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1章 :爷爷的腰,是奶奶弄闪了的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1章 :爷爷的腰,是奶奶弄闪了的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7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老太太一进卧室,看到自己的老伴儿正在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往腰上贴膏药,她白了他一眼。  “让你逞能,活该!”  她一开始就不建议让厉锦弘这么和淘淘这么玩,可是自己的这个老伴儿执拗的很,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话。  这下子可好了,闪了他的老腰。  “我这是逞什么能?你少说风凉话,过来帮我贴下膏药,我自己贴不方便!”  本来厉锦弘是想自己贴了膏药就得了,省得让外人知道自己和自己的大孙子玩“赶大马”,把自己的腰给闪了来笑话自己。  不过这会儿自己被自己的老伴儿撞见,自己也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索性,让她帮自己贴膏药算了。  被自己的老伴儿要求着,厉老太太极度不情愿的走上前去。  “真是越老越能得瑟,活该你闪了腰,下次你再拧伤胯,我看你这副老骨头,早晚被你折腾散了架!”  “别说起来风凉话说个没完没了,我闪了腰,伤了胯,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厉锦弘挺不乐意的,自己的老伴儿年轻的时候和自己走过来那么多的艰难困苦,现在可好了,到老了,竟然嫌弃起来了自己。  察觉出来了自己老伴儿的不乐意,厉老太太也不恼,掀开了膏药,没心没肺的开口。  “对我没有什么好处,也没有什么坏处啊!反正咱们两个已经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我还能指望你老-汉-挺-枪啊!”  随着厉老太太话音的低落,她手上的膏药,一下子就呼在了厉锦弘的老腰上。  厉锦弘一个猝不及防,身子弓了起来,跟着胯骨,意想不到的也扭伤了……  ————————————————————————————————————————————————————  先是因为自己的大孙子和自己“赶大马”闪了腰,这会儿自己因为自己老伴儿的笨手笨脚、办事不利,自己的胯骨也伤了。  又是闪了腰,又是伤了胯,厉锦弘这会儿算是深有体会什么叫“人要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和自己的大宝贝儿孙子、孙女玩不了肢体运动,厉锦弘寻思教两个小家伙点科学文化知识,等到他腰和胯骨过段时间都养好了,再带他们两个小家伙出去钓鱼。  厉淘淘知道自己爷爷扭伤了身体,就没有张罗着让他再陪自己玩“赶大马”。  厉乖乖一听说自己爷爷的腰闪了,直接就把责任推到了厉淘淘的身上。  “你看看你,你非得要和爷爷玩‘赶大马’,这下子好了吧,爷爷受了伤,我看谁还陪你玩!”  厉乖乖实在是讨厌自己的这个哥哥不乖,非得缠着自己那么大年纪的爷爷,要不是他,自己的爷爷根本就不会受伤,自然而然,这一切的责任都应该由自己的哥哥来承担。  “这怨不了我!”  厉淘淘才不会认账,说自己是这个罪魁祸首。  “不怨你怨谁?爷爷就和你玩了‘赶大马’,不是你还会有谁啊?”  “反正不是我就是了!”  厉淘淘也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就抬手,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儿,有些心虚。  “就是你,你不要再狡辩了,爸爸说你是熊孩子,你真的就是一个不敢做敢当的熊孩子!”  厉淘淘虽然鬼心眼挺多,但是他嘴巴实在是笨,被厉乖乖夹枪带棍的一顿噼里啪啦说,脸上挺没有面子的。  “随便你说什么,反正不是我!”  “就是你!”  “我都说了不是我,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  厉淘淘没有了耐性,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就去扒拉开横在自己面前的妹妹。  “我烦人也改变不了爷爷是因为你受伤的事实!”  “我说了不是我,你怎么听不懂啊?”  厉淘淘继续和厉乖乖反驳着,但是厉乖乖实在是太尖锐,给厉淘淘说的一门心思只想逃。  “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玩了!”  说着话,厉淘淘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你给我站住,不许走!”  厉乖乖不让厉淘淘走,笨拙的挪开步子,上前去拉他。  两个小家伙就厉锦弘的腰闪了的事情争执个没完没了,最后还是听到了这里在争吵的厉老太太,上前来拉开他们两个人。  “这是怎么了?我的乖乖淘淘啊!”  厉老太太上前拉开撕扯的两个小不点儿。  “奶奶,都是淘淘,都是他,爷爷会受伤都是因为他!”  “不是我,我什么也没有干,不是我!”  厉淘淘大声反驳着,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增长士气。  只是他扯大了嗓门,厉淘淘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喊了起来。  最后,经受不住两个小家伙的争争吵吵,厉老太太打断了他们两个小不点儿。  “好了,别再吵了,你爷爷会受伤是因为我!”  没有办法儿了,见两个小破孩因为自己的老伴儿争执不休,只得把全部的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  “奶奶,怎么可能是你的原因呢?分明是淘淘,就是他搞出来的事儿!”  “不是淘淘的原因!”  在厉淘淘还要和厉乖乖吵的前一秒,厉老太太拉住厉淘淘,把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  “乖乖,是奶奶和你爷爷玩,给你的腰弄闪了!”  “奶奶和爷爷玩,给爷爷的腰弄闪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把爷爷的要弄闪了?你们也玩了‘赶大马’的游戏?”  厉老太太:“……”  小孩子单纯的很,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口的话里有什么晦暗的深意,但是厉老太太不同啊。  作为过来人,她太明白自己能把自己老伴儿的腰弄闪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只是小孩子还小,她也不能给孩子带入歧途,也不想让两个小破孩在外面乱说话,就笑着解释。  “没有,奶奶没有和你爷爷玩‘赶大马’的有些,就是和你爷爷……”  “那奶奶,你是和爷爷玩了‘骑-大-马’的游戏吗?”  厉老太太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厉淘淘奶声奶气的小手抓着毛茸茸的小脑袋,问道。  被自己这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孙子孙女问了自己这样min-感的话题,厉老太太脸上有些挂不住,如果细心的去观察,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她的耳根子有些发烫。  “不是,乖乖和淘淘不要乱说话,你爷爷的腰是昨天晚上上chuang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儿硌到了我的腿,才闪了腰!”  “硌到腿也能闪了腰吗?奶奶你好厉害啊!”  厉老太太:“……”  被自己的孙子这么夸,厉老太太不禁冷汗涔涔,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两个小不点儿应该什么都不懂,怎么能说出来这样让她这个老太太都面红耳赤的话啊。  ————————————————————————————————————————————————————  关于厉锦弘的腰为什么会闪了,最后在厉老太太支支吾吾的回答下,不了了之。  自从两个小不点儿来了家里以后,厉老太太每天都会张罗着让家里的帮佣陪自己去超市买东西,今天也不例外。  厉老太太出了门以后,整个家里,只有厉锦弘一个人在家带厉乖乖和厉淘淘。  自己闪了腰还没有修养好的缘故,只能像模像样的整了一块做黑板的白板挂在墙上,拿白板笔教两个小家伙学习语数外这些基本知识。  “爷爷,妈咪都教过我们这几首古诗了,你换一些别的教吧!”  本来,厉锦弘寻思讲一些简单的古诗给两个小家伙,不想乔慕晚都给两个小家伙都讲完了,自己要是再讲,就得是难的古诗古词了。  有些担心两个小家伙接受不了,厉锦弘没有再教语文,而是在黑板上,出了一些计算题。  “既然你妈妈教了你们两个语文,那我们今天学数学!”  “爷爷,这些数学题,妈咪一个月前就教了我和哥哥!”  厉乖乖对乔慕晚教的那些科学文化知识,完全能做到融会贯通,这会儿,厉锦弘出的这些数学题,她都能够举一反三的做出来。  一连两次都被自己的大孙女否决,厉锦弘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本来这些东西挺难的了,不想自己的孙女都会。  “淘淘,这些你会吗?”  虽然乔慕晚教厉淘淘,他学的漫不经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简单的数算题和古诗词,他还是会的。  “会啊,妈咪之前就有给我讲过了啊,我都会啊,不信,爷爷,我给你背啊!”  说着话,厉淘淘就开始吱吱呀呀的背起来了《木兰诗》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听完自己孙子呜呜囔囔的背下来长篇大论的《木兰诗》,厉锦弘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  “爷爷,你让我们背的那些都太简单了,妈咪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教了我!”  听自己顽皮的大孙子都这么说了,厉锦弘真的就不得不服乔慕晚把两个小家伙教的这么好,连他念书那会儿初中才学习的《木兰诗》都能让两个四岁的小家伙背的这么滚瓜烂熟。  “那你们妈妈给你们讲会物理化学吗?”  在两个小家伙的潜意识里,自己的妈咪只教他们语文,数学,英语,真的就没有教会他们两个物理和化学。  这物理和化学,他们两个还是今天听了自己的爷爷说,才知道还有这样两门学科。  “没有,妈咪没有给我们两个讲过物理和化学!”  两个小家伙一致同声说到。  听了自己孙子和孙女的话,厉锦弘有那么一瞬间的自鸣得意,原来两个小不点儿也不是什么都听说过。  “那爷爷今天给你两个讲点物理,好不好?”  “好!”  ————————————————————————————————————————————————————  厉锦弘对于物理算是学得精益求精,尤其是电学和力学,简直就是学成神了一样的人物。  “爷爷今天来给你两个人讲电学,说到电,我们生活中无时不刻不在用电,冰箱,洗衣机,电视,都需要用电!”  “是!”  两个小家伙这点儿常识还是有的,听自己的爷爷说,两个小不点儿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嗯,对的,那么爷爷现在要问你们了,知不知道电是怎么产生的呢?”  “电池啊,还有发电厂啊,他们能产生电!”  回话的是厉淘淘,他经常玩四驱车,有些四驱车不是遥控的,他只能用电池来让四驱车跑,所以在这方面,他还是挺明白的。  “对,淘淘说的不错,但是淘淘,你想想这些电是怎么造出来的呢?”  被问及到这个问题,厉淘淘疑惑了起来。  他只知道哪里能提供电,还真的就没有想到过怎么能造出来电。  见厉淘淘不清楚,厉锦弘又问了厉乖乖。  和厉淘淘一样,厉乖乖也不清楚电到底是怎么造出来的。  看着摇着头,手抓着小脑袋冥思苦想的两个小家伙,厉锦弘笑了笑。  “这么说吧,用毛皮摩擦橡胶棒,就可以产生电,也就是我们说得造电!”  “用毛皮摩擦橡胶棒,就可以产生电?爷爷,香蕉怎么能产生电?我吃香蕉的时候,没有感受到电啊?”  完全不知道厉锦弘说的“橡胶”不是“香蕉”,厉淘淘单纯的以为自己爷爷说的就是“香蕉”能发电。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问出口,问自己的爷爷是不是以后给电视cha-电源,自己把cha-头儿cha到香蕉上就可以了?  发觉自己说的“橡胶”被自己的孙子认为是“香蕉”,厉锦弘怕厉淘淘以后在脑海中形成“橡胶”是“香蕉”这样的想法儿,就换了另一只解释电是怎么产生的方式。  “我们不说橡胶了,这么说吧,我们平时都是顺着猫毛摸猫,如果我们逆向去摸猫毛,就会产生电!”  厉锦弘一把话说出去,就自鸣得意的不行,这个诠释真的是太好了,生动形象还能让自己的孙子、孙女记住。  只是厉锦弘没有想到,自己孙子接下来说的话,差点让自己一口血喷出去,呕死自己。  “爷爷,既然你这么说,那发电厂里,是不是上千名工人叔叔,每个人的怀里都抱着一只猫,然后他们都逆向摸猫毛,这样就发电了?”  厉锦弘:“……”  ————————————————————————————————————————————————————  乔慕晚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梁秋月等老骨干见她回来,都高兴的不行。  有四年没有见过乔慕晚了,偶尔她来公司找厉祁深,也是直接走总裁专属电梯,和他们这些同事都很少见面,今天一知道她回来公司上班,早早的就在设计部等她了。  乔慕晚一进门,立刻就有人拉彩带庆祝。  “欢迎乔工归队!”  乔慕晚不在的这四年,有人走,也有人新加入,不过至始至终,设计部的几个骨干人员都还在。  没想到大家伙给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惊喜,乔慕晚有些都没有反应过来。  再回过味儿来,看到设计部里还有好多让自己熟悉的面孔在,嘴角,挂起来了明灿的笑。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和乔慕晚四年前在一起工作的设计师,见乔慕晚和他们打招呼,眼眶,不自觉的就湿润了起来。  “慕晚啊,你总算是回来上班了,真的是太想你了!”  梁秋月见到乔慕晚,眼泪瓣,簌簌的就滚落了下来,她走上前,一把抱住她,就像是多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久别重逢一般,心里高兴的不行。  被梁秋月抱着自己,乔慕晚也回抱住了她。  “梁部长,我也很想你!”  从鼎扬那边,她一直跟着自己来了厉氏,这其中的经历,虽然谈不上心酸,却因为有她一直在做伴,有感动的真情,一直在。  抱了乔慕晚有一会儿,梁秋月松开了她。  “哎呀,你看看我,你这回来上班不是好好的嘛,我这么哭什么啊?真是让人笑话!”  说着话,久别重逢后的压抑感觉,因为梁秋月的一席话,消散了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欢声笑语。  ————————————————————————————————————————————————————  虽然乔慕晚和厉祁深在一起,两个人结了婚,她成了厉氏的总裁夫人,但是和这些同事,她至始至终都相处的和善,完全没有架子,尤其是那些新来这里的实习生,都会亲切的叫她“姐!”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乔慕晚用最快的速度适应了厉氏快节奏的工作。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乔慕晚用最快的速度适应了厉氏快节奏的工作。  设计部的人都知道乔慕晚是厉祁深的妻子,厉氏的总裁夫人,不肯给她过多的工作,但是她完全不因为自己的身份就比别人少工作。  相反,因为喜欢设计,她总是会多要一些任务来升华自己的设计才能。  下了班,坐在厉祁深的车里,她没有工作上的疲倦,坐在车里也不忘看看今天勾画的图纸,有哪里不妥当的地方。  “至于这么认真工作么?是不是我应该给你加薪?”  本来,厉祁深是不想让乔慕晚去设计部工作的,作为他的妻子,他怎么都觉得堂堂的厉氏的总裁夫人做小小的设计师都委屈了她,就想着给她单独开设一个办公室在自己办公室的对门,用来让她专门设计图纸,哪成想,乔慕晚竟然不赞同自己的做法儿,非得说什么她都四年没有工作了,得从基层工作做起。  “可以啊,我连回家的路上都在研究图纸,给我加薪是应该的!”  闻言,厉祁深勾唇一笑。  “看来,我不仅仅要给你加薪,我还应该给你加点营养,不然以后天天这么工作,我真就怕你吃不消!”  厉祁深的一句“给你加点营养”,让乔慕晚瞬间秒懂他的话有多不正经。  将手里的图纸往他身上力道不轻不重的一砸,“你怎么这么没有个正型?幸亏我和梁部长他们一个办公室,我要是在你办公室对门那里工作,指不定你要怎么折磨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