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9章 :厉祁深,你这个大骗子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9章 :厉祁深,你这个大骗子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6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就走上前,各抱着一个小家伙到了自己的怀中。  “爷爷,淘淘好想你啊!”  没有退去的儿化音,带着稚嫩的奶声奶气,软软的在厉锦弘的耳边响起,让厉锦弘喜欢的不行。  “爷爷也想淘淘了!”  “是吗是吗?爷爷真好!”  说着话,厉淘淘在厉锦弘的脸上,“吧唧”一声,大啵了他一下。  本就对自己的这个大宝贝儿孙子喜欢的不行,这会儿厉淘淘一亲他,厉锦弘更是笑得满脸褶子。  那边的厉老太太也是,被自己的大宝贝儿孙女亲了一口,也笑弯了眉眼。  把两个小家伙对两位老人的喜欢全部都看在眼里,乔慕晚也莞尔起来。  一行人进了屋,厉老太太就张罗着让家里的帮佣准备做饭。  本来,她打算今天把厉祎铭和舒蔓也叫回来家里,不过两个人带着孩子去了巴厘岛,这会儿正在外面度假呢,来不了老宅这边。  “爷爷,你会玩弹玻璃球吗?外公会玩弹玻璃球呢,他陪我玩了弹玻璃球啊!”  一听说乔正天带厉淘淘玩了弹玻璃球,厉锦弘低头看自己的大孙子,不服气的撇了撇嘴。  “会玩弹玻璃球算什么?爷爷还会玩折飞机呢,来,爷爷也就给你折个纸飞机!”  说着话,厉锦弘就拿出来纸,折了一个纸飞机。  折好了纸飞机,他松手一掷,纸飞机就飞了起来。  “哇哦!”  没有看到过纸飞机这样的东西,厉淘淘当即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目光随着纸飞机在空中飞,他不住的拍手叫好。  “爷爷你好厉害啊,你教我叠纸飞机啊!”  说着话,厉淘淘就摇晃着自己拨浪鼓一样的小脑袋,缠着厉锦弘,让他教自己折纸飞机。  “没问题!”  对厉淘淘的哀求,厉锦弘根本就没有拒绝,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一旁,厉乖乖看自己的爷爷和哥哥玩纸飞机玩得不亦乐乎,也跟着掺合了进来。  “爷爷,爷爷,带我一个,带我一个啊!”  说着话,厉乖乖也凑了热闹。  就这样,厉锦弘老顽童的带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不亦乐乎的折起纸飞机来。  看着自己的老伴儿带着孙子孙女玩着,厉老太太笑着。  和乔慕晚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厨房那里在准备做糖醋排骨,可家里却没有了醋。  平时家里就只有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在,在外面忙的几个孩子都很少回家,两位老人也就没怎么张罗着给家里备着东西,今天还是厉祁深带着妻子和孩子回来这边,厉老太太才特意让人去市场买了东西。  看着厨房那里两个帮佣本就忙不过来,乔慕晚主动提出来了去买醋。  没有怎么和乔慕晚推脱,家里的帮佣都知道乔慕晚的性格是极好的,就说了一句“麻烦大少奶奶了!”  乔慕晚出门去买醋,厉祁深正好打完电话,进门。  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没有看到乔慕晚在,他看向自己的母亲。  “慕晚呢?”  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眼里就他的媳妇,厉老太太悻悻地摇了摇头儿。  “慕晚去买醋了,刚出去,我说,这离了一步,你就你就魂不守舍了似的。”  不是听不出来自己母亲是在故意挖苦自己,厉祁深没怎么在意的把手机收到裤袋里。  “乖乖和淘淘和你爸在一起玩呢。”  厉祁深本来没有问两个孩子,厉老太太顺着刚刚的话,也一并给说了。  没有什么想要知道两个孩子在干嘛的意思,他迈开步子走到单人沙发那里,落座。  “妈,我和您说件事儿!”  “你说吧,你瞅瞅你,打小就和我没大没小的,这会儿倒是好了,结了婚以后,和我规规矩矩了起来!”  厉老太太白了一眼和自己装腔作势的儿子,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什么德行,她还是一清二楚的。  闻言,厉祁深轻笑了一下。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儿,我就是想让慕晚回去厉氏上班。”  这段时间以来,他想了挺多的,乔慕晚之前不管是在鼎扬还是在厉氏,都是一个难得的设计师,虽然和自己结了婚,算是做了厉氏的总裁夫人,但是他可不想浪费了这块好料子。  前几天他看到她教两个孩子画画,关于手绘的底子还在,她平时的创意本就好,绘画的底子也没有丢,再拿起来,完全没有问题的。  听了厉祁深的话,厉老太太微微有些诧异。  “你怎么想着让慕晚回去公司上班了啊?”  “没有怎么想的,两个孩子也长大了,她也不能只做个家庭主妇,在家里就负责两个孩子的日常,所以我就想,把孩子送幼儿园去,然后让慕晚回公司上班。”  “把孩子送什么幼儿园啊?孩子那么小,什么都不懂,再让那些大孩子给欺负了呢?”  厉老太太护短,她怎么看都觉得两个小家伙还是太小了,给两个小家伙送去幼儿园上学,指定会让幼儿园里顽皮的孩子给欺负了啊!  见自己的母亲否认自己的建议,厉祁深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上,被岁月沉寂了波澜不惊,冷静从容,在外人看来,寡淡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见自己儿子没有说话,厉老太太误以为因为自己的话让自己的儿子生气了,厉老太太不做多想,赶忙顺着刚才的话,解释。  “祁深啊,我也明白不能让慕晚只在家做个家庭主妇,不让她和社会接触,免得她和社会脱轨了,只是这孩子还是太小了,把乖乖和淘淘送去幼儿园,我和你爸都不放心啊!”  当初,她也说了,等乔慕晚把两个小家伙照顾的差不多大了,就把两个孩子送去学校,然后他们两个人该工作就工作。  只是,在他们老人的潜意识里,孩子五岁上幼儿园还可以,孩子才四岁大,厉老太太怎么都觉得还是太小,不适宜送去幼儿园。  想了又想,厉老太太眼珠子转了个弯,道——  “要不这样吧,祁深,如果你实在是想让慕晚回公司去上班,我就和你爸替你和慕晚照看乖乖和淘淘,等明天春天,孩子五岁大了,再把孩子送去幼儿园啊!”  厉老太太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嘴角处,不易察觉的荡起一抹涟漪。  他就等她说这话呢!  厉老太太用商量的口吻和厉祁深说着话,当年结婚那会儿,她就有和乔慕晚说过替她照顾孩子,只是那会儿厉敏和徐雯华和自己说,“你一个隔辈人掺合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做什么?慕晚又不是不会照看孩子,你这个做奶奶的掺合,不是显摆你多事儿么?”  被自己的小姑和自己的妯娌这么一说,厉老太太当时也觉得自己是不应该管照顾孩子的事情,她以后就没有再和厉祁深、乔慕晚提过要照顾孩子的事情。  其实她和厉锦弘两个人,是打从心底里想把孩子接过来待一段时间的,只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没有开口,她也不好说什么。  今天听自己儿子说了要乔慕晚重新回到公司上班,把两个小不点儿送去幼儿园那里,她也就试探性的,用委婉的口吻说了一句。  “您和爸年纪大了,照顾两个孩子可能不方便!”  “嗳,有什么不方便的啊?我和你爸是上了年纪,但是还没有到老胳膊、老腿的年纪,照顾两个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对自己的儿子,不用像对乔慕晚那样要尽可能的避开某些话题,厉老太太对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毫无保留的把心里的想法儿说了出来。  “如果你和慕晚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疑议,就把孩子送来这边让我和你爸来照顾好了,这样,你和慕晚的工作都不耽误。”  “我和慕晚都没有什么意见,就是觉得挺麻烦您和爸的!”  厉祁深佯装出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让厉老太太看了信以为真的觉得自己的儿子真的是担心他们两个人上了年纪,会照顾不好孩子。  “我都说了不麻烦,这有什么麻烦的,我们做爷爷奶奶的照顾自己的孙子孙女有什么可麻烦的啊!”  厉老太太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儿,“你看啊,你爸和乖乖淘淘玩得多好啊,省得他没事儿总想着出去钓鱼下棋什么的,以后,就让他陪着孩子,顺便还能教孩子一些东西。”  说到自己的老伴儿,厉老太太就不得不神气起来,当年的厉锦弘可是留学美国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一连攻下了三个博士学学位,进修过好几个全球名牌大学的学位,堪称学神。  所以她想啊,让自己的老伴儿教两个孩子学点什么知识文化,完全不在话下,指不定啊,将来,还可能教出来一个学神。  想到这里,厉老太太都已经开始设想两个孩子在老宅这里的情景了。  “如果你们两位老人没有什么问题,我和慕晚关于孩子被留在这里,没有任何异议!”  “那行,等你那边给慕晚安排好了工作,就把孩子送来这边就行!”  “慕晚的工作,她回去公司就能安排好,孩子今天就留这边了,她明天就回公司上班去!”  厉老太太:“……”  ————————————————————————————————————————————————————  吃过了晚饭,天色也不早了,厉祁深起身,就准备和乔慕晚回去。  “嗯!”  乔慕晚没有什么疑议,走到厉乖乖和厉淘淘手边,准备牵着他们两个小家伙上车。  “等等!”  看着乔慕晚要把两个碍事儿的小不点儿带回去,厉祁深开口叫住她。  “怎么了?”  有些不解厉祁深怎么就突然开口叫住了自己,乔慕晚抬头儿看向他。  “没怎么,孩子今天就留爸妈这边了!”  乔慕晚:“?”  之前厉祁深没有和她说要把孩子留在这边,冷不丁的听他说把孩子留在这边,她诧异极了。  “忘了和你说,我已经和爸妈说了,今天会把孩子留在这边!”  没有把以后也要把孩子留在这边的事情告诉乔慕晚,厉祁深怕乔慕晚一时间可能接受不了,就说了今晚把两个孩子留在这边。  “把乖乖和淘淘留在爸妈这里,方便吗?”  她觉得两位老人都上了年纪,乖乖还好,淘淘实在是太顽皮了,就这样让两个小家伙留在这边,她真的担心两个孩子会吵闹,耽误了两位老人的休息。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又不是第一次留在这里!”  犹记得,两个小不点儿才一个月大,厉祁深就把两个孩子留在了这里。  “爸妈那边,同意了吗?”  “没同意的话,我会让你把孩子留下?”  厉祁深还真就觉得“一孕傻三年”那个理论,在这个女人这里成了“一孕傻五年!”  被厉祁深呛了自己,乔慕晚悻悻地白了他一眼。  “就你得理不饶人!”  说着话,她也懒得再搭理厉祁深。  “爸爸,你要把我和乖乖今天留在爷爷家吗?”  厉淘淘一听说自己要被留在爷爷这里,两个小眉毛,蹙了蹙。  犹记得之前自己老爸威胁自己说,如果自己再缠着自己的妈咪不放,他就把自己留在这里。  想到自己老爸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他挺不乐意的。  倒不是说自己的爷爷奶奶不好,只是自己的老爸说了自己只有不黏着自己的妈咪,自己就信了他的话,不想他竟然食言了,还是要把自己和自己的妈咪分开。  听得出来厉淘淘问自己的话是在指当时自己说了他要是再黏着乔慕晚就给他扔到厉家老宅这边不管他。  不由得,他盯着这个和自己“算账”的小不点儿,冷嗤了一声。  “是,以后你和你妹妹就在你爷爷家住!”  “啊?我和乖乖以后就在爷爷家住?”  如果说让他和厉乖乖在厉家老宅这边住上一天、两天甚至是一周都没有问题,只是让自己在这里一直都住下去,他还是挺不情愿的。  毕竟自己都已经习惯了自己妈咪照顾自己,也熟悉了水榭那边的环境,冷不丁的换了地方,他觉得自己挺不适应的。  “有问题?”  厉祁深的声音,硬里硬气的质问着厉淘淘。  “没有!”  厉淘淘想说有问题,只想想到自己老爸的样子,还是沉默了下来,耷拉个小脑袋,说着违背心的话。  把厉淘淘恹恹不欢的样子看在了眼里,乔慕晚不愿意的瞪了厉祁深一眼,跟着,她蹲下身,安抚厉淘淘。  “淘淘,爷爷奶奶想你们两个了,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就在爷爷家住,妈咪明天就和你爸来接你们两个人!”  “真的吗?”  厉淘淘本来还失望的样子因为乔慕晚的话,一下子就重新焕发出来了活力。  “真的!”  乔慕晚莞尔,很真切的回答厉淘淘。  “妈咪真好!”  有了乔慕晚给自己肯定的回答,厉淘淘伸出两个肉呼呼的小爪子,一下子就抱住了她。  把自己这个粘人的儿子抱住乔慕晚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厉祁深掀了掀眼皮,脸色沉得森冷。  “吧唧!”  觉得自己真的会想自己的妈咪,厉淘淘又在乔慕晚的脸蛋上面,大大的啵了一下子。  本就挺不愿意厉淘淘抱乔慕晚的,这会儿他亲了乔慕晚,厉祁深更想不悦的抿了抿唇。  倏地一把,在厉淘淘一声呜咽声中,他猝不及防的被自己的老爸拉开。  “谁说我只打算让你在这里待一天的?敢惹我不高兴,我让你一辈子都在这里待着!”  说完话,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手臂,扯着她就往外面走。  “你干什么啊?”  乔慕晚完全没有摸清楚情况,她真的挺不理解淘淘又怎么惹到了这个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不由得蹙眉。  厉祁深不回答乔慕晚的话,将削薄的唇瓣紧抿成一字型,拉着她,很坚定的往外面走去。  见自己的老爸不悦起来,大有一副不让自己和自己的老妈在一起的样子,厉淘淘笨拙的跑着,往外面跑去。  只是,他长得太小,脚下的步子,五六步才顶厉祁深的一步,他追出去的时候,自己老爸的车子已经绝尘而去了。  看着自己老爸的车离开了厉家老宅这边,厉淘淘一pi-股就坐在了地上,跟着,嚎啕大哭!  “啊啊啊呜……厉祁深,你这个大骗子,大混蛋,你说话不算数!”  ————————————————————————————————————————————————————  乔慕晚被厉祁深强行塞-进车里,还有摸清楚情况的去看正在开车的男人。  “厉祁深,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看看你刚刚在干什么?”  “我干什么了我?”  想到厉淘淘就像是扯不开的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乔慕晚不放,他就不悦的发紧,他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没有出现的儿子!  “你说你干什么了?你干什么骗淘淘说让他一直留在那里?”  “我哪里骗他了,我本来就打算在他上幼儿园之前,一直在老宅那里待着!”  乔慕晚:“……”  真就没有想到厉祁深对自己儿子说的话根本就不是开玩笑,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没有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这种事儿,我有必要骗你么?”  “那我之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临时决定的!”  乔慕晚:“……”  把厉祁深漫不经心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乔慕晚和他认识这么久了,自然是能看出来他根本就不是临时决定的,而是早就预谋好了的,毕竟,他那么不喜欢淘淘,而且之前就有说过把孩子送去厉家老宅那边的话。  “你就敷衍我吧!”  乔慕晚不愿意了起来,这个男人惯会哐自己,这会儿对自己更是什么事情都讳莫如深,连把孩子送去厉家老宅那边,都不知道和自己支会一声,完全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对于乔慕晚的不愿意,厉祁深也是看在眼里的,只不过想到她对孩子就是一直都溺爱的态度,也就没有回答她的话,继续开着车。  ————————————————————————————————————————————————————  就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厉淘淘心里难受的不行。  自己就这样被自己的老爸丢在了自己的爷爷家里,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孩子似的,整个人就是一个可怜虫。  看着自己的宝贝大孙子哭哭啼啼的,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心疼的不行,赶忙拿着零食和玩具来安抚。  “我不要我不要,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我好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小家伙的眼睛通红通红的,小脸蛋气得鼓鼓的,显然,自己被自己老爸老妈留在这里,让他不高兴极了。  “淘淘,你怎么说这话啊?谁说你没有人要了啊?你不是还有爷爷奶奶在呢吗?爷爷奶奶要你啊!”  厉老太太把自己的大孙子抱在怀里,千哄万哄着。  厉锦弘本来是个脾气挺不好的人,厉祁深的性子阴晴不定,多半是随了他的。  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他铁定也是不理的,但是这个小家伙是自己的大孙子,是自己的心头肉儿,听他哭着这么伤心,他也哄了起来。  “是不是你爸说你什么了啊?还是他打了你了?你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去收拾他!”  一个四岁大的小孩子能懂些什么,他能哭得这么伤心,还说没有人要了,可想而知,一定是自己的儿子说了些什么。  厉淘淘本就小,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小孩子,在经过被自己老爸骗,狠狠的伤透了自己的心以后,对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没有任何的隐瞒,把厉祁深最近一段时间对自己做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们两个人。  一听说自己的宝贝儿大孙子被厉祁深又是骂,又是打了屁-股,还被威胁不许缠着他妈妈,厉锦弘气得当即就横下来了脸。  “真是太不像话了!”  他真的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个样子,打小,他就没少惹自己生气,现在结了婚,当了爸爸,竟然还虐待起来孩子,除了“死性不改”,他真的就想不到其他的词汇来形容自己这个丧心病狂的儿子了。  “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  厉淘淘拿出来自己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一套,像是窦娥被冤枉了一般,扯着厉锦弘的袖口,声泪俱下的哀求着。  那像模像样的样子,真的堪称是最佳演技的演员。  看着自己的小孙子就四岁大,哭得竟然和个泪人似的,可想而知,小家伙真的就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  “你爸那个王-八-犊-子从小就知道惹事儿,现在可好,死性不改不说,还变本加厉了起来!”  厉锦弘恶狠狠的骂着厉祁深,完全没有想到他这么一骂,把他自己都骂了进去。  厉淘淘本来是打算让自己的爷爷替自己伸冤的,在听到自己的爷爷说了自己老爸从小就知道惹事儿的话以后,两个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滴溜溜圆的转动了一圈。  “爷爷,他小时候都怎么惹事儿的啊?”  实在是厌恶自己老爸拿自己当三岁小孩子一样的对待,懒得管他叫“老爸”,也没有不知道好歹的称呼他全名,就用了“他”来代替自己的老爸。  “他小时候怎么惹事儿?他小时候惹事儿的花样多了!”  想到自己儿子小时候惹得事儿,厉锦弘至今都记忆犹新。  有那么一瞬间的气不打一处来,他真就想不到自己的儿子怎么好意思这么管教他的儿子,要知道,他当年做的那些事儿,他都恨不得把他的pi-股打开花。  “都有什么花样儿啊?爷爷,你说给我听一听嘛!”  有那么一瞬间,厉淘淘狡黠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老爸当年都干了什么样的事儿,这样,等哪天,自己用同样的办法儿做他当年做的事儿,看他怎么说。  没有料想到自己的小孙子有这么多的鬼心眼儿,厉锦弘没有怎么想,很坦然的把关于厉祁深当年的臭事儿说给了自己的孙子听。  “你爸当年喜欢下河摸鱼,他七岁那年冬天,河面上结了一层病,他就带着你只有四岁大的二叔啊,下河去摸鱼了。盐城的天气本就不是很冷,河面都没有冻严实,他走到一个冰窟窿那里去摸鱼,脚下一滑,带着你二叔就掉进冰窟窿里去了!不过他小时候练习过游泳什么的,没有淹死。”  厉锦弘说到自己儿子当年的事情,就侃侃奇谈了起来,没完没了。  “然后他不敢回家,就带着你二叔去你二叔公家躲,可是你二叔不想去你二叔公家,他就一个劲儿的哭,然后你爸小老大似的给你二叔又推冰窟窿里去了,说什么,你要是不去二叔家,就冻死在冰窟窿里吧。”  “……”  “你想啊,你二叔当年就和你一样大,能懂什么啊?但是你爸就是这么没有人性!后来啊,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慈性大发了,把你二叔从冰窟窿里救出来了不说,还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你二叔穿,就这样,你二叔穿着两层衣服回来,你爸呢,光着个身子,就传了一条内-裤回来!”  听了自己爷爷的陈述,厉淘淘当即笑得不行,整个人人仰马翻。  原来,自己那个一向自命清高的老爸,当年也有这么窘迫的事情,居然只穿了一条内-裤回来,他想想就觉得好笑。  “这还未完啊,你爸回来以后,你奶奶知道了这件事儿的始末,给你爸打了个半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