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8章 :爸爸,你是打算让我骑大马吗?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8章 :爸爸,你是打算让我骑大马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知道扒蚂蚁窝是不是会上瘾的缘故,厉淘淘越扒越兴奋,到最后,丢下手里的树枝,直接上手,两个肉呼呼的小爪子,在挖开的蚂蚁洞-洞-口那里,往下掘地三尺。  不过,似乎这个蚂蚁窝有些深,厉淘淘挖了好久也没有挖出来什么。  手上已经沾了好多的泥巴,但是他顾不上自己的两个黑乎乎的一片,继续往下掏。  肉呼呼的小手抓上来一把泥,泥里还有爬着的蚂蚁。  把泥巴往一旁甩去,他继续就着两个脏兮兮的小手,挖-弄着。  颇有一种不挖出来蚁后就不会罢手的架势,他神情专注极了。  以往,乔慕晚把他管得太好,从来没有碰到过泥巴这类的东西,这会儿一抓有些潮湿的泥土,而且在自己手里还能被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他就揉了两个泥团,对着自己前面的假山就扔去。  挖了足足有好一会儿,他自己都累了也没有挖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不由得,他的耐性,也消磨的差不多了。  “书里根本就是骗人的,蚂蚁窝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蚁后,只有一堆土!”  越想越是气不过,他两个小手捏了捏,拾起地上的泥巴,就往对面的假山上面扔去。  接连扔了好久,他觉得还是不解恨。  “真是的,以为我是小孩子就能骗我吗?”  他坐在地上,两个小手抱臂,想着书里骗人的故事,他就恨不得去找写这本书的人去理论,用实践后的结果告诉那个编书的人,蚁窝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见鬼的蚁后。  自己别别扭扭了好一阵,突然有一股尿意袭来,他腾地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身体。  有些尿急,他四下寻找了一圈,看看有哪里方便自己尿尿。  在周围的环境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让自己方便尿尿的地方,他撅了撅嘴巴。  忽的,他突然脑筋一动,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咯咯一笑。  用两个脏兮兮的小手扒下自己粉红顽皮豹的内-裤,他直了直小身体,将自己身体里多余出来的水,往刚刚掏了的蚂蚁窝那里浇去。  一边畅快淋漓的尿尿,他一边哼着乔慕晚教他的儿歌,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  ————————————————————————————————————————————————————  乔慕晚在房子里,和张婶找了好大一圈也没有找到,心急如焚了起来。  她自认为自己对两个小家伙已经格外的小心了,不想自己还是照顾的不周全,让自己的儿子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淘淘,别再和妈咪躲迷藏了,快点出来啊,妈咪带你去吃肯德基了。”  厉淘淘不像厉乖乖是一个小吃货,乔慕晚这么说,根本就没有人应答。  有些心力交瘁,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儿子叫“淘淘”这个小名,完全叫对了。  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看了眼时间,乔慕晚准备打电话给厉祁深,让厉祁深打电话给厉烁,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妈咪,我觉得哥哥还是在这个家里,你别急,我们不出去了,等过些时间,哥哥饿了,他就会出来的!”  因为和厉淘淘是双胞胎的原因,虽然是异卵双生,但她总是有一种心灵感应似的,觉得自己的哥哥根本就没有走远,就在家里。  “妈咪,我能感应到哥哥就在家里,你别太过担心!我那会儿有听到哥哥说什么工蚁,蚁后,他可能去哪里抓蚂蚁去了。”  虽然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劝着自己,但是自己心里说不担心完全是假的。  想了想,乔慕晚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厉祁深。  厉祁深和自己儿子的接触虽然不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厉祁深比自己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犹记得厉淘淘刚出生没多久,厉祁深就说自己的儿子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小子,她觉得他说的还是很准的,至少现在看来,他的话得到了应验。  心想着,或许厉祁深能很快的感知到厉淘淘在哪里。  一再权衡,乔慕晚也不管厉祁深现在是不是在忙着办公,就打了电话过去。  ————————————————————————————————————————————————————  接到乔慕晚打来的电话时,厉祁深正在回家的路上,而且要快要到了家里这边。  今天工作不多,再加上他平时没有事儿就会提前下班,今天就提前回来了。  听到乔慕晚说厉淘淘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他当即就冷下来了脸。  之前,他就有说过那个混小子以后会不断的给他惹麻烦,没想到现在一语成谶,竟然让自己说准了。  “你先别急,我马上回去!”  听着乔慕晚在电话里近乎是抽气一样的声音,他安抚着。  挂断了电话以后,他加下了脚下的油门,将轿车往家里驶去。  厉祁深把车驶入院子里,刚泊好了车,乔慕晚就急急忙忙的向他这边走来。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乔慕晚一把就把他给抱住了。  能感觉到乔慕晚的身体在隐隐发颤,厉祁深俊绝的脸,五官凌厉了几分。  回抱住了乔慕晚,他微微蹙了下眉心。  他蹙眉倒不是因为厉淘淘的失踪,而是心疼乔慕晚。  小破孩那么小,免不了喜欢贪玩,不想这却让乔慕晚觉得是她的原因。  “好了,没事的,别自责了,他一个四岁大的毛孩子,走路还不利落,能跑去哪里!”  他刚刚有给门口的人打电话,让那边的人调了监控录像,录像里并没有显示自己的儿子出了别墅这里,显而易见,那个屁-屁的混小子,如果没有拆墙逃出去,就还在别墅的某一个角落里。  虽然厉祁深在安慰着自己,不让自己对这件事儿自责,但是她找不到厉淘淘,心里终究是不得劲儿的厉害。  “爸爸,你快安慰安慰妈咪吧,妈咪因为找哥哥,刚刚都急哭了!”  厉乖乖见自己妈妈的情绪这么不好,就仰着小脑袋,一边扯着厉祁深的裤脚,一边说到。  垂眸,看着自己稚嫩的女儿,白-皙的额头上面有淡淡的汗丝,可以见得,为了找厉淘淘,她这个做妹妹的也四处寻找了。  掌心落在自己女儿的头顶上,厉祁深爱怜的揉了揉。  “爸爸去找你哥,你拉你妈妈回屋里去。”  “好!”  厉乖乖奶声奶气的答应了下来,伸出小手就去拉乔慕晚的手,让她和自己走。  “妈咪,我们回屋里去吧,爸爸这么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找到哥哥的!”  在厉乖乖的眼里,她的爸爸简直就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比她看的动画片里的超人还要厉害,对于找自己哥哥这样的事情来说,自己的爸爸就是福尔摩斯,没有找不到的线索。  乔慕晚放不下心,不想回屋里去。  “我和你一起去找吧!”  迎上乔慕晚看自己的目光,厉祁深横了下剑眉。  “你觉得我找不到?”  “不是!”  乔慕晚摇头否定,“我就是觉得两个人找,怎么也好过一个人找!”  “不用,你和乖乖回屋吧,我自己能找到!”  说着话,他问了乔慕晚还有哪里没有找。  “还有别墅后面那里,不过我觉得淘淘还不至于去后面,毕竟,我离开就十分钟而已!”  不觉得乔慕晚的分析在理,厉淘淘是他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他清楚的很。  如果那个混小子想要出去玩,别说是后面那里,就算是翻墙,跑到外面下河摸鱼,他也能干得出来。  “我去找,你和乖乖进屋去吧,别让这个小不点儿跟着我们大人来来回回的转。”  乔慕晚还想坚持和厉祁深一起去找儿子,不过想着还有自己的女儿在,自己把她留下不好,还是选择了回去屋里。  ————————————————————————————————————————————————————  厉祁深去后面假山那里找厉淘淘的时候,厉淘淘已经舒服的解决掉了身体里多余的水。  看着自己的尿液浇在土地上,惹得那些个蚂蚁到处乱窜,他咧开嘴,笑得开怀。  蹲下了身体,他像模像样的伸着手指指着眼前一片潮湿的土地。  “让你们不让我看蚁后长什么样子,我毁了你们的老巢,看你们他们晚上怎么睡觉!”  说着话,他伸出两个脏兮兮的小手,抓了一大把潮湿的泥土,就着上面粘着的蚂蚁,把泥土揉-搓成了泥巴团。  “让你们不和我愉快的玩耍,我摔死你们!”  说着话,他把手里的泥巴团,往前面的假山上砸去。  丢了一个泥巴团以后,他两个小手又捏了一个泥巴团。  就在他抓着手里的泥巴团,准备丢出去的时候,身后,一道粗暴的声音,卷杂着滔天的怒意,毁天灭地的传来——  “厉、淘、淘!”  厉祁深一字一句,每一个字,他都恨不得嚼碎了似的溢出嘴巴。  该死,他怎么就生养了这样一个惯会惹祸的儿子。  一向,他是最会敛住自己情绪,不把自己的情绪变化表现出来,但是在厉淘淘面前,他脸色浮现出来的乌云密布之气,暴露无遗。  听到了身后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厉淘淘手里准备扔泥巴团的动作就那样戛然而止,跟着,他本能性的转过头儿。  回头儿,在看到自己的爸爸沉着一张脸,脸色难看至极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赶紧把手里的泥巴团藏在身后,跟着,丢到了地上。  能意识到自己的爸爸这会要和自己发火,他赶忙规规矩矩的站好身体,然后张开嘴巴,像模像样的大叫一声。  “爸爸!”  厉祁深本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自己儿子这会儿在自己面前还摆出来一副无辜脸,他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走上前,他伸出手,一把就拎起穿着小-黄-人背心的厉淘淘,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扯到自己的面前。  突然双脚离地,自己身体的重心上移,厉淘淘有些害怕了起来。  但想了想,他还是咧开嘴巴,对厉祁深憨憨的笑着。  “爸爸,你是打算让我骑大马吗?”  厉祁深:“……”  “爸爸,我没穿裤子啊,就穿个小-内-裤骑大马,我不好意思啊!”  “就你还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厉祁深继续咬牙切齿的说着话,整个人身上的戾气,没有任何消散开的痕迹。  厉淘淘虽然还是个小屁孩,但是自己的老爸是生气还是高兴,他还是能分的清楚的。  就拿这会儿来说,看到自己老爸的脸,他很清楚自己的老爸在生气。  继续保持装傻的态度,他依旧憨憨的笑着。  “老爸,我真的羞羞,妈咪说了,男孩子要矜持!”  “就你还懂矜持,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厉祁深很多时候都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居然这么贪玩,连泥巴都能玩得这么不亦乐乎。  丢下了手里的厉淘淘,他抬起脚,用脚尖儿点了点他的屁-股。  “滚回去!”  对于厉淘淘私自离开的事情,他是生气,但是真准备骂他一顿的时候,看着他可怜兮兮,尤其是现在里里外外都埋汰,一双眼却澄澈干净的样子,他竟然不忍心骂他。  “噢!”  厉祁深虽然力道不是很重,但是厉淘淘细皮嫩肉的小身子,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力道,心里不免有些委屈。  不由得,他笨拙的像是小鸭子往回走步子的时候,抬着自己的小手,在屁-股上面,不住的揉-着。  “揉什么?你还知道疼啊!”  厉祁深在厉淘淘身后斥责他,倒不是说看他揉着屁-股的动作让他看不惯,而是他的手刚抓了脏兮兮的泥巴,就这么往自己的屁-股上面摸来摸去的,细菌指定不少,看他这么不懂得讲卫生,才口气硬里硬气的斥责他。  厉淘淘被厉祁深踢了一脚,本就委屈的不行,这会儿自己屁-股疼,想揉揉还不被允许,他更是委屈的眼眶不由得泛酸了起来。  撅着个小嘴巴,步子越来越慢的往前走,心里的委屈被无限的放大开。  看到厉淘淘别别扭扭走路的样子,和一个娇-羞的少女无异,厉祁深本就没有消弭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又涌动了出来。  “磨蹭什么,快点走!”  “……我屁-股疼!”  “矫情什么,疼也给我忍着!”  被厉祁深一再斥责着,厉淘淘终于忍受不住心里的委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伴随着他的哭声,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厉祁深见厉淘淘坐到地上嚎啕大哭,本就阴气沉沉的脸上,黑得更加可怕,尤其是一双阴森到近乎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眸子,翻滚着暗涌。  走上前,他用脚,以刚刚的力道,又踢了他屁-股一下。  “起来!”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么熊,用脚尖儿踢一脚,就委屈的不行。  见自己发号施令,自己的儿子不听,哭得越发的凄凉,厉祁深抿紧薄唇,眯了眯狭长的黑眸。  继续用命令的口吻,他口气极度不友善。  “起来,同样的话别让我说第三遍!”  厉淘淘:“……”  “厉淘淘,我数三个数,三个数过后,你敢不起来,我给你丢到荒山野岭去!”  厉祁深说着完全不是在吓厉淘淘的话。  阴沉着一张乌云密布的脸,他开始数数。  “一!”  “……”  厉淘淘无动于衷,但是哭声明显小了下来。  “二!”  见自己的儿子不买账,厉祁深又从牙缝间挤出来话。  再准备要数“三”的前一刹那,厉淘淘笨拙的从地上站起来了身体,跟着揉了揉小屁-股,耷拉着个小脑袋,没有再说话。  “滚回去!”  继续冷鸷着一张倨傲五官的脸,他完全是严厉父亲的形象呵斥着厉淘淘。  有了厉祁深的话在前,厉淘淘这次真的就不敢造次了,生怕自己要是不听话,自己的老爸就把自己丢到了荒山野岭,任由山里的野狼把自己给吃了。  这次不再是厉淘淘走在前面,而是厉祁深走在前面。  厉祁深两条笔挺的长腿本就修长,他走一步,厉淘淘得在他的后面,连跑带颠的才能勉强追上他的步子。  厉祁深走了十几步,感觉身后没有踢踢踏踏的走路声,他当即冷惑着一张脸,转过了身体。  再看到厉淘淘不停地提着自己粉红顽皮豹的内-裤,憨憨的走动着步子,他沉了沉目光。  “磨蹭什么?想让我把喂了野狼是不是?”  “不是!”  厉淘淘呜呜囔囔一声,然后撅着小嘴巴看向厉祁深。  “老爸,我粉红顽皮豹的内-裤上面都是湿哒哒的泥巴,难受!”  闻言,厉祁深的目光寻着他的粉红顽皮豹的内-裤看去,在看见上面确确实实蹭了好多的泥巴,他皱了下剑眉。  “后山那里的土质松软,又没有下过雨,怎么会湿?”  他当然不知道厉淘淘有浇了尿,而且自己还用尿浇了的土地,搓了泥巴团来玩。  被厉祁深问着,在他目光的强势逼人下,他抬起自己脏兮兮的小手,抓了抓自己西瓜太郎一样的头发,难为情的开了口。  “是我浇了尿在上面,所以那里的土才会湿哒哒的!”  厉祁深:“……”  ————————————————————————————————————————————————————  知道厉淘淘双手上面蘸了他自己的尿渍,还有泥土的脏渍,厉祁深嫌弃的不行。  本来是想让厉淘淘这个惹祸精自己回去屋里的,但是看到他走的步子,就像是脚下带了铅块似的,和蜗牛一般慢,厉祁深没有辄,拎着他后脖领,带着他,大步流星的往主屋那里折回。  一进主屋,乔慕晚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找了回来,赶忙上前去查看。  只是不等她去询问自己的儿子跑去了哪里,厉祁深拎着他的衣领,沉着一张如同寒冬腊月一般料峭的俊脸,带他直接去了浴室那里。  把浴室的门踢开,他把厉淘淘如同扔小鸡仔一样,直接就丢到了浴缸里,跟着打开花洒,任由水流,流淌进浴缸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