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5章 :和你老-子抢女人,真是出息了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5章 :和你老-子抢女人,真是出息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9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妹妹都不找你妈,你一个臭小子,总黏着你妈做什么,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被自己患了“神经病”的老爸质问着,厉淘淘委屈的不行。  “我没有黏着妈咪,也没有没出息!”  他就是觉得他的妈咪人太好了,好到让他觉得想腻着她一辈子,不想,这让自己的老爸这么不悦。  不想看厉淘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厉祁深冷着脸。  “脱衣服,自己进去洗澡!”  一说他看着这个混小子来气,都已经四岁大了,连自己洗澡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了,他就纳了闷,这个混小子到底是随了谁,竟然这么笨。  被厉祁深斥责着,厉淘淘心里再怎么委屈,还是乖乖的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笨拙的像是一个小鸭子,慢吞吞的往浴室那里走去。  拉开浴室的移门,厉淘淘刚准备迈开小短腿进去的时候,回头看着黑着脸的厉祁深,开了口。  “老爸,我可以自己洗澡,但是出去以后,你能不能让我找我妈咪啊?”  “不能,没商量,滚去洗澡!”  厉祁深想也不想,直接拒绝厉淘淘的请求,跟着,把一块干净的毛巾,顺手朝浴室移门那里丢去,直接扔到了厉淘淘的头上。  ————————————————————————————————————————————————————  厉祁深听到了门外有乔慕晚叩门的声音,但是他心狠的选择无视。  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出来,他来到窗边,点燃,含在xing感的薄唇间。  随着香烟的燃烧,有层层缠绕开的烟雾,在他修长骨节的长指那里,缭绕开来。  “老爸,卫浴间没有牙刷!”  他的牙刷让乔慕晚收起来了,这会儿没有自己的牙刷在这里,他理所当然的找到了一个可以去找乔慕晚的借口。  任由香烟在指尖儿燃烧的厉祁深,听到浴室里传来自己儿子像那么一回事儿的叫喊,捻灭了已经燃烧到尽头儿的烟蒂,丢到烟灰缸里,然后转身,向浴室那里走去。  “哗”的一声拉开浴室的移门,厉祁深脸色很不好的看向里面。  这一看不要紧,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铁青。  浴缸周围洒满了沐浴露,被揉搓-开的泡沫,都已经漫溢到了浴缸的外面,与此同时,厉淘淘湿哒哒个脑袋,很显然,他还没有洗头发。  “你到底在作什么?”  他的声音冷冽极了,明显对于自己儿子这副办事不利的样儿,表现的不耐烦。  “我在找牙刷啊!”  厉淘淘耷拉个脑袋呜咽着。  他真的不是有意要把浴室弄乱的,而是他真的在找牙刷,不过是后来灵机一动,想到了要找自己的妈咪要牙刷。  “我好像把牙刷放在我妈咪那里了,老爸,我去找我妈咪要牙刷!”  说着话,厉淘淘拿毛巾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然后用毛巾捂住自己的小鸟,往外面走去。  只不过他刚从自己老爸的身边擦身而过,身体就被拉了回去。  “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牙刷!”  自己这个儿子是什么鬼心思,他这个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老手儿,还能看不出来自己儿子的小伎俩了。  “爸爸,妈咪好像不知道我的牙刷在哪里,我自己知道!”  见自己的老爸不让自己出去,厉淘淘滴溜圆的小眼珠一转,来了新的心眼儿。  侧过刚毅线条的俊脸,他冷睨的盯了自己儿子一眼。  “你妈不知道你牙刷在哪里,你还找你妈,你脑子进水了吧?”  不屑的说完话,厉祁深懒得搭理这个打小就和他老-子玩心眼的小-屁-孩,出了浴室。  ————————————————————————————————————————————————————  厉祁深拿了客房这里的一次性牙刷给他。  不知道是不是乔家这边特意准备的,在储物柜里,他竟然找到了儿童牙刷。  他拿着牙刷和牙膏再折回浴室里的时候,厉淘淘整个人正泡在浴缸里,和泡沫玩得不亦乐乎。  浴室的移门被拉开,厉祁深看到自己的儿子和泡沫在一起玩得那么开心,丢了一个凉凉的眼神儿过去。  几乎是移门被拉开,厉淘淘就把正在玩泡沫的小手伸到了浴缸的里面,然后自己伸着两个小手,像模像样的在搓着自己的小身体。  “爸爸,你拿牙刷回来了啊?”  “和我,你没必要装的像那么回事儿!”  他也不知道自己儿子这些花花心思是和谁学的,打小就敢连他老-子都哐了。  被厉祁深这么一拆穿,厉淘淘撅了撅小嘴巴,在心里不禁腹诽自己老爸一句“好无趣!”  把牙刷和牙膏放到了一次性纸杯里,厉祁深半挽起袖口,把白衬衫的袖口,折两折到手肘处,露出来一小节精瘦的手臂。  “起来!”  他走到浴缸那里,让正泡在浴缸里的厉淘淘站起身来。  不懂自己的老爸又想干什么,厉淘淘小小的眉头儿,竟然像是小大人一样的蹙了蹙。  “老爸,我在洗澡,你要干什么啊?”  生怕自己的老爸再搞出来点什么事儿,他警觉极了。  “让你起来就起来,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在自己老爸不友善的对待下,厉淘淘极度不情愿的撅着嘴巴,站起来了身体。  厉淘淘一站起来身体,厉祁深拿过一旁的洗发液就给他揉-搓起来头发。  洗发液的泡沫在厉淘淘毛茸茸的发丝间被揉-搓成了一团泡沫,没有照顾孩子经验的厉祁深,凭着应该这么给孩子洗头发的感觉,使劲的揉着。  厉淘淘被动的承受着自己的老爸给自己洗头发儿,他没有自己妈咪轻柔的动作,惹得厉淘淘不住的哼声。  “老爸,你慢点儿,泡沫进我眼睛里去了!”  厉淘淘动着自己的两个小手,不断的在自己的眼睛上揉着,这一揉不要紧,他越揉,自己的眼睛越是被刺激着。  “老爸,我的眼睛疼,睁不开了!”  一味只知道替厉淘淘洗头发的厉祁深,听到了他的声音,起初还没怎么在意,后来听说他的眼睛睁不开了,才停下手里的动作。  一打量,见自己儿子肉呼呼的小手揉着眼睛,剑眉一横。  “谁让你去摸眼睛的?”  不是他把洗发液揉进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这个混小子自己弄进去的。  “我没有啊,老爸,是泡沫进眼睛里去了,我辣眼睛才揉的!”  说着话,厉淘淘的小手又去揉眼睛。  这一揉,眼睛更加的难受起来。  “老爸,我睁不开眼了,我是不是要瞎了啊?”  乔慕晚给厉淘淘洗头发的时候,从来没有过洗发液进去眼睛里的时候,厉祁深这一给他洗头发,洗发液就进去了他的眼睛里,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老爸是不是要对自己杀人灭口!  厉祁深本就是没有耐性的人,听着厉淘淘呜呜囔囔的声音,耐性都被磨光了。  但是想到乔慕晚昨晚和自己苦口婆心的说了那么多的话,还是冷着个脸,没有不管厉淘淘。  “别揉了!”  没有让厉淘淘再揉眼睛,他拿过来花洒,接过清水,耐心的替他清洗眼睛。  眼中的泡沫和辣眼睛的感觉,被渐渐的洗刷掉,到最后,厉淘淘悠哉悠哉的享受着自己老爸对自己的侍候。  唔,似乎感觉还不错……  厉祁深生怕自己没有给厉淘淘洗净眼睛,不断的耐着心思给他洗。  到最后发现这个混小子正一副大爷姿态的享受着自己对他的伺候,当即就没有了好脾气,把花洒丢到闭了,丢到一旁。  “你洗好了身子就去刷牙!”  懒得再去伺候自己这个麻烦的儿子,厉祁深拿过一旁干净的毛巾擦了擦手指以后,出了浴室。  ————————————————————————————————————————————————————  厉淘淘在浴室里刷好了牙,他再出去浴室的时候,厉祁深正打完电话,从阳台那里,往卧室里走。  看着用毛巾捂住他自认为羞辱的小鸟的动作,厉祁深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  没想到这个混小子,还懂什么叫害羞。  “过来这边坐!”  指了指chuang铺那里,厉祁深喊厉淘淘过来,然后自己兀自去储物格那里,拿了风筒过来。  “噢!”  打从厉祁深给厉淘淘又是洗头发儿,又是给他洗眼睛以后,他发现,自己的老爸其实也没有那么严厉,至少对自己还算不错,还肯给自己洗头发儿,然后自己眼睛被洗发液伤到了,他还会耐着心思的帮自己洗眼睛。  老老实实的坐在了chuang铺上,等到厉祁深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风筒。  “过来!”  “噢!”厉淘淘往厉祁深那里挪着小-屁-股,至始至终都没有把挡着自己小鸟那里的毛巾拿开。  “挡什么挡?有什么可挡的!”  “不是啊,老爸,妈咪说了,不能给别人看这里,羞羞!”  “那你每天还黏着你妈给你洗澡?”  厉祁深的语气不友善起来,这个混小子和自己挂羊头卖狗肉的不能给人看他的小鸟,反过来整天黏着乔慕晚不放,让她给他洗澡,他还真就想知道,这个混小子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被厉祁深质问着,厉淘淘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小脑袋。  “那不一样!”  他说得极度难为情,在他看来,妈咪是和他走的最亲近的人,和自己最亲近的人,自己可以让她看到自己的小鸟,但是其他人就不行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妈看了,你那玩意就能不一样怎么的?”  被厉祁深的话怼的哑口无言,厉淘淘瘪了瘪嘴。  “反正不一样就是了!”  懒得和自己的儿子解释什么要羞耻,厉祁深没有做声,打开风筒的开关,给他吹着头发。  用了最低的档位给厉淘淘吹头发,感受温柔的风丝吹拂过自己的头发儿,他格外的享受。  平时都是自己的妈咪管自己的日常,冷不丁的被自己的老爸伺候一次,他感觉还是不错的。  随着风筒的转动,他软软的小头发儿被吹出来了形状。  “谁准许你剪这么丑的头发?”  看着自己儿子和那个“西瓜太郎”一样的头发,就嫌弃的不行,一个男孩子,谁的头发都那么板板正正,自己儿子的倒好,这么难看,连他这个一向对审美没有什么大的意见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不是啊,丑吗?我觉得还好啊!”  别人不喜欢他的发型,他自己可是喜欢的不行。  犹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西瓜太郎的动画片,就迷上了里面主人公的发型,所以乔慕晚带他去剪头发的时候,死乞白赖的要发型师姐姐,剪了这个发型给自己。  觉得自己儿子的发型有问题,但是他自我感觉良好,厉祁深也懒得管他。  风筒还在“嗡嗡嗡”的转动,随着风的吹拂,厉淘淘的发丝很快就干了。  就在厉祁深准备关掉风筒之前,厉淘淘突然张开了小嘴巴,呜呜囔囔一声——  “老爸,我发现其实你对我挺好的,虽然你总凶我,但是我觉得你对我还是很好的。”  听到了自己儿子碎碎念的话,厉祁深没有做声,只是抿了抿削薄的唇。  要不是自己因为乔慕晚,他哪里可能会耐着心思的伺候这个混小子。  说到底,他是不想看到乔慕晚和他分开睡!  “以后别黏着你妈,你妈是我的,知不知道?”  “啊?”  厉淘淘有些没有明白厉祁深的话,惊讶了一声。  “啊什么?你一个混小子,总黏着你妈做什么?你还真是出息,敢和你老-子抢人!”  “不是老爸,我没听懂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厉淘淘还小,完全不知道自己老爸说得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乔慕晚是他最亲近的人,和最亲近的人走在一起,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怎么自己的老爸这么不愿意?  “没听懂就照办,以后别黏着你妈,也动不动就让她抱你,更别让她给你洗澡,你自己又不是洗不了!”  厉淘淘听了厉祁深的话,刚想反驳他,但触及到自己老爸认真的脸,眼神那么凌厉的盯着自己,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生硬的卡在了嗓子里。  憋了有一小会儿,他瘪了瘪嘴巴,开口,道——  “老爸,我可以答应你以后洗澡不找我妈了,但是,你给我洗澡,行不行?”  厉祁深:“不行!”  想也没有想,厉祁深直接拒绝了他。  “以后别找你妈洗澡,别黏着你妈,还有,别磨我,你要是敢再黏着你妈不放,我就给你送你爷爷奶奶家去,你永远别指望再黏着你妈!”  “啊?别啊,老爸,我……我不黏着我妈咪了还不行吗?”  厉淘淘还小,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老爸对自己的威胁,一听说自己要被自己的老爸送去自己爷爷奶奶那边,自己要和自己的妈咪分开,他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顺应厉祁深的话,答应下来了他对自己约法三章的话。  ————————————————————————————————————————————————————  厉淘淘再穿好衣服从客房里出来的时候,乔慕晚着急的险些哭出来。  本来她打算找自己的父母要客房这边的钥匙,但是想了想,自己要去去找他们要钥匙,他们就一定会跟上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厉祁深再训斥淘淘,她只得小心翼翼,不敢打草惊蛇的让厉祁深开门给自己。  不过好在厉祁深并没有怎么难为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的儿子穿戴整齐的出了房间,她近乎要喜极而泣了。  看到厉淘淘,乔慕晚赶忙蹲下身体,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淘淘,你……没有什么事儿吧!”  她怕自己的话触及到了厉祁深,就尽可能口气委婉的问着。  “我……我没有什么事儿啊!”  厉淘淘本来是想和乔慕晚抱怨一番,说自己的老爸不允许自己黏着她,但是想到了自己要是不答应自己老爸的请求,就会被送去爷爷奶奶那里,让自己和自己的妈咪分开,他还是赶紧刹车,没有就要脱口说出去的话,继续说下去。  “真的没有什么事儿吗?”  乔慕晚不信,还是有些担忧,毕竟自己儿子出来以后,他的表现有些古怪,明显和刚刚进去时的区别很大,让她有些不敢确定厉祁深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  “真的没有事儿!”  厉淘淘鼓了鼓小胸脯,竭力忍住自己要一下子扑到自己妈咪怀里的冲动,说着满不在乎的话。  见自己和之前明显有了一些非比寻常的变化,她还想问他些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抬起头儿,看向厉祁深。  “你把淘淘怎么了啊?”  “我能把他怎么?你看他的样子,像是被我怎么了么?”  听厉祁深的话,厉淘淘确实不像是被他怎么过了。  只不过,自己儿子有些变得诡异的表现,让她说不好那种感觉。  没打算在留下面对乔慕晚对自己打量目光的注视,厉祁深迈开步,越过这对母子,往楼梯口那里走去。  见厉祁深离开了,乔慕晚就没有再忌惮这个男人的存在,会对孩子产生什么心理的负担,就重新看向厉淘淘,目光认真了起来。  “淘淘,你和妈妈说,你爸爸到底怎么你了?他是不是……”  “没有啊,妈咪,你想多了吧?老爸对我很好啊,他给我洗了澡,还给了吹干了头发啊,就包括我的衣服,都是他帮我穿着!”  乔慕晚:“……”  实在是诧异那个冷面男人会给厉淘淘洗澡,乔慕晚不解极了。  “淘淘,你没有骗妈咪?”  她直觉性的反应,自己的儿子受到了厉祁深的威胁,不然,他怎么会歌功颂德的说那个男人的好!  “没有啊!”  厉淘淘一脸认真的回答着乔慕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