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7章 :咱们两个去找那个女人算账去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7章 :咱们两个去找那个女人算账去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淘淘也顾不上尊敬自己的老爸了,只要想到他做了对不起自己妈咪的事情,他就想好好的训斥他一番,告诉他背着他妈咪和其他女人乱-来是不对的。  乔慕晚其实是不相信自己儿子说出口的话的,不管怎么样,厉祁深的人品,她还是很信任的,当年她怀着两个孩子,不能给他的时候,乃至于自己的表妹杜欢当年那么勾-引他,他都不为所动,怎么可能在四年以后,在两个孩子都已经成了小大人的情况下,做这样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呢。  “淘淘,你怎么能直呼你爸爸的名字呢?还有,你爸爸不是那种人,你不要乱说话哦!”  这里是公司,乔慕晚真的好怕厉淘淘乱说话让有人之人听了去,会觉得厉祁深是个人品作风有问题的人。  “妈咪,我没有乱说话啊,这是真事儿,厉……”  厉淘淘想张口继续直呼厉祁深的名讳,却在意识到自己妈咪不喜欢自己叫自己老爸的名姓,就赶忙刹住,唤了老爸。  “妈咪,爸爸他真的在乱-来,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和我一起去他办公室里看,他办公室里有个女人在啊!”  说着话,他拉着乔慕晚就往厉祁深的办公室走去。  ————————————————————————————————————————————————————  “把这里修改一下,还有这里,下周的周年庆,我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池。”  “好的,厉总!”  企划部部长徐丽按照厉祁深手指的位置,做了标记。  待两个人就下周周年庆的事情商榷好以后,徐丽抱着文件,往门口那里走去。  不等她将手把门打开,门被人以一股蛮力,从外面打开。  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怒气冲冲的厉淘淘。  想到自己老爸背着自己妈咪,和其他的女人乱-来,他就气得不行,小家伙虽然小,却多多少少明白自己的老爸是自己的妈咪的,别人和自己老爸走近,就是要抢走属于自己妈咪的东西。  徐丽没有想到这会儿会有人从外面开门,当即吓了一跳。  等到她看到是乔慕晚带着两个孩子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立刻脸上浮现笑,对乔慕晚笑着。  “乔工,好久不见啊!”  在厉氏都叫惯了乔慕晚为“乔工”,这次也是一样,徐丽本能的唤着她。  徐丽,乔慕晚是认得的,她四年前在厉氏工作那会儿,她在公关部那里工作,是个很不错的员工,对待工作很认真,也很负责。  对徐丽回以微笑,乔慕晚刚准备和她打招呼,厉淘淘先她一步,双手叉着腰,一脸愠怒的张开了嘴巴。  “我妈咪是这个公司的总裁夫人,不是什么乔工,你对我妈咪客气点!”  徐丽:“……”  厉淘淘的话一经说出口,徐丽当时都懵了。  平时叫惯了乔慕晚为“乔工”,这会儿听厉淘淘这个小不点这么要求,她错愕的不行。  错愕的人不光光是徐丽,乔慕晚也是一脸的茫然。  脸色变得有些微的不悦起来,乔慕晚顿下身体,拉过厉淘淘。  “淘淘,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礼貌?快给你徐阿姨道歉!”  如果说和厉祁深走近的其他任何一个女人,乔慕晚都可能不放心,但是对于徐丽,她还是很放心的。  虽然徐丽和厉祁深的年纪相仿,但是徐丽的为人,乔慕晚还是很清楚的,如果说她之前是相信厉祁深的人品,觉得他不会做出来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那么这会儿,她是肯定的态度,很肯定他们两个人之间不会有杂七杂八的关系存在。  “道歉?我为什么要给这种不要脸的女人道歉?”  厉淘淘不以为意着,只有想到她刚刚和自己的老爸耳鬓厮磨,做对不起自己老妈的事情,他就气鼓鼓的。  把自己儿子叉着个腰,一脸的不肯认错样子纳入眼底,乔慕晚急得不行。  她自认为自己把两个小家伙都招呼的井井有条,不想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在外人的面前给自己出难题,让自己难做。  “淘淘,你误会你徐阿姨了,你徐阿姨来找你爸爸,只是工作上面的事情!”  厉淘淘不信,不管乔慕晚如何要求他给徐丽道歉,厉淘淘都不肯。  徐丽因为厉淘淘对自己的误解,挺挂不住面子的,毕竟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认为自己和他老爸的关系不当,任由谁听了,都不会觉得是童言无忌,而是会觉得小孩子才会说真话。  一旁,一直都没有吭声的厉乖乖,听了自己哥哥的话,再看了看自己的妈咪,而后,把目光落在徐丽的身上,小大人似的打量了起来。  把徐丽脸色变得不自然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不消一会儿,她也和厉淘淘一般,横下来了脸。  “妈咪,你别再让哥哥给这个女人道歉了,哥哥说的没有错,这个女人确实不是个好东西!”  乔慕晚:“……”  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也和自己的儿子一样误会起来了徐丽,乔慕晚越发的觉得难以和两个小家伙解释她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存在。  “乖乖,你怎么也和你哥哥一样不懂事了呢?”  在乔慕晚的眼里,自己的这个女儿特别的懂事儿,不管是什么事儿,她都不会乱说话,相反,她就像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一样,每当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安安静静的陪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说体己的话。  不想现如今自己女儿的想法儿也和自己的儿子想法一样的奇葩了起来。  “妈咪,我没有不懂事儿,我觉得哥哥说得是实情,你看啊,这个女人光着双腿,裙子还穿的那么短,我看电视剧里写一个女人勾-引她的老板都是穿成这个样子的,可想而知,这个女人穿成这个样子,就是为了勾-引老爸的!”  一向,厉乖乖对厉祁深崇拜的不行,觉得他不会是那种让自己失望的人,不过今天看来,自己算是看错了自己的老爸,他竟然背着自己和妈妈,还有哥哥,和其他的女人乱-来,这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听了厉乖乖的话,徐丽真的觉得自己冤枉极了。  她前几天伤了腿,有伤口,医生不让她穿丝-袜,免得感染了伤口,不想,这竟然让两个小家伙误会自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正准备开口和厉家的小少爷、小小-姐做一番解释,闻声的厉祁深,迈开平稳的步履,信步向门口这里走来。  “吵什么呢?”  他的口吻不悦的发紧,透着强势的霸道。  看到乔慕晚带着厉乖乖来了公司,他挑了下眉。  “你怎么来了?”  “是我让妈咪来的。”  这会儿的厉淘淘因为觉得自己抓到了厉祁深的把柄儿,整个人神气极了。  也因为自己把自己的老爸和徐丽这个老女人都堵在了这里,有底气的瞪着厉祁深。  见自己儿子和自己人小鬼大的说着话,他垂眸,随意瞥看了他一眼,而后,把目光重新看向乔慕晚。  把自己老爸对自己的不予理睬全部都看在眼里,厉淘淘更是气得不行。  在他看来,自己的老爸就是做贼心虚了,所以才不敢看自己的。  “他和你打什么小报告了?”  理所当然的,乔慕晚会来这里,厉祁深想也不用多想就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儿子和乔慕晚打了小报告,不然,乔慕晚是不可能来这里的。  迎上厉祁深一双雪山峰顶般湛黑的黑眸,乔慕晚舔了舔唇瓣。  “淘淘误会你,说你办公室有女人,把我找来了这边。”  听了乔慕晚的说辞,厉祁深掀了掀眼皮,有一丝愠怒闪过。  “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  “没有,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厉祁深的人品,乔慕晚很肯定,当年自己的表妹杜欢用尽手段的接近他,他都不为所动,怎么可能和徐丽乱来呢。  “既然你知道,还和他们两个胡来?”  “我要是不来,你是打算让淘淘把这件子虚乌有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吗?”  乔慕晚坚信,如果自己不来的话,自己的儿子一定是会想尽办法大闹的,指不定到时候这件事儿在公司传的沸沸扬扬。  综合考虑了一番,乔慕晚一再思量,才选择来了这里,不然,她真的就不打算来。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祁深没有最初那么恼火了,但是因为两个小家伙闹乌龙事件,他还是不悦的发紧。  回头儿看了眼无措的徐丽,他随意扯动嘴角。  “这没有你的事儿了,出去吧。”  “嗯。”  徐丽就像是得到了大赦一般,赶忙埋低着头儿,往外面走去。  “不许走。”  徐丽要走,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开了口,而后身体横在她的面前,打死也不让她走。  “事情还没有解决呢,你不许走。”  厉乖乖不依了起来,两个黑亮的乌眸,瞪着徐丽,带着小小年纪少有的固执。  “对,事情没结局呢,你不许走!”  厉淘淘也不依起来了,叉着个腰,一脸的火气。  被两个小不点拦着,徐丽觉得自己的处境尴尬极了,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厉祁深本就挺不悦两个小不点儿乱来的,这会儿见他们两个人堵着徐丽不让她走,抿紧削薄的唇瓣,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  “厉淘淘、厉淘淘!”  ————————————————————————————————————————————————————  回了家以后,厉祁深因为两个小家伙生气,两个小家伙也因为自己老爸这么大年纪了还背着自己妈咪乱来而生气。  中午那会儿,要不是自己老爸老虎一样恨不得吃了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他们两个人才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呢。  厉祁深回了房间,乔慕晚见他不高兴的厉害,就对厉乖乖和厉淘淘说,“你们两个不许再添乱了,知道吗?如果饿了的话,去找张婶要吃的。”  安抚完两个小家伙,乔慕晚趿着拖鞋,上了楼。  看着自己的妈咪去找自己的老爸了,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家伙怎么想中午的事情怎么觉得不能就此完了。  介于自己的老爸和妈咪都不在了,厉淘淘走到厉乖乖的身边,用小手戳着她的胳臂。  “乖乖,中午的事儿,你怎么看?你觉得我们两个是不是还应该有所行动?”  “当然了,我们两个人必须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赶出公司,不然我们两个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如果我们两个不在,指不定那个女人怎么gou-引老爸呢!”  听自己妹妹说的话特别在理,厉淘淘点了点头儿。  “那我们明天就去公司堵那个女人,我就不信我们两个不能把那个女人赶出公司。”  “好,我们两个人明天就去公司堵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死,就是我们两个死,当然,我们两个是不会死的!”  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敲定了要把徐丽赶出公司的决定,都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  乔慕晚上楼找了厉祁深,她知道因为两个小家伙对他的误会,他这会儿很是生气。  “你还生气?”  推开门,乔慕晚看到正在扯着领带的厉祁深,柔声问着。  目光睨了乔慕晚一眼,厉祁深没有做声,继续解着他衬衫的纽扣。  见厉祁深不理会自己,乔慕晚也明白他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的看住两个小家伙而生自己的气,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迈开步,走了上去。  “你至于吗?你身正不怕影儿斜,在乎两个小孩子的话做什么?”  “你自己多大了,和两个孩子胡闹些什么?”  厉祁深黑着个脸问着乔慕晚。  他是生气两个孩子的不懂事儿,不过更多的他是觉得乔慕晚明知道自己不会做出来那样的事儿,还听信了厉淘淘的胡言乱语来了公司这里,虽然是为了不免事情夸大化,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她对自己的不信任。  如果说她百分百信任自己,她就不会是直接找来公司这边,而是先打电话给自己,和自己求证一下事情的始末。  听厉祁深语气不悦的质问自己,乔慕晚挑了下细眉。  “你这是在和我生气?”  “你说呢?”  厉祁深反问一句,让他这么大的人和两个小不点儿生气还不至于,能惹到他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乔慕晚。  被厉祁深这么问着,乔慕晚真的觉得她冤枉极了。  “拜托,我哪里惹了你啊?从始至终我都相信你的啊。”  “你相信我还要来公司一趟,你这是信任我的表现?”  “我要不是不来公司,淘淘要是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你怎么办?我来不是支会你一声吗?”  “你支会我一声,你不会打电话?你兜里揣着手机是装饰的。”  被厉祁深语气不友善的质问着,乔慕晚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强词夺理了。  “你这个男人怎么竟是你的理了呢?这件事儿我不觉得我有做错了什么。这么说吧,我要不亲自来公司确定一下,你万一和其他的女人有-染,我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来了嘛!”  乔慕晚讪讪的说着话,下颌仰着,一副傲娇劲儿。  前一刻乔慕晚还在说信任自己,这会儿有说她要亲自来公司确定一番,厉祁深真的恨不得掐死这个说话两面三刀的女人。  “我是那种人?”  “之前我会觉得你不是,不过现在嘛,不好说,毕竟你太能强词夺理了,我不敢确定你有没有欺骗我!”  乔慕晚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儿,听得厉祁深脸色越发的阴沉,越发的晦暗。  一再把薄唇抿紧着,到最后,他没有纾解开自己心口处挤压的火气,拉过乔慕晚的小手,一把就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随着他把她压-在身下的动作,手开始不规矩的往她腰身以下的位置探-去。  把乔慕晚身上多余的阻碍都卸了下去,厉祁深捞过她腰肢,就这两个的体-位,直接没-入……  随着他干-涩的挤-入,咬牙切齿的话,恨不得嚼碎了一般挤出牙齿缝——  “欠、干!”  ————————————————————————————————————————————————————  厉祁深和乔慕晚算是没有隔夜仇的夫妻,chuang头打架chuang尾和那种,一番巫山芸雨之后,两个人就谁也没有再提之前不开心的话题,理所当然的,厉祁深也没有在因为乔慕晚“不信任”他的事情生气,两个人末了以后,和好如初的下了楼。  乔慕晚以为本来气鼓鼓的两个小家伙会继续因为中午的事情生闷气,毕竟他们两个是在厉祁深的严厉训斥下才就此罢了的,她不难想象两个小家伙心里是不痛快的。  不过令她有些想不到的是两个小家伙完全没有中午的事情再继续别扭,脸上洋溢着干净纯真的笑,和自己,还有厉祁深打着招呼。  对两个小家伙乔慕晚向来都是喜欢的不行,虽然中午的事情两个小家伙的说话很不礼貌,但是就是这样,她也不舍的责备他们。  听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奶声奶气的唤着自己和乔慕晚“爸比、妈咪”,厉祁深没有像乔慕晚那般回以他们微笑,他只是冷冷的“嗯”了一声,随即往餐厅那里走去。  把自己老爸对自己的爱搭不理全部都看在眼里,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人也不生气,继续憨憨的笑着。  然后在乔慕晚的拉手,走去了餐厅那里。  一家四口人吃着饭,画面很温馨,很和谐,谁也都没有在提中午的事情,不过两个小家伙却有了一番打算,而这个打算是他们两个人的小秘密,自然是不会公之于众的。  吃着饭,快要吃完饭了的时候,厉祁深放下碗筷,抬起头,看向乔慕晚。  “下周公司有周年庆,然后有三天半的假,你想去哪里玩?”  从两个人结婚以来,除了去希腊爱琴海拍了结婚照,在那里度了补充的蜜月之旅以外,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去玩过,趁着这次有三天半的假,他打算带乔慕晚出去玩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