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章 :淘淘与乖乖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章 :淘淘与乖乖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居然学会了联合老-二一起来诓我!小妖-精,制-服我的办法儿,你还真就是层出不穷!”  厉祁深根本就不会认为这是厉祎铭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才打了电话给自己,理所当然的,她认为这是乔慕晚的主意,不过两个人一个人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罢了。  乔慕晚不解厉祁深的话,抬手就去掰他放在自己下颌处的手指,只是自己掰了几下,没有掰开。  刚要动怒发火时,厉祁深忽的探上前身子,吻住了乔慕晚意欲张开的菱唇。  两瓣饱-满的唇瓣,倏地被缠住,乔慕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喷洒着男性气息,通过两瓣削薄的唇,烙印到自己的唇上。  因为两个位置的关系,乔慕晚看不到厉祁深黑-幽的眸是闭着还是睁着,但是他的唇,温热的包裹住自己,在自己两瓣蔷薇色娇艳的唇瓣,反反复复shun-xi,还是让她感觉似乎有电流流过一样酥-麻的感觉,通过神经末梢,四肢百骸的传到周身上下的每一处。  厉祁深探出舌尖儿,用舌舔舐过乔慕晚的两瓣软-唇,然后毫不犹豫越过贝齿的桎梏,进了她的嘴巴里。  纠缠住她毫无防备的小丁香,他勾住,带着眷恋的拉力,带回他的嘴巴里,啜啜有声的吻着她。  乔慕晚有些惊颤的承受着厉祁深对自己的亲吻,突如其来的亲吻,有些让她应接不暇,她两弯扇子似的睫毛,就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上上下下的不住轻颤起来。  到最后,实在是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的强势进攻,她妥协的闭上眼,有说不清的复杂情感涌动的同时,被动的承受他的吻。  厉祁深再放开乔慕晚的时候,她双颊绯红,不稳的气息,如丝如缕的溢出她嫣红色的唇瓣。  因为和乔慕晚之间旖旎的亲吻,厉祁深口齿间难耐的气息变得凌乱。  在发觉乔慕晚的眼眶中,隐约闪烁着水雾,他蹙眉。  “都把我骗来了这里,还不打算和我说话?”  看着不肯看自己,往一旁别着眼的女人,他着实没有办法儿的暗自叹息。  “这两天你去了哪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慕晚才哑着嗓子,明显带着颤抖的沙沙声,开了口。  这个男人对她不予理睬的这两天,让她心里有说不尽的委屈,再怎样说,她也是个刚刚生产完的孕妇,各方面都脆弱的很,这个男人怎么就能做到这般对自己不闻不问。  想着,她就心里翻滚着酸涩的感觉,连带着眼眶都变得越发酸胀了起来。  意识到乔慕晚在向自己抱怨这两天自己没搭理她的事儿,厉祁深抬手,附上她光滑的脸颊。  说来也是奇怪,一般孕妇怀着孩子的时候,肤质都会变得糟糕,有妊娠斑长在脸上,可是乔慕晚脸上非但没有长那些影响她美感的斑斑点点,皮肤反而如青春靓丽的小姑娘一般,吹弹即破,让人碰了,就不禁爱不释手。  “受委屈了?”  他修长的指,从乔慕晚的脸颊划到了湛清的眉目间,轻抚着她璀璨的眸,和纤长的睫毛。  闻言,乔慕晚不吭声,任这个男人这会儿对自己怎么温柔,她都无动于衷。  看乔慕晚继续对自己不予理睬,厉祁深难得这次没有失去耐性。  坐在了乔慕晚的身边,他伸手去抱她。  “这两天公司有点忙!”  其实他确实是有点小心思的不想去理这个突然长了脾气的小女人,想晾着她几天,让她自己主动消了气。  只不过,他终究是狠不下这个心,他想来医院这边看她,继续没脸没皮的讨好她,只是公司最近陆续签署了好几个大项目,要在年后开始施工,他没有办法儿,只好抽不开身的不断开董事会,去施工现场看场地,设定规划线路。  就连昨天晚上,他也是在公司忙得太晚,再来医院这边看她的时候,她已经睡下了。  没有打扰她,他从外面看了看她以后才离开。  要不是今天厉祎铭打了电话给他,有鼻子有眼睛的说有人对乔慕晚贼心不死,他也不至于放下手头儿的工作,杀来医院这边。  听厉祁深对自己耐着心思的解释,乔慕晚虽然心里隐约释怀了些,但还是不想和他说话。  瞧着乔慕晚依旧不肯和自己说话,没有办法儿,厉祁深揉了揉她的头发,起身,捏着手机,离开。  没过两分钟,他又折回来了病房。  乔慕晚本以为厉祁深走了,情绪更是低落的不行,这会儿见他又回来了,心里竟然不自知的有了一种漂泊过后找到了港湾的错觉。  “你不是走了么?还回来做什么?”  她说出口的话,有说不出的娇嗔,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怎么听都像是在和自己撒娇。  “谁说我要走的?”  反问了乔慕晚一句,他走上前,又一次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打算不理我到什么时候?和我说一句话有那么难吗?”  “我哪有不和你说话?”  这个男人对孩子的事情不上心,又晾着自己快两整天,她作为受害方,怎么可能自讨没趣的和他主动说话。  在这方面,她还是有她的尊严和底线的。  见乔慕晚和刚刚比,没有对自己那般敌对,厉祁深抓过她的手,收在掌心里。  “晚饭想吃什么?我一会儿给你去买!”  乔慕晚没有生产之前,特别喜欢吃酸的,让厉祁深一度认为她那会儿是怀了两个男孩。  那会儿,乔慕晚嘴挑的不行,只喜欢吃城北一家的酸梅,为此,两厉祁深不顾自己白天在公司忙了一天,也要开车从城东到城北,买乔慕晚爱吃的酸梅回家,而且酸梅放置的时间太长,他担心会变质所以就,每隔两天就去给乔慕晚买一次,每一次还不买多,只够她吃两天的。  “少讨好我!”  乔慕晚不肯领情,对于他向来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始终有芥蒂。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不买账,厉祁深没有皱眉,而是嘴角纹路很轻的淡笑着。  “给我生了一双儿女,我不讨好你,你让我讨好谁?”  “你哪里是讨好我,分明就是在气我!”  厉祁深不提两个小家伙还好,他一提,乔慕晚就不可避免的想到他起得“混世魔王”和“受气包”的两个小名。  不知道乔慕晚一直在因为两个小不点儿的事情和自己闹情绪,听乔慕晚说自己气她,他理所当然的把事情联系到了自己冷落的这两天。  正想着和她好好的解释一下,不让彼此间的关系如此僵硬时,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  陆临川捧着一叠文件从外面进来。  刚刚他接到自己总裁的电话,说让他在最快的时间里把公司最新要处理的合同都拿来医院这边。  接到命令,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用了最快的时间,把文件都送来这边。  对陆临川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以后,陆临川离开了病房。  看着对面的矮几上面摆放了一叠文件,乔慕晚抬眸去看厉祁深。  “你把公司的文件拿来这里做什么?”  对于乔慕晚的询问,厉祁深没有回答她。  将白色衬衫的袖口处的纽扣解开,半挽着袖口到肘腕处,露出一小节精瘦的手臂,他来到矮几那里,坐下。  准备着手处理公司紧急文件之前,他回望乔慕晚看向自己这边的目光。  “我一个小时就能处理好这些事儿,你用这一个小时想想你想吃什么!”  说完话,他不再看她,埋低着头儿,认真工作。  ————————————————————————————————————————————————————  乔慕晚实在是无聊的很,没有看书,也没有玩手机,就定定的用目光盯着正在办公的男人。  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就是那种能吸引人注意的人,就拿厉祁深来说,仅仅是在办公,专注的神情,也让她不禁有些看痴了。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是致命的,是危险的,是在不知不觉间会让自己弥足深陷的,但就是这样,她也情愿甘之如饴,只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优秀,除了偶尔脾气差一些,她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缺点和不足。  厉祁深处理好一份文件,抬起头的某一瞬间,看到了对面chuang上,目光怔怔的小女人,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本能的,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回望乔慕晚。  “饿了?”  寂静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一道醇厚的男音,让一度陷入到自我世界里的乔慕晚,受惊了一下子。  再正了正神色的看厉祁深,她嘴角轻动。  “我没饿!”  否认完,她又道:“你突然发声做什么?”  乔慕晚全然不知自己刚刚失神的样儿都被厉祁深看了过去,还误以为是这个男人的恶作剧。  “我不发声,你打算神游物外到什么时候?”  厉祁深一提醒,乔慕晚才愕然发觉,原来这个男人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盯着他盯到走神儿,不禁,她面露囧色,脸颊微烫,连带着纤长的睫羽,也如同蝴蝶的蝶翼般,轻轻地颤抖了几下。  看着已经生了孩子的小女人,在自己面前还是时不时露出来羞赧之色,厉祁深起身,走上前,将手撑在乔慕晚身体的两侧。  眼前突然居高临下一抹伟岸颀长的身体,乔慕晚执起头,迎上他。  “我有那么好看么?能让你看走神儿?”  听着厉祁深不羁的话,看着他深邃的眉眼间,扬起一抹晦暗的玩味儿,她伸手推了推他。  “少臭美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大年纪了!”  乔慕晚状似不悦的白了厉祁深一眼,心里不禁暗自腹诽这个明明知道自己出神儿,还有挖苦自己的坏男人。  意识到乔慕晚在指自己长了她八岁,厉祁深修长的剑眉,挑了下眉梢。  “年纪和阅历成正比,你不知道年纪越大,花样越多,手段越高么?”  秒懂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更是羞得不行,连她自己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怎么动不动就像是一个初恋的少女一般娇-羞。  “你一天天的没个正型!”  啐了厉祁深一句,乔慕晚微微推开他。  看着对自己翻白眼的女人,他眉目间,风情的笑意,越发的耀眼起来。  不想再就刚刚的话题让厉祁深挖苦自己,乔慕晚赶紧岔了过去。  “你忙完工作了?”  其实关于厉祁深让陆临川把文件送来医院这里,他在医院办公的事情,她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窃喜。  在工作和陪自己的事情上,他做不到权衡,就侧重于自己,把文件拿来了这边处理,很明显能看出来他对自己的在意。  所以,看到他工作的时候,乔慕晚看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心里涌动着说不出的幸福感。  “快了,还有一点儿工作没忙完,明天去公司处理就好!”  乔慕晚想让厉祁深去把工作都处理好,只是不等她开口,厉祁深先开了口。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医院这边的餐饭虽然说是营养配比,但是都是一些素菜居多,怕自己不在的这两日,乔慕晚吃了医院的餐食,会馋外面的东西,就想着买一些乔慕晚喜欢的东西回来给她。  “不用,我还不饿!”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目光恳切的对视上厉祁深。  这一对视不要紧,立刻就有深情的光辉,逐渐的从她的眼底倾泻而出。  打从两个人认识以来,日积月累的一颦一笑,一场一幕,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如果说自己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个不幸,那么厉祁深的存在,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幸运。  察觉到乔慕晚又走神了,厉祁深抬起头,勾了勾她的小鼻子。  “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乔慕晚急急忙忙的否定到,生怕自己对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表现出来的珍视,会流露到厉祁深的眼底,惹来他对自己的讪笑。  “你把孩子抱过来呗,我想看看两个小家伙了!”  平时这个时候两个小家伙都会醒过来,想着厉祁深也两天没看到孩子了,就让他去把孩子抱来。  “嗯!”  厉祁深点头应允,继而转身,往外面走去。  ————————————————————————————————————————————————————  厉祁深再回来病房这里时,手里明显多了两个小不点儿。  本就笔挺伟岸的男人,平时看惯了他在商场上雷厉风行、只手遮天的模样,冷不丁的看到他手里抱着两个孩子的样子,乔慕晚觉得有说不出的滑稽。  说实在的,打从乔慕晚生了这两个孩子以来,厉祁深真就没有正经八百的抱过这两个孩子,这一次一抱,顿时有婴幼儿的奶香味,扑鼻而来。  细嗅着两个小家伙身上稚嫩的味道,他顿时觉得舒心的不行。  本以为自己会对吵吵闹闹的孩子烦的不行,不过自己臂弯中的两个小不点儿,让他很是喜欢,尤其是阵阵扑鼻而来的奶香气息,让他更是和喜欢某个女人一样喜欢这两个孩子。  信步走到了乔慕晚的chuang边,他把两个孩子中的男孩交给了乔慕晚。  乔慕晚接过孩子,当即就笑开了湛清的眉眼。  从知道自己怀了这两个小家伙,她就一直在期待着两个小孩子的到来,这会儿两个小家伙真的来了自己的身边,她心里充溢着无言的喜悦和幸福……  “嗯?这里怎么有个玉观音的吊坠?”  看到小家伙的脖子上面带着一个玉观音的吊坠,乔慕晚有些狐疑的看向厉祁深。  今天孩子抱来那会儿孩子的身上还没有这个吊坠,怎么晚上这会儿抱来,就多了个吊坠?  对于乔慕晚的询问,厉祁深性格使然的原因,自然是不会告诉她这是他在两个人婚前,就去了寺庙求来的,已经开过光了的吊坠。  那会儿他也就是听厉祎铭提了一嘴子,说乔慕晚怀的十有八-九是一男一女,他就得了空去寺庙的时候,考虑到“男戴观音、女戴佛”的习俗,就找了寺院的得道高僧,开了一个玉观音的吊坠,一个弥勒佛的吊坠。  之前他就一直想着把这两个吊坠在孩子出身的时候给两个小家伙,不过乔慕晚早产,再加上这两个吊坠一直都放在办公室那里,只是昨天晚上过来医院这边才想着带来。  不过昨晚太晚了,他就没有亲手给孩子带上。  刚刚乔慕晚让他去把孩子抱来的时候,他特意下了楼,去车里取了这两个吊坠过来,再亲手给两个孩子带上。  “外婆不是信佛么,可能是有什么说法儿,所以可能是她求了两个吊坠给孩子!”  打从乔慕晚和藤肖兰芬相认以后,厉祁深也不再唤藤家老太太为“姑奶奶”,为了显得亲切,他随乔慕晚一起唤藤肖兰芬为“外婆!”  “可是我没有听外婆说起过这件事儿啊!”  按理说,自己外婆就算是要送孩子吊坠,也应该经过自己,怎么自己完全不知道啊?  “可能是你忘记了!”  说着话,厉祁深直接拿“一孕傻三年”这个借口怼乔慕晚。  “真的是我记错了?”  乔慕晚将信将疑,她真的不记得自己的外婆有说过要送吊坠给自己的孩子啊!  抱有怀疑的态度,她觉得自己明天应该打个电话问问自己的外婆,是不是真的有送吊坠给孩子。  乔慕晚思忖之际,厉祁深正面露笑容的逗着自己怀里的女婴。  难得能看到厉祁深这样一面,她一时间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误会这个男人什么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么难得一见的逗孩子笑?  想了想,其实他应该很喜欢这两个孩子才对!  不由得,原本因为厉祁深对两个孩子不上心的郁结,竟然轻轻松松的消弭了。  但想到两个小家伙到现在还没有小名,乔慕晚故意虎着脸,她看向他,语气不好的开了口。  “你到底有没有给孩子想好小名?”  “想好了,就一个叫淘淘,一个叫乖乖!”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