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6章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六千字)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6章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对于厉祁深的行为,乔慕晚还真就是有些无奈,他就算是醋坛子都要打翻了,也不至于连孩子的醋都要吃啊。  “我在和你置气!”  厉祁深觉得他有必要摆明一下他的立场,那两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不点儿,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他还不至于因为两个小不点儿置气。  见厉祁深加重口吻的强调,乔慕晚也懒得和他辩解,反正生气的人是他,他说惹他生气的人是自己,自己就默许好了。  “你真的舍得和我生气吗?”  受不了乔慕晚这会儿对自己讨好的话,厉祁深再怎样不想搭理她,还是侧过了脸,看了她一眼。  “你说呢?”  对视上厉祁深深邃的眉眼,乔慕晚禁不住抬手去抱他的脖颈,然后极度小女人的姿态,不知道害羞的把头往他的怀中蹭。  “你怎么能舍得生我的气呢!我承认,这件事儿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对你的!”  “你怎么不好了?你怎么不该这样对我了?”  “我不该让你觉得我心里没有你,也不应该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  顺着厉祁深的话,乔慕晚附和着,一脸说不出来的娇嗔。  见乔慕晚这会儿主动认了错,还知道讨好自己,厉祁深心口处郁结的火气,消弭了一大半儿,在乔慕晚主动吻了吻他脸颊以后,所有的火气都烟消云散了。  把乔慕晚附上自己骨节的小手反握住,他把她的手指包裹进自己的掌心里,紧紧的握着。  “饿不饿?一会儿想吃点儿什么?”  刚刚两个人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怕乔慕晚饿了,他问着。  “不用,我不饿!”  见乔慕晚说她不饿,厉祁深怎么听,都觉得别有一番味道,就挑了下眉。  “着急去接那两个磨人精?”  “没有!”  难得这次乔慕晚没有就孩子的问题和厉祁深争执不下,她摇头否定。  “就像你说的,如果有什么情况爸妈会打电话过来,但是他们两个人并没有打电话过来,可以见得,两个小家伙在那边挺好的。”  乔慕晚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真的就觉得这个小女人原本少的那根筋找了回来。  拿出手机,乔慕晚看了眼时间,见商场、超市那边都还没有到打烊的时间,就开了口。  “先去趟超市吧,家里的纸尿布快没有了。”  ————————————————————————————————————————————————————  乔慕晚在超市里选纸尿布的时候,厉祁深接到了厉家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  本以为是两个磨人精又闹了,他看到电话号码的时候,本能的蹙起眉头儿。  但仅仅是不悦的拧了拧眉心两秒,就接了电话。  “喂,祁深啊,你和慕晚在哪里呢啊?”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来。  并没有听到电话里有孩子哭喊的声音,厉祁深本来绷紧的脸部,微微柔和了一些。  “怎么了?有事儿?”  “没有!”  厉老太太否定道,“我给你打电话没有什么事儿,就是问你一声,你什么时候和慕晚来接孩子啊?”  “您和爸要休息?”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以为是自己的父母要休息,没空照顾两个磨人精。  “不是,你爸看财经新闻呢,我们两个休息还早着呢!我打电话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两个孩子已经睡下了,而且我看还睡得挺熟的,你们要是过来接,晚点过来吧,等孩子睡醒了再和你回去。”  刚刚两个孩子闹得挺凶的,不过后来自己和自己老伴儿抱着两个孩子来来回回的悠着,两个孩子也就好了。  然后可能是因为刚刚闹得太凶,累了,这会儿睡得特别的熟。  自己母亲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深思了一下,俄而,道——  “我和慕晚今晚不过去了,让孩子和你们两个老人待一宿吧!”  “啊?”  厉祁深的这个决定让厉老太太有些吃惊,毕竟孩子才一个多月大一点儿,就这样贸然的留在老宅这边,她有点儿担心晚上孩子醒了会饿。  “有问题?”  自己母亲惊呼一声,厉祁深挑眉问道。  “没有问题,孩子在这边是行,不过……我就怕这孩子晚上会醒,然后饿了啊!”  “许姨不是在家里备了奶粉么?孩子晚上要是饿了,就冲奶粉给他们两个!”  厉老太太:“……”  自己儿子的这个决定,着实让厉老太太惊讶了一番,再怎样说,喂孩子母乳也好过喂奶粉啊!  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先她一步开了口。  “行了,妈,就这样吧,我这边有事儿,先挂了!”  说完话,厉祁深就把电话给挂断。  ————————————————————————————————————————————————————  挂断了自己母亲的电话,厉祁深的嘴角,不自觉的荡起一抹狡黠的坏笑。  “刚刚谁来的电话?有事儿吗?”  乔慕晚正在挑选婴幼儿纸尿布,见厉祁深捏着手机折回来,她问到。  虽然她很放心把孩子放到自己公公婆婆那里,但是自己的公公婆婆毕竟上了年纪,她很担心是不是两个孩子闹了,给他们两位老人添了麻烦。  “没有什么事儿,是妈打来的电话,说今晚让孩子和她还有爸住!”  乔慕晚:“……”  厉祁深告知自己的话,让乔慕晚略微吃惊的微微的长大了嘴巴。  孩子才一个月大,时不时的就会大闹一场,她真的担心孩子晚上会闹腾啊。  “有问题?”  把乔慕晚的表情纳入眼底,厉祁深问。  “嗯!”乔慕晚坦诚的点头儿。  “孩子太小了,放在爸妈那里……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觉得爸妈会虐待了他们的孙子孙女了不成?”  “不是!”  乔慕晚否决厉祁深的话,自己公公婆婆对淘淘和乖乖的好,她完全都看在眼里,从来不会担心两位长辈虐待了孩子。  “我是怕孩子晚上会闹腾,耽误了爸妈的休息。”  “他们两个老人都没怕麻烦,你怕什么麻烦?”  把孩子放在厉家老宅那边本来是厉祁深的主意,但是把这件事儿对乔慕晚说起来,他完全是面不改色,直接把全部的根因都推给了自己的父母。  话虽然说是如此,但是乔慕晚怎么听了都觉得这样不好。  把乔慕晚的担忧和顾虑又一次都看在眼中,厉祁深直接开口,打消了她的担忧。  “老宅那边有进口奶粉,不用担心那两个猴-崽-子会饿!”  乔慕晚:“……”  ————————————————————————————————————————————————————  乔慕晚虽然觉得把孩子放在自己公公婆婆那边有欠妥当,但是厉祁深的话让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再怎么不情愿,她还是妥协了下来。  选好了婴幼儿纸尿布,乔慕晚去结账的时候,厉祁深一并丢过来了两盒冈本最新研发出来的新款安-全-套。  几乎是在一瞬间,乔慕晚就秒懂了孩子会被放置在厉家老宅那边是什么意思。  不由得,她红着脸,怒瞪了眼前这个面色波澜不惊的男人。  “就知道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说完话,她把那两盒安-全-套拨到一边去,不打算给他选得东西算账。  买好了纸尿布,乔慕晚理都不想理厉祁深,拿着东西就往外面走。  只是还不等她出磁条门,厉祁深就走了过来,然后夺过她手里的购物袋,把选得两盒避-孕-套丢进购物袋里,然后拎着购物袋,扯过她的手,带她离开。  ————————————————————————————————————————————————————  本来知道厉祁深的歪心思是什么,但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真真正正的和厉祁深在一起了,乔慕晚也自然是心痒难耐的不行。  所以到了家里,难得没有两个磨人的小家伙在,她也就放松了自己,和厉祁深狠狠的放纵了一次。  放纵完,两个人谁也没有去浴室洗澡,赤-裸的紧拥到一起,扯过羽被,就滚进了chuang铺里。  第二天两个人醒来的时候,因为这样变得暧-昧的清晨,还是在周末,不由得又一次敞开心怀,毫无保留的宣-泄身体里的情感。  伴随着潮-湿的荷尔蒙气息漫溢,缭绕起来一屋子的腥甜味道。  完了,乔慕晚整个人的身体软的不像话的贴在厉祁深的胸膛上。  说来乔慕晚的身体还真就是和其他的女性不一样。  正常来说,产后的女性,身体都会走样儿,就包括yin-dao也会因为生产的原因变得松弛些,但是这些异样的变化,在她的身上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平坦依旧的小腹,依旧紧-致销-魂的身体,就包括身材,都恢复超过的回到了产前的水平。  “每次都累得要死,也不知道你这个男人是不是铁打的,和没事儿人似的!”  听乔慕晚在自己耳边抱怨的话,厉祁深笑得风情万种。  “不是说我不行那会儿了?”  他至今都还清楚的记得乔慕晚在自己面前说自己不行的话,那会儿,他真的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不由得把她狠狠的折磨了一番。  听厉祁深在和自己秋后算账的话,乔慕晚不禁抡起粉拳砸了他一下胸口。  “你少和我耍威风,以后你不行了那会儿,看我不损你的!”  “嗯……”  “我会不行?”  伴随着乔慕晚胸口一阵酥-麻的疼痛,厉祁深挑眉质问道。  就像是突然被蛰了一下神经似的,乔慕晚不禁嘤咛一声。  “厉祁深!”  她有些暴跳如雷,她不过就是说了一件人类身体会发生由强变弱的过程,不想自己的话,听在这个男人的耳朵里,他竟然又以为自己是在否定他。  “永远都不要质疑我不行,小慕晚,要知道,到死我都能满足你!”  真心觉得这个男人自恋又自大,她刚想反嘴,迎来的确实男人疾风骤雨一般的强势亲吻。  自己的唇舌被堵了个密不透风,乔慕晚不等对他突然袭来的吻做出来一个回应,自己满是暧-昧痕迹的身体上,附下了一抹男性的身躯……  ————————————————————————————————————————————————————  又是一次极致的缠绵,全程下来,乔慕晚觉得自己的理智都涣散成了一盘散沙。  很满意乔慕晚在自己身下一副溃不成军的样子,厉祁深看着她汗涔涔的小脸,满意的勾起菲薄的嘴角。  没有从乔慕晚的身体里离去,负距离产生的接触,让他还是耸-动自己,不断的刺激乔慕晚的内里。  “你……别了……”  乔慕晚被撩的不行,她暗自扣住厉祁深的髋骨,不让他再作怪。  看着乔慕晚的动作,厉祁深低低的笑出了声音。  “叫声老公!”  打从结婚以后,乔慕晚很少有叫他老公的时候,多说的情况下,她会叫他“祁深”,偶尔撒-娇的时候才会叫一句“深哥”或者“老公!”  被厉祁深逗-弄着,乔慕晚不好意思,但是不想继续遭罪,就抬手圈住厉祁深的脖颈,柔柔的唤了一声“老公!”  软软的声音,像是甘醇的红酒一样流淌而过,直接润了厉祁深的神经,把他醉的昏三昏四的。  “再叫一声!”  真的觉得乔慕晚唤自己的声音,比天籁都动听,他忍不住又要求到。  没有忸怩的拒绝,乔慕晚红唇微扯,声音依旧细软。  “老公……嗯,老公,我爱你!”  说完话,她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与近在咫尺的男人,吻得昏天昏地……  ————————————————————————————————————————————————————  着实满意两个人身心的放松,持久战一过,厉祁深如同餍-足的野兽,缓缓的退出了自己。  末了,他抬起雅致骨节的手指,撷取乔慕晚的下颌,掌握在虎口处。  湛黑的眉目,对视上乔慕晚清水般波动的明眸,四目相接见,立刻有情深的柔光,溢出两个人的眼眸,然后似一层薄雾一般,缭绕开淡淡的情愫……  看着乔慕晚这一张让自己怎么也看不够的小脸,厉祁深又深情的吻上了她的额头、琼鼻、而后是微张、嫣然的红唇……  顺着红唇向下,他气息雄浑,尽是喷洒在乔慕晚绽放如雪一般的盈白肌肤上。  随着目光的下移,他深邃如海的目光,紧锁住了乔慕晚平坦小腹虾米的位置。  目光在流连过后,直接定格在了那里……  看着让自己全身血液都在膨胀的发疯之处,禁忌之花,妖娆绽放……  他抬起头,再去看乔慕晚时,目光渲染出来墨汁一般的幽深,跟着,字斟句酌,一字一句——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  ————————————————————————————————————————————————————  又过了两个多月,转眼到了两个小家伙的一百天,厉家为两个小家伙准备了隆重的酒宴。  酒宴定在下午,上午的时候,厉祁深开车,载着乔慕晚和两个小家伙去了影楼。  两个小家伙出生那天,赶上年夜饭,采集脚印和手印,还有照片都是有着摄影爱好的崔蓁霓帮忙做的。  本来崔蓁霓也应该和她父亲一样,在执法部门工作,但是她实在是喜欢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就辞退了工作,做起来了自己喜欢的事业,就拿开影楼这件事儿来说,本来只是抱着一种兴趣的心理开办的,但是年后开了这个影楼以后,甚是火热,前来照结婚照、艺术照、宝宝照和全家照的人群比比皆是,不得已,她只得把影楼做大,然后盼望有一天能把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影楼,做成大型的连锁型影楼摄像馆。  崔蓁霓一听说自己的堂哥来自己这边的影楼照相,根本就不敢怠慢。  一般情况,崔蓁霓是不出来拍摄照片的,都交给下面的摄影师来完成,但是自己堂哥来了,自己怎么也得卖自己堂哥一个面子。  崔蓁霓一下楼,看到乔慕晚带着孩子也来了,当即就高兴的迎了上去。  “堂嫂,你也来了,怎么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啊?”  说着话,已经成为母亲的崔蓁霓,还是对厉淘淘和厉乖乖喜欢的抱了过来。  “我和你嫂子没事儿,就过来看看你的影楼做的怎么样!”  厉祁深轻描淡写着,完全一副散漫的态度。  “我说哥,你可就别逗我了,你这个大忙人,能光顾我的影楼怎么可能是过来闲逛啊,我看是视察还差不多!”  说完话,她笑着看向乔慕晚,问了乔慕晚此行前来的用意。  不似厉祁深那样拽的和二五八万的样子,乔慕晚表明了此行的来意,把今天正好是两个小家伙一百天的事情告诉了崔蓁霓。  “诶呀,你看看我这记性,我妈前几天还和我说了今天下午有孩子百天的宴请席,我居然都给忙忘了。”  崔蓁霓的话刚说完话,厉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知道了啊,我哥和我嫂子现在就在我这边,要给孩子照百天照!嗯……我知道,我下午会过去的,嗯……行,我中午就回家去,和您,还有爸一起过去!”  挂断了自己母亲的电话,崔蓁霓笑了笑。  “你看嫂子,我妈还特意提醒我了一下!”  说完话,她叫了自己的秘书过来,告诉秘书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全部都推了,另外让自己的秘书拿了单反相机给自己。  “走吧,嫂子,今天我自己亲自上阵给我的两个小侄儿和小侄女照相!”  说着,她带着乔慕晚和两个孩子去了后台那里给孩子换拍照的衣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