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0章 :老爸,我带你去医院看病吧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0章 :老爸,我带你去医院看病吧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懒得管这会儿知道认怂了的儿子,厉祁深翻了翻眼皮,夹了油麦菜到自己的碗里。  虽然乔慕晚加了菜给厉淘淘,但是厉淘淘死心眼的还是继续扒米粒吃。  看出来了厉淘淘的不对劲儿,乔慕晚有些心疼他。  不过是小孩子惹了祸而已,不想小家伙这会儿和个小鹌鹑似的,生怕自己做了什么事儿都是错的。  “淘淘,别光吃饭啊,吃点菜!你平时不是最爱吃鸡腿了么,快把鸡腿吃了!”  厉淘淘想说他吃米饭就好,但是他实在是有些馋鸡腿了,一再犹犹豫豫了几下,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羹匙,准备拿起鸡腿吃。  虽然忌惮自己老爸的淫-威,但是自己的妈咪在,他觉得自己妈咪会偏向自己,也就暂且卸下自己心里对自己老爸的忌惮。  只是他刚准备抬手拿起鸡腿吃,一双筷子伸了过来。  “洗手了么你?”  厉祁深的筷子压在鸡腿上,活生生的不让厉淘淘拿起鸡腿吃。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厉淘淘抬起头儿去看自己的老爸,不过仅仅是对视了一眼,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立马就耷拉下来了脑袋。  乔慕晚看厉淘淘只知道扒饭吃就足够的委屈了,这会儿看到他埋低着小脑袋,和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似的,她更是替自己的宝贝儿子叫冤。  “你干什么啊?”  她拍了厉祁深的手背一下,把他的筷子拿开。  “你至于么?不就是贪玩了点,你至于连鸡腿都不让他吃了么?”  “我没有不让他吃!”  他虽然看不上自己的这个蔫淘的儿子,但还不至于不让他吃鸡腿,只是想到他的手抓过“泥巴团”,心里莫名的犯膈应。  “你要是让他吃,你这会儿算什么?”  乔慕晚越想越气,照厉祁深这么管教孩子的办法儿,小孩子的天性都被扼杀了。  厉乖乖把自己爸爸妈妈之间不和谐的表现都看在眼里,目光恶狠狠的瞪了自己哥哥一眼。  她刚刚就有告诉他不许再惹爸爸生气,没想到他竟然又惹爸爸生气了。  刚准备开口训斥自己这个贪玩腐-败的哥哥,厉淘淘蔫吧的抬起了小脑袋,用手抓了抓头发儿。  “老爸、妈咪,你们不要吵了,我觉得可能是爸爸想要吃鸡腿,那我不吃好了!”  说着话,厉淘淘伸手就抓起来鸡腿,往厉祁深的碗里递。  本就足够膈应于厉淘淘抓过“泥巴团”的小手,这会儿他用手把鸡腿丢过来给自己,心里凸凸的起疙瘩。  把鸡腿丢给了自己的老爸,厉淘淘没有看厉祁深难看的脸色,有些嬉皮笑脸的看向乔慕晚。  “妈咪,我把鸡腿给老爸了,你们不要再吵了,都好好的吃饭吧!”  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因为自己连饭都吃不好,他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不过这下子好了,自己老爸想吃鸡腿,自己给他就好了,自己馋就馋吧,只要自己老爸不再生自己的气就好。  只是厉淘淘的小心思完全错了,他打错了如意算盘。  看着自己的儿子也不是很贪玩,至少这会儿很懂事儿,乔慕晚很是欣慰,抬手,她揉了揉他西瓜太郎一样软软的头发儿。  “好了,我们吃饭吧!”  说着话,乔慕晚拉自己的儿子在椅子上面坐好,只是厉淘淘刚坐好椅子,对面,厉祁深已经放下了筷子。  黑着脸站起来身体,厉祁深一句话都没有说,冷冽的抿着嘴角成了一字型,迈开步履,直接往楼上走去。  ————————————————————————————————————————————————————  一顿饭闹得不欢而散,乔慕晚的心情着实不好。  不过她并没有把自己心情不好表现在脸上。  给厉乖乖先洗好了澡,乔慕晚又给厉淘淘去洗澡。  不过厉淘淘今天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洗澡也不忘玩耍,今天的他,很安静。  “妈咪,我是不是又惹老爸生气了啊?”  “没有!”  乔慕晚否定,“你爸爸不饿,所以才没有吃饭,和你没有关系!”  小孩子的心灵终究是脆弱,乔慕晚怕厉祁深这样对孩子的秉性,会让小孩子心理有阴影,尽可能把这件事儿岔过去。  “可是老爸今天一天都很不开心!”  小孩子到底是小,挠了挠小脑袋也没有找出来一个词汇来更形象的表达生气的词汇。  实在是形容不好自己老爸的样子,他再看向乔慕晚时,歪着小脑袋问:“妈咪,老爸是不是得了抑郁症啊?”  乔慕晚:“……”  “我记得看到一本书上说一个人动不动生气或者不开心,就是抑郁症啊!而且抑郁症好像还是精神病的一种,妈咪,你说爸爸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啊?”  一想到自己的老爸可能是得了抑郁症,厉淘淘当即就紧张的不行。  他可是听说精神病挺难治疗的,而且得了精神病的人,行为举止都很怪异,他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老爸情况会恶化。  “妈咪,我们去给老爸看病吧,虽然他得了精神病,但是我们也不能对他放弃治疗啊!”  厉淘淘两个肉呼呼的小手抱住乔慕晚的手指,丰富的表情,煞有其事的样子,看起来,认真极了。  望着自己儿子认真的样子,乔慕晚有些哭笑不得。  “你爸爸没事儿,你别多想,有妈咪在,你爸爸不会有事情的!”  ————————————————————————————————————————————————————  给厉淘淘洗好了澡,哄睡了两个小家伙,乔慕晚回到卧室里时,长叹了一口气。  她真的觉得两个小家伙都很可爱,但是她就是想不明白厉祁深对淘淘的脾气怎么那么怪?  越发的觉得自己应该和厉祁深好好的谈一下了,她没有着急睡觉,洗好了澡以后,躺进了chuang里,留出外面的位置给厉祁深。  厉祁深从书房里办公出来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回到卧室里的时候,在等他回来的乔慕晚,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迎着房间里墙壁上那盏昏黄的壁灯,厉祁深看了眼已经睡觉了的小女人,目光不自觉的柔和了些。  没有走过去叫醒她,他脱下身上的衬衫西裤,进了浴室。  从浴室里出来,本以为早已经睡下了的小女人,这会儿正坐在chuang上,披散着温柔的青丝,目光柔婉的看着他。  看到没有睡觉的乔慕晚,这会儿目光直勾勾的看向自己,厉祁深挑了下剑眉的眉梢。  “睡醒了?”  没有回答厉祁深的询问,她看向的他的眼神儿,又认真了几分。  “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们谈谈吧!”  “有什么可谈的?”  厉祁深丢下手里擦头发的毛巾到地板上,不以为意的问了一声。  “怎么没有什么可谈的?你对淘淘的态度有问题,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从和他认识开始,她就发现他对厉老夫人和厉老先生的态度有问题,现如今,她更是发现了他对孩子的态度,存在的问题更大。  “我对他态度怎么有问题了?”  不似乔慕晚说话的语调有起伏,厉祁深从始至终的语调都在一个语调上,样子漫不经心极了。  乔慕晚实在是对这个男人没有辄,自己都没有睡觉,为的就是就孩子的问题和他好好的谈一谈,哪成想,他竟然是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  看乔慕晚不乐意的样子,厉祁深也不想就孩子的问题,耽误休息时间,淡淡的开了口。  “已经很晚了,睡觉吧!”  他走到chuang边坐下,刚准备掀开被子,乔慕晚一把抢过了他的被子。  “厉祁深,我在和你说很正经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一副态度?”  白了厉祁深一眼,乔慕晚把被子扔到一旁去。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态度恶劣的对淘淘?他今天洗澡的时候不停地问我,说他是不是惹你生气了!他还是个只有四岁大的孩子,你一定要他这么小就胡思乱想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吗?”  “他想什么,是我能限制的么?”  自己的这个儿子是小,但是装疯卖傻那一套玩得可是迎刃有余。  “你怎么不能限制,你要是以柔和的态度对他,他至于昏死乱想吗?”  厉祁深:“……”  “我就不信你要拿对乖乖的态度对淘淘,淘淘会多想!”  “他要是有乖乖那么听话,我就拿对乖乖的态度对他!”  厉祁深语调保持一致的话说出了口,乔慕晚更是不悦的瞪着他。  “说到底,你就是嫌淘淘顽皮,乖乖是小姑娘,听话正常,但是淘淘是个小男孩,你能拿教训小女孩那一套来教育小男孩吗?”  “当然不能,所以我对他们两个人是两个态度,有错吗?”  乔慕晚:“……”  乔慕晚觉得她已经拿最有利的说辞替自己的儿子说话了,不想,厉祁深随便的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持有的立场给推翻了。  “你这是什么诡辩?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再这么严词恶劣的对淘淘!”  “他不惹我就没事儿!”  乔慕晚想问淘淘哪里惹他了,但是想到自己说些什么,他也不肯听,指不定还怼自己,最后让自己哑口无言。  “他不会再惹你了,你也别整天和个神经病似的抽风!”  觉得自己和厉祁深把话谈到这里可以到此为止了,见时间也不早了,就没有再继续和他就这个达不成共识的话题继续说下去。  把被子重新丢给厉祁深,她下了chuang,趿着拖鞋往外面走去。  再回来卧室这里的时候,她抱出来一chuang羽被。  看乔慕晚抱出来一chuang羽被,意欲与自己分开睡,厉祁深眉心不悦的拧了一下。  不等他开口问乔慕晚作什么,乔慕晚先开了口。  “不用眼神这么诧异的看着我,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了你自己的不对,我再考虑要不要和你一起睡!”  说完话,乔慕晚铺好被子,就躺了进去。  ————————————————————————————————————————————————————  平时实在是习惯了抱着乔慕晚睡觉,这会儿自己手上没有了抱着的女人,厉祁深怎么想心里都不是滋味。  如果是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让两个闹别扭的分开睡也好,不过就是因为一个小破孩,他心里怎么都起疙瘩的难受。  夜已经深了,窗外,繁星点点,厉祁深结婚四年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伴随着夜色的加深,睡梦中的乔慕晚,直感觉,一个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手,滑进了自己的被子里,跟着,自己的小腿,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似的,让自己周身有些泛起酥-麻……  实在是困得有些提不起来精神,乔慕晚懒得去管是什么东西在作怪,继续酣睡着。  只是,她越是排斥这种异样的让自己入睡,这种作怪的感觉,越是无孔不入的传到她身体的每一处。  尤其是当自己的玲珑被紧实的力量占据,她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的去睡觉。  从不安稳的睡梦中醒来,意识到确确实实是有一只手在握着自己,她嫌弃的抬手去掰开厉祁深的手。  “拿开,我没空搭理你!”  真的是不想理会厉祁深,这样一个臭屁的男人,自己不和他动点儿真格的,他永远都会觉得自己不可一世。  “还生气?”  这次问生气的人不是乔慕晚,而是厉祁深。  “都和我分开睡了,因为一个小-屁-孩,你至于吗?”  听厉祁深评价自己的儿子是“小-屁-孩”,乔慕晚不满意的捏他的小臂一下。  “说的不像是你的孩子似的!”  “我觉得不像是我的孩子,一个喜欢玩泥巴团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你说,背着我,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男人?”  听厉祁深问自己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乔慕晚力道更狠的掐了他一下。  “那你带淘淘去做亲子鉴定吧,看看是不是你的孩子?”  乔慕晚真就不想和这个男人开玩笑,对孩子的教育这么不上心,算什么爸爸。  乔慕晚不悦的声音听到厉祁深的耳朵里,他低低的笑了。  低笑的细微声音,在这样一个夜色里,格外的旖旎……  低首,他寻着窗外不是很清晰的月光,吻了吻乔慕晚的耳垂。  “嗯……别闹!”  酥-麻的感觉传来,乔慕晚不自知的低吟一声。  觉得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连自己生气都这么对待自己,她真想把这个男人踹下chuang去。  乔慕晚越是说不让厉祁深闹,厉祁深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自顾自的用小腿,磨蹭着乔慕晚的小腿。  见这个男人一再的作怪,乔慕晚来了脾气。  腾地一下子从chuang上坐起来身体,“还能不能睡了?”  说着话,她把自己的被子扯了过来。  “你滚去你自己的被子里去睡!”  乔慕晚刚把自己的被子扯过去,厉祁深就抓住了她的小手,不让她再扯被子。  “怎么这么大的脾气?结婚这么久都一起睡,不和我一被窝,你能睡得着吗?”  睡不着的人是厉祁深,他偏偏颠倒是非,说乔慕晚睡不着。  “我怎么睡不着?没有你在这儿,我睡的舒坦着呢!”  说着话,乔慕晚打开厉祁深的手,不给他被子盖。  “别闹了,时候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感觉睡吧!”  说着话,厉祁深也不顾乔慕晚愿不愿意,伸手就去抱她。  抱着她,拉着她的小手就倒在了chuang铺里,扯过被子盖在两个人的身上,就着两个人紧拥的姿势,睡觉。  ————————————————————————————————————————————————————  一向和乔慕晚睡觉,厉祁深都不会是老实儿的那一个。  “厉祁深,你个王-八-蛋!”  乔慕晚被他第二次弄醒,这一次不像上次那样只是动手动脚,这次,他趁着自己睡觉,直接动了他的第三条腿!  ————————  乔慕晚一整晚都没有睡好,被厉祁深折腾到后半夜才睡觉。  实在是懒得理会他,厉祁深第二天早上上班,乔慕晚都没有管他。  这边,乔慕晚使着性子不愿意理厉祁深,那边,得到了甜头儿的厉祁深,虽然餍足了,但是脸色很是不好,如果仔细去看他的脖子,可以很明显的发现上面有好几道猫爪子抓了一样的红色痕迹……  昨天晚上两个人很激烈,不情不愿的乔慕晚,委蛇承受着。  到最后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男人的无耻了,她用着两个小手就和他反抗了起来。  不过幸亏乔慕晚抓伤的是他的脖颈处,无伤大雅,如果是他的脸,今天,他可以不用去上班了。  沉着脸,厉祁深下楼的时候,张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往餐厅那里走去的时候,厉淘淘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有些诧异于这会儿本应该是呼呼大睡的儿子竟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了餐厅这里,一副意欲等自己的样子。  懒得去看自己的儿子一眼,因为乔慕晚就他的问题和自己分开睡,他理都不想理自己的儿子。  坐在了椅子上,厉祁深拿起刀叉,优雅的开始切培根煎蛋,完全无视自己儿子的存在。  被自己老爸不予理睬着,厉淘淘也不生气,想到自己的老爸可能得了精神病,他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翻来覆去的在想,要怎么办才能治好自己老爸的精神病,让他不至于每天都扳着个脸。  想了差不多整整一-夜,他才暂时想到了一个先带自己爸爸去看医生的办法儿。  所以为了今天早上去医院挂号排队,他早早的就起来了,为的就是不让自己的老爸,在患了精神病的状况下,还去工作。  “老爸,你今天别去工作了吧,我们去医院吧!”  “去医院干什么?”  厉祁深难得这次没有再无视他,抬起了头,湛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儿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