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0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0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这还未完啊,你爸回来以后,你奶奶知道了这件事儿的始末,给你爸打了个半死!”  听着自己的爷爷把关于自己老爸当年的事儿说给自己听,厉淘淘原本还哭得昏天黑地的小脸上,洋溢出来了娇憨的笑。  看着自己的大孙子没有再就之前的事儿哭起来没完没了,还“咯咯”笑得这么开怀,厉锦弘更是讲的起劲儿,把当年关于厉祁深的事儿,有鼻子有眼睛的讲了个遍。  听完了自己爷爷说给自己的事情,厉淘淘心里畅快极了。  原来自己的老爸有过那么黑暗的童年生活,想着想着,他也就明白了,自己的老爸不过就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心里不爽,想要趁机报复自己,然后从自己这里找寻到心理上的安慰。  “爷爷,还有吗?还有吗?你再给我讲啊!”  实在是听得起劲儿,厉淘淘奶声奶气的缠着厉锦弘,让他没完没了的给自己讲自己老爸当年的事情。  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孙子喜笑颜开,这么喜欢听他爸的丑事儿,厉锦弘自然是会顺着他的意思给他讲。  “好,只有淘淘心里不委屈了,爷爷啊,就把当年的事儿给你讲个遍!”  说完话,厉锦弘又把当年的事儿回忆了一番,把没有说给厉淘淘听的事儿,又重新捋顺了一遍。  ————————————————————————————————————————————————————  厉老太太看着自己的老伴儿给厉淘淘哄得眉开眼笑,她把厉乖乖哄睡了以后,打了厉祁深的电话过去。  厉祁深和乔慕晚刚进门,就接到了厉家老宅那边的电话。  以为是两个小不点儿又闹,不想留在老宅那边,厉祁深不着痕迹的拧起了剑眉,本能反应的不想接这通电话。  倒是瞄了眼厉祁深电话的乔慕晚,发现打电话过来的是厉家老宅那边,她想也不想,从他手里,夺过来了电话。  自然是很清楚这个男人不想接电话的原因是什么,乔慕晚白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厉祁深,走到一旁,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里面就传来厉老太太发飙的声音。  “浑犊子,你又作什么妖儿?淘淘是你的亲儿子,你倒是好,下狠手了是不是?”  乔慕晚:“……”  听到是自己婆婆的声音,如雷贯耳,乔慕晚贝齿咬了几下唇瓣,俄而,道——  “妈,是我!”  厉老太太:“……”  一听是乔慕晚的声音,厉老太太有点儿挂不住面子,本来以为接电话的是自己的儿子,她就毛躁了一些,不成想,接电话的是乔慕晚。  “呃……是慕晚啊,我还以为是祁深!”  厉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干笑了两声。  乔慕晚实在是了解自己的婆婆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就没有放在心上。  “妈,是不是乖乖和淘淘又调皮了,惹您和爸生气了?”  “那倒不是!”  厉老太太否定着,自己的孙子孙女都乖着呢,哪里会惹他们两个老骨头儿生气。  “我打电话过来是找祁深有事儿,慕晚啊,祁深没有和你在一起吗?你把电话递给他,我有话和他说!”  闻言,乔慕晚的目光往长身而立的厉祁深那里看了一眼,看着漫不经心的男人,掀了掀眼皮的往自己这里看了一眼,在和自己对视了一眼以后别开了眸,她黛眉微蹙了一下。  “妈,他和我在一起呢,我现在就把手机递给他!”  说着话,乔慕晚走到厉祁深的身边,把手机递到他的面前。  “妈来得电话,说是找你有事儿!”  目光在手机上面扫了一眼,跟着,深邃的目光,锐利如鹰,落在了乔慕晚干净、透彻的五官上。  半晌,才伸出来修长雅致,骨节分明的手指,接了手机过来。  没有避讳乔慕晚的存在,他把手机放在鬓边,低沉扯动嘴角。  “什么事儿?”  听得出来自己这个“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血”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厉老太太横下来了脸。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事儿?你这个浑-犊-子自己做了什么事儿,你自己不清楚吗?”  对于这个和自己装腔作势的儿子,厉老太太直接劈头盖脸的反过来质问他。  “您不说,我真的就不清楚!”  见自己的儿子给自己继续拿乔,厉老太太哼了哼声,把厉淘淘说给她和厉锦弘的话,一五一十的拿出来质问厉祁深。  听着自己的母亲像是审问犯人一样的审问自己,厉祁深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上,从容一片,寡淡的样子,因为自己母亲的话,惊不起来任何的波澜。  厉老太太一口气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的话,厉祁深一直保持默默聆听的状态,没有吭声。  “我说你这个浑-犊-子怎么不说话?是不是都被我说对了,你心里有愧啊?”  厉老太太说得口干舌燥,就差拿水润喉了,不想自己的这个儿子竟然这般不动声色。  “我心里有什么愧?我不过是做了一个严厉父亲该做的事情罢了!”  “你这是什么荒谬的理论?你做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就是打淘淘吗?”  想到自己宝贝儿大孙子哭得她心肝都颤了的样子,她就心疼的不行。  孩子才四岁大,自己这个向来下手都不知道轻重的儿子,竟然打了孩子不说,他这边竟然还这么振振有词。  厉老太太这边严厉的训斥着厉祁深,那边,哄睡了厉淘淘的厉锦弘,一下楼听到自己老伴儿正斥责着自己的大儿子,他也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加入战斗。  从自己老伴儿的手里一把夺过来了电话,厉锦弘捏这个手机,冷着个脸,劈头盖脸的训斥电话那端的儿子。  “你个王-八-犊-子,反了你是不是?你还知道耍威风了你,你自己小时候什么德行,你自己不知道吗?竟然还好意思过来训斥淘淘,你个浑-犊-子!”  想到自己孙子做的那点儿事儿和自己儿子小时候做的那点儿,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想这个“混世魔王”竟然也好意思说他自己儿子的不是。  乔慕晚一直都有静静的听厉家的两位老人骂厉祁深,尤其是听到自己的公公说“你自己小时候什么德行,你自己不知道吗?竟然还好意思过来训斥淘淘,你个浑-犊-子!”的时候,自己脑海中,竟然不自觉的想到了厉祁深小时候可能的样子。  依照她对他的了解,小时候的厉祁深,因为比淘淘更顽皮吧!  “早知道你这么祸害孩子,我和你妈一早就应该把孩子接来这边!”  厉锦弘气得不行,越是想着自己大孙子哭得和个泪人似的样子,他就恨不得像小时候对待厉祁深那样,打他的pi-股。  对于自己爸妈对自己的斥责,厉祁深从始至终都保持默不吱声的态度,不过他的脸色,倒是黑下来了很多,也冷下来了很多。  在厉锦弘和厉老太太男女混合骂声中,以厉祁深一声不吭,两位老人最后也骂累了而宣告结束。  待厉祁深从耳边取下来手机,看到脸色铁青的男人,乔慕晚在一旁,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看来我觉得你这个男人对淘淘的态度和做法儿又问题是没错的,毕竟爸妈也觉得你对淘淘的过分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幸灾乐祸?”  对于厉祁深黑着脸的样子,乔慕晚也不惧怕的摊开双手。  “算是吧,毕竟能看到你这个神经病吃了瘪,我心里舒服多了!”  想到这个男人这么没有父亲样子的对待淘淘,她一直都觉得挺不痛快的,不过自己和这个惯会歪理邪说的人还说不明白问题,她更是心里堵得慌的难受。  不过现在在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上,自己的公公婆婆和自己持有一致的看法儿,也就间接同于否定了厉祁深对孩子非打即骂的教育方式是不对的,她心里瞬间就豁然开朗了。  承受了自己父母的谩骂声,厉祁深的心里就足够的不痛快的,这会儿乔慕晚更是和自己表现出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更是心里凸凸的起疙瘩,让他眼底,不自觉的浮现出来一抹幽暗……  将削薄的唇,抿了抿,厉祁深再掀动嘴角时,一抹荡漾的笑,像是湖面上圈出来层层波纹一般,魅惑的绽放……  “舒服多了是吗?还有更舒服的呢!”  说着话,厉祁深将手机往矮几上一丢,扯过乔慕晚的身子,直接就压-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本来还悻悻然的想着刚刚自己公公婆婆对厉祁深的训斥的乔慕晚,这会儿在自己猝不及防下被厉祁深给压-到了沙发中,她本能性的瞪大了眼。  “厉祁深,你干什么?”  她粲然的水眸,乌黑烁亮的看向厉祁深,不自知的无措,漫出眼底……  听乔慕晚对自己明知故问的话,再想到她刚刚对自己的冷嗤,厉祁深的脸色,森冷了几分,连带着湛黑的瞳仁,也幽深了几分……  “干、你!”  随着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尾音低落,他长臂一声,把乔慕晚两个挣扎的手,就固定到了头顶上。  “敢笑话我,欠-gan的女人!”  最后一个字溢出好看唇形的薄唇,他直接倾身而下,占-据了乔慕晚的美好……  ————————————————————————————————————————————————————  折腾了好一阵,从客厅的沙发变换位置到卧室里,待两个人完全都到了顶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乔慕晚被折腾的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一样,匆匆洗了一个澡就回到大chuang上,懒懒的睡了过去。  厉祁深再进被子里的时候,拉过乔慕晚的身子,到自己的臂弯中。  “睡了?”  不同于乔慕晚的疲倦,厉祁深不管什么时候,都“精”力充沛,哪怕是一番跋山涉水的恶战,他也一样神采奕奕。  “嗯……”  乔慕晚困得不行,就含糊不清的呜哝了一声,算是回应了厉祁深的询问。  看着每次都像是受刑一样的女人,虚脱一样的软下来,他勾唇,笑了起来。  俄而,抱着乔慕晚的肩头儿,往自己的怀中靠了靠,然后扯动了嘴角。  “明天开始去公司上班吧!”  “啊?”  许是没有想到厉祁深会冷不丁的提出来这样的话,乔慕晚恹恹酣睡的瞌睡虫,一下子消弭了一大半儿。  “醒了?”  看着“腾地”一下子坐起来身体的乔慕晚,揉着惺忪的睡眼,厉祁深挑了一下眉梢。  “你怎么突然让我回公司上班了?”  乔慕晚还是困得不行,只是厉祁深的这个决定太过突然了,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不突然,我早就想过了,只不过没有和你说罢了!”  关于让乔慕晚重新回到公司上班的事情,他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儿,虽然谈不上知人善用,但是他可不想浪费了她这棵好苗子。  “你怎么都不知道和我商量一下啊?”  “怎么,你不愿意?”  听了乔慕晚的话音里似乎带着一丝不满意,厉祁深望向她。  “没有!”  其实说实在是,乔慕晚并不想只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家庭主妇。  照顾两个孩子虽然是她的生命重心,但是设计是她喜爱的职业,她并不希望因为照顾两个孩子的饮食起居而把自己喜欢的工作给废弃了。  只不过孩子现在还小,她在两者之间难以权衡,才选择了在家照顾两个小不点儿,没有提出来去公司再上班的事情。  想到两个小不点儿,对于自己要回公司去上班的事情,乔慕晚有些迟疑。  “我要是回公司去上班,孩子怎么办?”  “不是有我爸妈照顾着,怎么,你不放心?”  被厉祁深质问着,乔慕晚摇了摇头儿,对于自己的公公婆婆,她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从刚刚两个老人为了自己的孙子来找厉祁深打抱不平,给他臭骂了一顿来看,两位老人真的是打从心底里疼两个小家伙,既然这样,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不放心可言。  相反,或许自己的公公婆婆,会比自己能够更好的照顾两个孩子。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你明天早上就和我去公司!”  对于厉祁深的这个提议,乔慕晚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她怎么看,都觉得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妥当。  “后天吧,我四年没有回公司上班了,挺多东西都不是很清楚,容我抽出来一天时间整理整理公司的工作程序!”  “不差这一天,就明天回去吧,利用这一天,你熟悉熟悉工作环境!”  觉得厉祁深的话说得也在理,自己先重新熟悉熟悉工作环境也好,晚上回来再捋顺一些关于工作程序上面的事情也不迟!  ————————————————————————————————————————————————————  在厉家老宅这边,虽然是和自己的爷爷奶奶隔了六十多岁,近七十岁,但是两个小家伙一点儿也不孤单。  厉老太太刚洗好了草莓来客厅这里,只见自己的老伴儿正在地毯上爬着,而自己的宝贝儿大孙子骑在自己老伴儿的身上,玩着“赶大马”的游戏。  瞧见自己的老伴儿为了厉淘淘这个大孙子真的是拼了老命,厉老太太忍不住笑着。  “我说你在闪了你的老腰啊!”  “没事儿,我这虽然上了年纪啊,但是身子骨在那呢,不碍事儿的!”  “爷爷,你不要再陪哥哥玩这个游戏了,这样太过分了!”  厉乖乖见不得自己的哥哥骑着自己的爷爷,拿他当大马,厉乖乖撅着个小嘴巴,一脸的不愿意。  “没事儿的,乖乖想玩吗?乖乖要是想玩,你奶奶也可以给你当大马!”  为了哄着两个小不点儿玩得开开心心,厉锦弘真的是煞费苦心,一向威严的形象,也因为两个小不点儿,消弭不见了。  “我不玩,我才不要玩这么低俗的游戏!”  说着话,厉乖乖从厉锦弘的背上,往下扯着手里拿着一把玩具剑,身披着个斗篷,装圣斗士的厉淘淘。  “你给我下来,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啊,爷爷年纪这么大了,你居然让爷爷给你当大马,我真就应该告诉老爸,让老爸打你的pi-股!”  本来没有了厉祁深在,厉淘淘这两天过得挺滋润的,但是自己的妹妹不识趣的提了自己的老爸一嘴子,厉淘淘原本还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一下子就被挫败下去了一大半。  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孙女提了厉祁深,自己的宝贝儿大孙子情绪失落了一些,厉锦弘赶忙安慰着小家伙。  “淘淘,你放心吧,有爷爷在,你爸不敢打你的,他要是打你了,我就打他!”  “真的吗?”  其实打从心底里,厉淘淘还是挺忌惮厉祁深的,一想到他当初打了自己的屁-股,还说话不算话的把自己丢在厉家老宅这边,他到现在都还不想叫他一声“爸爸!”  “真的真的!如果他要是敢打淘淘一下子,我就和他拼了老命!”  听自己爷爷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儿,厉淘淘瞬间咧开嘴,露出来他俏皮的小虎牙,憨憨的笑了。  “爷爷,你真好,我以后就要和你在一起玩了!”  听自己大孙子说的话,厉锦弘心花怒放着。  慈祥的笑了笑,他将手把持着厉淘淘的小-pi-股。  “来,淘淘坐好了,咱们要杀敌了!”  说着话,厉锦弘又没了样子的在地毯上爬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爷爷比之前爬的更快,厉淘淘兴奋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古罗马的战士,抡起手里的玩具剑,嗷嗷大喊着——  “驾、驾……杀啊!”  ————————————————————————————————————————————————————  和厉淘淘折腾了一整天,厉锦弘虽然嘴巴上说自己没有事儿,但是他的老腰明显有些闪了的趋势。  厉老太太一进卧室,看到自己的老伴儿正在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往腰上贴膏药,她白了他一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