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2章 :你本来就是神经病(六千字[]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2章 :你本来就是神经病(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老先生,厉先生来了家里!”  闻声,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不点儿,一听到姓“厉”的一位先生来了这里,循着声音往门口那里看去。  在看到自己的爸爸来了外婆这边,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的张开嘴巴,本能的开口,像模像样的大叫——  “爸爸!”  脆生生的娃娃音传到厉祁深耳朵里的同时,也传到了乔慕晚的耳朵里。  回过头儿,看到门口那里长身而立了一抹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乔慕晚挑了下好看的黛眉。  “祁深来了啊!”  一看是厉祁深来了家里,乔正天赶紧从椅子上面起身,走到了门口那里。  “爸!”  唤了乔正天一声,厉祁深换下鞋子,进了屋。  “爸爸!”  一看到自己的老爸也来了外婆家,一家子人都在这里团聚了,厉乖乖赶忙挪开小步子,向厉祁深这里跑过来。  “爸爸,你来啊,就差你了,外公和外婆刚刚还聊你了呢!”  厉祁深垂眸看了眼自己乖巧的女儿,把她抱起来,收到自己的手臂中,往屋子里走去。  本来诧异自己老爸来了外婆家的厉淘淘,见自己的老爸往这边走来,原本还算亢奋的情绪,瞬间就变蔫了下来。  想到自己早上被他打了p-p,有些忌惮他,跳下凳子,往乔慕晚的身边跑去。  然后以惧怕又警惕的目光,拉着自己妈咪的手,看向自己的老爸。  乔慕晚看到不请自来的男人,不悦的翻了一个白眼。  对于他打了厉淘淘的事情,她真的难以平息怒火,总觉得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不管自己的母亲刚刚如何开导了自己,她也觉得这个男人故意和她唱反调。  发觉到自己的儿子在紧捏着自己的手指,乔慕晚抬手揉着他西瓜太郎一样软软的发丝,安抚着他。  厉祁深抱着厉乖乖走了过来,发觉到乔慕晚在以敌视的目光,对自己爱搭不理,他也不生气,从容的俊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漠寡淡。  “祁深来了啊!”  知道厉祁深这会儿来了家里,梁惠珍立刻就厨房里出来。  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走上前问厉祁深是不是刚下班。  让家里的帮佣加了座位给厉祁深,待菜都上齐了,一家子的人,都围在桌边。  知道乔慕晚因为淘淘的事情在和厉祁深置气,梁惠珍张罗着让乔慕晚夹菜给厉祁深,试图来缓和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关系。  被自己母亲要求着,乔慕晚有些不情愿,如果说她要是给厉祁深夹了菜,怎么看都是自己有意在讨好他。  自己都能觉得自己是在讨好他,那个一向自大的男人更会是觉得自己有讨好他的嫌疑,这样一看来,他更是会自鸣得意,不会意识到他的错误。  被梁惠珍要求着,但是乔慕晚迟迟没有行动。  “慕晚,在想什么呢啊?给祁深夹菜啊!”  乔正天也发觉出来了他们夫妻之间的异样,就催着自己的女儿给厉祁深夹菜。  一向懂事儿的厉乖乖,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外公外婆面向表现的不恩爱,就催着自己的妈咪给自己的老爸夹菜。  “妈咪,你给老爸夹菜啊,在家的时候,你就经常给老爸夹菜,在外公外婆面前,妈咪,你是不好意思了吗?”  乔慕晚:“……”  乔慕晚抬起头儿,目光诧异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在家里的时候,她哪里有给厉祁深夹过菜啊?她自己这个当事人怎么不记得了呢?  在收到自己女儿递给自己的眼神儿以后,乔慕晚蓦地惊厥自己女儿这个小鬼灵精,似乎是在有意撮合她和厉祁深。  看着似乎比自己都懂事儿的女儿,乔慕晚也不想自己的父母担心自己和厉祁深关系的状态僵硬,就妥协的硬着头皮,拿起筷子,意欲夹菜给厉祁深。  只是还不等她伸出筷子,厉祁深已经夹了三鲜馅的饺子给乔慕晚。  “你平时最喜欢吃妈包的饺子了。”  淡淡的口吻,平易依旧,在乔慕晚看来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却因为在自己的父母面前,他这样给自己夹饺子的动作和说话的声音,听在她的耳朵里,怎么都觉得缠绕开了一种叫“暧-昧”的情感气息。  目光直觉性的对视上男人湛黑如墨的眸,有那么一瞬间,她忘记了自己看着的这个男人,是自己正在冷战的男人。  梁惠珍一看厉祁深主动和乔慕晚示好了,赶忙在桌下用脚,踢了一下怔忡状态的乔慕晚。  有些诧异于厉祁深会主动夹了饺子给自己,她思绪飞脱之际,自己母亲恰合时宜的踢了自己一脚,让她收拢回来了飞脱的思绪。  几乎是在思绪收拢回来的一瞬间,她的目光,就如水般的对视上了厉祁深的眸。  低头看了眼自己碗里的饺子,她再抬起头儿的时候,夹了块鱼肉到自己的骨碟里,然后剔除掉里面的鱼刺,把没有了鱼刺的鱼肉,送去了厉祁深的眼前。  把乔慕晚对厉祁深这样细心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梁惠珍和乔正天相视一笑。  这到底是小夫妻,任性的闹脾气归闹脾气,不消一会儿还会好。  ————————————————————————————————————————————————————  吃过了晚饭,又聊了会天,厉祁深就准备回水榭那边。  见厉祁深起身要回去,梁惠珍赶忙让乔慕晚带着两个孩子跟回去。  乔慕晚虽然在餐桌上面和厉祁深两个人算是言和了,不过让她回到水榭那边面对某个男人,她心里还是极度不情愿的。  “妈,我都已经好久没在乔家住了,我在这边住两天再回去!”  一听乔慕晚这话儿,梁惠珍故意生气的虎下来了脸。  “你瞅瞅你这个孩子啊,这祁深都来了这边,你还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吗?”  梁惠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是打从心底里是希望乔慕晚在家里这边住几天的。  打从乔茉含也出嫁了以后,这个家就变得冷冷清清的,即使她们姐妹两个人偶尔回来这边,待了一时半会儿以后,这个家还是重新恢复凄凉的状态。  梁惠珍和乔正天两个孤寡老人,真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多陪陪自己,只是想到她现在也有了家庭,还是决定忍痛割爱。  再怎么说这厉祁深都已经放下身段的来这边了,明摆着是要接自己的女儿和孩子回去,他们做父母的,如果不帮衬着,就显得太不会处理事情了。  “妈,我都已经决定在这边住下了,您和爸是烦我吗?所以让我走!”  “你瞅瞅你这个孩子怎么还和小孩子似的呢,妈哪是烦你啊,只是你现在也有你自己的家庭了,你不能因为一星半点儿磕磕绊绊的小事儿就来这边啊?这要是说出去,要别人会怎么想啊?”  梁惠珍苦口婆心的劝着乔慕晚,不管怎样,她也不能让这厉祁深空着手回去啊。  “妈,我就是在这边住两天,别人能怎么想啊?”  自己带孩子回娘家住两天再正常不过了,乔慕晚根本就不觉得这有什么的。  唯一棘手的一点儿就是厉祁深来了这边罢了。  其实说真的,她真的就是想晾着他几天,利用这几天的时候,彼此都冷静冷静,让他们对于孩子的事情,不至于这么剑拔弩张。  “你这孩子啊,怎么这么执拗呢?”  见自己也劝不动乔慕晚,梁惠珍索性拉着两个小孩子,让厉淘淘和厉乖乖和厉祁深回去。  她心想着,如果孩子都跟着厉祁深回去了,乔慕晚自然而然也会跟着回去。  只是厉淘淘忌惮厉祁深的关系,梁惠珍再怎么让他跟厉祁深回去,他都不肯,只是一味的粘着乔慕晚不放。  厉乖乖倒是无所谓在哪里住下,只不过自己有了老爸就不能要妈咪,有了妈咪就不能要老爸,着实让小家伙为难了一番。  事情变得僵硬起来,两方都各执一词,梁惠珍是秉着撮合两个人的心理让乔慕晚回去,但是自己的女儿执拗异常,像是拉不回了的犟牛,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情况变得越发难以解决的时候,一直都是默不作声状态的厉祁深,扯动开了涔薄弧度的嘴角。  “既然慕晚和孩子都不想回家,我也留在这边好了!”  “……”  ————————————————————————————————————————————————————  厉祁深坚持留下来,让乔慕晚觉得尴尬极了。  本来,她是为了避开他,才带着孩子来了乔家这边,不想这个男人厚颜无耻起来,不仅来了这边,竟然还主动提出来了要留在这边,这实在是让她头疼的很。  有想过要不自己就妥协了,带着孩子,随他回水榭那边去好了,但是想了想,自己要是真回去了,就太没骨气了。  想了想,她犟着性子,选择留在了乔家这边。  因为乔慕晚的房间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入住了,房间里隐约有些灰尘的味道。  换了被子和chuang单,乔慕晚趁着睡觉之前,把房间里简单的打扫了一番。  厉淘淘一整天都和乔正天玩得好,于是到晚上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找自己的外公一起睡。  厉乖乖本来是打算和乔慕晚在一起睡的,不过听说外婆要给她讲故事,也就去了梁惠珍的房间,吵着让她给自己讲故事。  乔慕晚从浴室里洗好了澡出来,原本已经被锁上的门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紧接着,她看到了某个正躺在她的chuang上,看着书的男人。  “你怎么进来了?”  看到厉祁深的一瞬间,乔慕晚就炸了毛。  把擦头发的毛巾往座椅上面一丢,她穿着浴袍,走向chuang边。  “家里的佣人不是已经打扫了客房给你,你来我房间做什么?你要是想睡觉就去客房,如果你是来找我说话的,不好意思,我要睡了,请你离开。”  乔慕晚一本正经的说着客套的话,刚刚在自己父母面前勉强还能秀出来的恩爱,这会儿消失不见。  听乔慕晚一口气说了很多的话,厉祁深原本看着书的双眸执起,看向脸颊泛着绯红的小女人。  “吵什么?不知道爸妈和孩子都已经睡下了么?”  厉祁深淡漠的口吻,一如既往的低沉,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浮动,但就是这样,乔慕晚也厌恶的牙直痒痒。  “既然你知道爸妈和孩子已经睡下了,就不要惹我和你吵架!”  看着乔慕晚明灿的双眸,渲染出来了些微的怒意,厉祁深挑了下眉头儿。  “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女人都像你这样善变吗?”  刚刚在乔正天和梁惠珍的面前,这个小女人还像是一只温柔的小绵羊,不住的给自己夹菜,替自己挑拣鱼刺。  这会儿可好,对自己剑拔弩张的,恨不得自己是一头小刺猬一样,把全身上下的刺,都向自己she来。  “我哪有和你翻脸,你应该看得出来,在我父母面前,我不过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才对你示好的!”  “既然你是在想我示好,现在在乔家,你是不是应该装下去?”  “我为什么要继续装下去?”  乔慕晚不乐意着,直接反口质问厉祁深。  “不想装就这样挺好,你要是不任性,我还不太习惯!”  乔慕晚:“……”  说着话,厉祁深放下手里的书,从chuang上起来,然后脱下自己的黑色衬衫和西裤,只着了一条四角短裤,往乔慕晚的浴室那里走去。  “你干什么?”  看厉祁深进了自己的浴室,一如四年前和自己认识不久那样,去自己的浴室那里理所当然的洗澡。  “你说一个男人脱-光了想干嘛?”  带着含沙射影意味的话,让乔慕晚羞恼的不行。  刚想对厉祁深恼火的说一句“你不许用我的浴室!”,厉祁深已经拉开了浴室的移门。  “我都已经脱-光了,如果你不打算让我用你的浴室洗澡,我不介意做另一件脱-光衣服的事情!”  乔慕晚:“……”  说完话,厉祁深拉上浴室的移门,大摇大摆的进了乔慕晚的浴室。  ————————————————————————————————————————————————————  厉祁深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没有找到合适的浴袍穿,就拿了乔慕晚的浴袍来穿。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穿自己的浴袍,不过四年之后再看到这一幕,乔慕晚还是觉得滑稽的不行。  嗅到了清香的薄荷牙膏味道,乔慕晚几乎是一瞬间就跳了脚。  “你怎么刷的牙?”  整个浴室里只有自己的牙刷,她不敢想象厉祁深是不是拿了自己的牙刷来刷牙。  “整个浴室里就只有你的牙刷,你说我是怎么刷的牙?”  厉祁深反问一句,让乔慕晚清楚的认知到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坦然的和自己共用了一支牙刷!  “你怎么会这么无耻?”  相比较乔慕晚羞恼的样子,厉祁深淡然从容。  嘴角勾着风情的笑意,他扯动着薄唇,说不出的惑人妖孽。  “连我的口水都吃过,还嫌弃了我用你的牙刷?”  乔慕晚倒不是说不能接受他用了自己牙刷这件事儿,只是想到自己儿子的事情,她就莫名的想要和这个男人找茬儿。  恶狠狠的瞪了厉祁深一眼,乔慕晚懒得再搭理他,进去浴室那里,准备把自己的牙刷,好好的冲洗冲洗。  冲洗好了自己的牙刷,乔慕晚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厉祁深看向她。  “我衬衫西裤呢?”  “扔出去了!”  乔慕晚说得坦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刚刚厉祁深在里面冲澡的时候,她嫌恶的把他的衣服都丢去了外面,为的就是不让他在自己这里蹭夜。  乔慕晚的回答听在厉祁深的耳中,他挑了下剑眉。  无所谓厉祁深因为自己把他的衣裤丢到了外面会不会生气,她眼底带着淡淡的揶揄,看向厉祁深。  “如果你想要找到你的衣服,现在最好的办法儿就是马上离开这里,你的衣裤,我帮你放到了客房那里。”  看得出乔慕晚的眼底有得意的狡黠,带着小女人的俏皮,厉祁深不怒反笑,嘴角勾起一抹风情的笑意。  “小妖精,把我的衣裤丢到了外面,你是在向我传递什么信息?”  眼底,闪耀着坏坏的涟漪,对于乔慕晚这样依旧是不成熟的做法儿,他眉目间的深邃,多情、魅惑……  几乎是在瞬间秒懂了自己的做法儿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乔慕晚懊恼的暗自磨牙。  该死,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一旦把厉祁深的衣裤丢回到了客房那里,就给了他必须留下这里的遐想。  懊悔的不行,几乎是不假思索,她转身就准备去开门,把厉祁深的衣裤从客房那里拿回来。  只是,她刚转身,厉祁深长臂一伸,就收拢住她的腰身,把她困在了自己的臂弯中。  随着乔慕晚被他收拢到怀中,厉祁深从身后拥住她,把自己的下颌,抵在她的颈窝处,冷惑着声音,开口——  “和我闹这么大的脾气,连我来这边找你都不肯和我回去,你打算和我任性到什么时候?”  耳边缭绕着男人雄浑的男性气息,如丝如缕的缠绕着自己。  “我没有和你任性,我就是太久没回来这边了,在这边住两天罢了!”  乔慕晚否定着,动着自己的两个小手就去和厉祁深挣扎。  只不过她越是挣扎自己,厉祁深越是把她抱得更紧。  “越来越口是心非了!”  和乔慕晚结婚这么久,她是什么性格的人,他都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  “因为那个混小子,你至于又是和我分开睡,又是跑回乔家么?要是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准备带着两个小不点儿去其他地方生活?嗯?”  见厉祁深清楚自己为什么回来乔家这边,乔慕晚被他紧拥着自己的同时,凉凉的开了口。  “谁让你打淘淘了?他还是个小孩子,你至于下狠手么?”  “他说我是神经病!”  “你本来就是神经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