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章 :起名风波(六千字)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章 :起名风波(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待产的日子,不偏不倚,正好处在元宵节前后,为了不影响她生产,在年前,厉老太太就已经找好了待产医院,也请好了月嫂,专门负责照顾乔慕晚。  只是不想,在厉家老宅的年夜饭前夕的傍晚,乔慕晚突然腹痛了起来。  本来以为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自认为自己休息一会儿就好,哪成想,腹痛的感觉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演越烈,痛得她不住的有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滑落。  知道乔慕晚腹痛不止,厉家人都没有什么心思操办年夜饭了,一家子的人,都来到了客房这里,大眼瞪小眼的打量乔慕晚的情况。  “慕晚啊,你到底怎么样了啊?”  看着乔慕晚疼得不住的用贝齿咬唇,厉老太太心疼的不行。  不光光是厉老太太,厉祁深锋朗的眉心,也蹙了起来。  今早两个人来厉家老宅这边,乔慕晚还好好的,不想,在年夜饭前夕,竟然搞出来了这样幺蛾子的事情。  “马上去医院!”  看乔慕晚疼得脸色泛白,唇际也失血到不着一丝血色,厉祁深不假思索,走上前,俯身就去抱乔慕晚,准备带她去医院。  “……我没事儿!”  乔慕晚咬唇,继续隐忍着。  且不说大过年的,自己去医院折腾一趟扫了大家伙的兴致,这会儿的医院,除了值班人员,哪里有什么正经八百的医生坐班啊!  “还说没事儿,你看你自己现在都什么样儿了?”  对于乔慕晚的执拗,厉祁深着实不满,但是考虑到她怀孕的原因,也没怎么吼她,就口吻强势了些。  “我真的没有关系,你就不要兴师动众了。”  “慕晚呐,你还是和祁深去医院看看吧,不然我们大家伙也放不下心!”  厉老太太也是担心的不行,毕竟现在的乔慕晚,身子骨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她可是担当着为厉家延续香火的任务,老太太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她出现差池。  拗不过大家伙的坚持,乔慕晚就算是再怎样不想搅了大家的兴致,最后还是妥协的同意了大家的话。  “你不用抱我,我自己可以的。”  这里集聚了厉家上上下下三代人,面对一大家子的人,厉祁深抱自己的行为,让乔慕晚哪怕已经和厉祁深结为夫妻,依旧羞得不行。  要是没有外人在,两个人怎么都可以,只是有大家在,无论如何,乔慕晚都厚不起来这个脸皮。  “你确定你还有走路的力气?”  厉祁深掀了掀眼皮,不着痕迹的睨看了乔慕晚一眼,跟着,不顾及大家伙的目光注视,坚持去抱乔慕晚。  只是,厉祁深刚上手去拥乔慕晚的腰,乔慕晚就腹痛的一阵龇牙。  听到乔慕晚娇-弱的呼痛声,他本就拧起的黑眉,蹙得更紧。  知道她腹痛,他去拥她的时候,动作已经很轻了,不想还是惹她腹-部作痛了起来。  “我说你这个浑-犊-子,都要做爸爸了,怎么还这么笨手笨脚的啊?”  听到乔慕晚的呼痛声,厉老太太心疼的不行,生怕是厉祁深下手没轻没重,碰疼了自己的儿媳妇。  白了厉祁深一眼,厉老太太赶忙上前去查看乔慕晚的情况。  被自己的母亲当着乔慕晚的面儿斥责,还是在大过年这样的节日里,厉祁深的面色,不免阴沉了下来。  “呀!”  忽的,厉老太太惊叫一声,惹得大家伙纷纷看向她。  “慕晚这羊水破了啊,怕是要生了啊!”  一句“怕是要生了!”,让在场的大家伙,眼底都闪烁出来了一抹异样的光芒,尤其是厉祁深,俊绝的脸上,线条绷得紧紧的。  “诶呀妈呀,这离待产的日子还有半个月呢,怎么就提前了呢?”  一时间,厉老太太也手忙脚乱了起来,之前她生产家里的几个浑-犊-子,和待产的日子都不相上下,从来没有碰到过提前半个月的时候啊。  在众人一片手忙脚乱中,还是徐雯华说了给医院打电话,让医院那边马上安排生产。  ————————————————————————————————————————————————————  好在厉祎铭在医院那边是涉及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专家医师,妇产科那边,卖了他一个面子,在最快的时间里,给乔慕晚安排了生产的产房。  本来在乔慕晚之前,厉锦涛家的厉烁已经有了孩子,不过不同于当时的情况,乔慕晚今天生产,厉家全家上下,从老到少,都没有了过年的心思,全部都来了医院这边。  产房里,本来在家准备好好过个年的专家医师们,被厉祁深的一个电话,全部都叫来了医院这边。  “啊……痛啊……好痛,我不要生了啊!”  不同于剖腹产,乔慕晚顺产生宝宝,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一样,而且还是两个宝宝,这样一来,她更是吃不消!  “啊……”  越来越激烈的呼痛声,不绝如缕,不住的从产房里传出来。  听到产房里传来阵阵强烈的呼痛声,站在走廊里等待着的厉祁深,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各种乱-窜,整个人完全静不下来心。  不是没有碰到过女人生产的情况,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女人生起来孩子这么费劲儿!  “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没有生下来?”  一向以冷然寡淡著称的厉祁深,此时此刻,根本就静不下来心,尤其是听到产房里不住传来的声音,他觉得心里就像是长了草一样。  该死!  在心里暗咒一句,他整个人近乎都要因为乔慕晚的呼痛声,闹得精神分裂了。  在听到乔慕晚又一次痛苦的声音时,厉祁深直接有了一种要冲进去产房的冲动。  看着自己的大哥要胡来,厉祎铭赶紧拉住他。  “哥,你干什么啊?”  “该死,这家医院怎么个情况啊?是不是不正规啊?怎么生了这么久还没出来?”  听自己大哥的指责,厉祎铭说不出来任何一句反驳的话。  说真的,他也没有想到乔慕晚生孩子会这么费劲儿,都已经进去快三个小时了,里面还没有点动静。  “该死,你找的都是些什么医生?她们要是接生不了,就让她们滚回家去,一群没用的东西!”  听着乔慕晚一声接着一声凄厉的嘶喊,厉祁深觉得他真的要崩溃了。  该死的,天知道,他真的想冲进去产房那里一探究竟。  自己的衣领被自己的大哥死死的抓住,厉祎铭无奈极了。  他已经把院里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专家都找来了这里,乔慕晚生不出来孩子,真的不是她们的问题啊。  “哥,女人生孩子这种事儿本来就麻烦,你不清楚,我这个做医生的清楚啊!”  厉祎铭无奈极了,只得双手摆出来投降状。  “我说祁深啊,女人生孩子本来就麻烦,你可就别再添乱了,安心等着吧!”  厉老太太看着自己儿子这边不冷静,她上前去拉他。  相比较自己的儿子,她的担心不比他少,只是女人生孩子别说是三个小时,就是四个小时、五个小时……整整一天的时候都有啊。  被自己的母亲拉开,虽然有了大家伙的规劝,厉祁深没有再坚持冲进去病房里,但是他还是急得不行。  天知道,就算是应对什么金融危机、公司的财政赤字,他都不曾这边乱了理智。  虽然厉祁深打消了不冲进去病房里的念头儿,不过,他并没有消停,踱着步子,来来回回的在走廊里走着,把在场的厉家家,看得目光不住的随着他步伐移动。  看着自己的儿子,左晃右晃的来来回回徘徊,几乎都要把自己的眼睛都晃瞎了,厉锦弘没有忍住,冷下来了一张脸。  “我说,你这么晃也不是个事儿,你妈当时生你的时候比这还费劲儿,我都没有像你这样,你老实儿在这儿等着吧!”  “是啊,哥,你还是在这里坐会儿吧,你急也没用办法儿!”  厉祎铭附议自己父亲的话,顺着自己父亲的话,劝了自己的大哥几句。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这个大哥一向目空一切,对什么事情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姿态,哪成想,今天因为乔慕晚不生产,他竟然这般乱了阵脚。  还不得不说,乔慕晚他的克星,把自己的这个性格阴晴不定的大哥给折腾的都没有了平时的冷静了。  和自己的父亲做不到顶撞,但厉祎铭不同,听着他狗腿的附议自己父亲的话,厉祁深目光冷沉的看向他。  “里面生产的女人,又不是你家的女人,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你不能理解我的心情。”  厉祁深说话呛着厉祎铭,跟着,时不时的就用眸光看看那扇紧闭的门。  “是是是,我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不就是要做爹了嘛,你结婚,我都没见你这么乱了分寸。”  “不能理解就闭嘴。”  实在是没有心思应付厉祎铭,厉祁深目光冷涔的睨看了他一眼以后,继续徘徊不停的动着步子,在生产室外面,就像是炸了毛一样的,继续来来回回的走动着。  “太太,你使劲儿啊,加油啊!”  “啊……我不生了啊!你们告诉厉祁深,我不生了啊……好痛啊……啊……”  乔慕晚的声音传了出来,厉祁深更是急得一度都要冲进去产房那里——  “你别不生啊!”  他皱着眉,跟着干着急,虽然他嘴上不说,不过他盼着乔慕晚生产,自己早日做父亲,他可是盼了许久。  “我不生了,不生了啊……好痛……”  “……”  产房里,是乔慕晚阵阵痛苦难耐的声音;产房外,在场的厉家人,也煎熬着,每一个人都如坐针毡一样。  “啊……”  在厉祁深有一阵急不可耐下,产房里传来乔慕晚的惊悚的声音。  “厉太太,您再努力,加油啊!孩子的头出来了啊!努力……”  “啊……”  “哇!”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溢出,乔慕晚直感觉她的身子都要虚脱了下来。  “厉太太加油,还有一个宝宝的!”  在接产医生的鼓励下,乔慕晚苍白的脸上,滚落着豆大的汗珠。  “呜呜……好痛……”  呜咽着惨白色的唇,她死死的咬紧着不着一丝血色的唇瓣。  有了之前一个孩子被生出来的影响,下一个孩子生下来,比之前容易多了。  “啊……痛……”  在乔慕晚凄厉的一声哀嚎过后,十分钟后,又是一个小生命,平安的降生了下来。  “生了,生了,这下真的生了啊!”  听到了产房里传来婴孩的啼哭声,厉老太太激动的眼眶不住有泪花在打旋。  “是啊,生了,真的生了啊!”  厉锦弘也是激动的不行,盼了这么久,自己总算是要当爷爷了。  而听到里面总算是传来了孩子啼哭声的厉祁深,绷紧的心弦,也算是松懈了下来。  ————————————————————————————————————————————————————  随着两个小生命的呱呱坠地,厉祁深直感觉自己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乔慕晚生产完,刚被推到病房那里不久,厉祁深就猴急猴急的冲了进来。  看着厉祁深脸上激动到无异于言表的神情,流露出做父亲的喜悦和幸福,乔慕晚虚弱的笑着。  手接过沉睡中的两个小婴儿,看着自己身边的一个男婴、一个女婴,她的眼中闪烁着母爱的慈性光辉,看着这两个小不点儿,她的心里直感觉暖暖的。  指尖儿碰了碰婴儿的鼻头儿,软软的、滑滑的,就像是煮熟的蛋白一样滑嫩。  “祁深……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抬起头儿,乔慕晚满眼都是化不开的浓情厚意的看向眼前的这个男人。  “爸妈之前已经找寺庙的高僧取过名字了,如果说是一男一女,就一个叫厉斯宸、一个叫厉芮竹。”  “不是!”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对于孩子的名字,她和厉祁深之前就已经和厉家的两位长辈商量过了,有选好过孩子的名字,所以对于孩子的名字,没有什么疑议。  “我是让你给孩子取个小名!”  想到现如今每位做了父母的家长,都会给自己的儿女想一个有象征性的小名,她也不例外。  闻言,明白乔慕晚是让自己给孩子取小名,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勾唇一笑。  想到生一个孩子那么费劲儿,生第二个孩子顺畅很多,他几乎不加思考,直接脱口而出。  “取小名的话,就一个叫混世魔王,一个叫受气包!”  乔慕晚:“……”  听了厉祁深的话,刚刚生产完的乔慕晚,恨不得把自己手边的枕头,砸向他。  “起的是什么名字?这是你的亲生儿女吗?”  白了厉祁深一眼,暂时不方便动弹的乔慕晚,只得用这样的方式,抗议自己对他的不满。  对于乔慕晚生气的样子,厉祁深不以为意,嘴角因为两个小家伙的到来,一直挂着荡漾的笑意。  “不然你想叫什么?反正我暂时没有想到比这两个小名更好的名字!”  厉祁深越发变得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乔慕晚心里怎么想都不是滋味。  别人家的妻子生了孩子,做爸爸的都喜欢的发紧,连想名字什么的都再三斟酌,自己的丈夫倒好,怎么随心怎么来,完全不放在心上。  “亏的你还管理那么大的公司,连孩子的小名都起的这么没有水准!”  说着话,乔慕晚不想再理厉祁深,兀自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  在医院调养了一周,这一周的时间,乔慕晚对厉祁深爱搭不理的,平时他对她献殷勤,她都不喜多给他一个眼神儿。  打从乔慕晚结婚以后,年永明做了三次手术,这几次手术都是厉祎铭主刀,手术很是成功,他脑袋里的脑瘤被取了出来,如果不再长肿瘤,暂且不至于有什么生命危险。  知道乔慕晚生产了以后,年永明趁着自己的身体好了一些的时候,来病房这边看她。  看着乔慕晚身边两个可人的小家伙,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作孽的把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联合杜欢给害死了。  一时间,他心里难受的不行。  并没有把这样感伤的表情表现在脸上,在从乔慕晚病房里出来以后,他敲定了让年南辰和乔茉含今早完婚、早日要孩子的打算。  送走了年永明,厉祁深再回到病房里的时候,乔慕晚看到他,没有吭声,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看向了别处。  乔慕晚这几日没有和自己说话,在和自己赌气的样子,厉祁深全部看在眼里。  本以为让这个小女人自顾自的赌气几天就会好,哪成想,这和自己冷战起来,就是整整一周。  “芦荟有那么好看么?”  瞧着乔慕晚目光死死盯着一盆芦荟看,也不肯给自己一个眼神儿,厉祁深走到乔慕晚的chuang边,出了声。  因为前几天厉祁深对给孩子起小名的事情不上心,乔慕晚觉得委屈的不行,到今天还不想和他说话。  迟迟等不到乔慕晚对自己吭声,一向不可一世的厉祁深,有些挫败。  “不就是起名字么,有必要和我赌气这么久?”  将手撑到乔慕晚chuang上,他抬起一只手,绕着她的发丝,柔柔的缠绕着。  被厉祁深卷着自己头发,时不时的用他的指腹,磨蹭自己的头发搞得阵阵头皮酥-麻,她下意识的伸手就去拨他的手指。  不等她伸手去拨他的手指,自己的小手就被他倏地一下包裹到了掌心里。  一把乔慕晚的小手纳入掌心里,厉祁深就眷恋不已的紧扣。  这段时间,乔慕晚对他的不予理睬,让他再握住她的手指时,有些暌违的感觉。  “怎么生了孩子以后,脾气这么大?”  本就委屈于这个男人对孩子不上心的事儿,这会儿听他还埋怨上了自己的话,乔慕晚更是怄火又委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