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章 :专门拆他老-子的台(六千字)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章 :专门拆他老-子的台(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低头看时,厉淘淘嘴角淌出来的哈喇子已经把他左面茱萸位置那里的白衬衫,沁染出来了一大片的水渍。  因为厉淘淘把自己当成是乔慕晚,他的眉头儿,逐渐皱紧,连带着脸色也逐渐变黑了下来。  要不是小家伙还没有长牙的原因,指不定这会儿会是怎么样一番让他俨然是吃了屎一样的脸色。  发觉到了厉祁深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她寻着目光看去。  看到自己儿子在厉祁深的左胸口处玩得不亦乐乎,乔慕晚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本就脸色极度差的厉祁深,这会儿因为乔慕晚轻悦的笑声,变得更加阴沉。  有些嫌恶的放下厉淘淘,厉祁深站起身,掀了掀眼皮,冷惑的脸上,削薄的唇瓣,紧抿成了一字型。  瞪了厉淘淘一眼以后,他把目光转向乔慕晚。  “这么大点儿的小东西就能磨人了,是不是你教的?”  这一刻,乔慕晚觉得自己无比的冤枉,孩子还这么大点儿,心智什么的都没有长成熟,他会做出来这样一系列的举动,完全是本能,根本就不是自己教出来的。  “那是你儿子,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叫‘有其父必有其子’吗?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乔慕晚没有再像以往几次没有在言语上占有上风,这一次,她反唇相讥,让厉祁深一时间找不到任何一句话回击她。  乔慕晚的质问,让厉祁深多多少少都有些挂不住面子。  确实,刚刚要不是自己偷香,自己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小破孩这么窘迫。  用了好一会儿时间他纾解心头儿的火气,顺势又在chuang边坐了下来。  重新把厉淘淘抱在怀里的时候,他深邃狭长的眉目间,明显没有了最初的温柔。  “你干什么?孩子还那么小,你动作不能轻点儿吗?”  看厉祁深的动作变得粗鲁了些,乔慕晚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跟着,伸手就想从他的臂弯中,抢过来厉淘淘。  “这个混小子这么皮,能有什么事儿!”  厉祁深不以为意,想到刚刚的事情,他就心里起疙瘩。  这个小不点儿这么小就知道抓弄自己了,这长大以后,指不定要怎么给自己捅娄子,惹自己生气。  厉祁深的话,在乔慕晚看来挺不中听的,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儿子,他对孩子不应该这副态度。  只是,自己本来挺生气的,却不想厉淘淘被厉祁深这么动作粗鲁的对待,竟然本能的咯咯笑了起来。  着实无语,她都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这对父子之间的交流。  “你自己看,这个小不点儿就是随你,贱-皮子一个,越是对他好,他越不领情,对他施压点手段,倒是乐得开怀。”  听厉祁深含沙射影说话的把自己带上,乔慕晚面露囧色。  这个男人损人的本事儿,还真就是越发的炉火纯青了起来,连拿孩子说事儿,都不忘埋汰自己一顿。  “你把孩子给我,孩子让你这么带,都教坏了!”  真的很难想象如果自己不管厉淘淘,让厉祁深带他,这个孩子以后会不会也和这个男人一样脾气阴晴不定,毒舌的功夫更加的辛辣。  见乔慕晚要求把厉淘淘递给她,厉祁深不依,兀自抱着厉淘淘就站起来了身。  “你干什么去?孩子还没有吃-奶呢!”  乔慕晚说话的时候,厉祁深已经起身,快要走到了门口那里。  “没事儿,这孩子这么赛脸,先饿着他。”  乔慕晚:“……”  ————————————————————————————————————————————————————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走过,转眼又半个月过去了。  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两个小不点儿都茁壮的成长了起来。  打从上次厉祁深真饿着了厉淘淘一顿以后,乔慕晚再也不让他碰孩子了,尤其是厉淘淘,生怕他这个做父亲的,真就饿着他,耽误了他的成长。  今天厉祁深下班早,提前给乔慕晚打了电话,说是要带她在外面吃,让她把孩子送去厉家老宅那边待几个小时。  本来水榭这边请了专门照顾孩子的月嫂,张婶平时也能帮忙照顾两个小家伙,但是想到有两天没带两个小家伙去老宅那边了,乔慕晚就同意了下来。  厉祁深回家接了乔慕晚,临上车时,看着乔慕晚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挺费劲儿的,他就和乔慕晚提议说帮她抱一个。  “不用!”  不假思索,乔慕晚直接拒绝了厉祁深。  这个男人一向性子阴晴不定,打从上次他饿着厉淘淘,直到孩子哇哇大哭也不肯让自己给厉淘淘喂-奶,她至今都心有余悸,生怕这个男人又拿厉淘淘来祸害。  “这么防备的盯着我做什么?孩子是我的种,我还能害了他们两个不成?”  “你自己有没有害他们两个,你自己不清楚吗?”  拿上次的事情借题发挥,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要不是上次自己的公公发了火,给厉祁深臭骂了一顿,指不定真就可能饿着厉淘淘,不让他吃-奶。  乔慕晚影射了上次的事情,让厉祁深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有那样一刻,脸色难看的和吃了苍蝇一样。  见乔慕晚不肯让自己抱孩子,自己也懒得去管她。  沉着脸,他重新发动引擎,将车子往厉家老宅那边行驶。  ————————————————————————————————————————————————————  到了厉家老宅那边,本来还不哭不闹的两个小破孩,离开了乔慕晚怀的那一刻,“哇”的一声,不约而同的哭出来了声音。  “诶呀,我的心肝啊,我的两个小宝贝儿啊,你们哭什么啊?”  厉老太太刚准备接过来自己命根子一样的孙子孙女,听到两个小不点儿哭,完全不想让自己抱的反应,她自是急得不行。  之前自己把两个孩子交给自己公公婆婆的时候,根本就不哭不闹,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还没有交出去,两个小不点儿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不想让自己的婆婆认为是她的原因,乔慕晚赶忙抱着两个孩子哄了起来。  哄了好一会儿,两个小不点儿真的就不哭了。  见两个小不点儿好了一些,刚准备把孩子交给自己的公公婆婆,两个小不点儿,就像是在故意唱反调一样,又“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听着两个孩子的哭闹声,乔慕晚好看的眉头儿都要打成了结儿。  “爸妈,不好意思,淘淘和乖乖好像有点儿离不开我!”  听乔慕晚的话,厉锦弘摆了摆手。  “既然不愿意跟着我们两个老骨头儿,你就孩子抱走吧!”  厉锦弘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虽然他很想和自己的孙儿孙女在一起,但是看两个小不点儿这么小就排斥自己,自己也就不上赶子去迎合他们两个,免得自己热脸贴了自己孙子孙女的冷-屁-股。  发觉出来了自己公公隐约间有些不悦,乔慕晚真就不想让两位长辈认为是他们的原因,就开口,意欲解释。  其实,她真的就搞不懂平时很喜欢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玩的两个小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排斥两位老人。  就在乔慕晚准备开口的瞬间,厉祁深忽的开了口。  “把孩子留下,他们两个要是想哭就让他们两个哭个够!”  他的声音冷里冷气的,显然,因为两个小不点儿不知趣的闹腾,黑了脸。  一听厉祁深口吻这么不善的说话,厉老太太赶忙上前指责他的态度不对。  “你这是什么态度?孩子哭,我们哄就好,孩子要是都你这么待,那还得了?”  “行了,带孩子回去吧,如果你们非得要是出去,实在是不行就把他们两个带上,省得在这边闹,我和他-奶奶还没有办法儿哄!”  说着话,厉锦弘就张罗着让乔慕晚带孩子离开。  这样的情况,让乔慕晚实在是难为情,如果真的把孩子带走了,两位老人心里指定会伤心的。  刚想着要如何缓解一下这样尴尬的局面,厉祁深就刚刚的态度,坚持着。  “就把他们两个留在这边,要是他们两个闹腾,就别管他们两个。”  该死的,厉祁深都要气爆了,这两个磨人精就是在故意找他们老-子的麻烦,平时不闹,今天他要带乔慕晚出去,两个小东西就拆他老-子的台,真就是自己上辈子欠了他们两个,这辈子他们两个人是来和自己讨债的。  厉祁深的话一经说出口,两个在乔慕晚臂弯中的小不点儿就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似的,哭得更加厉害了起来。  哇哇大哭的声音,不住的回荡在房间里面,好像是在控诉厉祁深是个不合格的父亲。  听着两个小不点儿变本加厉的嚎啕哭声,厉祁深更加敢确定,这两个磨人精就是故意的,故意让他们的老-子不痛快。  再孩子阵阵像是抽气一样的啼哭声中,厉祁深直接把孩子从乔慕晚的手里夺了过来,然后不由分说,直接塞给自己的父母。  “你们两位老人能管就管,不能管就让他们两个继续哭!”  “祁深啊,你看看你这态度!”  厉老太太禁不住叹息一声,她根本就没有见过有哪个父亲会这么说话,要不是她是亲眼从头到尾看到他和乔慕晚从点点滴滴走到一起的,这会儿她都会怀疑这两个孩子不是他的种。  对于自己母亲的话,厉祁深充耳不闻,拉着乔慕晚就往外面走。  不同于厉祁深的态度,乔慕晚担心的不行。  “你等下,你没看见孩子在哭吗?”  乔慕晚拧着眉心,打开厉祁深的手,意欲转身。  “我不聋!”  他当然听到了两个小不点儿在哭,而且还知道两个磨人精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既然你不聋,你就能这么放心的走?”  对于厉祁深对两个孩子的态度,她越发的不满,要不是自己清楚自己只有他这一个男人,她真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坏了其他男人的孩子,不然这个男人怎么可能这样一副不以为意的态度。  “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们两个人上了年纪是不错,但还没到手脚不灵便的地步,照顾两个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是!”  乔慕晚不是担心两位老人照顾不好孩子,是孩子这会儿哭得这么厉害,她怕那么大点儿的孩子会受不住,伤了嗓子。  觉得自己和厉祁深这个男人说不清楚,她抽离自己的手,要折回去。  本就被厉祁深握紧了一次手,这次她准备离开,厉祁深握地更紧。  被紧握着,乔慕晚根本就挣脱不开他的手。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分不清轻重缓急吗?”  她一直都觉得这个男人最识大体了,根本就不会做出来什么乱了分寸的事情,不想他因为孩子的事情,这般坚持。  “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  乔慕晚:“……”  厉祁深的质问让乔慕晚语塞,她当然清楚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只是关于孩子的事情,他处理起来,真的有欠妥当。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继续说道——  “他们两个闹你一次,就会闹你第二次、第三次,你还打算次次迁就他们两个小东西不成?”  “……”  “再者说了,我都把孩子留下了,你回去算什么?不相信他们两个老骨头?让他们觉得他们不中用了?”  厉祁深的话,句句切中重点,让乔慕晚明明占据上风,到最后却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他。  “我没有那个意思!”  憋了好久,乔慕晚才憋出来一句话。  “既然没有,就放心的离开,要是有什么事儿,会打电话给我们的,到时候再回来也不迟!”  厉祁深一再洗脑的话,让乔慕晚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到最后,不想让两位老人觉得自己不信任他们两个人,她狠下心,妥协。  ————————————————————————————————————————————————————  本来厉祁深精心准备了法式大餐给乔慕晚,想浪漫一下两个人之间的情调,不想乔慕晚因为孩子的事情,全程味如嚼蜡,就连同悠扬的小提琴声回荡,她都欣赏不来。  看着乔慕晚和自己吃个饭都这么心不在焉,厉祁深的脸色也不由得沉了下来,都不等侍者把事先准备好的玫瑰花送上来,他就站起来了身,结了账。  知道厉祁深生了气,但实在是关心两个孩子的事儿,她也就顾不上了厉祁深的情绪。  从酒店回去的路上,车厢里的气氛压抑异常。  厉祁深越想心里莫名的越是生气,自己这么费尽心思的讨好这个小女人,不想她竟然因为两个小不点儿的事儿冷落了他。  一向在商场上,在感情的世界里都如鱼得水,因为两个连牙都没有长的小家伙受到了乔慕晚的冷待,他真的要疯了,自己在乔慕晚的心里,竟然两个乳臭未干的破小孩都不如。  “至于那么别扭么?”  压抑的车厢里,突然扬起了厉祁深冷惑的嗓音,低沉还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能很清晰的意识到此刻的厉祁深,情绪不好的很,乔慕晚不想再火上浇油,就摇了摇头儿,否认。  “我没有别扭,你别想多。”  “我已经想多了!”  自己的一片好心,在乔慕晚这边统统成了狼心狗肺,怕是任何一个骄傲的男人都会挫败吧。  尤其是想到两个孩子在乔慕晚的心里占有的地位更重要,他更是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孽,才会落得今天的这个下场。  听厉祁深的语气越发的不悦,乔慕晚侧过目光,看向他。  车子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行驶,偶尔落下的晕黄灯光落在厉祁深的俊脸上,将他的脸部轮廓映衬出来,很显而易见,她看到男人刚毅线条的俊脸上,绷得紧紧的,这明显是他在隐忍情绪的表现。  “你和我生气了么?”  对于乔慕晚盯着自己的询问,厉祁深不作答,视线平视前方,没有任何去看她的意思。  厉祁深对自己的不予理睬,让乔慕晚更加肯定,他一定是因为自己刚才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而生气。  知道这件事儿是自己不对,乔慕晚伸出手,将纤长如玉般盈盈的手指,缓缓的附上他修长好看的手指。  以往,每当他生自己气的时候,她都用这样的办法儿来舒缓他的情绪,而且这招儿对他,很适用。  自然而然的,她用老办法儿,安抚他。  “开车呢,别乱碰!”  被乔慕晚的手指摩挲到自己心尖儿处阵阵酥-麻,像是有电流,细微的流淌而过一样。  “我不!”  拿出来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她坚决着。  然后看前方路面上面没有什么来往的车辆,就把头儿又往他的肩膀上面靠。  “你至于因为两个孩子生气吗?”  自己吃饭味如嚼蜡,归根到底也是两个孩子的原因,想到他从厉家老宅出来情绪就不好,她自然而然的把他生气的根源,全部都归咎到两个孩子的身上。  “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还不成气候,我至于生他们两个人的气么?”  “那你在生谁的气?”  “你!”  不假思索,厉祁深直接脱口而出。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恋儿癖?”  听着他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的话,乔慕晚皱了皱好看的细眉,俄而,她顿塞。  “我没有!”  她撒着娇的否认到,“我只恋你!”  对两个小不点儿上心,无外乎是母亲的天性罢了,和其他的事情无关,更何况,在感情的世界里,她暂时还不觉得有谁可以和厉祁深比。  “少贫嘴!”  “我没有,我说的是实话,我只恋过你!”  用着在柔-软不过的声音和厉祁深说话,她的小手,配合她的声音,不断的在厉祁深的骨节上面摩挲。  “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和孩子置气?”  对于厉祁深的行为,乔慕晚还真就是有些无奈,他就算是醋坛子都要打翻了,也不至于连孩子的醋都要吃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