后续她开车撞了自己,她也理解她的所作所为。  本来这次回来以后,她要主动找厉潇扬的,不想厉潇扬竟然主动的找上了自己。  心里有说不清楚的感觉在翻涌,抿了抿唇后,她堪堪的扯开嘴角。  “潇扬,我们见一面吧!”  ————————————————————————————————————————————————————  藤雪知道自己的奶奶醒了过来以后,心里没有再那么别扭和自责了。  打从上次厉老太太和她谈心以后,整个人真的改变了很多。  那时起,她就说了等自己奶奶的情况好了,自己就出国深造。  不过现在的情势,估计要等待乔慕晚和厉祁深完婚,自己才会出国。  如果说自己之前对乔慕晚还不服不忿,那么现在因为乔慕晚是自己的表姐,她对她多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她不再嫉妒乔慕晚,也不再觉得她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相反,知道了上次两个人在爆炸中,乔慕晚拼死也要去找厉祁深的事情以后,都被她的所作所为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所以知道了两个人的婚期订了下来以后,她对他们两个人,有的只有祝福、祝福、祝福……  知道了厉祁深要结婚的事情,卢梦妍也丢下手里的工作,特意从意大利那边赶回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