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412章 :是你赠我一世情深,让我深情一场(全本完)

第412章 :是你赠我一世情深,让我深情一场(全本完)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95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随着婚期将近,厉老太太一扫之前死婴事件和电梯惊魂事件的影响,情绪高涨的安排着厉祁深的婚事儿,甚至为了提起一周让乔慕晚嫁到厉家来,都没有通知乔慕晚,直接就把婚期临时更改了。  乔慕晚几乎是在后知后觉之下,被扣上了新娘子的行头儿。  本以为距离婚期还有一周,哪成想,化妆师、造型师提前两周就开始给她定妆。  再者,本来两个人结婚的地点定的位置是在盐城的一个五星级酒店,不过后来,在乔慕晚毫不知情下,厉家突然把结婚地点,改到了英国。  当初藤佳雅和年致彦相恋的时候,因为藤佳雅在英国生活的时间坡长,就说,以后结婚要定在英国的塞尔比教堂,从藤家老太太嘴巴里知道了这件事儿以后,厉老太太直接四两拔千斤的把原本订好了的结婚酒店,改到了一年四季都郁郁青青的英国塞尔比大教堂。  对于厉老太太风风火火的性子,厉锦弘也说不上来什么话,再加上厉敏和徐雯华是喜欢掺合事儿的人,一听说结婚地点要定在英国的塞尔比大教堂,两个人纷纷附议,同意厉老太太的这个决定。  当华美不失素雅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才蓦地发现,厉家居然改变了婚期,而且改变了结婚地点,自己更是要提前一周带着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嫁给某个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  一望无垠的碧绿草地上,闪烁着晨曦光影中晶莹的水珠,沿着一直延伸到塞尔比大教堂的青绿色草地,尽头是红毯铺就而成的人行路,直达塞尔比大教堂那里。  作为房地产事业的尖端人物,厉氏近些年来,一直致力于将房地产事业开发到海内外市场上,再加上厉氏在英国这边设有分部,很多和厉氏有合作的企业的管理人士纷纷前来到此。  鳞次栉比的顶级豪车,排在塞尔比大教堂以外的林荫小路上,天籁般的童声,在圣歌的悠扬旋律中,不住的回荡着。  碍于乔慕晚怀着宝宝的关系,原本那被设计镶嵌了足足有三千颗珍珠点缀的拖地长裙,被临时改成了一袭束胸高腰的蓬蓬裙的婚纱。  活泼的蕾-丝边,层层萦绕在裙摆上,顺着裙裾的上面延伸,纱质的薄纱,漾起湖水上波光粼粼一样轻盈的感觉。  而这样精巧的设计,恰到好处的将乔慕晚隆起的腹部,掩盖在蓬蓬裙里,让外人看起来,根本就看不出来乔慕晚有怀孕的迹象。  化妆间里,刚化好妆的乔慕晚,静静的在椅子中坐着,等待外面的通知再前往教堂那里。  “不是说了要在盐城结婚,怎么突然改了地点?”  卢梦妍进来化妆间,有些不解的问,如果她一早知道结婚地点定在英国,她直接从意大利飞来英国就好,哪至于还回国耽搁一圈。  其实对于厉家的这个突然改变的主意,乔慕晚也不是很清楚原因。  正巧这时,伴娘团的一众人,从外面鱼贯而出。  本来,乔慕晚只打算找一个伴娘的,哪成想,邵昕然、厉潇扬、藤雪几个都纷纷提议叫做伴娘,没有办法了,最后,邵昕然,厉潇扬,藤雪,乔茉含,和自己的好闺蜜舒蔓,都做了伴娘。  而且,要不是伴娘团定下来了,礼服都已经赶制好了,这会儿,卢梦妍也有可能做了乔慕晚的伴娘,还有厉晓诺,也是因为厉祁深说她瞎凑什么热闹,她才偃旗息鼓,没有和其他几个人一样,跃跃欲试的要做乔慕晚的伴娘。  “你们来了啊?”  乔慕晚刚问出口话,舒蔓就把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身上。  “哇塞,慕小晚,你今天真的是超级美啊!真是惊艳到了我24k钛合金的双眼!”  看到温婉的乔慕晚,如此精美绝伦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接拉起乔慕晚,围绕着她打圈,左看看、右看看的。  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好闺蜜美得不可方物,不成想,穿上婚纱的她,哪怕是怀着宝宝,都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对于舒蔓的话,乔慕晚莞尔一笑。  “你挖苦我做什么?你做新娘子那天,指不定要怎么惊艳我们的眼!”  说着话,乔慕晚抬手,羞了下舒蔓的小鼻子。  看着乔慕晚和舒蔓两个人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的样子,在场的大家伙都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慕晚,梦妍,在聊什么?”  笑过后,邵昕然见乔慕晚和卢梦妍似乎在说些什么,就问道。  虽然有之前的事情让卢梦妍对邵昕然不喜欢的发紧,但是时过境迁,她和邵昕然两个人谁也没有得到厉祁深,对邵昕然,她也就没有了最初的敌意。  “没聊什么,我就是有些搞不懂厉家为什么突然要把结婚的地点,改在了英国啊?”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邵昕然摇了摇头儿,本来她们也以为结婚地点是盐城的,哪成想登机牌到了她们手上的时候,她们才知道结婚地点根本就不是盐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慕晚,你也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爸妈,还有祁深都没有和我说!”  听到了乔慕晚也不清楚为什么把结婚地点突然从盐城,改到了英国这边,几个人都费解了起来。  到最后,还是很少说话的乔茉含开了口。  “我听年伯伯说,当初我姐生母打算和我姐生父在英国塞尔比大教堂结婚,所以我想,可能是为了纪念他们两个人,所以才把结婚地点,突然改到了英国这边吧!对了,这里不就是塞尔比大教堂所在的位置嘛!”  听乔茉含这么一说,在场所有的人都顿悟了,原来,是这样,所以才把结婚地点,临时改到了英国这边。  听了乔茉含的话,乔慕晚虽然也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但心里,不禁有些酸楚了起来。  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参加自己的婚礼,只是……  想到有些注定错过的事情,她忍不住叹息。  不过好在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乔慕晚伤感过往的事情,大家伙就簇拥着乔慕晚,将她带出了化妆间。  ————————————————————————————————————————————————————  教堂的钟声响起,随着有节奏的音乐奏响,施了淡妆的乔慕晚,头顶着一个璀璨的水晶钻石花冠,身披着盈白的婚纱,裸-露着光洁的藕臂,以圣洁、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的时候,在场的宾客,纷纷都唏嘘不已。  这样标志的人儿,简直就是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柔美的婚纱,线条流畅穿在这样一个优雅气质的女子身上,简直可以用完美无缺来形容了。  而且随着乔慕晚的走动,盘起的发髻上的头纱,散落在她的香肩处,盈盈的摆动,就像是风中的柳枝一样,美轮美奂,华美生动的摇曳着夺目的光芒。  看着这件无疑是出自名家之手的婚纱,宾客们无一不赞许设计师匠心独运的精巧,让乔慕晚可以兼备如此优雅又高贵妖冶,律变又俏皮活力的气质。  只是这件的婚纱,他们完全想象不到的是根本就不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而是厉祁深用了三个晚上的时间,不眠不休的设计出来的。  本来厉祁深就深谙设计方面的天赋,不光光是婚纱的设计,就包括两个人钻戒的设计,都是他一手完成的。  跟在乔慕晚身后几个小花童,提着她柔美的婚纱,向礼堂这里走来,所有人的呼吸都瞬间停滞了。  这样透着吞魂噬魄美感的乔慕晚,简直就像是落在人间的天使一般,美得惊心动魄,让人根本就移不开目光,如此一看,能让一向眼光独到的厉家大少爷喜欢,也不存在任何的疑议。  而一早就知道乔慕晚是深入自己骨髓里如毒蛊一样的女人,所以,厉祁深看到穿着洁白婚纱的乔慕晚,根本就拒绝不了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震撼。  因而,从乔慕晚的步子迈入红毯的那一刻,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的眼球,从头至尾,他的目光都没有移开。  身着这一身白色西装的厉祁深,身姿倨傲笔挺的站在红毯的尽头那里。  随着乔慕晚的走近,厉祁深嘴角边一直都扬着明朗的笑,变得更加的深邃迷人了起来。  被厉祁深风情万种的笑,蛊惑着自己全部的心智,勾魂摄魄一样的荼毒着自己的理智,乔慕晚握紧着花束的小手,都有些沁出细细的汗丝。  她今天就要嫁给这个男人了吗?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自己真的要在今天嫁给这个让自己深爱不疑的男人了吗?  从当初自己嫁给年南辰,再到自己阴差阳错和厉祁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恍惚间,她真的感觉这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不知不觉间,原来两个人,已经有了这么多的美好回忆……  随着全部的记忆串联到一起,如同无形的一张网,把自己困得严严实实,厉祁深从乔正天的手中接过了她的手。  掌心接过乔慕晚的素手时,感觉到她蕾-丝的手套下面,有一丝细汗,厉祁深不禁俯下身子,轻启开性-感的唇,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出来的声音,淡淡的揶揄着——  “很紧张?”  抬眼看到厉祁深俊脸上风情万种的迷人笑,自己被深深的迷惑着,乔慕晚下意识的抿了抿蔷薇色的菱唇。  “是,我紧张!”  从来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让她如此紧张,她隐约间,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乱了律动的频率。  听乔慕晚柔柔婉婉的声音,厉祁深唇边的笑意,更加的深邃起来。  “有什么可紧张的?在我面前,你一向不是都很大胆的么?”  隐约间,乔慕晚惊觉厉祁深再说两个人在一起那会儿,自己在他面前放肆的捏住他的两个卵-蛋的事情,不由得妍丽的脸上,面色变得更加的窘迫了起来,若不是她的脸上施了妆,恐怕她现在的脸色,和煮熟的虾子无异。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在这样的场合,都不忘和自己开荤-腔,一时间,羞得不行。  被厉祁深看得越发的不自然了起来,到最后,乔慕晚憋红着脸,负气的扯着唇——  “这么多人在,你怎么还不忘欺负我?真是无耻!”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笑得更加的邪肆了起来。  “是吗?那就让我对你无耻一辈子好了!”  说着话,乔慕晚便被眼前这个笑得格外荡漾的男人,不允许她拒绝自己的牵起了她的手,往牧师那里走去。  “小妖精,作为我厉祁深这辈子唯一的女人,我只认准了你,所以,深呼吸,别给我丢脸!”  其实说到底,厉祁深也是紧张的,不过,惯会掩藏他的情绪,在任何情况下,都冷静从容,不显山、不露水的淡然应对,所以,哪怕今天的场合,他也紧张,也也绝对不会袒露出来。  唱诗班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如同甜蜜的巧克力甜丝一样,丝丝缕缕的萦绕开来。  在众人注视的殷殷目光下,厉祁深牵着乔慕晚的手,走上了圣坛。  眼见着象牙白的石雕,和肃穆的十字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乔慕晚压制不住心底里的激动。  感受到了乔慕晚的掌心间在向外渗透着层层细汗,厉祁深更加紧致的用大手握紧了她的小手。  “别紧张,微笑……”  随着厉祁深声音的鼓励,在耳边充溢,乔慕晚轻盈的勾起了弯弯的嘴角,柔和绽放的笑靥,姣美的如同盛放的花朵一样,而她含情的粲然眸光中,闪烁出来的完全是恋爱中的女孩子的甜蜜气息。  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下,一对登对的璧人,站在了圣坛前。  带着眼镜的大胡子牧师手捧着《圣经》,站在圣坛上,身披嵌着红绸缎边的黑色衣衫,用和蔼的目光,慈祥中带着对婚姻肃穆的庄严的看着厉祁深和乔慕晚——  “尊敬的厉祁深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乔慕晚小姐为妻,在神的面前宣誓,无论贫穷、富有、健康或是疾病,都会尊重她、爱护她、安慰她,就像是爱你一样的爱着她,忠于她,直到永远,不离不弃?”  “我愿意!”  没有任何的迟疑,厉祁深回答的干净利落、斩钉截铁!  被笃定的三个字,带着庄重的落在自己的听觉范围之内,乔慕晚忽的发现,这个男人似乎比自己都重视这个婚礼!  得到了厉祁深的肯定回答,牧师微笑的点了点头儿,然后,将眸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身上。  “美丽的乔慕晚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厉祁深先生为妻,在神的面前宣誓,无论贫穷、富有、健康或是疾病,都会尊重他、爱护他、安慰他,就像是爱你一样的爱着他,忠于他,直到永远,不离不弃?”  等到牧师问着自己的时候,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  这一刻,对她来说,不知道期许了多久,过往的一点一滴,一幕一景,都那般美好……  终于,所有的记忆轮回,定格在了两个人在爆炸现场重新遇见,相拥的那一刻,她浅荡着嘴角,绝美的莞尔笑起——  “我愿意!”  清丽的声音,字字珠玑的落下,带着笃定的信仰,让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因为她的话,变得熠熠生辉了起来。  再将浅笑起来的绝美的笑靥,用含情脉脉的目光落在厉祁深立挺的五官上时,彼此的眼底,都是化不开的浓浓深情。  这一次,不再是与子相慕,久逢恨晚,而是与子情深,爱到致死亦不休……  在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虔诚注视下,两个人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炽烈的萦绕着他们……  “现在,新人交换对戒!”  牧师的声音落下,厉祁深将一款他亲手设计的戒指,以神圣的姿态,套在了乔慕晚左手的无名指上。  金属质地的铂金戒指,没有任何多余繁琐的装饰,只有在指环的内里刻有“S&W,forever”。  在戒指摩擦过蕾-丝手套后,稳稳的留在了乔慕晚纤细的手指上。  看着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戒指,乔慕晚盈盈的浅笑着,继而,拿起另一款男戒戴到了厉祁深的右手无名指上。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祁深,谢谢你赠我一世情深,让我深情一场!”  听着乔慕晚宛转、隐约还有些沙哑泪腔的声音,厉祁深轻轻的蠕动着唇,眉目又深邃紧锁她的同时,神圣又庄重的说道——  “慕晚,我爱你!”  “祁深,我也爱你!”  两个人低低的呢喃,在耳鬓厮磨下相互传递给对方。  随着牧师说:“礼毕,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的话落下,厉祁深终于按捺不住想要狷狂亲吻乔慕晚的冲动。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他直接掀起头纱,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乔慕晚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样倾情的一吻,带着许诺了前世今生一样的爱恋,直接就以迅猛的姿态,让厉祁深攻池掠地一样的吻过乔慕晚的每一寸。  缠-绵的吻,炙热而强势,哪怕台下的人都因为两个人难舍难离的亲吻,都变得躁动了起来,厉祁深依旧是旁若无人的吻着乔慕晚。  看着厉祁深忽视了所有人存在的吻着自己,乔慕晚抗议的挣扎了起来。  “别闹了,这么多的宾客在呢!”  乔慕晚羞赧的抬起小手,粉拳不轻不重的打了眼前男人一下子。  眼前小女人娇-羞的样子,丝毫不差的落在了厉祁深的眼中,让吻到无法自拔、险些失控的男人,不情不愿的收回来了思绪。  “小东西,来日方长,反正我要对你无耻一辈子,我们慢慢来!”  再度不死心在乔慕晚的红唇上面,轻啄了一口,厉祁深才就此罢了!  华美的音乐,悠扬婉转的响着,从丝丝甜蜜的音乐声中,流淌着难言的喜悦和幸福……  这一世,他是她不变的唯一,她是他眼里的疼惜,自此,情深不负,朝朝与暮暮,彼此深爱只有一次,一生一次、一次一生……  ——————————————————  故事写到这里,暂时算是划上了一个句点,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与陪伴,虽然故事的全部设定和情节走向,没有达到秦烟预期的满意效果,也可能让大家不满意,但是秦烟已经尽可能的把想要诠释的故事情节和人物角度设定,都逐一展现了出来。  这个故事的构架比秦烟预期的要大,关于出现瑕疵的地方,和秦烟后期写文力不从心,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上的问题,再次,秦烟诚恳的和大家说一句“抱歉!”  关于某些情节的描写和专业词汇用语,秦烟不是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员,存在错误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容。  没有过多的浓墨重笔对这部作品做出一个评价,也没有太多堆砌辞藻的话来对这部作品做一个总结,秦烟只想,用纯真的感情,很衷心的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秦烟的不离不弃,也衷心的祝福大家。  或许,曾经的转身和经历过后,让你风华无双,忧伤弥漫,但请相信,总有那样的一个人,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伴你左右,护你安好。  不是只有故事里才有感动的爱情,现实里也有纯纯的爱,也有不掺杂任何附加条件和唯一的爱。  不说不是没有,不念不是不在。  愿大家安好……  ——————————————————  【全剧终,2016年11月14号11点01分,于圣彼得堡】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