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7章 :掏蚁窝(七千字)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7章 :掏蚁窝(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7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崔蓁霓给孩子照了很多张照片,差不多有二百左右张,但是这里面,除了有孩子单人的,双人的,还有和乔慕晚在一起合影的以外,没有一张是有自己堂哥存在的合影。  “哥,你别光在那边坐着看杂志、品咖啡,和两个小家伙还有嫂子照些照片啊!”  崔蓁霓手拿着单反相机,和厉祁深说了说话。  只是自己好心的话,自己的这个堂哥完全是充耳不闻的态度。  见自己的堂哥不搭理自己,崔蓁霓有着挂不住面子。  “蓁霓,你别理他,他就那个样子!”  崔蓁霓也听自己的父母说过自己的这个堂哥是什么性子,也就没有计较。  悻悻地转过了头儿,跟着,调节镜头的长焦距,继续拍照。  对于厉祁深在窗边悠然品咖啡的样子,乔慕晚懒得管他。  这个男人对两个孩子一向不上心,或许就像是人们常说的那句话,男人薄唇多薄情,这样一个薄情的男人,能让他对两个孩子流露出来什么所谓的父爱,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知道这个男人本性如此,她也谈不上什么所谓的生气,就继续帮两个小家伙摆造型。  拍摄了好久一段时间,乔慕晚见底片差不多够了,就和崔蓁霓说可以了。  刚准备去后台那里把两个小家伙身上的拍摄服装脱下来,那边,一直漠不关心态度的厉祁深,站起来了身体,往摄像棚这边走来。  “回来!”  他从乔慕晚的身后拉过她,跟着从她的手里把厉淘淘抱了过来。  等到乔慕晚反应过来时,厉淘淘已经被厉祁深抱在了臂弯中。  厉祁深目光再看向崔蓁霓的时候,他长臂一伸,拥住了乔慕晚的肩膀。  “拍吧!”  乔慕晚:“……”  崔蓁霓:“……”  乔慕晚和崔蓁霓两个人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男人不是不屑于和孩子拍照么?  “哥,你这……”  “有问题?”发觉到崔蓁霓的声音中带着疑惑,他挑了下眉梢,问道。  “没有!”  怔忪了一下,崔蓁霓再收回来思绪的时候,像是生怕厉祁深会突然反悔,赶忙把单反前面的摄像头盖子打开,调节好了焦距,按下快门。  对于厉祁深突然一反常态的肯和两个孩子拍照,乔慕晚诧异极了,不由得脸上的表情有些生硬。  就着一家四口人在一起的样子,崔蓁霓接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再拍一张!”  厉祁深开口要求的时候,换了一个拥着乔慕晚的姿势。  有几次,厉祁深自己来过影楼这边,没有让这里的学徒告诉崔蓁霓,洗了挺多的照片,有乔慕晚的,也有两个孩子的,都被他保存在自己办公室办公桌下面的一个格子里。  这不过这件事儿,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  也不知道自己的堂哥是怎么一回事儿,自己给足了他面子的让他来拍照,他连一个眼色都不屑给自己,这会儿给两个小家伙拍好了照片以后,他竟然抽风的主动提出来拍照的事情。  对于厉祁深阴晴不定的性子,乔慕晚早就清楚,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你就是个神经病!”  ————————————————————————————————————————————————————  乔慕晚带孩子去后台换衣服的时候,厉祁深找崔蓁霓去了窗边位置的休息区那里落座。  “哥,我说你挺奇怪的啊,刚才给你台阶下,让你过来和孩子拍照你不过来,我不管你了,你自己倒是自己贴上来了,要不是我知道你打小就是臭屁的性格,我真觉得嫂子说的没有错,你就是一个神经病!”  崔蓁霓一边埋汰着厉祁深,一边翻白眼瞪着眼前这个姿态优雅,着实有品位喝咖啡的男人。  对于崔蓁霓埋汰自己的话,厉祁深丝毫不在意。  再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时,他抬眼看向她。  “你做这么大的影楼,每天来往的客流量这么多,你就不能拿点好咖啡招待么?”  崔蓁霓:“……”  “这么掉价的卡布奇诺咖啡,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给客人?”  厉祁深思维跳跃的太快,崔蓁霓反应过来才惊觉这个男人是在反唇相讥自己。  “我说堂哥,你整日喝得都是蓝山咖啡,卡布奇诺当然不必蓝山咖啡了。再者说了,这款卡布奇诺已经很不错了,你至于嘴巴这么毒的来鸡蛋里挑骨头吗?”  她翻了一个白眼,和自己的这个堂哥,她真就是没有辄,但凡能找到一个整治他的办法儿,她都会毫不犹豫去做。  崔蓁霓的话,让厉祁深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你还好意思笑,看嫂子自己带两个孩子,你管都不管,我都替嫂子扎心!”  “你嫂子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厉祁深言外之意,这个女人就是和你们这些整日里会抱怨的女人不同,不然自己也不会娶了她。  “我看出来了,不然也不能入了你的眼啊!”  崔蓁霓没少听自己的母亲夸乔慕晚的好,有几次她接触乔慕晚,也发现了乔慕晚的与众不同。  就单单从接触长辈这件事儿来看,她很有耐心,从来不会不耐烦,不像现在的这些小年轻,动不动就会和公公婆婆闹脾气,要不就一些难以处理的鸡-毛蒜皮小事儿,和婆婆争执不下。  听自己的这个妹妹这么夸乔慕晚,厉祁深笑得更加荡漾起来。  “给照片上色、修改好了以后,多装订出来一套相册,送去我公司那里。”  厉祁深这么一说,崔蓁霓立刻就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个堂哥并不像表明上那样对两个孩子不在意,这不,他背地里还是会要两个孩子的照片。  “那你可得加小费,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先把照片做到我满意再说,我不满意,别说是小费,一分钱我都不给你!”  “还真就是‘无歼不商’,哥,你这也太会精打细算了吧?我怎么觉得堂嫂是被你骗到手的呢?”  看自己堂哥这副“铁公鸡一毛不拔”的态度,她就忍不住想要拆他的台。  对于崔蓁霓的话,厉祁深没有作答,只是目光带有深意的睨看了她一眼。  受到厉祁深递过来的眼神儿,崔蓁霓哼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要是不用计,有哪个好人家的姑娘肯嫁给你啊?”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些,见乔慕晚快要从后台那里出来,厉祁深正了正神色。  “下个月月底,带你的团队去希腊出一趟外景。”  “希腊?”  提到希腊,崔蓁霓不免想到了爱琴海,只是她仅仅是错愕了一秒钟以后,就秒懂了厉祁深的话的意思。  自己的堂哥堂嫂,结婚到现在还没有拍摄结婚照,原本是因为乔慕晚怀孕的关系,不适合穿婚纱,现在已经生完了孩子,自然而然的,两个人要补结婚照。  “有问题?”  崔蓁霓发出的一声质疑,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挑眉反问一句。  “没有没有,你放心吧,我给你安排的妥妥的!”  ————————————————————————————————————————————————————  厉祁深和乔慕晚再回到厉家老宅那边的时候,家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宾客在。  今天是两个小家伙的百天,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商量,特意邀请了厉家的近亲,一起来参加两个小家伙的酒宴。  大家伙聚在一起,热闹非凡。  杯盏交错的声音,和不住回荡的欢声笑语,弥漫在宴会厅里的每一处。  吵吵嚷嚷间,不知道谁说了一声要看看孩子,立刻就有人附和,说要看孩子。  有一些和厉锦弘和厉老太太认识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得了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都羡慕的不行,催着他们两个人抱孩子出来。  厉老太太本就是喜欢臭显摆的人,禁不住大家伙的催促,耳根子一软,就说——  “你们等着啊,我去给你们抱我的大孙子、大孙女去!”  说着话,厉老太太笑吟吟的去找乔慕晚。  对于宾客要见孩子,乔慕晚没有什么疑议,把孩子交给了自己的婆婆。  厉老太太把孩子一抱来,厉锦弘就赶忙激动的上前去抱自己的大孙子。  对于自己的孙子、孙女,两个人都喜欢的不行。  “诶呀,这孩子生的真是好啊,这鼻子,这眉眼,都太像祁深了。”  “是啊,这孩子白白净净的,和慕晚一样啊,嫂子啊,你这真是有福气啊,娶了一个好儿媳妇,还有了一双好孙儿孙女啊!”  两个厉家的近亲,不住的夸赞孩子怎么怎么的好,给厉老太太听得心花怒放。  尤其是几个豪门家的太太夸了自己的孙子孙女,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人更是身板拔的倍儿直,神气极了。  又逗了两个孩子有一会儿,厉老太太把孩子重新递给了乔慕晚,自己则去招待今天的来宾。  ————————————————————————————————————————————————————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一过,两个小家伙都四岁大了。  因为家里有两个小家伙的原因,乔慕晚不被允许去工作,只得在家做孩子的早教工作。  因为乔慕晚教的好的缘故,两个小家伙已经能熟读熟记了很多的唐诗宋词,还会了英语和德语两门外语,数算方面,两个小家伙更是能做到举一反三,把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法都掌握的滚瓜烂熟。  “妈咪,我们今天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厉乖乖把今天的学习任务都完成了以后,扯着乔慕晚的小手,用奶声奶气的语调,和她央求着。  对于自己的一双儿女,乔慕晚向来都是有求必应,厉乖乖说要去吃肯德基,她抬手揉着她头顶软软的发丝时,很欣然的答应了下来。  “等你哥哥做完作业,妈咪就带你们两个出去吃肯德基好吗?”  “好!”  厉乖乖继续奶声奶气的回答了乔慕晚以后,挪着像是小鸭子一样笨拙的步子,来了厉淘淘这里。  “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到现在都没有做完这些题,笨死了!”  厉乖乖翻了一个小白眼,嫌弃的说着厉淘淘。  厉淘淘并不笨,只是实在是太懒了,乔慕晚每次给他们两个人做早教的时候,他都会东张西望,时不时的抓耳挠腮,偶尔还会像是个小猪一样,摇晃着小脑袋要睡觉。  “你怎么这么烦人?吵什么吵,都打断我思路了,一边待着去!”  厉淘淘挠着小脑袋,呜呜囔囔的说着话的同时,绞尽脑汁的想着眼前的这道数学题怎么做。  “我哪有吵啊?我说的是事实,这五十道数学题,我十分钟就做完了,你倒好,磨磨蹭蹭这么久了,才做了十三道,你这不是笨,是什么?”  厉淘淘今天听乔慕晚教数学的时候,走了神儿,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会儿要去房子后面的假山那里的土壤去掏蚂蚁窝,完全没有心思听乔慕晚讲课。  没有好好听课,这会儿他自然是不会做这些题。  “你才笨呢,知不知道我是哥哥,这是你对做哥哥该有的态度吗?”  厉淘淘神气极了的质问着厉乖乖,因为自己早出生了十分钟的原因,他就觉得只能是自己说落妹妹,不能妹妹没大没小的说落自己。  厉淘淘仗着自己比厉乖乖大十分钟欺压厉乖乖,厉乖乖当即就不满意的呛声。  “你还好意思说比我大,哪有你这么笨的哥哥啊,说你是我的哥哥,我都嫌弃丢人。”  “有你这样叽叽喳喳的妹妹,应该是我嫌弃丢人才对!”  “是你丢人!”  “是你才对!”  “……”  两个小家伙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乔慕晚赶忙上前来制止。  平时两个小家伙就某一个问题不能达成一致,就吵得不行,就像是上次,两个小不点儿就诸葛亮姓诸,还是姓诸葛的问题,差点打起来。  还是乔慕晚出来说了有复姓这么一回事儿,两个小不点儿才平息了战争。  “淘淘,乖乖是妹妹,你作为哥哥,要让着点妹妹知道吗?”  “不是啊,我没有欺负她!”  厉淘淘挠头儿否认着,“妈咪,你不知道啊,乖乖说我笨!”  “你本来就是笨啊,数学题都不会做!”  厉乖乖哼着声,扮鬼脸气厉淘淘。  “妈咪你看啊,乖乖太不像话了,对我这个哥哥一点儿都不尊重!”  乔慕晚:“……”  “我觉得以后上了学,乖乖班上的男生都不会喜欢她,她太野蛮了!”  “你……”  厉淘淘一说厉乖乖,厉乖乖当即就不愿意了起来,一张粉嘟嘟的小脸上面,小嘴撅了起来,丰富的表情表现着她对厉淘淘的不满。  “我什么我啊?我说的是实话,你不知道女孩子要温柔吗?你应该学老妈,我老妈就特别温柔。”  又是说自己野蛮,又是说自己不温柔,厉乖乖越听自己哥哥的话越是觉得委屈,下一秒,没有承受住自己哥哥的数落,“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妈妈,哥哥欺负我,啊呜……”  厉乖乖一下子扑到了乔慕晚的怀中,不住的呜咽了起来。  听着自己女儿的哭声,乔慕晚心疼的不行。  但是自己的儿子女儿都是自己的宝贝儿,手心手背儿都是肉,她根本就不忍心责备谁。  再加上两个小不点儿都是小孩子,心智都不成熟,发生拌嘴的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  把厉乖乖抱了起来,乔慕晚心疼的哄着她。  看着自己的妹妹动不动就和老妈撒娇,厉淘淘不满意的哼了一声,在心里腹诽着厉乖乖就是一个爱哭鬼。  哄了厉乖乖有好一会儿,看她还是哭,乔慕晚只得说一会儿给她买蛋挞吃,还要给她买玉米羹,让她不要再哭了。  厉乖乖虽然因为厉淘淘的话很委屈,但是她是一个十足的小吃货,听到自己妈妈说给自己要买好吃的,刚刚的委屈一下子就散去了不少。  “妈咪,我还要吃红豆派!”  “好!”  自己的女儿不再大哭大闹了,乔慕晚欣然应允了。  哄好了自己的女儿,乔慕晚和她商量着上楼去给她洗个脸,给她换身衣服。  “好!”  有了自己妈妈答应给自己买好吃的,厉乖乖什么事儿都愿意听乔慕晚的,答应她的同时,还不忘声音“吧唧”一声的亲了自己妈咪的脸蛋一口。  羞了一下厉乖乖,乔慕晚莞尔笑了起来。  “淘淘,你快点把数学题做好,做好了以后妈咪带你去吃肯德基哦!”  “好!”  见自己的儿子答应了,乔慕晚就抱着厉乖乖上了楼。  就在乔慕晚抱着厉乖乖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口那里时,厉淘淘忽的放下了手里的笔,然后两个黑珍珠一样的眼珠,滴溜溜圆的折射出明亮的光芒。  确定了自己的妈咪带着妹妹离开了,他坏笑的扬起嘴角,然后笨拙的动着他的小短腿,往玄关那里,一路小跑过去。  ————————————————————————————————————————————————————  乔慕晚给厉乖乖换好了一身粉色的蓬蓬裙,再下楼的时候,没有看到厉淘淘在,她当即就慌了神儿。  刚刚上楼的时候,她千叮咛、万嘱咐要厉淘淘老实儿的在这里做题,怎么这一会儿,那个小不点儿就不见了。  急得不行,乔慕晚赶忙招呼张婶,问她看到了厉淘淘了么!  “小少爷啊?我刚刚还看到他在这里做题呢!”  说着话,张婶的目光,四下寻找了一圈,只是在刚刚厉淘淘做题的位置那里没有看到他在,她也慌了神儿。  “这小少爷去了哪里啊?我刚刚还看到他在这里做数学题的,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小少爷就不见了呢啊?”  张婶也慌得不行,她刚刚不过是去了厨房一趟,把自己儿媳从乡下带回来的葡萄拿去洗了,不想,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厉淘淘就不见了。  连张婶也没有注意到厉淘淘去了哪里,乔慕晚这会儿自然是慌得大脑里一片空白。  近日以来,新闻报道上面不断出现人贩子偷小孩的事情,让乔慕晚都有点儿怀疑厉淘淘是不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  只是想到家里这么严格的防护措施又觉得不可能,人贩子就算是怎样手段高明,也进不来这里才是,只要不是他这个小不点儿自己跑出去,根本就不存在出了家门的可能。  一时间,想不到厉淘淘去了哪里,乔慕晚开始在房子里的每一处角落开始找了起来。  只是找了一大圈,乔慕晚也没有看到自己儿子的去处。  不禁,她急得眼眶有些泛红了起来。  倒是一向懂事儿的厉乖乖,看到了自己妈咪急得要哭,她赶忙扯住她的袖口,奶声奶气的说话。  “妈咪,你不要急,哥哥平时那么顽皮淘气,我猜啊,他一定是和我们躲猫猫藏起来了,或者是他偷溜出去,去后花园那里玩了,你别担心啊!”  在乔慕晚怀孕以后,厉祁深就有圈出来一块地,准备建个游乐场方便家里的两个小家伙玩耍,只不过因为乔慕晚觉得没有什么用,就只让他建了一个滑梯,两个秋千在后花园那里。  听自己女儿的话,乔慕晚也觉得在理,指不定就是自己那个一向调皮捣蛋的儿子和自己躲猫猫躲了起来。  暂时算是卸下了紧张的心理,但就是这样,她也不敢有任何懈怠的继续在房里房外找起来。  ————————————————————————————————————————————————————  那边乔慕晚因为找厉淘淘急得不行,这边,厉淘淘脱了自己的裤子,穿着粉-红顽皮豹的内-裤,上身只穿了一个小-黄-人的小背心,拿着一根树枝,在后花园这里,不亦乐乎的捅着蚂蚁窝。  厉淘淘在儿童读物上面看到过一篇故事,说在一个蚂蚁窝里,有一个蚁后,其余的蚂蚁都是工蚁。  他见过工蚁,但是没有见到过蚁后,就心想着,自己一定要把蚂蚁窝挖开,把里面的蚁后找出来,看看这个所谓的蚁后,和其他的蚂蚁有什么不同。  用树枝扒开了蚁窝,只是他顺着那个小洞-口看去,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蚁后。  觉得可能是自己离蚁窝的洞-口太远了,厉淘淘不假思索,撅起小-pi-股,俯下上半身儿,趴在了蚂蚁洞-洞-口,打量着黑乎乎的洞-口。  只不过他左看右看,还是没有发现书上说的蚁后。  有些恼火,他小脾气一上来,冷哼了一声以后,继续去扒蚂蚁窝。  不知道扒蚂蚁窝是不是会上瘾的缘故,厉淘淘越扒越兴奋,到最后,丢下手里的树枝,直接上手,两个肉呼呼的小爪子,在挖开的蚂蚁洞-洞-口那里,往下掘地三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