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8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男人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8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男人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19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良久才波澜不惊的嘴角轻动,出了声——  “我还没有死,哭天喊地做什么?”  冷惑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严苛的传来,让两个小家伙听了后,立刻就顿住了哭声。  跟着,两个小家伙抬起头儿,似想看却不敢看的用眼梢只能偷偷地瞄向厉祁深的脖颈处。  把两个小家伙对厉祁深的惧怕,以及厉祁深脸色的冷铸全部都看在眼里,乔慕晚不悦的呛声。  “你吼两个孩子做什么?他们还小!”  “你还好意思呛声,事情是始末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自己不清楚吗?”  被厉祁深反唇相问,乔慕晚立刻就没了声音。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自己,事情的根源也是因自己而起,如果自己没有咬厉祁深的脖子,真的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不悦的睨看了乔慕晚一眼,跟着厉祁深尽可能的压低声线。  “我没事,你们两个不用鬼哭狼嚎!”  “可是,爸爸,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刚刚不是说……说是被索命鬼咬的吗?索命鬼是什么鬼?是不是和吸血鬼一样的可怕?”  厉乖乖小女孩一个,一想到自己一向觉得都是如神祗一样的老爸,被索命鬼给咬了脖颈,她就怕的不行。  对厉乖乖没有像对厉淘淘那边讨厌,厉乖乖说这话的时候,厉祁深觉得童言有些好笑的轻笑了下,不着痕迹……  “是挺可怕的,和吸血鬼差不多一样可怕,不过更可怕的是,这个索命鬼,和你妈长得一模一样!”  乔慕晚:“……”  听了这话的乔慕晚,当即就不愿意了起来。  她抬起头儿去瞪厉祁深,只见厉祁深一副置身之外的样子看着自己,眼底充满了戏谑。  有那一瞬间,她真的觉得这个男人算是可恶到了极点,她明明在孩子的面前尽力掩盖自己和他之间的事情,却不想这个男人竟然可以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啊?怎么和妈咪长得一样啊?乖乖好怕啊!”  说着话,厉乖乖又往乔慕晚的怀里缩着小身子。  而听了这话的厉淘淘,也怕的往乔慕晚的怀里缩去。  “妈咪,那个索命鬼和你长得一样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妈咪,那个索命鬼是不是也盯上你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家吧!”  说着话,厉乖乖脑海中指定出来了逃亡计划的路线。  “是啊妈咪,我们不要再管老爸了,老爸已经没法儿救了,你带着我和乖乖离开吧,我还这么小,还没有长大,我不想死啊!”  厉淘淘一向都是脑洞大开到不行的那一个,一想到自己老爸已经成了吸血鬼的傀儡,心想着自己和自己的妈妈,妹妹不能像自己的老爸一样,不然,他们都没有办法儿活下去了。  两个小不点儿叽叽喳喳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俊脸当即就冷了下来。  他本来是以戏谑心里逗着乔慕晚,哪成想两个小不点儿竟然能把事情像是写灵异小说一样,把故事扩大化成了这么不着调的文本文件。  “谁没有办法儿救了?你个混小子想些什么呢?”  厉祁深的语气明显啊变得不友善了起来,乔慕晚听了以后,着急的不行。  自己的这个儿子实在是太单纯,太稚嫩了,上次说厉祁深是神经病被打了pi-股,可想而知,这次淘淘把这个一向自大的男人给说死了,就是在往枪口上面撞!  “你能不能别吓孩子了,他们两个什么都不懂,你把事情说得像那么回事儿,是存心让我难堪吗?”  乔慕晚也是有她的执拗的,天知道,这会儿,她就差向这个男人承认错误了,否则,她真的相信这个男人能做出来更过分的事情。  厉祁深没有开口回答乔慕晚的话,只是目光带着深意的看着眼前女人这双澄澈目光的眼。  就好像是故意在告诉她,我就是要让你难堪,谁让你咬了我脖子让我难堪?  收到厉祁深的目光,乔慕晚不禁在心里腹诽这个找自己秋后算账的臭男人是个睚眦必报的混蛋。  “你们两个哭什么哭?诅咒我死很有意思?”  “我和哥哥没想诅咒爸爸,只是爸爸,你脖子上面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儿?真的是索命鬼咬的吗?索命鬼在哪里?我们赶走他好不好?”  “对啊老爸,你脖子上面的伤到底是不是鬼咬的啊?如果真是,这个家,我们不能待了啊!”  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人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老爸的脖颈是被索命鬼咬伤的,但是两个小家伙除了吸血鬼还真就是想不到有什么东西能咬伤了自己老爸的脖颈。  实在是不愿意听着两个小不点儿违背常理的叽歪,冷着脸,沉着声音,他不耐烦的开了腔——  “我脖子上面的伤不是鬼咬的,是你妈,是你妈在种草莓!”  “厉祁深!”  厉祁深的话一经说出口,乔慕晚当即就歇斯底里了。  这个男人当着孩子的面儿怎么就能那么大言不惭的说出来自己在他脖子上面种草莓的事情啊?  对于乔慕晚和自己怨怼的对视,厉祁深不以为意的掀了掀眼皮,那意思就好像是在告诉乔慕晚,我有说错什么吗?  “种草莓?”  一听说自己老爸脖子上面的伤不是给吸血鬼咬的,而是自己老妈种草莓的结果,两个小家伙由最初的恐惧,变成了好奇。  “妈咪,种草莓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在老爸的脖子上面种草莓啊?”  厉乖乖捏着乔慕晚的小手,不住的摇晃着。  “是啊妈咪,你在老爸的脖子上面种草莓,能不能吃啊?真的这么神奇吗?可以在脖子上面种草莓?”  听着自己一双可爱的儿女,奶声奶气的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她脸色尴尬的不行。  “乖乖淘淘,你们两个不要听你爸爸乱说,他脖子上面的伤不是种草莓!”  “啊?不是种草莓?那就是说还是鬼咬的了?”  想到这里,两个小家伙又害怕了起来,心里一个激灵,又重新扑到了乔慕晚的怀中。  有那么一瞬间的无力,不管是“吸血鬼”咬的,还是“种草莓”,自己随便向两个小不点儿解释了那个,都会尴尬的不行。  “乖乖、淘淘,妈咪不是和你们两个说过了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你们两个不要动不动就想着你爸爸的伤是被鬼咬的!”  “那是不是种草莓的原因呢?”  厉乖乖微微抬起头儿,歪着个小脑袋问着乔慕晚。  说起来种草莓,两个小家伙就都好奇的不行,尤其是厉乖乖,她最喜欢吃了,是个十足的小吃货,草莓算是她喜欢的水果之一,心想着,如果可以,自己以后也在自己老爸的脖子上面种草莓,这样,自己以后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吃草莓了。  相比较“吸血鬼”的问题,乔慕晚觉得这个“种草莓”更加的重口味,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和孩子解释厉祁深说得“种草莓”的问题。  有些愁苦,她的脸色,因为“找草莓”三个字,浮现着尴尬的绯红。  相比较乔慕晚的无力,厉祁深倒是不以为意,把她的局促不安全部看在眼里,俄而嘴角轻动。  “别乱想了,不过就是你妈在我的脖子上面种了草莓,没有什么事儿的!”  “真的是种草莓啊?哇哦,好神奇,老爸,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妈咪怎么会在你的脖子上种草莓啊?乖乖能不能也在你的脖子上种草莓?”  “……”  厉乖乖童言无忌的话已经说出口,乔慕晚和厉祁深两个人当即都没有了话。  “乖乖,你还小,什么都不懂,有些事情不要乱问!”  “没有啊妈咪,我不小了啊,我为什么不能乱问问题啊?”  厉乖乖抓了抓小脑袋,她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么新奇的东西,真的好奇的不行。  “是啊妈咪,我也想知道我能不能在爸爸的脖子上面种草莓啊?”  “不能!”  这次开口回答两个孩子的人是厉祁深。  “为什么不行啊?”  “没有什么不行,就你妈能在我脖子上种草莓,其他人都不行!”  “啊?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为什么我和乖乖不行啊?妈咪,妈咪,我为什么不可以在爸爸的脖子上面种草莓啊?这个问题我在《十万个为什么》里没有看到过啊?”  小孩子单纯的不行,自己的老爸直接告诉自己不可以在他的脖子上种草莓,厉淘淘不敢对他反口质问,只得不断的摇晃着乔慕晚的小手,让她给自己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能在自己老爸的脖子上面种草莓。  不像厉祁深那么坦然,乔慕晚觉得尴尬的不行,关于男女之事这样的话题,要让她如何启齿呢?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妈在我脖子上种草莓能给你生出来小地弟小妹妹,你能生出来什么?”  “厉祁深,你别说了!”  厉祁深越说越不着调,乔慕晚难为不行的赶忙开口打住他。  “种草莓还能生出来弟弟妹妹,真的吗?妈咪!”  厉淘淘不敢问厉祁深,只得围着乔慕晚,不断的缠着她,让她给自己解释。  “没有,你别听你爸爸乱说话!”  楼上这么四个人争执不下的声音,让听到了的张婶,赶忙上楼来。  再看到一家四口都在这里,她顿住了脚步,停在楼梯那里,没有再走上去。  本来,她以为是乔慕晚和厉祁深两个人发生了些什么事儿,不想两个小家伙也在,而且看状况,应该不像是吵架,她就没有打算掺合,继续下楼去忙打扫工作。  乔慕晚眼尖的看到了张婶上楼来,赶忙开口叫住了她,  “张婶!”  张婶意欲下楼的步子顿住,回过头儿,她看向乔慕晚。  “怎么了少奶奶?”  “张婶,麻烦你把乖乖和涛涛带到楼下去!”  就某些事情,她觉得自己必须很郑重其事的和厉祁深说一下,不然,以后类似于“造人”这样的话题,他都会挂在嘴边,找个时机就对两个小孩子说了。  说着话,她就把厉淘淘和厉乖乖往张婶那里推去。  “乖乖,淘淘,你们两个人去和张婶先下楼,妈咪一会儿就去找你们两个人!”  “妈咪,你还没有给我说种草莓的事情呢!”  厉淘淘和厉乖乖都是极不愿意下楼的,毕竟种草莓的事情,自己的妈妈还没有给自己解释清楚,自己就这么下了楼,多多少少都会心不甘、情不愿的。  自己儿子对于“种草莓”的事情这么好奇,乔慕晚无奈的发紧。  “妈妈以后再和你们说,你们两个先下楼!”  这种事情能拖就拖吧,直到两个小不点儿把这件事儿给忘了,也就不会再追着自己,抓住这件事儿问个没完没了了。  “妈咪,你现在说吧,我和哥哥都想知道啊!”  在小孩子的潜意识里,早说晚说都一样,禁不住好奇心理的作祟,两个小家伙想到的就是最快时间里知道“种草莓”是怎么一回事儿。  “对啊,妈咪,你说了吧,你要是不说,我和乖乖都不想下楼去啊!”  一旁,张婶听了两个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在提“种草莓”三个字,张婶还以为两个小家伙想吃草莓了,就告诉他们两个,说楼下冰箱里有草莓,她给他们两个人榨汁喝。  “不是啊,张婶婶,我和哥哥要问的是种草莓!”  一听两个小家伙不是想吃草莓,而是想种草莓,张婶又张罗着说去市场上买回来草莓的秧苗回来。  “不是,张婶婶你不懂,我们说得种草莓是妈咪在老爸的脖子上种的草莓!”  张婶:“……”  瞬间秒懂了厉淘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张婶这个已经做了奶奶的人,禁不住红了脸。  这怎么两个大人在孩子的面前,就这么没羞没臊的说那样的事情啊?  察觉到了张婶明白了厉淘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厉祁深当即眸色不悦的瞪了厉淘淘一眼,惊得他原本还有继续叽里呱啦想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硬生生的憋回到了肚子里。  乔慕晚也知道张婶明白了厉祁深脖颈上面的红痕是怎么回事儿,脸色热的发烫。  “张婶,麻烦你先帮我照顾一下乖乖和淘淘!”  “行,没问题!”  张婶再怎么说也是过来人,平时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她心照不宣,自然也就不会诧异。  把两个小不点儿交给了张婶,要下楼那会儿,厉淘淘终究是没有忍住,又喊了乔慕晚一声。  “妈咪,那个种草莓真的那么神奇吗?可以生弟弟妹妹吗?”  “厉淘淘!”  厉淘淘就“种草莓”这个话题说起来没完没了,厉祁深不悦的呛声。  跟着,隐忍住拎起他的脖领,给他一脚踢下楼去的冲动,嗫嚅嘴角。  “马上给我滚!”  “……”  ————————————————————————————————————————————————————  进了卧室,厉祁深关好了门,刚转身,就迎上乔慕晚雨点般的拳头儿。  “你是不是神经病?孩子才那么大点儿,你怎么什么都说?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两个人?”  乔慕晚真的挺生气的,她这边尽力在和两个孩子解释关于他脖颈上面的伤的问题,他倒好,一脸无所谓的继续火上浇油,恨不得让两个小家伙知道两个人之间刚刚做了什么鱼水之欢的事情!  “我说什么了?”  厉祁深不认账,一脸的冷静从容。  “你说你说了什么?什么种草莓?亏你能想的出来!”  乔慕晚不悦的厉害,这个男人平时一涉及到关于孩子的事情,就不耐烦的厉害,冷不丁的关于孩子的事情上了心,还没有一件事儿是正经事儿。  对于乔慕晚不悦的指责,厉祁深也不生气,反而云淡风轻的笑着。  “不然你打算让我怎么说?说这是你受不了,咬我来缓解gao-chao?”  “你怎么这么无耻?”  厉祁深一说到刚刚的事情,乔慕晚就气得不打一处来。  她咬他归咬他,是她的不对,但是他反过来用那样的办法儿修理自己,真的有欠妥当。  不想再去理厉祁深,她抡起粉拳,重重的打了他一下,就去脱衣服,准备去卫浴间洗个澡。  拿着换洗的衣服,乔慕晚也不忌讳自己在某个男人的面前是光-luo的状态,白了他一眼以后,进了卫浴间。  刚把移门准备关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搭在了移门上。  “我和你一起洗!”  刚刚在书房那里的折腾,他自己也是xie的一塌糊涂。  “谁要和你一起洗?出去,等我洗完再说!”  “又不是没有一起洗过,你羞什么?”  说着话,厉祁深也不管乔慕晚愿不愿意,脱下了衣服,穿着个短裤,就挤进了卫浴间。  乔慕晚再怎么不想和厉祁深一起洗澡也抵抗不住身体上的疲倦和不舒服。  硬着头皮,她也就没有再推脱,任由厉祁深和自己共处一室的一起洗澡。  ————————————————————————————————————————————————————  向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少不了折腾,乔慕晚推搡着,厉祁深却是坚持着要给她洗澡。  到最后,乔慕晚也懒得再去挣扎,随便厉祁深折腾。  本就坏心眼儿,厉祁深给乔慕晚洗澡的时候,两个手都没有消停。  用万般风情的眉目看着乔慕晚,他理所当然的说着“我会给你洗的干干净净!”的话,然后用手tiao-逗她,竟然让她在浴室这里,又一次xie了身。  “你到底是在给我洗澡,还是在折磨我?”  乔慕晚气得不行的去咬厉祁深的手指,而那手指,偏偏还是他刚刚帮过她的手指。  看着乔慕晚咬住自己的手指不放,厉祁深低低的笑了。  “这么喜欢吃你自己的东西?”  乔慕晚去咬厉祁深的手指时没有多想,这会儿被厉祁深一说,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儿。  赶忙吐出他的手指,她杏眼恶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坏男人。  “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  前一秒还把你气得半死,回头儿就去哄你,把你哄好了以后,再继续惹你生气。  能把这一套玩得轻车熟路,她乔慕晚还真就不得不承认,只有他厉祁深能干得出来。  不想再和厉祁深一起去洗澡,乔慕晚拿下花洒,走到一旁去洗澡。  看着乔慕晚状似真生气了的样子,厉祁深走上前去抱她。  “真生气了?”  “你就知道气我,我能不和你生气吗?”  越发的觉得不解恨,她把花洒往他身上浇去。  “我都要被你给气死了!”  “是吗?据说最近被拉去殡仪馆那里的死者都是被死你的,你会不会成为下一个?”  “你……”  果然这个男人的嘴巴很欠打,想也不想,乔慕晚拿着花洒就去浇他的脸。  “我让你嘴巴毒!真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男人!”  厉祁深也不躲,就任由乔慕晚和他撒气。  到最后,他一把夺下她手里的花洒丢到一边去,一把抱住了她。  “好了,还不解气?”  “你看看你最近都气我多少回了?我主动找你,和你示好,你嘴巴上口头答应了会改变对淘淘的态度,但是实际呢?”  厉祁深:“……”  “还有,我这么担心孩子会早早的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就尽力的在避免,可是你呢?非得说,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让我怎么和两个小家伙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正常的性启蒙,多正常!”  “你怎么这么不着调?”  孩子才四岁大,这个男人居然前卫的觉得对孩子的xing启蒙教育是正常的,他真的就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在盐城这里生活了都快五年,还没有改变当初在意大利那里的观点和看法儿?  对于乔慕晚的指责,厉祁深笑意深邃。  “总生什么气?是谁说的生气,皱眉头容易长皱纹的?”  他不过是逗乔慕晚的,孩子那么小,他哪里会开启两个孩子的xing教育,他不过就是想看她生气,还无能为力的样子罢了。  “就你这么气我,我能不长皱纹吗?”  乔慕晚真的很不高兴,每次他惹了事儿,都得自己给两个小家伙去解释,她这样真的很累,而且是累得不行。  “那你准备让我怎么给两个孩子解释脖子上面伤的问题?告诉他们说你就是那个吸血鬼?”  “你不是都已经说了我和那个吸血鬼长得很像!”  乔慕晚找话回怼着厉祁深,想到这个男人说自己和那个吸血鬼长得一模一样,她就恼火。  这就算是不说,也在指自己就是那个吸血鬼。  闻言,厉祁深笑得更加风情万种。  “天天都吸我的精血,你不是吸血鬼是什么?”  乔慕晚:“……”  厉祁深又一次不着调的说了那方面的话题,乔慕晚挣扎着,不想再让这个男人抱自己。  “我不说了还不行!”  厉祁深抱着乔慕晚不放,在她要挣脱自己时,他妥协了下来。  “你自己一会儿去和孩子解释‘种草莓’的事儿,我脸皮薄,做不到像你那样没脸没皮的什么都说!”  “好!”  对乔慕晚的提议,厉祁深没有疑议的应允了下来。  反正自己刚刚“折磨”她,身心都得到了满足,答应她的一些要求也是应该的。  “还有,以后在孩子的面前,不许再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事儿,我解释不了,你要是再说了,你就自己去解释!”  “好!”  厉祁深圈住乔慕晚的身体,啄吻着她圆润线条的香肩,继续答应着。  难得见厉祁深答应的这么痛苦,乔慕晚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不过自己烦的厉害,也就没有深究下去,兀自吴侬软语的哼了哼,抬手就去捏住他的两个luan-dan——  在厉祁深一声措不及防的声音中,她堪堪的掀动菱唇。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男人!”  ————————————————————————————————————————————————————  厉祁深也没有怎么和两个孩子解释关于“种草莓”的事情,就说那是他们爸爸妈妈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他们,也告诉他们两个人不许再提,如果谁提了,就一个送去厉家老宅那边,一个永远不给她买好吃的。  两个小家伙一个是吃货,一个是不想和乔慕晚分开的顽皮蛋,到最后再怎么想知道“种草莓”是怎么一回事儿,在自己老爸抓住了自己的软肋的情况下,还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有好些日子没有回去厉家老宅那边了,厉祁深脖子上面的痕迹消了很多以后,一家四口坐着厉祁深的阿斯顿马丁去了厉家老宅那边。  一听说自己的大宝贝孙子、孙女要来家里,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早早的就让家里的帮佣备足了东西,等待着厉祁深一家四口过来。  “爷爷,奶奶!”  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家伙一下车,就奶声奶气的唤着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  听到了自家宝贝儿的声音,两位老人赶紧应声。  “嗳,乖乖淘淘来了啊,可想死爷爷奶奶了!”  说着话,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就走上前,各抱着一个小家伙到了自己的怀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