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6章 :厉祁深太不要脸了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6章 :厉祁深太不要脸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10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哦……原来是这样样子的,原来我出身之前要做的事儿叫‘坐-爱’啊!那这么说,这首诗的意思,就是在写生小孩了啊?”  厉祁深:“……”  越发的觉得自己儿子问自己的问题人小鬼大,厉祁深沉着个脸,不愿意回答他。  别开脸,他冷冷的问——  “数算题做完了么?”  “做完了!”  “还有什么没有完成?”  “还有这首古诗,妈咪让我把这首古诗今天背下来!”  “不用背了!”  厉祁深从厉淘淘的手里夺过来《唐诗三百首》,把书丢到了一边。  “这样的书没有什么背的必要,你要实在是想学有用的,把《企业管理学》看了!”  说着话,厉祁深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排书架。  寻着自己老爸手指的位置看了过去,在看到一排厚厚的书,厉淘淘瘪了瘪嘴巴。  “老爸,还是算了吧,我连字都还没有认全呢!”  找了一个最有说服力的借口,厉淘淘给自己开了脱。  见眼前的小屁孩还知道给自己开脱,厉祁深轻蔑了看了他一眼。  ————————————————————————————————————————————————————  “爸爸,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带着厉淘淘出了办公室,厉祁深准备带他去吃饭。  “吃饭!”  丢了话给厉淘淘,厉淘淘随即眼冒蓝光。  “老爸,我想吃肉串了,你带我去吃肉串好不好?”  厉淘淘虽然不像厉乖乖那样是个十足的小吃货,不过对于烧烤那些东西,他喜欢的不行。  只不过乔慕晚平时不让他出那些不卫生的东西,小家伙就吃过一次,还是自己的二叔带自己去吃的。  “你以为你来公司来大爷来了啊?还知道摆谱了是不是?”  被厉祁深的话说得挺不开心的,厉淘淘呶了呶小嘴巴。  “你不想带我吃就算了,干嘛说我啊?”  “嘟囔什么呢?”  听到自己儿子呜呜囔囔的说了些什么,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但是用脚丫子想也知道不是好事儿,他不悦的问他。  “没说什么?”  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老爸动不动就冷了个脸的样子,他弱弱的把委屈埋在心里。  到了员工食堂那里,厉祁深让陆临川打两份餐过来。  相比较其他企业而言,厉氏的员工餐,已经算是上乘的了,鱼肉都有,而且为了配合员工的营养,食堂方面有专业的营养专家协调配比员工餐。  一直以来,厉祁深都没有在员工食堂这里用过餐,偶尔会来视察一番,但是从来不会在这里吃饭。  自家总裁来了食堂这边,认识他的员工,立刻都拘谨了起来。  平时,没有领导来视察,公司的这样员工,吃饭的时候动不动都会开个玩笑什么的,这会儿厉祁深来了员工食堂这里,他们都不敢再造次。  “老爸,我们要在这里吃饭吗?”  厉淘淘还是第一次见有这么多的人在一起吃饭,之前,他在爷爷家的年夜饭上见到的人就足够的多了,现在这么一看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你一会儿和你陆叔叔在这里吃!”  他从来没有在员工食堂吃饭的习惯,这次也不例外。  “啊?那你去哪里吃饭啊,老爸?”  没有料想到自己老爸把自己丢在这里,厉淘淘不开心的撅起来了小嘴巴。  在这里,他人生地不熟的,就认识自己老爸一个人,这会儿自己的老爸对自己置之不理,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抛弃了一般。  “那你就管不着了!”  厉祁深凉凉的说了话,然后在陆临川打饭回来以后,对他简单交代了几句以后就离开了。  看自己老爸真的不管自己的离开,厉淘淘自然是心里委屈的不行。  自己怎么就有了一个这样的老爸,真是给他丢人!  别别扭扭着,厉淘淘真想和陆临川借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妈咪,把自己老爸残暴不仁的罪行全部都告诉她。  ————————————————————————————————————————————————————  乔慕晚带厉乖乖来到必胜客店的时候,厉晓诺已经在必胜客一个靠窗边的位置等她们母女两个人了。  “妈咪,小姑姑在那里!”  乔慕晚寻着自己女儿手指的位置看去,她看到了厉晓诺在和自己打招呼。  “等了很久吧?”  乔慕晚坐下,挺抱歉的说着话,她刚刚和厉乖乖来这里的时候,路上有些堵车,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没有,我刚刚才到!”  厉晓诺笑着,然后把目光看向厉乖乖。  “小姑姑!”  厉晓诺一看自己,厉乖乖就甜甜的唤着她,听得厉晓诺心里像是开了花一般。  “乖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啊!”  说着话,她的手在厉乖乖毛茸茸的头上,揉了揉。  “嗯,小家伙长得是挺快的,和幼儿班的孩子都差不多高了。”  “那差不多要送去上学了啊!”  “是,我打算明年春天就把两个小家伙送去上学。”  “嗯,行,别太小让他们两个去上学,免得我爸妈该担心了。”  自己的父母把这两个小家伙当成是心肝宝贝,厉晓诺完全是看在眼里,生怕两个小家伙放在手心里会化了,放在手心外会晒了。  说来,还真就是怕自己的公公婆婆不放心两个小家伙,不然乔慕晚早就把两个小孩子送去幼儿园了。  “对了,嫂子,社会上不是有早教班嘛,你可以给他们两个小不点儿报个游泳班,或者乐器班,让两个小家伙有点儿特长啊。”  其实就算是厉晓诺不说,乔慕晚也有这个想法儿。  “我最近回厉氏上班去了,等周末的时候,我就去找一找,看看有哪个早教班合适一些!”  “你回公司上上班去了?之前不是说在家带两个小家伙吗?”  厉晓诺有些诧异,毕竟乔慕晚去上班了,两个小家伙就等同于说没有人看管了。  “爸妈帮我和你哥带孩子呢,不然我也没有时间能去上班啊!”  “这样啊,我说呢,不然依照我爸妈当孩子当眼珠子似的对待,哪里会容许你上班啊!”  听了厉晓诺的话,乔慕晚笑了。  确实,自己的公公婆婆对两个孩子真的是特别上心,完全是按照培训航天员一般的精心照顾两个小家伙。  又寒暄了几句以后,厉晓诺把菜单送到厉乖乖的面前。  “乖乖,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小姑姑请你,不用和小姑姑客气!”  厉乖乖本就是个十足的小吃货,见自己的小姑姑这么慷慨,也不打算和她客气。  “我不会和小姑姑客气的,今天哥哥没有来,正好我把哥哥的那一份也吃出来!”  听了厉乖乖的话,厉晓诺才恍惚注意今天只有厉乖乖和乔慕晚来了这里,没有厉淘淘。  “嫂子,淘淘呢?你瞅瞅我,这聊了一大堆,才想到淘淘。”  乔慕晚倒没有在意,莞尔一笑,“淘淘和你哥去公司了,这会儿在公司呢,应该在吃午饭吧!”  “我哥把淘淘带去公司了?”  听了这话,厉晓诺诧异的不行,毕竟在厉晓诺的眼里,自己的大哥是什么性格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不管如何,她也无法想象自己的大哥会带着一个四岁大的破小孩去公司,这样的场景,她想想就觉得滑稽的不行。  “嗯,你哥说要按照他的教育模式管孩子,我没有办法儿,只能顺了他的意思。”  “我哥这也太有意思了吧?一个四岁大的孩子而已,难不成他要淘淘现在就学习什么公司的运作与运营。”  “差不多吧,毕竟他有把《房地产的开发与策划》递给我,让我教淘淘。”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晓诺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佩服过谁,不过我哥,我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  在自己大哥的身上,厉晓诺完全见识了什么叫“从娃娃抓起!”,孩子四岁大就已经给他灌输企业经营办法这样的书了,这样的事情,除了自己的大哥,她真的就想不到还会有谁能干出来。  ————————————————————————————————————————————————————  点了餐,考虑到厉乖乖是个小吃货,厉晓诺要了一个大号的海鲜披萨,还要了意面给乔慕晚,又点了一些配餐和果汁。  “对了晓诺,你和你导师的事儿怎么样了?”  乔慕晚的话刚问出口,厉晓诺用餐刀切牛排的动作一滞。  心里因为乔慕晚的提及,“咯噔”一颤,随即,脸上的表情不自然起来。  “嫂子,你突然提这件事儿做什么啊?”  看小自己一岁的厉晓诺羞赧,乔慕晚忍不住想要逗她。  “你的事儿,我和你哥交往那会儿可就听说了,这都四年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下个月就二十九岁了,你还打算继续吊着人家吗?还是说真的等人家成了大叔,你才决定要不要结婚?”  “嫂子,你怎么也和我哥一样了呢?”  厉晓诺羞得不行,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和韩靳城的事儿,这会儿自己的嫂子句句不离他,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越看厉晓诺和少女一样娇-羞的样子,乔慕晚越是觉得好笑。  隐约间,她从厉晓诺的身上,总是能找到自己当初和厉祁深在一起时的影子。  “小姑姑,你怎么脸红啊?是害羞了吗?”  厉晓诺本就觉得自己的处境够尴尬的了,不想自己的小侄女也来挖苦自己,一时间,她哭笑不得。  “你这个小家伙,真就是继承了你爸妈啊!”  厉晓诺羞了厉乖乖一下鼻子,然后赶紧岔开话题,说吃东西吧。  乔慕晚想要继续逗厉晓诺,但是看她脸红的不行,连耳根子都烧了起来,她笑着作罢。  ————————————————————————————————————————————————————  吃好了饭,因为刚刚吃饭过程中乔慕晚没有再提及韩靳城,厉晓诺全程吃饭没有再那么别扭。  外面的阳光正好,投射下来的千丝万缕光线中,一抹优雅矜沉,清贵无双的俊美身影,身着剪裁精湛的暗色系西装,如同神祗从日光中走来一般,逆着光影,冷峻倨傲的进去到必胜客里。  随着韩靳城的走入,在场人的目光都被门口的那抹身影吸引了过去,尤其是不少花痴的女性,见到这般如神祗空降的男人,都拿出来手机,拿他当男明星膜拜一样,不住的按下快门键。  韩靳城身影落到其他人眸子里的同时,也印入到了厉晓诺清澈如水的明眸中。  许是没有料想到韩靳城会来这里,她瞬间僵硬住身体,整个人石化了。  瞪着两颗已经不再流转的眼珠看着眼前的男子,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在这里会遇到他,这简直就是只会出现在小说里的撒狗血情节。  发觉到了厉晓诺的变化,乔慕晚不禁笑了笑。  关于韩靳城,她有听厉祁深说。  之前没有见过韩靳城,不过这会儿看自己小姑的表现,她就是不做多想也猜得出来这个男人是谁。  还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少见这样星眸剑眉,长相英俊到能和厉祁深相互比拟的男人!  只是不同于厉祁深的是,这个男人明显更深沉,像是经历过什么似的,眼底藏有让人读不懂的故事。  收回目光,乔慕晚在看自己小姑呼吸都要停止了的样子,抬起手,将手搭在她的肩头儿上。  “才想起来,我下午还有事儿,和乖乖先走了。”  “嫂子。”  看乔慕晚脚底抹油准备开溜,厉晓诺开口准备去叫她,只是这会儿,韩靳城已经迈开平稳的步履,信步向她走来。  ————————————————————————————————————————————————————  厉淘淘憋屈不行的和陆临川在一起吃饭。  虽然陆临川拿了三文鱼给他,但是厉淘淘还是不开心。  看厉淘淘不吃饭,只是一个米粒一个米粒的往自己嘴巴里送饭,陆临川挺担心的,生怕孩子不吃饭,自家总裁把责任都归咎到自己的头上。  “小少爷,你不喜欢吃这些吗?还是说你想吃别的?”  陆临川尽可能的哄着厉淘淘,只有自己能把他带好,自己不被自家总裁骂,怎么的都行。  “陆叔叔,你说,我爸爸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吃饭?”  厉淘淘倒不是一定要吃什么,他就是想不通自己的老爸怎么这么不拿自己当回事儿,他有自己这个儿子,真的就那么丢人吗?  看着两手托着腮不吃饭的厉淘淘,陆临川恍惚间明白了厉淘淘不吃饭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抬手揉了揉厉淘淘西瓜太郎一样的头发,“小少爷,总裁他忙啊,,这不刚刚有个合同要他签署,他没有和你吃饭是因为他要去处理文件,如果他今天不处理文件,他会和你一起吃饭的。”  “真的是这样吗?老爸刚才明明说他处理好了文件的,怎么突然又有了一份文件要他处理呢?”  “公司这么大,时不时就会来文件,这个是正常现象,你第一天来这里玩,不清楚这个的。”  听了陆临川这么说,厉淘淘稍微释然了一些。  也许真的就算自己误会了自己的老爸。  见厉淘淘没有刚刚那么沮丧了,陆临川问了他还要不要喝柠檬水。  “陆叔叔,我不想喝柠檬水了,我想吃烤羊肉串,还有烤牛蹄筋,靠牛板筋,你能给我买吗?”  陆临川:“……”  ————————————————————————————————————————————————————  为了能让厉淘淘开心,陆临川一再权衡,答应了下来。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后厨那里问问,如果有就让他们给你烤,如果没有,陆叔叔带你出去吃好不好?”  “好!”  看自己的陆叔叔比自己老爸那个大混蛋好太多太多了,厉淘淘对陆临川笑着。  对厉淘淘回以微笑,他起身,往后厨那里走去。  没有了陆临川在,厉淘淘安安心心的在座椅里等陆临川拿羊肉串过来给自己。  就在他安安静静等陆临川的时候,自己因为喝了一杯水以后,又喝了一杯柠檬水,这会儿特别的想去卫生间尿尿。  他想喊陆临川带自己去卫生间,只不过这会儿他根本就找不到陆临川的身影。  被尿憋的不行,厉淘淘没有办法了,眼见着马上就要尿裤子了,他笨拙的跳下椅子,然后双手捂着自己的小鸟,飞快的往有卫生间的地方跑去。  没有来过厉氏这里,偌大的公司,厉淘淘根本就找不到哪里是哪里。  有那么一瞬间,他急得想要就地解决了。  不过好在他急不可耐间,看到了保洁阿姨。  “阿姨你好,你能不能告诉我卫生间在哪里啊?我想尿尿!”  保洁阿姨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娘,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在问自己卫生间在哪里,她慈祥的笑了笑,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位置。  “卫生间在那里!”  “哦,谢谢阿姨!”  小家伙知道了卫生间在哪里以后,不忘和保洁阿姨说了一声“谢谢”以后,笨拙的往卫生间那里跑去。  到了卫生间那里,厉淘淘已经有一些浊黄色的尿-液出来,不过好在他扒裤子比较快,只弄脏了一下片的裤子。  畅快的把身体里多余的水放了出去,他再准备提上裤子的时候,发觉到自己的裤子脏了,他挺别扭的皱了皱眉头儿。  然后像是那么一回事儿的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指着自己的小鸟。  “你说说你,怎么就不知道控制点呢?非得出来,现在好了吧,让我出了丑吧?”  说着话,为了报复他自己的不满,他用小手打了几下自己的小鸟。  “没出息的东西,总是给我找麻烦,下次再让我出丑,我就把你拿刀割下去!”  厉淘淘忿忿不平的对自己的小鸟说话,完全不知道作为他的“小鸟”,这个“小鸟”有多委屈。  ————————————————————————————————————————————————————  厉淘淘把裤子弄脏了,自然是不能再穿了,更不能去员工食堂那里,在大家伙的面前出丑。  想了想,他决定去找自己的老爸,毕竟自己老爸的办公室里有休息室,里面有他的衣服,如果不行的话,自己还可以勉强穿他的衣服,不至于让自己露着小鸟。  想了想,他凭借着自己刚刚来员工食堂这里的记忆,找到了自己老爸的专属点滴,然后按下了顶层键。  厉淘淘虽然平时淘气顽皮,但是记忆力是极好的,只随厉祁深坐了两次电梯,就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他的办公室。  知道自己的老爸在办公,厉淘淘没敢造次,轻手轻脚的提着脏兮兮的裤子,往厉祁深的办公室那里走去。  待他走到厉祁深办公室的门口,他才发觉自己老爸的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  下意识的寻着门缝看去,透过门缝,他看到了自己老爸的办公室,有一抹女性的身影。  而且从那个女人的背影看过去,她的个子比自己妈咪的个子高,而且她穿的挺暴-露的,露出来了两条大长腿。  说不上来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那个女人,不过他猜想这个女人一定是敞-胸-露怀的。  几乎是有一瞬间,他想冲进去替自己的老妈讨回公道,赶走这个可恶的女人。  只是想到了自己老爸一直以来对自己不友好的态度,他思忖再三,还是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自己千万不能慌,想到自己看得《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里总说什么静观其变,他圆溜溜的眼睛,转了又转。  又偷偷瞄了一眼办公室里的动态,发觉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这会儿正离自己老爸很近,把自己老爸的身躯挡上,隐约好像还在说什么情话,他气得吹眉毛瞪眼。  真的是太不要脸,自己今天还来了公司就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和其他的女人乱-搞,这要是自己不来公司这里知道这件事儿,指不定自己的老爸还要怎么荒唐下去呢。  越想气越是不顺,厉淘淘想了又想,转身,往员工食堂那里折回。  ————————————————————————————————————————————————————  厉淘淘回到员工食堂那里的时候,陆临川正拿着烤好的羊肉串,牛蹄筋,牛板筋过来。  “小少爷,你去了哪里啊?”  他刚才回来过一趟,那会儿没有见到厉淘淘在,他担心的不行,本来想找监控录像查一下他的情况,后厨那边却找了他过去,他就暂且去了后厨那里。  这会儿见到厉淘淘回来了,心里放下来了心。  刚想和厉淘淘说已经烤好了羊肉串,自己却发觉小家伙的裤子穿的别别扭扭的,白色的短裤上,隐约还有黄色的尿液,浑浊的打湿了白色的短裤。  “小少爷,你……”  陆临川刚想说你这是尿裤子了吗?厉淘淘却先一步,正着个脸色,义正言辞。  “陆叔叔,你把手机递给我,我要给我妈咪打个电话?”  “给你妈咪打电话?怎么了啊?有事儿吗?”  看着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陆临川有些警觉,他这是要向乔慕晚告自己的状?  以为厉淘淘要浓墨重彩的告诉乔慕晚,说自己没有把他伺候好,在乔慕晚的面前参自己一本,陆临川找借口说自己手机没电了。  “那你给我借个手机去,我要立刻马上给我妈咪打电话!”  看小家伙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陆临川变得有些不解。  其实按理来说,如果厉淘淘真的是要告状,他直接去找厉祁深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去找乔慕晚。  难道说是有其他的事情?  “小少爷,你这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找你爸爸不行吗?”  “不行!”  厉淘淘很认真的回了陆临川。  “我要找我妈咪,必须找她。陆叔叔,你快点借手机给我,如果你不借手机给我,我就去楼下的公用电话亭,反正我必须打电话给我妈咪!”  见厉淘淘越发的执拗,没有办法了,陆临川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他。  ————————————————————————————————————————————————————  乔慕晚接到自己儿子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厉乖乖逛街,打算给她买几件裙子,再买点文具。  刚开始以为是陆临川带电话给自己,听了到了自己儿子的声音,乔慕晚才知道打电话给自己的是自己的儿子。  “怎么了淘淘?”  不可否认,乔慕晚知道打电话给自己的是厉淘淘,她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厉祁深给了他气受,这会儿小家伙受不了他的老爸,想让自己去接他了。  可是等自己的儿子说了是怎么他打电话过来是什么事儿,乔慕晚才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被厉祁深给虐待了。  “妈咪,你快点来公司吧,你快点来,快点,立刻,马上!”  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儿子着急忙慌打电话给自己让自己去公司是有什么事儿,她拧了下细秀的眉头儿。  “怎么了淘淘?为什么要妈咪突然去公司,发生生了事情了吗?”  “嗯,发生大事儿,而且是天大的事儿,很严重,你马上来吧,不然你来晚了,我就帮不了你了!”  乔慕晚:“……”  对于自己儿子的夸大其词,乔慕晚越发的不解了起来,这好好的,哪里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淘淘,是你有事情了吗?你别吓妈妈啊,到底是怎么了啊?你别让妈咪担心你啊!”  “老妈,不是我,是你啊!”  一听说是自己,乔慕晚更加的不解,她这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出事儿,自己儿子这完全是在耸人听闻啊。  “淘淘,到底是怎么了啊?你说给妈咪听!”  见自己的老妈这么坚持,厉淘淘没有办法了,哼了哼声,很生气的把话对乔慕晚,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老妈你不知道,厉祁深那个混蛋,和一个穿短裙的女人共处一室啊,而且他们两个人极度不要脸,那个女人坐在厉祁深那个混蛋的大腿,不断的说着‘我爱你’‘你爱我’的情话!”  乔慕晚:“……”  听了厉淘淘的话,乔慕晚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但是想了想厉祁深向来对女性都提不起来兴趣,也就皱了皱眉。  “淘淘,你别乱说话,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诬陷他呢?”  “老妈,我没有诬陷他,我哪里能诬陷他,我是亲眼看到的,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而且走得很近很近,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的,我能打电话给你吗?”  乔慕晚:“……”  “老妈,我说你就别再傻了,厉祁深那个混蛋真的在乱来,你快点来公司吧,要不是我今天发现了,指不定他以后要怎么过分。”  ————————————————————————————————————————————————————  不管如何,乔慕晚都不相信厉祁深是会乱来的人,本来她对于自己儿子的说辞挺不放在心上的,不过自己儿子说得像模像样,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儿,她只得带着厉乖乖,在自己儿子严词的一再怂-恿下,打计程车来了公司。  知道自己妈咪来了公司,厉淘淘带着她,直奔厉祁深所在办公室那里。  “妈咪我给你说,厉祁深和那个女人真的是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在我还在公司的情况下,竟然敢乱来,真是太不要脸了!”  厉淘淘也顾不上尊敬自己的老爸了,想到他做了对不起自己妈咪的事情,他就想好好的训斥他一番,告诉他背着他妈咪和其他女人luan-来是不对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