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3章 :吹气球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3章 :吹气球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刚走到厨房门口那里,乔慕晚就看到了厉祁深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身影。  不得不说,厉祁深是她见过所有男性中,最让她难以忽视掉的一个。  他仅仅是站在洗理台边,处理蔬菜的清洗,就自然流露出一种卓尔不凡、矜贵的气度。  仅仅从侧面能看到他侧脸的轮廓,没有看到厉祁深正脸是怎样一副面容,只是白衣黑裤下的躯干,勾勒出来的有型的脊背,还有完美的轮廓,简直惊艳到没有词语可以形容。  有那样一瞬间,乔慕晚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就像是最初和他遇见那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去。  似乎发觉不远处有人在看着自己,笔挺身姿的厉祁深,微微侧过头。  视线定格在乔慕晚被灯光晃得越发精致的小脸上,他锋朗的眉心间,漾起一抹柔软的涟-漪。  随着厉祁深线条倨傲的侧脸转向自己,乔慕晚看到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被明晃晃的灯光彰显的俊朗又神采奕奕。  有少女般悸动的情愫浮动开,乔慕晚迈开步,走上前。  待乔慕晚站在自己的面前,厉祁深嘴角微动。  “怎么下楼了?”  本以为和自己犟着性子的小女人会和自己别扭好一会儿,亦或者脾气大的不下楼来吃饭。  “饿了,闻到了煮面的味道,就下来了!”  乔慕晚仰着小下颌,略带高傲的小任性,漫不经心的说着话。  听乔慕晚的话,带着不自知的娇嗔,厉祁深风情的一笑。  没有再就之前的不痛快和厉祁深使着小性子没完没了,乔慕晚半挽起自己的袖口,走近厉祁深。  “我帮你吧!”  说着话,她就伸出两个小手,截过厉祁深的手,在小箩筐里,洗起菜来。  被乔慕晚夺走了自己手上的活儿,厉祁深挑了下眉梢,随即,笑了。  看着水被烧开了,他拿着手擀面走过去,临走之前,俯首在乔慕晚的耳畔,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洗干净点儿!”  ————————————————————————————————————————————————————  煮好了面,两个人难得有这样温馨一刻的吃着。  面条吃到一半的时候,乔慕晚突然抬起来了头儿。  她伸出手,把自己的小手,附在了厉祁深放在桌面上修长骨节的手背上。  “我们这样不好吗?”  乔慕晚突然的一句话,让厉祁深顿住了夹面的动作。  抬起头,一双湛黑烁亮的眸,迎上乔慕晚的目光,回望她。  发觉出来了厉祁深目光中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解,乔慕晚沉吟了一下,俄而,朱唇轻动。  “你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莫名其妙的和我生气,我心里很不舒服!”  没有两个小家伙在,两个人难得回到了婚前一起生活的那段时光,只是,厉祁深让自己去上班,又因为自己上了班以后把关心的重点放在了工作上,莫名的和自己来了脾气,她心里不舒服的厉害。  要知道,在她的心里、眼里,这个男人处在的位置一直是首要的,无人可以替代,也无人能够取缔。  但是就是这样,这个男人偏偏和自己动不动就来了脾气,让自己很多时候都不清楚到底自己是做错了些什么才惹他沉下来了脸。  “你以为我想和你生气?”  被乔慕晚问着,厉祁深也没有了吃面的兴致,索性,放下手里的筷子,一脸认真的对视她。  “你不想和我生气,怎么还总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沉着个脸?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真的不想理你,你太不可理喻了,让我回公司工作的是你,因为我对工作上心而生气的人还是你,你不觉得你这样很矛盾?”  “有什么矛盾的?”  厉祁深并不觉得自己让乔慕晚回公司上班,和自己生气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矛盾的地方。  相反,这个女人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就是在惹他不痛快。  “怎么不矛盾了?和淘淘你发火,我工作你还发火,你怎么就这么大的火?”  他和自己生气,乔慕晚心里也不痛快的厉害,只不过是习惯了这个男人一贯的阴晴不定,她也就没有怎么计较。  “你要是对我上点心,我能这么大的火?”  “我对你怎么不上心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从最初相识那会儿,这个男人就能大摇大摆的来自己的家里,让自己给他洗内-裤,到现在自己每天照顾他的日常起居,她每件事儿都把他照顾的周全,不想就是这样,这个男人还鸡蛋里挑骨头。  看乔慕晚似乎有些不乐意的样子,厉祁深反手,把乔慕晚附在自己手背上面的小手,握紧在了掌心里。  “和我算账?”  “不是和你算账,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别动不动就和我生气,等你哪天给我惹急了,我就把卧室的门换了锁,让你永远都回不去房间。”  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眼底浮动着不开心。  她真的很正经的在和她谈,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这么不当回事儿,还觉得自己是在和他算账。  乔慕晚负气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扬唇,笑了。  “那我就爬窗户进去!”  “你疯了吧你,怪不得淘淘说你是神经病!”  自己真的有些生气了,不想这个男人竟然还有心思和自己开玩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是认真的。  “那也就和你发神经!”  见厉祁深说着让自己有些让自己觉得有些肉麻的话,她越发不悦的瞪着他。  “吃面吧你,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说着话,乔慕晚拿出来了自己的小手,不想在和厉祁深腻腻歪歪下去了。  对乔慕晚的话没有什么疑议,厉祁深重新拿起筷子,要继续给自己挑面之前,他忽的又扯动了嘴角。  “明天你就把你的东西都搬去我办公室对面的那个房间吧!”  “干什么?”  关于厉祁深要自己去他办公室对面的办公室工作的事情,乔慕晚一早都和他谈的很清楚了。  她不想自己因为是厉祁深的妻子就比别人的待遇不一样,那样,她真的觉得自己在同行之间很难做。  意识到自己的话让乔慕晚挺意外的,厉祁深掀了掀眼皮。  “有问题?”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的好好的吗?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你的妻子,就和其他设计师的待遇不一样。你怎么突然间又想一出是一出啊?”  “我之前也没有说让你在设计部工作!”  乔慕晚:“……”  厉祁深的回答,让乔慕晚很生气,他之前是没有说让自己在设计部工作,不过自己当时问他的时候,他可是没有吱声的,算是间接默许了自己在设计部的事儿。  不想他现在竟然出尔反尔。  竭力隐忍自己要和厉祁深发火的火气,她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在你办公室对面的办公室工作?”  “不为什么,设计部那边近期新招了几个男设计师,我不想看到你和那些个男人有什么来往!”  乔慕晚:“……”  ————————————————————————————————————————————————————  拗不过厉祁深的执拗,也纠正不了他荒谬的想法儿,乔慕晚到最后只得妥协,认命的服从厉祁深说的话,从设计部,抱着自己的东西,去了他办公室对面的办公室里工作。  在厉氏工作了一段日子,没有照顾两个小家伙的压力,乔慕晚在设计方面的造诣与日俱增,设计出来的图纸,越发的出彩。  因为乔慕晚对于厉祁深近日以来的要求,全部都毫无保留的迁就他,两个人之间来往的很是和谐。  办公室里,刚画完图纸的乔慕晚,坐在沙发中,身后,厉祁深讨好的给她揉着酸痛的肩膀。  “明天不用上班,我们两个要不要把乖乖和淘淘接过来待两天?”  乔慕晚闭目休憩,感受厉祁深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伺候。  乔慕晚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顿了下手上给她揉捏肩膀的动作。  “上了这么多天的班,你没事儿还加给班,还有精力照顾他们两个?”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完全不希望两个小不点儿扰了他们两个人难得有的周末时光。  “但是,总把两个小家伙交给爸妈带,我觉得有欠妥当!”  乔慕晚觉得工作日不方便照顾两个小家伙就算了,但是周末了还不带他们两个,有些说不过去了。  “有什么欠妥当的,你要是想他们了,今晚我们两个过去老宅那边。”  厉祁深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坚决不让两个捣蛋的小不点儿回来。  “我真的就怀疑了你到底是不是淘淘乖乖的亲生父亲,就那么对他们两个不上心。”  “我是对他们上心才给他们两个送去了老宅那边,你可能不知道他们两个小不点和爸妈处的有多好!”  厉祁深知道厉淘淘因为和厉锦弘玩“赶大马”的游戏把腰给伤了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有任何要把两个小破孩接回来的意思,相反,他照样很放心的把两个小不点儿交给自己的父母。  觉得自己和厉祁深之间说什么也是多说无益,到最后,乔慕晚只得说,明天去老宅那边看看。  乔慕晚再离开厉祁深办公室的时候,厉祁深的手机里,进来了厉老太太的电话。  厉老太太打算和厉锦弘,和邻居老王头家的夫妇参加一个老年节的夕阳红活动,是他们年轻时候老朋友举办的一个活动,这两天都要很忙,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两个小不点儿,心想着这两天正好是周末,自己的儿子嗯哼儿媳妇不用上班,就张罗着把两个小不点儿送回去水榭那边待两天,等他们参加完这个老年节活动,再把两个小不点儿接回老宅那边。  自己这头儿刚和乔慕晚谈论完关于孩子的问题,那边,自己的母亲就不合时宜的打了电话过来。  为此,厉祁深心里着实不满。  他刚想开口拒绝自己母亲的请求,电话那端,厉老太太叽叽喳喳的说完了话以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  因为两个小不点要回来水榭这边的缘故,厉祁深整个下午都是沉着脸的工作状态。  没有告诉乔慕晚要去厉家老宅那边接两个孩子的事情,他想得就是能拖就尽量拖,直到自己的父母再打电话过来再说。  坐在车上,乔慕晚意识到了厉祁深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儿,不过她再怎么问,厉祁深都说没有事儿。  见厉祁深坚持不说,乔慕晚悻悻地收回自己的小脑袋,也就没有再问他。  回到了家里,厉祁深本以为自己不去老宅那边接两个小不点儿,两个小不点儿就得明天回来,或者更晚一点儿回来。  只是他千算万算,终究是没有算计过自己“姜还是老的辣”的母亲。  厉祁深不肯去老宅那边接两个孩子,厉老太太直接把两个孩子送回来了水榭这边。  进了屋,乔慕晚在玄关处换鞋子,不等她把鞋子脱下来,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了小孩子欢乐嬉笑的声音。  有些怔忡,她怎么觉得自己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声音。  她抬起头一看,看到了两个小不点正在客厅那里,不亦乐乎的玩着“气球”,她诧异极了。  “淘淘?乖乖?”  真的没有想到两个小不点儿会回来家里,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厉祁深为什么要沉着个脸。  “妈咪!”  听到了乔慕晚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不点儿,立刻就跑来玄关着,围在她的腿边。  听着两个小不点儿异口同声的唤着自己,乔慕晚莞尔。  “你们两个怎么回来了呢?妈咪之前都不知道!”  “是奶奶啊,是奶奶给我们送回来的,她要和爷爷去跳广场舞,没有时间照顾我和哥哥,就把我们两个送回来了!”  一听是这么一回事儿,乔慕晚的目光,在客厅里,四下存在着厉老太太的声音。  没有看到自己婆婆的声音,乔慕晚蹲下身体,看着两个只比自己膝盖高那么一点点儿的小不点儿。  “奶奶呢?”  “奶奶走了,奶奶把我们送回来这边,就离开了!”  厉老太太约好了和王老太太跳舞的时间,赶着时间,把两个小不点儿送回来水榭这边,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听自己的儿子女儿给自己解释,乔慕晚也就释然了。  下意识的,她微微侧过清秀的小脸,偷偷看了一眼脸色较刚刚更加阴沉的男人。  不由得,她哑然失笑,看来真的就是两个小不点儿回来的原因,所以厉祁深的脸色才会那么臭的。  再收回目光看向两个小不点儿时,乔慕晚问着:“乖乖和淘淘今天晚上想吃点什么,妈咪一会儿给你做!”  “不用不用,妈咪,我和哥哥在爷爷家吃完回来的,这会儿还不饿!”  看着懂事儿的儿子和女儿,乔慕晚心里高兴的不行。  刚准备把两个小不点儿送去厉祁深的面前,让厉祁深这个做父亲的和自己的孩子好好的交流一番,自己的小手就被自己的儿子给牵住了,拉着自己往客厅里面走。  “妈咪妈咪,走啊,我带你去看看我和淘淘吹得气球!”  厉淘淘顾不上去管厉祁深,笑嘻嘻的带着乔慕晚,就往客厅那里走去。  同样没有注意到厉祁深在的厉乖乖,见自己的哥哥张罗着带自己的妈咪去看他们两个人吹得“气球”,厉乖乖也兴奋了起来。  “是啊,妈咪,走,我带你去看我和哥哥吹得气球!”  乔慕晚不记得家里有什么气球,心想着是自己的婆婆买给两个小家伙的,也就没做多想。  不好意思驳了两个小不点儿的面子,乔慕晚淡淡的笑着。  “好,妈咪和你们两个去看看你们吹得气球!”  说完话,乔慕晚就随着两个小不点儿的步子,去了客厅那里。  待她看到两个孩子说得所谓的“气球”是什么的时候,她的脸色,瞬间大变,刚刚嘴角处漾着的笑意,直接僵硬住了。  这哪里是她自认为的气球啊,这……分明就是避-孕-套吹起来的“气球!”  “妈咪妈咪,你看我和乖乖的气球大不大?我吹这个,花了好长时间呢,给我累得都上不了气了!”  厉淘淘如是说着,把自己手里吹得“气球”举高给乔慕晚看。  “妈咪妈咪,还有我这个啊,我这个也很大的啊!”  厉乖乖不甘示弱,走上前,把自己吹得“气球”也臭显摆的拿给乔慕晚看。  被两个小孩子围着自己转的询问着,乔慕晚尴尬的不行。  原来是自己误会了,这所谓的“气球”竟然是她前几天和厉祁深逛超市时,买回来的避-孕-套。  厉祁深沉着个脸从外面走过来,在看到客厅里,两个小屁孩举高着用避-孕-套吹起来的“气球”,当即脸色转黑,掀起一片幽暗。  本来,放在客厅这里的避-孕-套是准备两个人在沙发上时做,方便直接抽取的,哪成想,这盒放在茶几上的避-孕-套,竟然被这个两个小不点儿当初是气球给吹了!  “妈咪妈咪,你怎么不说话啊,我吹得气球不好吗?”  厉淘淘还在不死心的追问着乔慕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妈妈此刻有多难为情。  厉乖乖也想继续问乔慕晚,但是眼睛在看到厉祁深的瞬间,直接把自己的全部关注的重点,放到了自己老爸的身上。  “爸爸!”  有好久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厉祁深了,厉乖乖一看厉祁深,当即就举着手里的“气球”,向他笨拙的跑去。  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的厉害,但是两个小孩子心性单纯,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不是来吹气球的,而是来防止更多弟弟妹妹的到来。  “爸爸,你看看我吹得气球大不大?我和哥哥一个人吹了四个,哥哥的气球都没有我的大!”  厉祁深:“……”  “还有啊老爸,这个进口的气球真的好好的哦,能让我吹这么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