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1章 :老爸,我觉得你患了精神病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1章 :老爸,我觉得你患了精神病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老爸,你今天别去工作了吧,我们去医院吧!”  厉淘淘两手托着腮,一脸担忧的看着厉祁深的同时,声音细软的开了口。  闻言,厉祁深难得这次没有再无视他,抬起了头,湛黑的眸,眼底似乎能漩出来暗涌般看向他。  “去医院干什么?”  想到昨天的事儿,他就软不下来态度的对自己的儿子,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冰冰。  虽然有些不解自己的儿子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想到他这么早起来,可能是他生了病,就打算开口说想去医院看病就找你妈去。  只是不等他开口,厉淘淘就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声气。  “爸爸,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你已经患了很严重的病!”  厉祁深:“……”  想到自己的老爸到现在对他的病情还一无所知,厉淘淘就打从心底里心疼他。  “爸爸,你有没有发觉自己最近和平时很不一样?”  又是说自己患了很严重的病,又是说自己和平时不一样,厉祁深不免横起来了剑眉。  “你到底想说点什么?”  见厉祁深的情绪又有些暴怒起来,和书上说的抑郁症的表现极度相似,厉淘淘嘟着嘴巴,心里难受极了。  自己爸爸的样子完全就是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患了很严重的精神病啊!  想到他现如今患了那么严重的病还想着去工作,他觉得自己惹他生气,真是太不孝顺了。  “爸爸,我知道我昨天错了,你别生气,我不知道你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如果我知道你患了这么严重的病,我真的不会惹你生气的!”  “厉、淘、淘!”  厉淘淘叽叽喳喳说了一堆的废话,让厉祁深听得极度不耐烦,冷着脸,他从齿缝间挤出话,一字一句。  “给我滚回屋里去!”  他虽然长了一张斯文的脸,也因为文明外衣的修饰成了一个绅士,但是不代表他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也不代表他是好惹的人。  见自己的老爸“病情”有发作的趋势,厉淘淘的小心脏都跟着揪了起来。  “老爸,你别激动,我不支声了还不行吗?”  做个“孝子”真的是太难了,不过想到自己的老爸没有事儿,再多的苦难,厉淘淘觉得他都咬牙挺过去。  “老爸,我们去医院吧,如果再不去或者去晚了,就挂不上号了!”  说着话,他跳下椅子,步子笨拙的绕过餐桌,走到厉祁深的面前。  “老爸,虽然二叔在医院人脉关系很广,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儿去医院好,这样医生一上班,我们就可以看病了!”  见厉淘淘绕着这个去医院的话题停不下来,厉祁深薄唇抿成了一道岑冷的弧线。  “让你妈带你去!”  “不行,我妈咪去没有用的,只能你和我去!”  自己儿子如此坚持着要自己去医院,厉祁深不禁冷下来了脸,阴气沉沉的。  “趁着我还没有发火,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不行啊,老爸!”  自己老爸这么阴晴不定的性子,让厉淘淘越发敢肯定,自己老爸已经病入膏肓了,如果再不治疗,情况只会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  “老爸,你真的没有意识到你自己的情况很糟糕吗?我从书上看到过,说一个人如果太容易生气,或者情绪经常很糟糕,就是抑郁症的表现,也就是说这个人得了精神病!老爸,我觉得你和书上说的这些情况很像,我觉得你得了精神病啊,我们去医院确诊一下好不好?”  一再容忍厉淘淘在自己的面前放肆,被他这次奶声奶气,还煞有其事的说了自己有精神病,他脸上浮现出来了毁天灭地的黑暗。  削薄的唇瓣抿紧成了一道绝然的弧度,他伸出长臂,大手一挥,拎起厉淘淘的身体到他的大腿上,挥手,就响脆的在他小-屁-股上,落下粗粝的一掌。  ————————————————————————————————————————————————————  被厉祁深打了屁-屁的厉淘淘,无比委屈。  自己好心的想要带自己患病的老爸去看病,他不领情不说,居然还打了自己,他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呜……妈咪,你说老爸是不是已经病得没有理智了啊?他打了我,屁-股好疼!”  厉淘淘哭着,两个滴溜溜圆的眼睛,红了一片。  看着厉淘淘红了一大片的屁-股,乔慕晚自是心疼的不行。  说来,某个没有人性的男人,还真就是下了死手,小家伙这细皮嫩肉的,哪里能承受的住他的力道,看到厉淘淘白嫩的肌肤上,几个醒目的手指印,她就算是闭着眼,也能想象到是有多么火辣辣的疼。  “淘淘不哭,妈咪给你敷了冰袋以后就不会再疼了!”  隐忍着眼圈泛酸的感觉,她把冰袋放置到厉淘淘的小-屁-股上面,耐着心思的帮他冰敷。  “妈咪,还是好疼啊!老爸不喜欢我,我的心好痛啊!”  厉淘淘俯身趴在沙发里,手里抱着个海绵宝宝的布偶,委屈的呜囔着。  “你爸爸没有不喜欢你,你不要人小鬼大的想太多!”  乔慕晚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厉祁深不喜欢厉淘淘,她可是全部都看在眼里。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厉祁深说才能就孩子教育的问题说明白,不禁,她在心里叹息一声。  给厉淘淘冰敷完,看还有些红肿,就拿了一些外伤的药给他涂抹到小-屁-股上。  “淘淘,以后不要再说爸爸有精神病的话了,知道吗?”  “为什么啊?”  厉淘淘不解,自己老爸的种种表现显示他就是有精神病啊,自己怎么可以不让他知道他有精神病这样的事情呢?  “没有为什么,你爸爸本性就是这样!”  如果说厉祁深有一天不这么性子阴晴不定了,那才叫不正常呢。  “可是……”  厉淘淘想要说些什么反驳乔慕晚,只是他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到有哪个词汇,或者哪句话能很好的说服自己的妈咪,只得做个听话的孩子,听自己妈咪的话,不再说自己的爸爸是个精神病。  “那我听妈咪的话,以后再也不说爸爸是个精神病的话了!”  ————————————————————————————————————————————————————  就厉淘淘的事情,乔慕晚对厉祁深本就有了意见,今天他打了厉淘淘,更是让乔慕晚对他有意见。  厉祁深下班回家,到家的时候没有看到乔慕晚,也没有看到两个小不点儿。  有些诧异这个时间乔慕晚会带孩子去了哪里,他挑了下眉梢。  拿出手机,几乎是本能的反应让他打电话想要问乔慕晚去了哪里,只是手机都已经翻出来了“老婆”那个通讯号码,他竟然顿住了要拨通电话的动作。  表情淡漠的掀了掀眼皮,他将手机暂且收到了掌心里,唤了张婶过来。  一听到厉祁深唤自己,张婶赶忙从厨房那里走出来。  “怎么了大少爷?”  “乔慕晚呢?还有那两个小不点儿,去哪了?”  听厉祁深这么一问,张婶立刻眼珠子一转。  干笑了两声,她满脸笑意的看着他,“我这也不是很清楚慕晚和两个孩子去了哪里,不过大少爷自己打电话问问慕晚去了哪里不就好了!”  张婶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冷哼了一声。  他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张婶成了乔慕晚的战线队友?  “不是很清楚不代表不知道,张婶,你打小就照顾我的日常起居,你对我了解,我也了解你,你和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合适吗?”  被厉祁深一问,张婶的面子立刻就挂不住了。  本来她是打算让厉祁深给乔慕晚打个电话,调节一下他们夫妻之间日趋紧张的关系,不成想,自己打错了如意算盘,自家的大少爷,根本就不买自己的账。  最后,经受不住厉祁深目光迫人的对视,张婶难为情的开了口,告诉了厉祁深关于乔慕晚的去向。  ————————————————————————————————————————————————————  乔慕晚没有带两个孩子去哪里,而是回了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去的乔家。  打从乔茉含也出嫁以后,除了家里平时来打扫卫生的家政人员,乔家上上下下,只剩下了梁惠珍和乔正天两个人。  自从四年前经历了梁惠珠一事儿以后,梁惠珍的身体大不如从前,经常需要靠吃药来维持虚弱的身体。  今天接到乔慕晚打过来的电话,说是要回来家里这边,她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妈咪,我们今天要在外婆家过夜吗?”  早上带厉淘淘和厉乖乖来乔家的时候,乔慕晚带了洗漱用品和睡衣,也给两个小家伙带了换洗的衣服,很显然,她打算在这里住几天。  听厉乖乖奶声奶气的问着自己,乔慕晚点头儿。  “妈咪打算带你和哥哥在外婆家住几天!”  她实在是不想面对厉祁深,一想到他对厉淘淘的态度,就气的不行,所以,两个人彼此间相互冷静一下,对谁都好。  “那为什么不让爸爸也一起来外婆家呢?”  厉乖乖一直都喜欢自己老爸喜欢的不行,她觉得自己的爸爸就像是神祗一样存在的男人,比电视剧里的那些男模啊、明星啊都还要帅!  “你爸爸还要上班,不便来外婆家!”  乔慕晚轻描淡写着,很显然,就厉祁深的话题,她不想多谈。  “哦!”  厉乖乖有些沮丧的应了一声,情绪不是很高。  不像厉乖乖那样,厉淘淘一来到乔家,乔正天就带着自己的这个外孙子,像是个老小孩儿一样的玩起来了弹玻璃球。  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外孙、外孙女要来家里,他特意去买了玻璃球还有小火车、赛车等一堆玩具。  在家里,乔慕晚给厉淘淘也买了不少的玩具,玩够了坦克、飞机那些机械玩具,冷不丁的看到玻璃球这样的玩具,他乐得自在的和自己的外公玩得不亦乐乎。  “慕晚,我拌好了饺子馅,来包饺子吧!”  平时乔慕晚回到乔家最喜欢吃的就是三鲜馅的饺子,这次也不例外,知道乔慕晚要带两个小家伙回来,梁惠珍买了虾仁等食材回来,为的就是给她做香喷喷的饺子吃。  “好的妈,我马上来!”  厉乖乖不想和厉淘淘去玩弹玻璃球,也不想玩什么布娃娃,就让乔慕晚留了一些数学题来做。  给厉乖乖出了一百道数学题以后,乔慕晚来到厨房,陪梁惠珍一起包饺子。  “慕晚,怎么就你们母子三人来了,祁深呢?他怎么没来?”  梁惠珍从乔慕晚带两个孩子来这边,就已经发现了她的情绪很不对劲儿。  不可否认,自己平时实在是对乔茉含的关心多于她,因为她实在是觉得厉祁深比年南辰有担当,所以从来没有担心过乔慕晚会过得不幸福,不过今天看到乔慕晚情绪不是很高的来了这边,还没有提及到厉祁深,她多多少少已经看出来了小夫妻二人闹了别扭。  “他在工作,平时他管理那么大的公司挺忙的,分不开身,就没有来!”  实在是不想多提关于厉祁深的话题,她轻描淡写的应付了几句。  能看出就厉祁深的话题,自己的女儿回答的很敷衍,梁惠珍笑了笑。  “慕晚,这生活啊,就像是牙齿和舌头的关系,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时候啊?你啊,也别太任性,祁深平时工作都挺忙的,你就别总和他闹脾气,我们做女人啊,可以和他们任性、撒娇,但是我们得理解他们,你也是个做母亲的人了,有什么事情多三思,别动不动就小孩子脾气!”  听自己母亲语重心长的话,乔慕晚自然挺不是滋味的。  只是自己的母亲并不是很清楚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自然是不会理解自己。  “妈,我没有耍小孩子脾气,我就是……”  有些说不出口关于自己和厉祁深之间就孩子的问题达不成协议,毕竟自己的母亲年纪也大了,自己说多了些什么,她怕自己的母亲跟着担心。  见乔慕晚欲言又止,梁惠珍笑得更加慈祥。  “和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毕竟妈是过来人,你有什么心事儿就和妈说,别总憋在自己的心里,会憋出病的!”  见自己的母亲都这么说了,乔慕晚一再权衡,把关于厉祁深对厉淘淘态度恶劣的事情告诉了她。  听了自己女儿的话,梁惠珍笑着看向她。  “慕晚啊,祁深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妈妈清楚才是!”  乔慕晚:“……”  “你说祁深对淘淘的态度有问题,那不过是你的看法儿,你要知道,生活在厉家那样的环境下,他免不了会对淘淘的要求苛刻了些。但是你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要是淘淘以后经常这么顽皮,惹出来什么事儿怎么办?”  “妈,顽皮是孩子的天性,我不想因为是生活在厉家这样的家庭中,让淘淘失去了太多的天性!”  “慕晚,你这么说偏激了不是!祁深只是管教淘淘严格了些,但是他也没有扼杀他的天性啊!再者说了,祁深的心思你又不是不清楚,指不定他这是为了淘淘更好的长大!”  乔慕晚也知道厉祁深的心思缜密,做事儿从来滴水不漏,没有任何的纰漏,只是……她还是释然不了他对淘淘的非打即骂。  看自己似乎劝不住自己的女儿,梁惠珍唉声叹息了下。  “妈妈怎么说你可能都不会听,但是你看祁深在处理什么问题上出现过漏洞啊?所以啊,关于他如果教育乖乖的问题,你真的不用多操心,他连那么大的公司都管理的井井有条,还会因为教育孩子的事情上面出现什么差池吗?”  被自己母亲的话劝的心里有些动摇,乔慕晚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评价厉祁深对厉淘淘的态度了。  “慕晚啊,和祁深好好的谈谈吧,你们是夫妻,还能有什么不能谈的吗?不过就关于淘淘的事情,妈妈很公平的评价一下,你呢,真的是看得太重了一些,这个世界上向来都是严父慈母,你不能拿你的态度来要求祁深对淘淘也用这样的态度,你懂吗?”  被自己母亲说得有些无地自容,乔慕晚低头抿了抿唇。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偏激的,只不过孩子的问题,她真的很看重,自己怀胎十月,两个孩子就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厉祁深这个样子对两个小家伙,她看在眼里挺不是滋味的。  把乔慕晚低头儿不语,一副陷入到了沉思中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梁惠珍又笑了笑。  “好了,别多想了,包饺子吧!”  ————————————————————————————————————————————————————  煮好了饺子,梁惠珍和家里的帮佣在厨房做两个小家伙都喜欢吃的可乐鸡翅。  待煮饺被端上桌,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家伙跃跃欲试的要吃饺子。  乔慕晚平时很喜欢梁惠珍包的饺子,以至于两个小家伙对自己外婆包的饺子也喜欢的不行。  看着两个小家伙这么欢喜的要吃饺子,乔正天拿起筷子,慈祥的夹了饺子给他们两个人。  吃着饺子,乔慕晚再端上来可乐鸡翅,两个小家伙的目光又放到了可乐鸡翅上面。  “妈咪妈咪,我要吃鸡翅!”  厉乖乖嘴巴里面一边嚼着饺子,一边伸着小手指着可乐鸡翅,让她夹鸡翅给自己。  看着小馋虫的女儿,乔慕晚无奈的笑了笑,夹了鸡翅给她。  “妈咪,我也要!”  看厉乖乖吃鸡翅,厉淘淘也凑热闹的要吃鸡翅。  “好!”  乔慕晚又夹了鸡翅给厉淘淘以后,准备转身回厨房喊自己的母亲来吃饭。  刚转身,门口那里有家里帮佣的声音传来。  “厉先生你来了啊!”  说着话,家里帮佣喊着乔正天。  “乔老先生,厉先生来了家里!”  闻声,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不点儿,循声的往门口那里看去。  在看到自己的爸爸来了外婆这边,两个小家伙,本能的开口——  “爸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